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美文 情感文章 散文随笔 生活随笔 心情日记 现代诗歌 古词风韵 爱情故事 语录名句 微小说 影评 杂文 佳句
×取消主题

羽毛球

发表时间:2020-09-26用户:罹龙乾阅读:152
  秀花有一副羽毛球,每天下午四点到五点之际,我们总会在一起打羽毛球,今天我们一如既往地在花爷爷家旁边的空阔平地上打羽毛球。这块平地平日里是用来晒谷子的,除了晒谷子以外,它还是我们游乐的天堂。我们依山而居,村庄就在半山腰。半山腰,那它得是斜坡,在斜坡上建房子,有一端与斜坡接壤,有一端就得高出斜坡几米,甚至是十米也说不定。
   站在这块平地上面对昔日的坡脚小学,左手边是花爷爷家房屋,是水泥砖民房,盖瓦砾的,而这个时候村庄里普遍是木屋,只有村庄尾端有一家茅草屋。右手边是花爷爷家的玉米地,平地比它高出一米左右,有一个猪圈,有一棵长在茅厕上桃树,还夹杂着几颗只露出上半身的巨石,有时候我们也在这些巨石上游戏,毕竟它们上面坑坑洼洼的,像是一个又一个小水池。后边有几级台阶,都是石阶,爬上石阶越过去就是明院他家了,是石头民房,略高于花爷爷家一两米,明院家身后便是大山了,山那边有几个村庄坐落。平地钱也是一块平地,那块平地陷下去五米左右,地上有一种植物,叫不出名,叶大,茎长,开红花,红花里有甜汁,孩提时代经常撇来吮吸,吸这么一口就满脸笑容。它有果实,长在地下,果实上有根,像龙须一般粗。果实可用来喂猪,但要碾碎了熬煮熟才行,也可以给人吃,一般是煮一整颗。这种植物密密麻麻地生长着,挤成一堆,地里连条缝都找不到。
   我们几个人轮流着打。不过打着、打着,秀花就不打了,春梅也不打了,只剩下我和明院两个在打。或许是我的手眼睛长斜了,或许是我的眼睛长歪了,将飞来的羽毛球打落到平地前的那块陷下去的平地里去了。
  “没事,一颗羽毛球而已!”明院说:“我们继续打。”
  又打了将近半个小时。我们收了羽毛球,明院和我把羽毛球放到它原来的位置去。临走前,我还特地确认一下究竟有没有放错地方。
   第二天我和父母亲坐在家门前,父亲饲养的画眉鸟挂在房檐下,它在鸟笼里蹦来跳去,像我一样,我也像它一般。我们一家人正谈笑风生,恰在此时,秀花来访,她直奔主题,问道:“你把我的羽毛球弄哪去了?”
   我一头雾水,“什么羽毛球啊?”
   “昨天你和明院不是在打羽毛球吗?打完了之后你把它藏哪了?”
  “没有啊,不是放在原来的位置吗?”
  “可是它失踪了!”
  父亲一听,怒了,怒发上指冠,他怀疑我偷了秀花的羽毛球,于是对我怒目而视。这也不怨他,谁让我三只手呢?三岁还是四岁,也记不清楚了,总之那时候还在坡脚小学上学,我找不到父母亲,没有得零花钱上学,恰巧在父母亲的房间里的缝纫机抽屉里看到一张钱,心情霎时间好多了,彷佛是捡到宝了。我拿着钱蹦蹦跳跳地去上学,去买东西的时候小卖部的阿姨愣住了,把钱翻来覆去看了个遍,又看了看我。她没有补钱给我,我也不管不顾,毕竟平日里拿钱去买东西时也没有补回来过。但她托人叫父母亲到学校去领钱,父母亲很诧异,究竟是领什么钱呢?
   原来我拿的那张钱和我平日里得的钱不一样。既不是一毛两毛,也不是五毛,一块钱已然是富家子弟才能拥有的,而我一个贫民子弟却拿着一张五块钱去上学,很显然这并不是父母亲给的。因此,我在学校被父亲打了一顿,全校师生在旁边围观,我泣不成声。因为有这样的一个过去,后来二年级有一位同学铅笔丢失了,也推到我头上来,一群人围攻我。也正因为有了这样的一个过去,这一次我又被父亲毒打一顿。
   啪的一声,一记耳光扇在脸上,我的脸庞瞬间火红而滚烫,泪水险些溅了出来,却也没有溅出来。因为我长大了,我不再是一个小屁孩了,我整整八岁了,我该为我自己的所作所为承担一切责任。我领着这群人去寻昨日我和明院放羽毛球的地方。然而事实上正如秀花所言,羽毛球不翼而飞了,这是何等的神奇啊!
   “我赔你一副!”我说。
  后来,我也没有进行赔偿。花奶奶说是她收起来了。
分享到:
发表评论(文明上网,友善发言,匿名评论无需登录)
还可以输入:400 个字符
评论列表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本文用户信息
用户昵称:罹龙乾
文章总计:84
个性签名:发挥想象力,写好每一个故事,别脱离现实生活……
本文所属文集

来源:原创
标签:散文
文章数量:12 篇查看目录
本栏近期热门
本栏最新文章
网站首页|关于本站|网站地图
文字站感谢每一位喜欢本站的人,欢迎将本站分享给你的朋友!最温暖的文字记录站 ─ 文字站!文学交流群: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若无意侵犯您的权利,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蜀ICP备14019085号 Copyright © 2015 文字站 www.wenzizhan.com 版权所有
分享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