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站
个人主页

九满

广东人气:1071
个性签名:暂无

8赞一下

201

0

0

0
2022/04/20
文章 人越老,话越少 年轻的时候,我总是喜欢那种在人群中作为关注点发表意见,力图说服他人接受我的观点,在略显温和的外表下,隐藏着一种作为舆论主角的愿望。那时候,我为了自己的“面子”,很在意别人对我的看法,听到闲言碎语就耿耿于心,被人误会就急于争辩, ...
2022/04/20
文章 这个电话不寻常 冬日的黄昏,海边的人迹渐渐稀少,我沿着海陵岛的海滨公路独步。大海已失去往日的浮躁,安详如矍铄的老人;秋收剥去了田野华丽的盛装,旱地和道路两旁的树木越发显得低调,一阵海风习来,枯叶纷纷落下,飘下片片惆怅。而我看到的却是生命的枯竭 ...
2022/04/20
文章 楼下那片苦楝树 我从小就喜欢苦楝树,从叶到花到果没有原因的喜欢,就像贾宝玉见到林妹妹那般,眼前分明是外来客,心底恰似旧时友。在我家楼下的小区里,生长着一片苦楝树。一年四季,苦楝树就像士兵站在那里,伟岸威严庄重,检阅着每一位进出小区的居民。有位 ...
2022/04/20
文章 离家的时候 那年夏天,我考上了省属重点中学---南县一中。我去县城读高中的消息,经乡亲们渲染,变得“十分重大”。母亲面色灰暗,心绪不宁,有时候,会莫名地流泪,抹泪时,忍不住又笑,笑自己脆弱多情。那些日子,是我一生中最黄金的岁月,我考上了全县 ...
2022/04/20
文章 小镇的夜 立春前的鳌头镇,仍刮着微凉的北风。我坐在宿舍的阳台上。暗黑从远处漫过来,最先漫过田野,然后漫过草木,来到小镇,来到宿舍的阳台上,最后漫过心田,将我轻轻拥在怀里。袂花江水静静地流淌着,它用温柔的双眼轻抚着小镇的夜景,滋润着勤劳的 ...
2022/04/20
文章 月光溶溶照小路 那天晚上,我与邻村的小朋友打架,伤了对方。他的母亲吵着闹着冲到我家里去了。我不敢回家,独自一人在小路上转悠。小路的一边是灌溉水田的小溪,水草长得很高,覆盖住窄窄的水面。我听到了水声。借着月光可以看见,水从田埂上的小洞穴里流淌出 ...
2022/04/20
文章 余下的时光都是自己的 许多时候,我们的时间不是我们自己的。它像一片土地,羊群来了,狼群来了,猎人也来了,上面纷乱布满入侵者的脚印。我喜欢下班之前的这段时光,太阳斜斜的,光焰钝下来,性急的人已经提前走了,办公室里只有我一个人。这样的时光,没有入侵者, ...
2022/04/20
文章 多年以后 一九八O年秋天,我们怀揣少年的梦想,带着征服性的自信,满怀对名校的向往,来到省重点中学——南县一中。那年,我们十六岁。走进学校,先远远看见校园里一排排槐树,在九月的暑气里,满树黄花,一片斑斓。蝉,还在树上鸣叫。进入教室,老师用 ...
2022/04/20
文章 乡村的声音 声音,是乡村的灵魂。凌晨四五点,谁家的公鸡睡醒了,扑棱扑棱,抖抖精神,引颈长鸣。它的声音还没落下来,就有了此起彼伏的回应,仿佛这只公鸡是在领唱。更为神奇的是,树上的鸟儿也争先恐后地喧闹起来。无忧无虑的喜鹊在高高的杨树上喳喳鸣啭 ...
2022/04/20
文章 回趟老家 去年春天,我趁着周未,带着想家的那种期盼和喜悦,回到了老家下柴市。那天,我独自绕着村庄转蹓。像一个观赏风景的旅游者,沿着小路,东张西望着,一会儿和芦苇丛中的鸟儿对话,一会儿与河边的小鸟赛跑。后来,我在河边洗去脸上的泪痕,掸净身 ...
2022/04/20
文章 我的故乡 我的故乡下柴市,位于藕池河东岸,是一个古朴而恬静的村落。站在藕池河的防洪堤上,极目远眺,溪流纵横,湖塘密布,一条抗旱沟从村庄中间穿过,弹着琴奔向远方。风和日丽的春天,万物复苏,快乐的小燕子唱着春天的故事,从遥远的南方飞回来了; ...
2022/04/20
文章 花心大建波 大建波,出生在桃花盛开的时候。据说在那个季节出生的人,天生花心。从不拈花惹草的父亲不信这个邪,坚信儿子在严厉的管教下不敢有花花肠子。因期盼儿子做个惊天动地的大丈夫,父亲给他取了这个响亮的名字。上小学一年级时,有女生向大建波父亲 ...
2022/04/20
文章 荒诞的小学时光 我的小学是在我们村子里的学校度过的。每天早晨,邻里四、五个与我年龄差不多的小伙伴,正好同一个班,大家挨门挨户吆喝着同学的乳名,一路喊将过去。放学后,大家排着队,男孩背着书包嘻嘻哈哈笑着,女孩踢着石子叽叽喳喳吵着,雀跃着洒下一路 ...
2022/04/20
文章 那些逝去的童年时光 小时候,天很蓝,草很绿,花很艳。春天,水稻插完了,大人收住了腿,我们却忙开了。趁着夜色提着马灯在田埂边、小溪里寻找黄鳝。夜色笼罩了整个大地,万籁俱静,只有青蛙坚守在“根据地”里,忘我地卖弄着呼朋引伴的歌喉,此起彼伏地唱着夜的进 ...
2022/04/20
文章 梦从苦中来 小时候,我是一个瘦小而忧郁的孩子,每天从事各种家务劳动并没有使我的身体勇健,父母长期垦荒拓土的恒毅忍艰也丝毫没有遗传给我。很长一段时间,我都是最令母亲操心的那一个,她为我的病弱不知流了多少泪,由于我体弱,母亲只要听到什么食物或 ...
主页动态只显示了最近15条记录,想要查看九满的更多精彩作品内容,请进入TA的栏目页 文章 / 文集 / 句子 / 心情 / 关于
网站首页|建议反馈www.wenzizhan.com - 文字站
投稿
分享
导航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