经典美文 情感文章 散文随笔 生活随笔 心情日记 现代诗歌 古词风韵 爱情故事 语录名句 微小说 影评 杂文 佳句
×取消主题

电影文学剧本《风波》 —选自鲁迅《呐喊》

发表时间:2022-06-15用户:紫汐§阅读:726
  一、故事梗概
  村里撑船的七斤,革命时进城,被人剪去了辨子。这天他在城里的咸亨酒店听说皇帝坐了龙庭,要辨子,这消息让他烦心,更让他妻子惶恐。跟七斤有过节的赵七爷特意来恐吓七斤一家,说没了辨子就是要杀头。十多天后,七厅夫妇看出了破绽,于是七斤渐渐在村里恢复了被尊重的地位,一家的生活也回到常态。
  二、人物简介
  七斤(村里有名人物)
  七斤嫂(七斤媳妇)
  九斤老太(七斤祖母,六斤曾祖母)
  六斤(七斤女儿)
  赵七爷(邻村茂源酒店主人,和七斤有过节)
  八一嫂(村民中心地最善良的人)
  三、故事背景
  1917年7月1日,封建军阀张勋拥溥仪复辟,复辟时要求百姓留辫子。鲁迅在他的一篇杂文《病后杂谈之余》中说:“然而辫子还有一场小风波,那就是张勋的‘复辟’,一不小心,辫子是又可以种起来的,我曾见他的辫子兵在北京城外布防,对于没辫子的人们真是气焰万丈。幸而不几天就失败了……”
  四、剧本正文
  幕起
  1.临河土场 晚饭时 外
  (老人男人坐在矮凳上,摇着大芭蕉扇闲谈,孩子飞也似的跑,或者蹲在乌桕树下赌玩石子。女人端出乌黑的蒸干菜和松花黄的米饭,热蓬蓬冒烟。)

  2.七斤家里 晚饭时 庭院
  九斤老太:(拿着芭蕉扇敲着凳角,不耐烦地,发怒地)“我活到七十九岁了,活够了,不愿意眼见这些败家相,——还是死的好。立刻就要吃饭了,还吃炒豆子,吃穷了一家子!”

  六斤:(捏着一把豆,从对面跑来,看见老太正发牢骚,便直奔河边,藏在乌桕树后,伸出双丫角的小头,大声地,挑衅地)“这老不死的!”

  九斤老太:(没有听到,仍旧自言自语地抱怨)“这真是一代不如一代!”(失望地,用力地)“这真是一代不如一代!”

  七斤嫂子:(捧着饭篮走到桌边,将饭篮在桌上一摔,愤愤地,不耐烦地)“你老人家又这么说了,六斤生下来的时候,不是六斤五两么?你家的秤又是私秤,加重称,十八两秤;用了准十六,我们的六斤该有七斤多哩。我想便是太公和公公,也不见得正是九斤八斤十足,用的秤也许是十四两……”

  九斤老太:(不理会七斤媳妇说的话,仍自顾自抱怨)“一代不如一代!”

  七斤嫂:(还没来得及答话,忽然看见七斤从小巷口转出,便对他嚷道)“你这死尸怎么这时候才回来,死到哪里去了!不管人家等着你开饭!”

  (七斤一手捏着象牙嘴白铜斗六尺多长的湘妃竹烟管,低着头,慢慢地走进来,坐在矮凳上。)

  六斤:(趁势溜出,坐在七斤身边,高兴地,渴望地)“爹爹!”
  (七斤看了女儿一眼,没有回应。)

  九斤老太:(看到曾孙女跑过来,瞥了一眼,不耐烦地)“一代不如一代!”

  七斤:(慢慢地抬起头来,叹一口气说)“皇帝坐了龙庭了。”

  七斤嫂:(呆了一刻,忽而恍然大悟,两眼放光的说)“这可好了,这不是又要皇恩大赦了么!”

  七斤:(又叹一口气,无奈地说)“我没有辫子。”

  七斤嫂:(焦急地询问)“皇帝要辫子么?”

  七斤:(淡定的回答)“皇帝要辫子。”

  七斤嫂:(有些着急,赶忙的问)“你怎么知道呢?”

  七斤:(笃定的说,略显失望)“咸亨酒店里的人,都说要的。”(咸亨酒店是消息灵通的所在)

  七斤嫂:(一转眼瞥见七斤的光头,便忍不住心中动怒,怪他恨他怨他;忽然又绝望起来,装好一碗饭,搡在七斤的面前,阴阳怪气又有些难过)“还是赶快吃你的饭罢!哭丧着脸,就会长出辫子来么?”

  3.乌桕林到七斤家的路上 晚上 路上
  (又矮又胖的赵七爷正从乌桕林中独木桥上走来,身上穿着平日里不常穿的宝蓝色竹布的长衫,而且破天荒地把盘在头顶的辫子放了下来,变成了光滑头皮,乌黑发顶。一路走来,路过的人家都请赵七爷进家用饭,七爷一路客气地点头,并没有进门。)

  4.七斤家里 晚上 庭院
  赵七爷:(径直走到七斤家里,细细研究他们的饭菜,站在七斤的后面七斤嫂的对面,嘚瑟看不起地说)“好香的干菜,——听到了风声了么?”

  七斤:(不理会,淡定的说)“皇帝坐了龙庭了。”

  七斤嫂:(看着七爷的脸,竭力陪笑道)“皇帝已经坐了龙庭,几时皇恩大赦呢?”

  赵七爷:(声色严厉,一本正经地说道)“皇恩大赦?——大赦是慢慢的总要大赦罢。但是你家七斤的辫子呢,辫子?这倒是非常要紧的事。你们知道:长毛时候,留发不留头,留头不留发,……”

  (七斤和他的女人没有读过书,不很懂得这古典的奥妙,但觉得有学问的七爷这么说,事情自然非常重大,无可挽回,便仿佛受了死刑宣告似的,耳朵里嗡的一声,再也说不出一句话。)

  九斤老太:(正愤愤不平道)“一代不如一代,——”(趁这机会,便既不屑又生气的对赵七爷嚷道)“现在的长毛,只是剪人家的辫子,僧不僧,道不道的。从前的长毛,这样的么?我活到七十九岁了,活够了。从前的长毛是——整匹的红缎子裹头,拖下去,拖下去,一直拖到脚跟;王爷是黄缎子,拖下去,黄缎子;红缎子,黄缎子,——我活够了,七十九岁了。”

  七斤嫂:(站起身,自言自语的,担忧的)“这怎么好呢?这样的一班老小,都靠他养活的人,……”

  赵七爷:(故意装作无奈地摇头,看似为了七斤一家人好地说道)“那也没法。没有辫子,该当何罪,书上都一条一条明明白白写着的。不管他家里有些什么人。”

  七斤嫂:(听到书上写着,完全绝望了;急得直跺脚,便忽然又恨到七斤,用筷子指着他的鼻尖,半哭半上吊地闹着,对七斤嚷道)“这死尸自作自受!造反的时候,我本来说,不要撑船了,不要上城了。他偏要死进城去,滚进城去,进城便被人剪去了辫子。从前是绢光乌黑的辫子,现在弄得僧不僧道不道的。这囚徒自作自受,带累了我们又怎么说呢?这活死尸的囚徒……”

  (村人们看见赵七爷到村,都赶紧吃完饭,聚在七斤家庭院及门口的周围。)

  七斤:(被女人当大众这样辱骂,七斤顿时感觉很不雅观,脸上挂不住,但又得维护自己出场人物的形象,便只得抬起头,慢慢地说道)
  “你今天说现成话,那时你……”

  七斤嫂:(又哭又闹,见七斤开口反驳,便气上心头,带着哭腔推搡着七斤道)
  “你这活死尸的囚徒……啊啊啊啊啊啊啊”(说完便瘫坐到地上)

  八一嫂:(抱着她两周岁的遗腹子,看到七斤嫂摔倒,过意不去,连忙解劝说)“七斤嫂,算了罢。人不是神仙,谁知道未来事呢?便是七斤嫂,那时不也说,没有辫子倒也没有什么丑么?况且衙门里的大老爷也还没有告示,……”

  七斤嫂:(还没有听完,知道八一嫂说的是自己的糊涂事,两个耳朵早通红了,便猛地将筷子转过向来,指着八一嫂的鼻子,恶狠狠的威胁着说)“阿呀,这是什么话呵!八一嫂,我自己看来倒还是一个人,会说出这样昏诞胡涂话么?那时我是,整整哭了三天,谁都看见;连六斤这小鬼也都哭,……”

  六斤:(刚吃完一大碗饭,拿了空碗,伸手对七斤嫂嚷着)“娘,我还要吃——”

  七斤嫂:(正在气头上,听到六斤的哭闹声心烦不已,便用筷子在她的双丫角中间,直扎下去,生气地大喝道)“谁要你来多嘴!你这偷汉的小寡妇!”
  (七斤嫂的行为吓了六斤一跳,扑的一声,六斤手里的空碗落在地上了,恰巧又碰着一块砖角,立刻破成一个很大的缺口。)

  七斤:(本来心里就生气,听到响声,猛地跳起来,捡起破碗,合上了检查一回,也生气地对六斤吼道)“入娘的!”

  (随后,一巴掌打倒了六斤,六斤躺在地上大哭)

  九斤老太:(嘴里说着不喜欢六斤的话,看到六斤跌倒在地,上前拉了她的手,连说着)“一代不如一代”(和六斤一同走了)

  八一嫂:(看到七斤嫂不识好歹,还转身说自己,便也发怒,大声说)“七斤嫂,你‘恨棒打人’……”

  赵七爷:(本来笑着从旁看笑话,但自从八一嫂说了“衙门里的大老爷没有告示”这话以后,却有些生气了。这时他已经绕出桌旁,看似帮着七斤嫂说话,实则为自己出气,对着八一嫂咄咄逼人地说道)“‘恨棒打人’,算什么呢。大兵是就要到的。你可知道,这回保驾的是张大帅,张大帅就是燕人张翼德的后代,他一支丈八蛇矛,就有万夫不当之勇,谁能抵挡他,”

  (赵七爷两手同时捏起空拳,仿佛握着无形的蛇矛模样,向八一嫂抢进几步,恶狠狠地说道)“你能抵挡他么!”

  (八一嫂正气得抱着孩子发抖,忽然见赵七爷满脸油汗,瞪着眼,准对伊冲过来,便十分害怕,不敢说完话,回身走了。)
  (赵七爷也跟着走去,众人一面怪八一嫂多事,一面让开路,几个剪过辫子重新留起的便赶快躲在人丛后面,怕他看见。赵七爷也不细心察访,通过人丛,忽然转入乌桕树后,跨上独木桥,扬长去了。)
  (村人们呆呆站着,心里计算,都觉得自己确乎抵不住张翼德,因此也决定七斤便要没有性命,也觉得有些畅快。他们也仿佛想发些议论,却又觉得没有什么议论可发。嗡嗡的一阵乱嚷,蚊子都撞过赤膊身子,闯到乌桕树下去做市。他们也就慢慢地走散回家,关上门去睡觉。)

  (七斤嫂咕哝着,也收了家伙和桌子矮凳回屋,关上门睡觉了。)

  七斤:(坐在门槛上吸烟,手里拿着那只破碗,不觉陷入深思,忧愁的说)“辫子呢辫子?丈八蛇矛。一代不如一代!皇帝坐龙庭。破的碗须得上城去钉好。谁能抵挡他?书上一条一条写着。入娘的!……”

  5.七斤家里 翌日傍晚 外
  (七斤拿着六尺多长的湘妃竹烟管和一个饭碗回家)

  七斤:(对九斤老太说)这碗是在城内钉合的,因为缺口大,所以要十六个铜钉,三文一个,一总用了四十八文小钱。

  九斤老太:(很不高兴的说)“一代不如一代,我是活够了。三文钱一个钉;从前的钉,这样的么?从前的钉是……我活了七十九岁了,——”
  (七斤嫂没好脸色地看了看,什么也没说。)

  6.(此后几日,七斤虽然是照例日日进城,但家景总有些黯淡,村人大抵回避着,不再来听他从城内得来的新闻。七斤嫂也没有好声气,还时常叫他“囚徒”。)

  7.七斤家里 十多日后 庭院
  七斤嫂:(瞧见七斤从城内回家,看见她非常高兴,便好奇地问他说)“你在城里可听到些什么?”

  七斤:(有些莫名其妙,但还是回答说)“没有听到些什么。”

  七斤嫂:(迫不及待的问他这个困扰自己好几天的问题)“皇帝坐了龙庭没有呢?”

  七斤:(倒了杯茶,不慌不忙的坐下说道)“他们没有说。”

  七斤嫂:(听到这话心里的石头落下了一半,又忙问到)“咸亨酒店里也没有人说么?”

  七斤:(淡定的回答说)“也没人说。”

  七斤嫂:(心中笃定又高兴的说)“我想皇帝一定是不坐龙庭了。我今天走过赵七爷的店前,看见他又坐着念书了,辫子又盘在顶上了,也没有穿长衫。”

  (七斤喝着茶,没说话)

  七斤嫂:(一脸高兴地问着七斤,想得到肯定的答案)“你想,不坐龙庭了罢?”

  七斤:(顺着她的话往下说,心里有点高兴的说)“我想,不坐了罢。”

  8.(消息一传出,现在的七斤和七斤嫂,村人又都早给他相当的尊敬,相当的待遇了。到夏天,他们仍旧在自家庭院吃饭;大家路过门口,都笑嘻嘻的招呼。九斤老太早已做过八十大寿,仍然不平而且健康。六斤的双丫角,已经变成一支大辫子了;伊虽然新近裹脚,却还能帮同七斤嫂做事,捧着十八个铜钉的饭碗,在土场上一瘸一拐的往来。)

  幕落
分享到:
发表评论(文明上网,友善发言,匿名评论无需登录)
还可以输入:400 个字符
评论列表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网站首页|关于本站|网站地图
文字站感谢每一位喜欢本站的人,欢迎将本站分享给你的朋友!最温暖的文字记录站 ─ 文字站!文学交流群: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若无意侵犯您的权利,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蜀ICP备14019085号 Copyright © 2015 文字站 www.wenzizhan.com 版权所有
分享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