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美文 情感文章 散文随笔 生活随笔 心情日记 现代诗歌 古词风韵 爱情故事 语录名句 微小说 影评 杂文 佳句
×取消主题

《偷心》第十四章

发表时间:2020-08-16用户:白荣阅读:123
  “你放手去做吧,如果需要资金,就来找我,表姐肯定会帮你。”
  “我就说嘛,你肯定会帮我,帮我保密,这事儿就你知道,以后我挣了钱分成啊!”
  “你先养好伤吧!小傻子。”
  眺望远处碧绿的海水,金色的沙滩,浓绿的绿荫,还有那万绿之中更加醒目的红色屋顶,都会让砚茹觉得万分留恋。今早报刊刚刚下发报纸,文子就给自己打电话了,她想过总有一天砚茹会被送出国的,但她没想到会这么快,甚至就只剩四个月了。今年暮春砚茹站在这里,一个人站在码头上,等到初秋时,她还会站在这里,身后会有一群人。
  赵夫人仍旧很苦恼,如今赵嘉虽然不那样疯疯癫癫了,可是却一直闷闷不乐,甚至都怀疑他是不是神经出了问题,因为赵嘉,老爷已经不止一次在饭桌上扔筷子了。她很确定赵嘉是在和他们耍脾气,才多大就懂情爱了?不可能因为那个小洋女变成这样的,但是他一直都不肯张口,只有和旭安在一起时才偶然看得出原先的风采,他们若是一去,气氛就会瞬间凝固。所以她很希望能有一个人帮助赵嘉,那唯一的办法只能是让赵嘉赶快成家立业,收一收他的心,从几个星期前自己就开始给赵嘉偷偷物色城内小姐了,但是想想赵嘉在砚茴生日宴上的表现,实在让自己头大。
  1941年9月7日,天气不冷不热,海水湛蓝天气晴朗,人们可以站在海边礁石上与大海零接触,梧桐啊银杏啊叶子刚泛黄,驶向码头的汽车把街边的法国梧桐吹的摇曳生姿,柔弱的枝叶将光影分解成形状各异的斑点。下了车,来到码头上,海鸥会从水天相接的界线忽然出现,在空中划着优美的弧线,海风卷起碧波一阵阵地翻浪,忽高忽低。
  砚茹一次也没有回头,就如赵嘉说的那般,一次也没有。告别那具有浪漫气息的街角,哥特式风格的古堡,欧式风韵的古典院落,也告别沉闷严肃束缚的家,去往一个自由的国度。船渐渐行驶了,大约一刻钟后,砚茹从船舱里探出身回头望,远处青岛的乳白色八角灯塔还依稀可见,向前看,眺望目光所及的远处,海与天相接处是若隐若现的轮廓。
  送走砚茹后,舞会大家还是依旧会参加,庆生宴也照常去办,不过就是饭桌上少了一双碗筷,对面座椅是空的,砚幺撒谎时少了一个人帮忙圆谎,砚茹那扇门很少有人进去了,除了周妈和三小姐。其他的,似乎还是像以前那般规矩。
  砚幺推开门走进了砚茹的房间,平躺在床上,伸了个懒腰,准备说些什么,抬起头,才发现凳子上是少了一个人的,没有人转过身来笑眯眯地看着她,这才意识到自己心里空落落的,姐姐真的到外面上学去了,很久以后才能回来呀!
  旭安驾车来到了宁家,接走了宁夫人,过了许久,才将她送回来,但两人的情绪明显变得与之前大不相同了。
  砚茴慢慢扶着母亲来到卧室坐到了床沿上,听着旁边一声声的叹气声,她也不知是该问还是不该问。
  直到宁夫人和砚茴的眼神真正对上之后,才开口说话:“你舅妈,她,她找我是因为,唉,她——”根本就说不下去,只能用手扶住额头,“砚茹才出去了五个月啊!”
  “啊?妈,怎么了,与砚茹有什么关系呀?”听到“砚茹”这两个字,砚茴也条件反射的担心起来。
  “她虽然没说,但我觉得是这样。她可能要准备让砚茹做她的儿媳妇了。”
  砚茴一下从床上坐了起来,一时间竟然不知所措了,大脑还是一片空白。正在此刻,从门外奔来了一个兴奋的身影,砚幺蹦蹦跳跳地来到了母亲身边:“哇!是表哥对吗?嘉表哥呀!”
  “砚幺,没你的事,出去。”
  “姐!你才出去呢!”砚幺趴到宁夫人的膝盖上,激动地说:“妈妈,二姐姐可喜欢表哥了呢,喜欢的不得了的那种。”
  “砚幺,别胡说,出去。”砚茴依旧想让砚幺赶快走。
  “真的吗宝贝儿,你从哪里知道的呀?”宁夫人戳了一下砚幺的脑袋故作开心地说。
  “就赵嘉刚——”砚幺脑筋一转,想起了姐姐曾嘱咐自己不要说漏嘴,“我不告诉你喽!反正就看你信不信了。”说完,砚幺怕被她们继续追问,所以还是自己先扬长而去了。
  “其实你舅妈什么也没说只是我的猜想罢了,她只是说城里面的姑娘没有她物色上的,她很想找一个和赵嘉从小一起玩到大的小姐,茴你说,小茹不就是和他一起从小玩到大的嘛,唉,我倒希望是我多想。”
  砚茴尝试着静下心来,轻轻拍着母亲的后背说:“我想,就算小茹真的过去了,应该也是很好,毕竟是表兄妹,不会对她怎么样的,而且,幺儿说的也不无道理,从小小茹就对赵嘉不同,所以我觉得,如果舅母真的会这么做,那对于小茹来说也是一件幸事。但是妈,如果她们不提起这件事,那咱们也不要上赶着去找她们。”
  “这我自然知道。”
  回到自己房间,砚茴拿起了电话,打给了妹妹,几句嘘寒问暖过后,便各自撂下了。砚茴发现最近妹妹话变多了,至少从这几次电话中听来。仿佛与她们变得亲切了,话里话外也多了许多关心,这是以前从没有的,好像经过这几个月的锻炼,长大了不少。也可能是离家太远的缘故,说话也不那么冲了,倒觉得她挺想回家呢。
  还记得有一次,晚上和砚茹通电话时,她给自己讲了好多好多她们学校的事情,有学校排球队篮球队的事情,还有她们的学习简直与这里大不相同,虽然她听表哥讲过,但还是没想到一开始还不适应他们的教学。
  最有意思的莫过于听砚茹讲她们学校打架斗殴的事情,是一位新生和一群年龄大的同学起了冲突,因为一个女孩子,所以才大打出手,结果就是两边损失惨重,一个被打到半残不残的地步,那几个直接负了全责。但听学校里面的人说,打架会常有的事情,所以这令砚茹很担心,自己初来乍到,说不准哪一天也被打了,兴许真的就客死异乡了。砚茴在这边听的津津有味,她没想到自己的妹妹竟然还有怕人的时候,那真的该叫幺儿也出去练一下,也煞煞她的威风和骄傲。
  就在这几天,砚茴把赵嘉的电话给了砚茹,美曰其名说要砚茹与他多沟通,在异国有什么不懂的事情就去问他,那毕竟是表哥,与外人不同。其实砚茴心里面明白,询问难题是假,促进感情才是真,如果真像妈说的那样,那也能让小茹有心理准备,不至于一回国就太唐突。
  电话倒是给了,好像在砚茹那里也是个摆设,他们说砚茹一次也没打给过他,只是过年的时候会给舅父母道喜。
分享到:
发表评论(文明上网,友善发言,匿名评论无需登录)
还可以输入:400 个字符
评论列表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本文用户信息
用户昵称:白荣
文章总计:36
个性签名:蝴蝶死在路上,云边藏着念想
本文所属文集

来源:原创
标签:爱情青岛
文章数量:18 篇查看目录
本栏近期热门
本栏最新文章
网站首页|关于本站|网站地图
文字站感谢每一位喜欢本站的人,欢迎将本站分享给你的朋友!最温暖的文字记录站 ─ 文字站!文学交流群: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若无意侵犯您的权利,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蜀ICP备14019085号 Copyright © 2015 文字站 www.wenzizhan.com 版权所有
分享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