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美文 情感文章 散文随笔 生活随笔 心情日记 现代诗歌 古词风韵 爱情故事 语录名句 微小说 影评 杂文 佳句
×取消主题

朗朗晴天

发表时间:2020-05-07用户:且听龙吟阅读:737
借物表:

①文中穿插了 羽生迷子 《朗朗晴天》的歌词。

②文中的骑士服参考了中世纪欧洲骑士装。

预警:

①文章所述皆非真实事件,且并不与原曲所述内容相关。巴鲁克是虚构国家。

②开头比较无聊比较烂orz。

  

以下正文。

  

  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名叫巴鲁克的庞大帝国,它曾有一位伟大的女王和一位勇敢的骑士。

  这一次,讲述的是女王和骑士的故事。



  “我亲爱的国王陛下,您的公主近日可好?”年迈的大臣前来皇宫——公主殿下要出嫁了,“邻国派遣使来了。”

  “哦...亲爱的奥拉姆塞,艾露莎她很好,精神也不错——咳,咳咳咳...”国王带着喜悦的表情,却突然脸色大变,咳嗽起来。

  旁边的仆人慌了神,急急忙忙跑上来,却发现自己的行为实有犯上,顿时手足无措。大臣碍于身份更是无法提供帮助,整个宫厅弥漫着诡异的沉默气息。

——

  国王死去了。

  突然间的,这个消息传遍了整个王国。

  这是真的——没人关心他是怎么死去的——毕竟这的确与他们的生活无甚关联。

  人们把这件事变成了午饭后的谈资——国王死了,贵族忙着争权,这时候才能放开了谈聊嘲讽。人们肆意的批判国王生前之对错,包括他四十多岁便死去是否是受了什么诅咒。有人质疑是公主对于自己父亲有怨恨所以下毒杀父,又有人说是贵族想要夺取国王之位......五花八门,一浪更比一浪高的舆论开始洗刷人们的思想。

  而战乱却在这时扣响了这个国家的大门,许多人飞快的逃出国,兵荒马乱的国家看起来就像是即将溃烂的木架。

  在人们彻底混乱之前,新王登基了。

  艾露莎是唯一符合条件的正统血脉。

  『是从何而来的呢?真是失魂落魄啊。』

  没人会知道,也没人愿意知道这位新王在登基之前会不会哭泣会不会绝望——

  没人会在乎。

  她是这个国家最大的,成本最低的牺牲品。

 



  冬日雪后的宫殿,沉默久久盘踞,仿佛是黄昏将尽时的坟场。

  这地方真是......像小时候一样的沉寂。

  “请问,您是艾露莎·缇莎陛下吗?”

  明知故问。

  “是的,是我。”突然有声音传到耳边,艾露莎立刻收回流连窗外的目光,快速调整保证以优雅的姿态示人。

  面前离她十几步远的人穿着骑士服——身材高挑细长,穿着一身铠甲,黑色的披风在他背后乖乖的垂着,浅棕色的半长的发被汗水和头盔固了型;他伸手理了理头发,另一只手里抱着后方插着黑色绒羽的头盔。

  是骑士团的人,不然她的仆人不可能全部去到厅外。

  她轻轻昂头:“你是何人?何事?”

  “哦,我的上帝...女王陛下不记得我了么?”他摸摸鼻尖笑了笑,“请恕我冒犯之罪,我是尼克斯,现在是您的骑士。”

  喔,那双青蓝色的眼睛。

  “哦......亲爱的,你最好说真话,你是尼克斯?”艾露莎是眼底流露出一丝隐晦的激动,但她目前还是保持这庄重。

  “是的,我美丽的女王陛下,我亲爱的小缇莎。”

  “尼克斯......南格斯瓦?”

  尼克斯的笑容柔和下来,他看着他的女王陛下带着极力掩饰着的惊喜神情向下走来——哦,那几乎是小跑的速度。

  尼克斯扫视这里确实没有除他们两个之外的任何人,于是上前揽住了艾露莎:“艾露莎,我回来了。”

  “是的,你回来了。”艾露莎敢说她一辈子都没有几次会比这天这么开心,她蓝色的眼睛逐渐被水汽充盈。

  『满溢而出。』



  其实,巴鲁克除了两位王子之外并不只有艾露莎一位公主。

  两位王子,一位未成年,叫贝佩瓦;另一位是国王与女仆的私生子,成年已久,可惜没有继承权——哦,他没有名字。

  而艾露莎还有两个姐姐。

  在小时候邻国内斗时牵出了巴鲁克的内线,两方互埋眼线虽是常事但还是成为了战争的导火索。

  『足迹已被白雪掩盖,』

  『发出声音痛苦不堪。』

  当刺客追上几位公主时,艾露莎的两位姐姐毫不犹豫的将艾露莎推了出去——她们习惯了使用别人的,比如强抢来的漂亮裙子,强要来的美味糕点,以及这次她们要强占别人的生存机会。

  而这个“别人”,一直是艾露莎。

  这个“别人”,只有艾露莎。

  “我的目标并不是您,艾露莎公主殿下。”那两位已经跑远,这边的刺客才出声。艾露莎明显抖了一下,然后向后退了退。

  “呐,公主殿下,若是我永远效忠于您,永远陪伴您,做您的骑士,您愿意让我杀死您的两位姐姐......吗?”

  三个人死和两个人死的区别而已。

  刺客把面具摘下来,露出柔和的笑容,青蓝色的双瞳给人更加了点美感。

  『呐,』

  『来我这吧,』

  “您愿意吗?”

  『会给你温暖的。』

  “我......作为巴鲁克王国的一位公主,我是不同意的;但是作为艾露莎而言,这的确是一个棒极了的提议。”艾露莎抬起头,用那双蓝眼睛直视他的双眼,“去吧,谢谢你,不管你的承诺是真是假......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尼克斯。”尼克斯敢肯定他在那双眼睛里看到的,除了畏惧,恐慌,做决定时的果断,决绝,还有那么一丝丝的希冀。

  “愿上帝的祝福拥抱您,亲爱的公主殿下。”

  艾露莎最终还是选择了信任他。

  她的两个姐姐,都死了。

  艾露莎由尼克斯搀扶着回宫殿,那天天气非常好,朗朗晴空,万里无云。

  不信任尼克斯又能怎么样呢?

  尼克斯想要杀掉她的话,她早就死了。

  那么竟然有人做出了会陪伴她的承诺,那又为什么不尝试一次看看呢?

——

  有人陪伴总是美妙的,他们一起看了五年的雪景。

  “南格斯瓦——!大臣奥拉姆塞在找你哦!”艾露莎朝着房间喊话。

  “哎呀哎呀...大小姐请注意一下王室礼节啊。”尼克斯刚刚收整完毕,打扮得整整齐齐,“亲爱的缇莎,这身衣服真适合您——喔上帝,真是太漂亮了。”

  旁边久久无声,看来是脸红了。这么想着的尼克斯心情极好的揉了揉与自己有三岁之差的小姑娘的头。

  哼着歌走到餐桌前,拉开椅子坐下,双手支住下巴看着面前的奥拉姆塞:“怎么样,那药到手了吗,父亲大人?”

  “到手了,我这里你不必担心...倒是你可别爱上那小公主。”奥拉姆塞显然对尼克斯的动作态度有所不满,神情里甚至掺了几分阴沉。

  “喔...亲爱的,这您可就高估我了。”

  尼克斯心情颇好的用餐刀敲击着那些精致而珍贵的瓷碗的边缘,“这东西......可是上帝来定。”

  “别用那种恶心的叫法称呼我。”奥拉姆塞用嫌恶眼神看向尼克斯,“上帝不一定会做对我们来说有好处的选择,你在这里无职无业,你没得选。”

  ……

  “所以,尼克斯,药见效要三年,你要知道你必须得先离开...”

  “哦哦哦哦哦时间到了!老天...但愿我没有太迟。”突如其来的话音打断了这位大臣的讲述,敷衍意味显而易见。

  “呵......小混蛋。”

——

  这是刚下的雪,洁白的铺在地上,呈现出一片安寂。

  两个人漫步在难得静谧的王宫花园,没有花香没有鸟语的冬季与夏季不同,它用沉默表达对土地的深爱——

  今年是第五年下这样的大雪。

  或许是不约而同的想到了这个的原因,两个人对视了一眼,都笑了起来。

  “这是上帝对我们的恩赐。”

  第五年的雪景。

  五年。

  “尼克斯,我们遇见了五年,你也陪了我五年了吧?”

  “是啊,时间过得真快。”尼克斯摘下帽子抖了抖,“对吧,亲爱的公主殿下?”

  “当然,尼克斯先生,可以再抱我一下吗?”

  “好啊。”

——

  『在黎明前你便匆匆动身,』

  “昨天下了雪,我和尼克斯去花园散了步。”艾露莎呆呆的看着空了的房间和已经吃过的早点——昨天的晚饭被下了安眠药,她刚刚醒过来。

  “今天早上起来,仆人告诉我他走了。”

  『从这里离去。』

  哦老天,尼克斯他去哪里了?

  艾露莎的尼克斯不见了。



  “所以你当初究竟是去哪里了?”

  艾露莎久久的抱着尼克斯不松手,就像是抱着一件珍惜之物。

  “去哪里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回来了。”尼克斯用手抚摸着艾露莎的头发,“您是艾露莎,您就是这个国家。”

  “我不会离开了。”

  声音柔和,就像小时候尼克斯哄她睡觉。她偷偷的怀念幼年,怀念那时的雪,怀念那时候真真切切的抱着尼克斯的触感。

  “......我知道了。”

  艾露莎啊......你是爱上他了吧。

  『我想更加的了解你,』

  『却说不出口,』

  『无法启齿。』

  这真是,糟糕透了。

——

  “哦,我亲爱的骑士长大人,你又到哪去了?”

  “刚刚有些事情,久等。”

  说着话,尼克斯悄悄对角落里的奥拉姆塞比了一个手势。

  ——FUCK。

  刚刚他们吵了一架,有关于王位。

  “我只支持艾露莎当政,她在我这里永远是女王,在巴鲁克这个国家也会是一样!”

  “我看你就是爱上她了,你这个无可救药的小子!只有贝佩瓦当政才对我们有利!他当政权利才能掌握在我们手中!!”奥拉姆塞脸上显出怒色。

  “那就是我爱上她了!那又怎么样!我不会看着你们将她扯下王位!”

  尼克斯拽着奥拉姆塞的领口,“我当初的确是听你的话假扮遣使,我现在也没后悔,但是我再也不会利用她!就算我死我也要保护她保护这个国家!”

  “我再与你那个故乡无关,再你妈的见!乱七八糟的东西都给我见鬼去吧!”尼克斯最后一手甩开奥拉姆塞,独自返回前厅。

  尼克斯啊尼克斯,你还是输在这里面了。



  国家又乱了。三年内乱两次,实属罕见。

  贝佩瓦谋反,奥拉姆塞积极勾调着民众言论枪口的朝向。

  他宣传贝佩瓦刚刚成年,而王位一向是由男性皇室成员继承的,所以艾露莎只是暂时代理政事,她不应该霸占属于别人的位子。

  这话一传出,国家内的人自然而然有了站位——两边分平,两边都在等待她的答案。

  “贝佩瓦那个愚蠢的小子,他与奥拉姆塞一起谋反了!我当初就不该留他!”

  “现在说什么都有点晚了。”尼克斯环着他心爱的艾露莎的腰,轻轻叹气,看着地图,“只能来打一场了......我带兵。”

  艾露莎感受到一双手环上她的腰,莞尔笑笑,伸手抚上尼克斯的手,身体向后靠,贴上了一个坚实的胸膛。

  “说真的...尼克斯,我一点也不想当这个女王,太累了,真的。”她的目光投向地图上手按着的地方:“但是贝佩瓦太天真了...他不适合当国王。我也有在让他过的与我一般...可是他还是...”

  “不是你的错,是他不知好歹,看不懂大是大非。”

  “奥拉姆塞大臣是你的父亲...你没问题吗?”

  艾露莎抬头,略显担忧的目光投向尼克斯,后者不甚在意的回话:“没问题的,我们之间没人当对方是家人......你应该最清楚了?”

  “也是......总之谢谢你了,尼克斯大人。”

  『至今为止谢谢你什么的就算了吧,』

  『别说出口。』

  “别这么叫我啊女王陛下!”他失笑,“......艾露莎,永远不要对我说谢谢。”

  『毕竟一定不会再回来。』

  利益面前,哪有什么儿女情长。

——

  打了两次胜仗以后,骑士团军士气高涨,可是尼克斯看起来心事重重。

  “老天,这样不是办法!我不能这样继续瞒着她,这不负责任!”他靠着椅背,一只手搭在额头上。

  “要解决这次的事件重点在我——我敢不敢说实话,我敢不敢带着我那败类父亲一起死亡。”

  『事到如今——不试着活下去吗?』

  “我也很想试着活下去,但是来不及了。”窗外刮了风,露天阳台的花朵悄悄摆动着,天色稍暗,给人一种山雨欲来之感:“不管出于何种原因,我必须对这个局面负责。”

  “我无法承受这一切了,亲爱的艾露莎陛下,我把所有真相都告诉您。”尼克斯推开艾露莎的议室大门,果然看到艾露莎站着正中央——她在做什么?发呆吗?

  “尼克斯,你来了——”她扭头,眼底是没来得及收敛的,爱•意。艾露莎很快调整好自己,“是什么有关于大臣奥拉姆塞的东西吗?”

  “请判我死刑,否则无人会真正臣服于您。”尼克斯突兀的单膝跪在华贵的法兰绒毯上,轻轻的把一个指环套在艾露莎的无名指上,吻了一下。“一切都与我脱不了干系。”

  他们的确相互爱上了,但身份使命绝不会让他们有好结局。而他们自己都知道他们两情相悦,但是谁也不说。

  "是啊,与你脱不了干系,但是我下不去手。"艾露莎看着戒指,眼睛里蒙了点雾。

  “从小时候我就是故意接近您的,目的就是王位。老国王的死,全是因为奥拉姆塞给他投了毒。但是我觉得你会需要我,我开始难以离开。后来被强制离开了三年,现在回来了,却要冲着你的位置……我没法做到,我知道你和以前已经不一样,我同样觉得你应该会知道一部分真相。”

  他扯出一个笑容,“所以为了平息这件事以及随时可能爆发的二次战争,战争结束以后,判我死刑吧,亲爱的艾露莎。”

  “可是,南格斯瓦......!”

  “亲爱的缇莎,您要记住国家比一个人要重要的多,这条命换您安稳的带领这个国家,值了。”啊上帝,太糟糕了,他笑不出来了啊——

  “愿,巴鲁克不灭。”

  “以及,喔...这是最重要的——我爱你,艾露莎。”

  我爱你。

  你。



  第一次战争胜利后,随着奥拉姆塞等人的被捕,尼克斯的行刑日到了。士兵在广场的十字架下点起火——大火冲天焚尽万物,女王和她的骑士的故事从此不再继续书写。

  故事书都已经被烧掉了多半,还留下了什么呢?

  “巴鲁克万岁!!!”

  “我们的巴鲁克王国将永存!!!”

  女王在前殿看着正前方的广场上火光冲天,耳边是百姓们的欢呼声,她看到烟雾蒸腾如龙——哦...谢谢你,尼克斯。

  『冰冷的白雪之中,』

  『确实夹带着热度。』

  『每一次呼吸都灼烧着声音,』

  『燃烧着的业火。』

——

  “艾露莎...火刑之后的人是什么样子的?”

  “哦,亲爱的,请联想一下焦炭。你怎么会突然想到这个?”

  “喔...没什么。”

——

     好了,女王陛下的骑士大人不见了。

  艾露莎的尼克斯不见了。

  艾露莎的爱人不见了。

  这一次,他是永远的不见了。

  哗——

  下起雨了。

  溪溪沥沥的雨淋湿了广场,淋湿了梦境。

  『不知不觉间飞雪已化成雨点。』

  这么一场,这么一生,究竟是梦,还是真实呢?

——

  烟雾渐散,雨雾渐弱,什么都结束了。雨后的天空像是澄澈的蓝宝石。艾露莎猛地抬头,几颗晶莹的泪珠被甩出,向下坠落——

  “谢谢你,尼克斯。”

  泪敲在精巧的戒指上,敲在光滑平直的石砖上。

  啪嗒。

  “......我爱你。”

  相见相别,朗朗晴天。
分享到:
发表评论(文明上网,友善发言,匿名评论无需登录)
还可以输入:400 个字符
评论列表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本文用户信息
用户昵称:且听龙吟
文章总计:1
个性签名:暂无
本栏近期热门
本栏最新文章
网站首页|关于本站|网站地图
文字站感谢每一位喜欢本站的人,欢迎将本站分享给你的朋友!最温暖的文字记录站 ─ 文字站!文学交流群: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若无意侵犯您的权利,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蜀ICP备14019085号 Copyright © 2015 文字站 www.wenzizhan.com 版权所有
分享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