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美文 情感文章 散文随笔 生活随笔 心情日记 现代诗歌 古词风韵 爱情故事 语录名句 微小说 影评 杂文 佳句
×取消主题

谈恋爱这些年,只有你和我谈昨天

发表时间:2020-08-31用户:白荣阅读:187
  当天,黎耀辉带何宝荣进了自己住的公寓,似乎一切都是顺理成章,并没有像何宝荣想象的那样要同以前一样死乞白赖地纠缠才能达到目的。
  随着钥匙的缓慢转动,何宝荣对这间屋子的期待值越高,多想现在就冲进去看看有着黎耀辉生活气息的空间和一切黎耀辉的东西。但何宝荣在极力克制住自己的兴奋,他怕黎耀辉察觉到。
  当黎耀辉打开灯的那一刻,何宝荣才真正地看清楚:进门右边就是一个简陋的沙发,沙发正对面有着一张木制床,床上还有一条黑红条纹的毯子,还是从香港带来的那条,那床,似乎一个肥胖的人上去都会将床压塌,床腿已经破旧不堪,床板也出现了裂痕,只有一张毯子凑合着铺着。墙上贴着有点发霉的绿色墙纸,一切看起来都很枯燥很严肃。这就是黎耀辉风格,何宝荣正想着就被黎耀辉拉到了床边坐了下来,他开始给何宝荣擦洗身体。
  “这里不错呀!”何宝荣懒懒地用双手拄在床上,荡悠着双腿看着黎耀辉搓洗毛巾,“住了多久?”
  “几个月。”
  “怎么住的那么偏?”何宝荣看黎耀辉给自己擦身体时表情还是冷冷的,但能发觉动作很小心。
  “便宜点。”
  “也是。”
  “楼层很高,刚才我看出去风景也不错。”何宝荣努力地想让黎耀辉和自己多说点话,所以一直在不停地找话题,现在他又转过身去洗毛巾了。
  “这灯你没扔掉啊?”何宝荣瞄到角落桌子上的那盏灯,还是静静地放在那里,“以为你早扔了。”
  黎耀辉走过来,一言不发地蹲下来开始给何宝荣擦腿,何宝荣看着黎耀辉坐起来了一点,语气低落地悄悄问道:“你后来有没有去瀑布啊?”
  “没有,你呢?”
  “没有,等你一起嘛。”何宝荣紧紧盯着黎耀辉的动作,虽是有点撒娇却又是极其认真的语气,“等我复原了,我们一起去好不好啊?”
  “到时候再算咯。”黎耀辉不愿意回答何宝荣这样的问题,他怕何宝荣会再次有恃无恐。
  “今晚你睡这里。”黎耀辉指着床对何宝荣说道。
  “那你呢?”
  “我睡沙发。”说着,黎耀辉拿起了何宝荣的衣服走了出去。
  何宝荣安分地将脚放在了床上,透过床栏看着桌子上的瀑布灯,好像又回到了几个月前,看到在那间旅馆里,他和黎耀辉在拍照,在打闹,那盏瀑布灯,依旧在床头柜上散发着暧昧柔和的光亮。
  黎耀辉出来把何宝荣的脏衣服挂到了扶梯上,翻翻兜里面有没有东西,准备把衣服拿去洗,在掏裤兜时,黎耀辉翻到了何宝荣的护照,愣了一下,把护照装进了自己口袋里。进了门,若无其事地安排何宝荣躺下了。
  看着何宝荣睡着了,躺在沙发上的黎耀辉又起身把毯子轻轻给何宝荣往上盖好,何宝荣从小睡觉动作就很大,现在也是这样。安顿好何宝荣,黎耀辉才脱了衣服坐在沙发边上,用手搓了搓脸,宠溺地看着何宝荣的侧脸,回想着这些月来发生的种种事情,从分手开始,一直到酒吧“偶遇”,原来,自己和他分开已经这么久了。一对璧人儿,专注,安心,幸福。
  楼下看更男人的喊声吵醒了何宝荣,似有怨气地翻了个身,也不晓得黎耀辉是如何在这么乱的环境中生活的,外面的天才朦朦胧胧亮起来,他挺了挺腰,双眼蒙眬地看向黎耀辉那边,便起身坐在了床上,探着身子凝视着黎耀辉,听着他的鼾声,看着他将胳膊搭在眼睛上方。何宝荣从床下下来,慢慢地蹲在黎耀辉的面前,轻轻地把他放在外面的手放进毯子里,何宝荣什么也没有想,只是这样静静地看着黎耀辉,时间静止,如同定格一般。
  这是黎耀辉以前从未察觉到的,他现在才看清楚布宜诺斯艾利斯有多美,夜景有多靓,人们都在灯火通明,车水马龙的街道上欢声笑语,原来给那些中国来的游客拍照也没有那么烦,他们都是很通情达理的,那些女孩子笑起来也都很漂亮,男孩子摆造型也很有范儿的,给他们的每张张照片也都获得了认可赞赏,酒吧侍者这个工作也蛮有趣的,其他侍者也都很友好,有时候还可以看见那位老侍者因为人们下车时挤来挤去而撒气的好笑模样。
  不知为何,现在黎耀辉非常希望快点下班回家,以前公寓对他来讲只是一个居住所,一个吃饭睡觉的窝而已,但现在它却对自己有无限大的吸引力,总是时不时地看看手表几点钟,总想往公寓里打个电话,这也是以前从没有过的。
  看着天一点点黑下去,何宝荣费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直勾勾地盯着那扇门,许久过后,眼神又在房间四处游荡,从墙上呆板的挂钟一直到桌子上静静躺着的电视遥控器,他又低下了头,用脚把黎耀辉放在地上的拖鞋拉近,接着用脚趾饶有兴致地玩了起来。没有黎耀辉的屋子,太安静了,也有点不安全,黎耀辉怎么还不回来,他想他的气息,味道,动作,给自己喂饭时的拘谨,阳光打在他脸上的光影,还有低沉深厚的嗓音。
  等到挂钟指向九点时,一阵开门声吵醒了何宝荣,只见黎耀辉把外套放到了沙发上,他回来了!
  “哈~黎耀辉~”何宝荣翻过身来撒娇地叫黎耀辉。
  “何宝荣,起来啦,给你买的意大利干酪比萨和牛奶。”黎耀辉一边招呼着何宝荣一边把食物放到桌子上拿出来摆好。
  “你吃了没有啊?”
  “我吃了,趁没人的时候吃了。”
  “哦,那就好。哇!这家的比萨好吃的。”
  “爱吃就好。”黎耀辉看了何宝荣一眼,回了一句。
  这样原本单调的生活,似乎也会因为某件事某些人变得温馨有趣起来,就像又从刚开始认识何宝荣的时候一样,他是那样地黏着自己,依赖自己,他会去做一些孩子心性的事情,犯错时会用那双人畜无害的眼睛盯着自己,让自己不忍再去追究。如果没有何宝荣,黎耀辉的生活将会天缺一角相映成趣的感觉。
  “你这样煮中国菜?”厨房里的老八婆跟过来大声地问黎耀辉,她从未见过这样煮菜的人。
  “对!”在厨房狭小的空间里,八婆的声音显得尤其大,夹杂着其他人的喧闹声,黎耀辉只能挥挥手示意八婆走开,舀了一勺子尝了尝,又加了把盐,将滚烫的鸡蛋汤倒入碗里从厨房端走。
  慌慌张张地放下碗后,黎耀辉赶紧搓了搓手捂住了冰凉的耳朵,走到床边俯身轻轻拍醒了何宝荣。
  “喂,何宝荣,吃饭啦。”只见何宝荣紧蹙着眉头微微翻了一下身,似乎很不满意有人叫醒他,“吃饭啦,起身。”黎耀辉帮忙扶起了还是睡眼惺忪的何宝荣,何宝荣也是任由他摆布料理。
  “你等一下我来给你擦脸啊!”黎耀辉从厨房端着菜回来对床上的何宝荣说,接着又出去了。何宝荣迷迷糊糊地走到洗脸池前借助胳膊的力量把毛巾蹭到了手上,“啪”的一声惊醒了何宝荣,毛巾掉地上了,他看看手上的石膏,又看看毛巾,只能傻等着黎耀辉来帮忙。
  “喂,怎么自己动上手了?小心点啊你。”黎耀辉捡起毛巾指着何宝荣手上的石膏对他说。“今天给你擦擦咯,不然有老泥!”给何宝荣擦脸时,黎耀辉发觉有一段时间没给何宝荣擦洗了,所以准备要他擦一擦,何宝荣自然是答应的。
  “夹块鸡我吃吃啊~”喂了一口汤后,何宝荣扬了扬下巴指挥着黎耀辉,黎耀辉看了看眼前的这个吊儿郎当的孩子,只能放下手中已经舀起汤的大勺,听话的给何宝荣夹了块鸡,自己又扒拉了一大口饭慢慢地嚼着。吃到鸡后,何宝荣在一旁得意地瞄了一眼黎耀辉,他还表面波澜不惊地看着眼前的菜,自己都已经要兴奋地笑出声来了,随后只能又把视线转到了别处偷笑着。
  “我是不是有好多老泥啊?”
  “医生说不能冲凉的嘛。”黎耀辉注意到了何宝荣后背上的红斑,“喂,怎么这么多癜啊你?”
  “大哥,你那张床有好多虱子啊!”何宝荣抬起头发着牢骚。
  黎耀辉看了一眼窗外:“下雨嘛,一下雨就是这样的。”说着转身去洗了洗毛巾。
  “天好的时候,晒下床单啊,被单嘛,咬死人了~”何宝荣无奈地直了直背,显然是坐得太累了。
  “抬高手。”
  “喂喂…痛啊,痛啊,肉来着。”
  “又说有老泥咯!”
  “是呀,但抬那么高~”何宝荣用拉长的尾音向黎耀辉抱怨着,但这显然是在撒娇。
分享到:
发表评论(文明上网,友善发言,匿名评论无需登录)
还可以输入:400 个字符
评论列表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本文用户信息
用户昵称:白荣
文章总计:36
个性签名:蝴蝶死在路上,云边藏着念想
本文所属文集

来源:原创
文章数量:9 篇查看目录
本栏近期热门
本栏最新文章
网站首页|关于本站|网站地图
文字站感谢每一位喜欢本站的人,欢迎将本站分享给你的朋友!最温暖的文字记录站 ─ 文字站!文学交流群: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若无意侵犯您的权利,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蜀ICP备14019085号 Copyright © 2015 文字站 www.wenzizhan.com 版权所有
分享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