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美文 情感文章 散文随笔 生活随笔 心情日记 现代诗歌 古词风韵 爱情故事 语录名句 微小说 影评 杂文 佳句
×取消主题

飘红

发表时间:2017-03-22用户:文字君阅读:481
  秋现在生活的城市没有秋天,酷热之后就开始下雪。她就是选择了这样的一个季节,飘了下来。像极了一朵盛开的血色雪花。她躺在地上,裙帷在周围漫开,头的旁边留下了一滩殷红的印记。手里紧紧地握着一束没有花瓣早已枯萎的玫瑰花杆……
  一
  算起来,秋今年应该是十八岁了。从八岁以后,她就再也没有过过生日,她也不愿再去记起那个她永远也不会忘记的日子。
  秋说,她不喜欢秋天,秋天没有鲜艳的花朵,她喜欢在夏天盛开的火红的玫瑰,喜欢那滴火的颜色。可是从她八岁以后,她的生命中就不再出现那令她神往的颜色。
  这天,是秋八岁的生日,往常到她生日的时候爸妈都会给她穿上火红的新衣服,带她出去玩。这天也应该不例外,她放学提起书包气都没喘就跑回家。刚到院子门口,就听到里面传来男人的斥骂和女人的惨叫,接着还有玻璃破碎的声音。推开门,一个装满开水的水壶飞了过来,用手一挡,烫水溅了一身,还烫伤了她的右边脸颊,火辣辣的疼痛。她哭不出声音,她已经被眼前的一切惊呆了。早上出门时干净整洁的一个家,现在地上散着各种碎片;早上叮嘱她早些回来的妈妈,像疯子一样披散着头发,冲出门去。这是秋最后一次见她的妈妈……
  二
  过了几天,男人就带着秋到了一个她从来没有到过的地方。找了个医生,胡乱地在她被烫伤的手上和脸上敷了些草药。
  走的时候,秋恋恋不舍的看着满柜子的火红小声问:“这些衣服我们都不带走吗?”“不带,不带,什么都不带!难道你也要和那个贱人一样,野出去勾搭别的男人吗?”当时她并不知道爸爸对他说的话是什么意思,那个所谓的“贱人”又是指谁,只是知道爸爸很生气,只是知道她以后再也不能穿那些火红的衣服了。
  三
  从他们搬家后,男人变的很暴躁,每天都喝很多酒,喝醉了就用一根皮鞭抽打秋,嘴里喃喃的骂那个“贱人”,骂另一个男人。他每天都把秋反锁在家中,不让她出门,他就是她十年来唯一近距离看过的人。
  秋再也没有穿过新衣服,再也没有见过记忆中的那袭异样的颜色。从窗玻璃中看到满是疤痕的脸,她把头发往下梳,遮住了右边脸颊,遮住了那些难看的突起。
  接连三天了,男人都没有回来过,秋尝试着逃出去,她成功了。房子外面的一切对于她来说都是陌生的,看着形形色色的人和各式各样的店铺她又是好奇又是紧张。小心翼翼的向前走,忘记了饿,忘记了渴,一直这样走着,直到走到“新曦大学”,看到了四个镏金大字,凭着儿时的记忆,她只认识三个字。小的时候妈妈曾经抱着她,问:“我们秋秋,以后长大要做什么?”她说:“我要念小学,我要念中学,我要念大学,还有念大大学……”
  在这个陌生的建筑前面,她足足站了十分钟,正想离去的时候,一个抱着球的男孩走进了她的视野,站定在校门口,等人的样子。他的眼睛是那样的清亮,他的嘴角藏着浅浅的微笑。这时,她的目光紧紧地锁定在他的身上,直到一个穿火红色裙子的女孩,就是她所钟爱的颜色,挽着他的手走出了她的视野,她才离开。
  四
  这个男孩叫yan,是新曦大学大三的学生,这天晚上,他老是心不在焉的,回到宿舍,他在日记里面这样写到:
  “她一袭黑衣,很神秘的样子,面容很清秀,就是头发遮住了半边脸,很凄美的样子…她的影子老是浮现于我的眼前,挥之不去……”
  接下来的两个星期,秋每天都到见到他的这个地方,企盼他的出现,企盼看到他那双清亮的眼睛。可是她每天都等的身手不见五指,也每天都是失望而归。她再也没有见过他。
  直到有一天看见一群小孩子从身边跑过,欢笑着跑进校园,她才意识到可以进学校去找他,可是她对于他是一无所知,只记得当天他抱着一个篮球,于是就跟着其他抱球的男孩走到了篮球场。远远的就看见了他,他仍然穿着那天的那件T-shirt.急停--丁字步--单手--跳投,秋在空中划出一道美丽的弧线,干净的进了篮筐。他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一个长传失手,球飞出了底线,滚到了她的脚边,龙天跑过来捡球看到了秋,把球甩回场中,用衣服擦了擦手上的汗,说:“嗨!我叫yan,就是飞龙在天,你也是这里的学生啊……”没等他说完,秋转身就跑了,消失在下课的人群中。
  接连的几天中,秋都在回味他说的那句话,他不知道“yan”字怎么写,只是默默地叫他“龙天”.
  一闭上眼睛,他的样子就浮现在眼前,他的声音就在耳边回荡。可睁开后还是四壁空空的屋子。
  秋伸出瘦得连自己都会被吓到的手,将头发从新梳了下来,遮住右边的脸颊。走了出去,去那个他每天都会站几个小时的地方,去找寻那个令她魂牵梦绕的影子。她躲在远远的地方看到了他,他还是一样的在篮球场上运球,上篮。他,没有发现她。太阳渐渐落了,天渐渐黑了,人渐渐少了,yan在空中划完最后一道弧线,拍着球走出球场。她远远的跟着,跟着他来到食堂。她好久没有看见那么多人了,好久没有好好吃过顿饭。她呆在门口。
  在众多的食物的刺激下,秋的唾液腺拼命的工作,好像慢了半步马上就会下岗。缓缓地挪步到了办公室,对坐在桌子后面的那个胖老头说:“我…我…我想来,我不要钱,我…我…我吃饭。”这是她十年来除了跟那个男人以外的人说过的唯一的话,努力的想要表达着自己的意思。“什么?你…你不要钱?你免费工作?”老头也被这突如其来的要求弄的词不达意。秋使劲的点着头,好像慢了就会马上被赶出去。老头扔了件半旧的白色工作服给她,说到:“穿上,出去工作!”
  宽松的好似挂在竹竿上的白色工作服把秋的脸称得更加惨白。秋没敢到外卖口,她怕自己的样子吓到前来打饭的同学,吓到她心中的“龙天”.她走到了后堂和那里工作的人一起刷洗着餐盘。“喂,你新来的啊?”傍边一个年过中年的女人问到。秋没有回答,她不会和人交谈,她不知道怎么回答,仍旧刷着盘子。旁人问了几遍,都不见她回答,只道她八成是个聋子,还有两成是既聋又哑。
  她低着头进进出出,她头发遮住半边脸,她不和任何人说话。只是每天都准时消失在五点半,回来之后又躲在屏风背后注视着前堂,在人海中找寻那双清亮的眼睛。没人注意过她。
  她和空气一样透明,和空气一样飘渺,和空气一样难以让人捉摸。时间久了,她消失的时间越来越长。有时候从五点半出走后要到第二天才能再一次看见她。她悄悄的跟着yan跟着他来到他宿舍楼下,静静的望着亮着灯的房子,虽然她不知道他住在哪一间;跟他到自习教室,站在门外,定定的看着他认真看书的样子;跟着他到女生楼下等他的女朋友,跟着他们散步,看着他们缠绵。她总是很小心的避开他的目光,总是先他一步离开,不让他察觉,不让他发现。
  现在,她的全部生命都因他而存在。
  五
  又到了夏天,又到了秋喜欢的季节,秋也在这个校园中生活了快一年了。这段时间,她很少看见那个火红的女生了,近来几次见到她的时候,他们都在争论着什么,然后那个女孩转身就走了,将yan一个人留在原地,yan就会用香烟来掩饰自己的无奈,再后来就和秋的爸爸一样用酒精来麻醉自己。
  一个星期六,照例秋在yan的楼下静静的等着,看到他下来了,虽然天空飘着细雨,可他还是一张阳光般的脸,双手插袋,嘴里的口哨陪他走出了校园。进了一个花店,过了一会捧出一束火红的玫瑰花。秋最喜爱的花,秋最喜爱的颜色,及秋最喜爱的人。
  Yan小心的捧着花从新回到了宿舍楼,拿了一个袋子,里面装着一个包装精美的盒子。来到了一个秋跟着他来过多次的地方----火红女生的楼下,yan打了个电话就来回的走,在对自己说着些什么的样子。女孩下来了,yan迎上去,把花和礼物递给女孩,围着女孩说了很多,女孩一撒手,花和盒子都掉在了地上,溅起的水弹到了yan的脸上,说了句:“说过很多遍,我们再也不可能了,你不要太天真了!”转身就跑回宿舍。
  雨越下越大,花和礼物都躺在原地,秋呆呆的望着。过了好久,来了几个男生把全身湿透的yan拖了回去。秋仍然站着。雨停了,秋走过去捡起这仍带着yan体温的花和盒子,也消失在傍晚的暮色中。
  回到屋子,把花小心的放在屋里唯一的台子上,打开了盒子,里面是一条火红色的连衣裙。小心翼翼的收好,放在枕边,静静的睡去。
  六
  秋仍然到食堂工作,仍然在五点半准时消失,可是她再也没有见到那娴熟的球技,那阳光一样的面容,那清亮的眼睛和嘴角浅浅的微笑,只是看到一个满脸胡渣的也叫做yan的人。
  而她心中的yan,在那场大雨之后已经死去,她的生活已经失去了全部意义。回到她的屋里,打开枕边的盒子,把那火红的连衣裙穿在身上,抱起那束已经枯萎的玫瑰花,朝着那幢高楼走去……

  ---- 文章来源于网络
分享到:
发表评论(文明上网,友善发言,匿名评论无需登录)
还可以输入:400 个字符
评论列表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网站首页|关于本站|网站地图
文字站感谢每一位喜欢本站的人,欢迎将本站分享给你的朋友!最温暖的文字记录站 ─ 文字站!文学交流群: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若无意侵犯您的权利,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蜀ICP备14019085号 Copyright © 2015 文字站 www.wenzizhan.com 版权所有
分享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