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美文 情感文章 散文随笔 生活随笔 心情日记 现代诗歌 古词风韵 爱情故事 语录名句 微小说 影评 杂文 佳句
×取消主题

《偷心》第十五章

发表时间:2020-08-23用户:白荣阅读:120
  1944年4月23日,砚茹从德国启程回家,家中打电话来母亲病重,要砚茹回家。话筒那边支支吾吾的,也说不清事情的来龙去脉,只能先订了用时最短的航班收拾好赶回家去。
  飞机上,砚茹根本无心观赏窗外的风景,自己一直都很慌,心慌,也不知道要做什么,只是无力地靠在座子上,小时候,她一直都不是喜欢母亲的那个孩子,也不是会讨母亲开心的那个,应该只是家里的一个小透明而已,但是长大一些后母亲却变得非常严厉,尤其是对自己。凡事都很苛刻,打骂几乎隔两天有一次,小时候被打时,一声都不吭,也不像别人那样用跑和闹来躲避,只是倔到只剩眼泪断了线一样往下掉,但一直在想,好想让她快点走,我将来一定要报复她,也要像她这样打我一样狠狠的打她,她为什么还不死。长大一点后发现,妈妈其实不坏的,就是喜欢禁锢别人自由,多疑,那时好想快点逃离她,不然就要被压抑死了。但现在,听到母亲病重的消息,甚至可能会病逝,心便揪得难受。自己好傻,这几年来,一直都好希望她走,这样两个人也就都不用那么厌烦了,但是当她真的要走了,才发现,自己的妈妈,亲眼看着她在床上呼吸渐渐消失,是多么痛苦的一件事。
  不知为何,离家愈近,心内便愈不安,刚刚还想要一下子飞到家的想法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企盼着飞机慢一点,轮船也再慢一点,自己还没想好该如何面对家里突发的状况。
  船一靠岸,砚茹便疯了一样往下跑,张望了很久,才找到她们——时隔两年多没见到的家人。看到母亲正站在码头朝自己挥手,砚茹便狂奔过去搂住了她,宁夫人也亲昵地摸着砚茹一头的微卷长发。突然,砚茹挣脱开来,想到母亲身子一定虚弱,这样抱得太紧了,赶忙松开了,但母亲却像没事人一样,砚茴察觉到了不对,走上前拉住砚茹的胳膊替她拿东西,砚茹的笑容慢慢凝固了,从姐姐手里拿过来了东西。
  “妈,你不是?你身体可以了?”
  “奥,我,那个……”宁夫人低头结巴着,“回家再给你讲好吧。”
  砚茹侧身看向姐姐,颇有意思地问了同一个问题,姐姐也是同一个答案。
  “哦,好的,我明白了,先回家。”
  回家的车上,砚茹没说一句话,面无表情,车内气氛静得令人发怵,五个人在一起,尴尬的很,其他三个人都在想一个问题:如何编造一个完美的谎言让砚茹相信。而砚茹什么都没想,只是异常平静地看着前方,看着街边的棵棵梧桐树向后急速退去。
  “小茹,我想,再瞒下去以后事情总会大白的,倒不如现在告诉你。”砚茴倒了杯水放在桌子上说。
  “别的我不想知道,我只想知道,为什么要骗我回来?我,我没干什么事儿吧,怎么了?我是在那边有男朋友了还是怎么了?”砚茹努力一个字一个字清楚地说道,但语气里有种一触即发的狂躁。
  “对,这事儿,就跟你叫你回来有直接原因,不是…不是因为妈生病了,是因为,因为——”砚茴一直难以开口,只能低头禁皱着眉头。
  “是为了你表哥的婚事,让你嫁给他!”宁老爷在一旁干脆利落地替砚茴说完了。
  这句话,犹如五雷轰顶,让砚茹一时间大脑一片空白,眼前的一切都好陌生,比刚去德国住宿时还要陌生。嫁给表哥?赵嘉?怎么可能,因为赵嘉一直在颓废,所以把他绑在自己身上以求安慰?为什么?砚茹脑子里一直重复着这句话,凭什么赵嘉造下来的结果要让自己帮他承担?为什么还要自己放弃学业嫁给他?她不服的啊!
  “赵嘉一直挺优秀的,这两年也好多了,幺儿说你也挺喜欢赵嘉的,你舅母也挺喜欢你的,城里姑娘就属你跟赵嘉最配了……”
  “舅母喜欢我?她赵夫人喜欢我关我什么事啊,又不是要嫁给她!你们搞清楚好不好,我,堂堂宁家二小姐,身份也是很尊贵的,还有德国留学生的身份,要嫁给一个遵循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指定的人?清朝早就不存在了,怎么,怎么还来这套?!”
  “宁砚茹!你说什么呢!”宁老爷在一旁撂下茶杯厉声吼了一下,“赵嘉,我们看着长大的,你是小姐,他是少爷,你是留学生,他不是吗?你能去留学,人家也有功劳,你这是过河拆桥!”
  “我能去留学?我打心底来说我就没想去过,现在这样了,那我当初去留学有什么用?你们让我去德国做什么?反正都是要嫁人,还要送我出去?”
  “宁砚茹你给我听好了,我实在不知道一个人他不成家立业,她不结婚生子,那他有什么意义?眼下赵嘉是很好的选择,全家,因为你,已经思量好几个月了,论家庭成分,论资质,论……”
  “思量好几个月了?”砚茹定在那里插了一句,一颗豆大的泪珠滴了下来,缓缓转过身去看想砚茴,“思量好几个月了?姐姐?每次打电话我都会问,家里有没有什么事,你为什么从没告诉我?”
  砚茴不知道要如何接下去,只能伸出手去想帮砚茹擦一擦脸,但被砚茹打走了。砚幺想要上去帮忙,但她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就像是一片迷雾中,所有人都逃出去了,只有她和二姐还困在里面,思绪一直在跳来跳去,弄得她晕头转向的。
  客厅里就像一个黑洞,它好似没有声音,但比有声音还要可怕万倍。宁老爷坐在沙发上吸着闷烟,宁夫人不知所措地收拾着桌子的乱东西,砚茴心疼却又自责地偷看砚茹,砚幺也是眨着一双迷惑的眼睛陪着她们,砚茹则无力地站在原地一动不动,脸上的泪痕已经被吹干。
  忽然,“砰”的一声打破了平静与危险,是砚茹带回来的礼品掉了下来。
  “这是一次德国的节日看着好玩,给你们买的礼品,自己拿吧。”砚茹失望地指着说,拿走了一副手表就上了楼,那是给赵嘉挑好的礼品。
  砚茴看着砚茹如骷髅一般踏上了楼梯,开始思索自己是不是真的做错了,还以为砚茹听到这个消息反应不会这么激烈,毕竟她和赵嘉都是自己看着长大的,幺儿也说砚茹很喜欢赵嘉的,但刚刚发生的这一切,全部都始料未及,所有的事情都超出了自己的预料。
  过了一会儿,砚茹又从房间里出来了,拿上行李箱又拎走了,宁老爷叫她停下她也没有理会。
  把东西一件一件拿出来,摆在桌子上,就还像两年前一样,那架钢琴模型放在最不起眼的角落里最起眼的地方,拉开帘子向外看了看,那栋房子还在那儿,只是装修的已经大不相同了,这几年,好多户人家在那栋别墅里搬来搬去,不知道会不会有他呢?他与她,那次唯一可以相遇的机会或许已经错过了吧。
  那次机会,是在几个月前,她曾不经意一瞥过一位和他长得十分相像的人。
分享到:
发表评论(文明上网,友善发言,匿名评论无需登录)
还可以输入:400 个字符
评论列表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本文用户信息
用户昵称:白荣
文章总计:36
个性签名:蝴蝶死在路上,云边藏着念想
本文所属文集

来源:原创
标签:爱情青岛
文章数量:18 篇查看目录
本栏近期热门
本栏最新文章
网站首页|关于本站|网站地图
文字站感谢每一位喜欢本站的人,欢迎将本站分享给你的朋友!最温暖的文字记录站 ─ 文字站!文学交流群: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若无意侵犯您的权利,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蜀ICP备14019085号 Copyright © 2015 文字站 www.wenzizhan.com 版权所有
分享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