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美文 情感文章 散文随笔 生活随笔 心情日记 现代诗歌 古词风韵 爱情故事 语录名句 微小说 影评 杂文 佳句
×取消主题

发表时间:2019-08-09用户:深谷幽兰阅读:192
   蓝色的天空飘着几片白云,太阳很早地爬上了山顶。七月的凉都是炎,热的,不时有微风送来丝丝的凉意。七月的凉都也是明媚的,坐在浓浓的树叶下别有一番惬意。
   天空飞来几只鸟儿,在树上嘻闹着,一片片树叶因风飞起,在空中翩翩起舞,几个回旋忽又跌落于地。草地上开着无数朵小花,正眯缝着眼享受着朝阳的温暖。
  月初,丹丹,丽平和我一起炒了老板,在将孩子送去学校后,我们便相约一起去街上闲逛,顺便找一份工作赚些零用钱,闲着总是不太好。
  我对她们说:“听说全友家私在招营业员,不如我们去试试吧!”
   丽平和丹丹一致说好,于是我们回家取了证件便朝全友家私走去。
   上午的阳光把全身心的热都投射给了大地,那大片大片的云彩依旧挡不住七月的炎热。路上的行人撑着遮阳伞,戴着草帽,拿着扇子,或者硬纸片什么的边走边扇,希望手中也能吹出一股凉风来,卸去夏日的炎热。
   我们在全友家私不太宽敞的通道里等着人事部来宣布录用人员名单。
   丹丹说:“我们要能分在一个组就好了。”
   因为听说我们这帮人是要去扫楼发单找客户的,凭我们现在的资历,是不会被留在店里的。
   丽平说:“随便人家怎么分,下班以后我们还可以在一起玩的。”
   话虽这样,我们都希望能分在一个组,一起上班,扫楼发单,下班也可以一起回家。
   一会儿,人事部来宣布录用人员名单,可惜这名单没有丽平,丽平有些闷闷不乐的去了姐姐家。
   人事部将我们安排在一间房子里,给了我们一些学习资料,无非是一些公司规章制度和产品的特点特性。我和丹丹坐在一起,不太认真地看着那些枯燥的资料。然后有人领着我们去展厅熟悉产品,一晃时间已到了上午十一点,丹丹还一直叨念着丽平,不知她又跑到什么地方去找工作了。
   这时我朋友打电话告诉我某单位在招导购,我把这个事给丹丹说了。
   丹丹说:“我们可以介绍丽平去,走,我们去找丽平去。”
   我知道丹丹和丽平最是要好,丽平没有被录取,她心里也不好过。
   丹丹对我说:“丽平没有录取,我们看看她去。”
   我拿出手机,才十一点多,还没到午休时间,就犹豫起来,丹丹不由分说地将我拉了出去。又打电话将丽平叫了出来,原本我们计划去吃凉粉的。因为下午公司还安排我们上岗前培训。
  我和丹丹朝丽平姐姐家走去,一路上商量着让丽平去哪儿应聘会离我们近一点。
   丽平已经在楼下等着我们,我们朝附近的小吃店走去。
  这时丹丹接到一个电话,说是她儿子的干爹会给她送菜籽油过来。我们羡慕地看着丹丹,居然能有这么好的亲家。
  后来不知是谁提议,说我们打赌,分别打电话给一个男网友,做三件事,送礼物,请吃饭,充话费。
   为了公平,我们决定用抽签的方式分配任务。
   说干就干,我用三张纸片分别写上、请吃饭、送礼物、充话费。我将纸片团起来拋在地上。丽平抽到的是请吃饭,丹丹的是送礼物,我抽到充话费。
   丽平很快就找到请吃饭的东家,丹丹也在想着该让男网友送他什么?只有我在一旁坐着听她们对话。
  丹丹问:“兰姐,你没找到人充话费吗?输了今晚请吃烙锅的哦。”
   我答应着,脑子里搜索着能够有时间又能帮我充话费的男网友。
  他应该是信得过的,他叫李君比我大几岁,在微信上喜欢称呼我为兰花花,有时又说我是他的兰儿。他周未休息时总会接我上下班,遇上同事随行,他便叮嘱我说他是我表哥。这会儿他应该是可以为我充话费的,我相信他也愿意。
  要人家帮我充话费,总不能用自已的手机打电话吧!于是我用丹丹的手机给李君发了信息“表哥你好,我现在去客户家送点辅材,忘了充话费了,现在手机打不出去了,你方便能帮我交点话费吗?我是你的兰儿,”信息发出后,我们便坐在公园的石凳上笑了。
   不一会儿,李君打来电话询:“兰儿,你在哪呢?”
   我说:“在去xx客户家送些辅材,手机停机了,联系不上客户,我周边没地方充话费。”
   我的声音有些抑郁,充满了无奈与忧伤。
   李君说,“兰儿,你别急啊!我一会给你充话费”。
   我信,因为他已经打电话答应了。他说过答应的事,就会尽力去办。
  这时,一辆轿车停在路边,车上下来一个中年男人朝丽平走了过来。
  丽平说:“这是我原来的老板,可惜现在厂子不让办了。”
  我们跟着丽平去了附近的饭店,刚坐下,准备点菜的时候,我的手机响起了信息提示音,显示账户余额多了100元。
   我将信息拿给丹丹和丽平看,她们便追问着我和李君是什么关系?我说先吃饭吧!反正我没有输。
   她们并没有打算放过我,并威胁说:“你要不说清楚,我们就把你拎出去。”说着那两个女人便向我靠过来,做出要打架的样子。
  我只得拿出手机,解释说:“他是我原同事的老公,人家接老婆下班,我顺便搭一趟顺风车而已。”
   丹丹说:“我信你个鬼,同事的老公能给你充话费,你去哄鬼,鬼都不会相信。”
   他确实是我前同事的老公,也确实是男网友,因为比我年长,所以让我叫他哥哥,我偶尔也是叫过的,也会偶尔网聊,真的没有她们想的那么复杂。
   无奈,我只得让她们看我和李君的聊天信息:“兰儿,一会下班以后来家吃饭吧!你玲姐做了很多好吃的。”
   很多天过后,她们还对我提起,嘴角挂着坏坏的笑:“兰儿,一会下班以后来吃饭吧!我想你了。”
   好好的一句话,被她们这么一掐头去尾,就变味了。解释不清楚,就不解释了,随她们去吧!
  吃过午饭,已快两点,我丟下碗筷拉着丹丹朝公司走去:“快走,迟到不好,我们打个车去吧!”
   丹丹依旧坐着不动,旁边丽平的原老板说:“一哈我请你们喝奶茶。”
   我对丹丹说:“迟到怎么给人事交待?”
   我着急地准备要走,三个人异口同声的说:“不去了呗!”说着,坐在旁边的丹丹又将我按回到座上。
  
分享到:
发表评论(文明上网,友善发言,匿名评论无需登录)
还可以输入:400 个字符
评论列表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本文用户信息
用户昵称:深谷幽兰
文章总计:70
个性签名:暂无
本栏近期热门
本栏最新文章
网站首页|关于本站|网站地图
文字站感谢每一位喜欢本站的人,欢迎将本站分享给你的朋友!最温暖的文字记录站 ─ 文字站!文学交流群: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若无意侵犯您的权利,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蜀ICP备14019085号 Copyright © 2015 文字站 www.wenzizhan.com 版权所有
分享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