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美文 情感文章 散文随笔 生活随笔 心情日记 现代诗歌 古词风韵 爱情故事 语录名句 微小说 影评 杂文 佳句
×取消主题

飞来喜运

发表时间:2022-07-28用户:娟子阅读:82
飞来的

处于黄河南岸的诅咒村显得极其宁静,村里的人们和往常一样早晨各自都开始执行一天的计划。狄家老爷背着干良带着傻儿子赶着他家的羊群开始向山里进军。魏家孙女早早的把夜壶里的混合物倒入门前的水渠。朱家老大和弟弟们抬着鱼网,在水渠的桥洞口布下了网。叶家长子背着竹筐拿着铁锹去了河边。村里的女人们裹着常年从未离开头的包巾在渠边开始摘菜洗菜。这无疑形成了一道风景,但在这风景中有一个女人略显得怪疑,就像大老爷们穿上了高跟鞋,一走一怪(拐)。她便是叶家长媳。说到叶家也怪,沾了这个村的晦气像是受到诅咒。夜家老爷生了十五个孩子活下了七个。叶家长子是活着的七个中的老五。前四个都是姐姐,老大嫁到了邻村日子过的还算幸福。老二跟人跑了,与叶老爷他们断决了关系。老三嫁到黄河北岸的一个村子生了四个孩子后疯了,后来人找不见了,有人说看见跳河了。老六是飞来的幸运



处于黄河南岸的诅咒村显得极其宁静,村里的人们和往常一样早晨各自都开始执行一天的计划。狄家老爷背着干良带着傻儿子赶着他家的羊群开始向山里进军。魏家孙女早早的把夜壶里的混合物倒入门前的水渠。朱家老大和弟弟们抬着鱼网,在水渠的桥洞口布下了网。叶家长子背着竹筐拿着铁锹去了河边。村里的女人们裹着常年从未离开头的包巾在渠边开始摘菜洗菜。这无疑形成了一道风景,但在这风景中有一个女人略显得怪疑,就像大老爷们穿上了高跟鞋,一走一怪(拐)。她便是叶家长媳。说到叶家也怪,沾了这个村的晦气像是受到诅咒。夜家老爷生了十五个孩子活下了七个。叶家长子是活着的七个中的老五。前四个都是姐姐,老大嫁到了邻村日子过的还算幸福。老二跟人跑了,与叶老爷他们断决了关系。老三嫁到黄河北岸的一个村子生了四

处于黄河南岸的诅咒村显得极其宁静,村里的人们和往常一样早晨各自都开始执行一天的计划。狄家老爷背着干良带着傻儿子赶着他家的羊群开始向山里进军。魏家孙女早早的把夜壶里的混合物倒入门前的水渠。朱家老大和弟弟们抬着鱼网,在水渠的桥洞口布下了网。叶家长子背着竹筐拿着铁锹去了河边。村里的女人们裹着常年从未离开头的包巾在渠边开始摘菜洗菜。这无疑形成了一道风景,但在这风景中有一个女人略显得怪疑,就像大老爷们穿上了高跟鞋,一走一怪(拐)。她便是叶家长媳。说到叶家也怪,沾了这个村的晦气像是受到诅咒。夜家老爷生了十五个孩子活下了七个。叶家长子是活着的七个中的老五。前四个都是姐姐,老大嫁到了邻村日子过的还算幸福。老二跟人跑了,与叶老爷他们断决了关系。老三嫁到黄河北岸的一个村子生了四个孩子后疯了 ,老六是次子,有一儿,两女。老七是最小的一个还没有成家呢!叶家的成员就缺一个叶夫人没提了,她可是叶家的功臣,为叶家添了这么多子嗣。她很少出门,但手里缺掌握着大权,就连看见小孩也骂两句的叶老爷也得哄着她。女人们的菜还没洗完,叶夫人就已经放开了嗓子。“姓魏的,你打算洗几个小时的菜”这个看起来怪疑的女人,此时手脚有点慌乱,急匆匆把菜放在水渠里冲了冲,端着菜篮子离开了。背影后的讨论开始了,“这女人嫁到叶家没过上一天好日子”“她命硬”“哎!怪就怪她做为女人不能生”成为这道风景谈资的她就是叶家长子的女人。这个女人十四岁就被买给了叶家,结婚十年了,一直没有孩子。因为这事她三天挨一小打,五天挨一暴打。叶家上上下下,老老少少都有权打她。今天渠边七嘴八舌的洗菜婆们还没起身,叶家长子回来了。今天的叶家长子跟往常不一样,紧锁的眉头有点舒展,脚步快而有节奏。洗菜的这帮女人们把话又扯到叶家长了的身上。“他今天很怪”“是不是在河边拣着什么好东西了”讨论被一个婴儿的“哇哇”哭声打断了“哪来的孩子”手里缺掌握着大权,就连看见小孩也骂两句的叶老爷也得哄着她。女人们的菜还没洗完,叶夫人就已经放开了嗓子。“姓魏的,你打算洗几个小时的菜”这个看起来怪疑的女人,此时手脚有点慌乱,急匆匆把菜放在水渠里冲了冲,端着菜篮子离开了。背影后的讨论开始了,“这女人嫁到叶家没过上一天好日子”“她命硬”“哎!怪就怪她做为女人不能生”成为这道风景谈资的她就是叶家长子的女人。这个女人十四岁就被买给了叶家,结婚十年了,一直没有孩子。因为这事她三天挨一小打,五天挨一暴打。叶家上上下下,老老少少都有权打她。今天渠边七嘴八舌的洗菜婆们还没起身,叶家长子回来了。今天的叶家长子跟往常不一样,紧锁的眉头有点舒展,脚步快而有节奏。洗菜的这帮女人们把话又扯到叶家长了的身上。“他今天很怪”“是不是在河边拣着什么好东西了”讨论被一个婴儿的“哇哇”哭声打断了“哪来的孩子”这一群舌妇的毒眼从头至尾扫视了叶家长子一遍,目光在停在了叶家长子背的竹筐上。叶家长子急匆匆的进入以天地为门的叶家大院。顿时这个“诅咒村”炸开了锅。村里的老少,男男女女,都来叶家一探究竟。一个小生命眨巴着眼,“这是哪来的?”“谁家的”“男孩还是女孩”一连串的问题让叶家长孩喘不过气来。很少发言的叶家长媳说话了“是一个女弃婴,这是上天对我的恩赐”今天对叶家来说是个飞来幸运的日子。看得出叶家人脸上流露出的喜悦,尤其是叶家长媳。
分享到:
发表评论(文明上网,友善发言,匿名评论无需登录)
还可以输入:400 个字符
评论列表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网站首页|关于本站|网站地图
文字站感谢每一位喜欢本站的人,欢迎将本站分享给你的朋友!最温暖的文字记录站 ─ 文字站!文学交流群: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若无意侵犯您的权利,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蜀ICP备14019085号 Copyright © 2015 文字站 www.wenzizhan.com 版权所有
分享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