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美文 情感文章 散文随笔 生活随笔 心情日记 现代诗歌 古词风韵 爱情故事 语录名句 微小说 影评 杂文 佳句
×取消主题

父爱如山

发表时间:2020-10-14用户:罹龙乾阅读:88
  父爱是什么?父爱是一座巍巍大山,当你遭遇风雨时,它为你遮风挡雨;当你在艰难的奋斗时,它是你坚强的后盾;当你成功了的时候,你站在山顶上一览众山小,含泪轻抚大山的千沟万壑。你感到困乏了,它便伸出迎客松的臂膀供你静静的靠着憩息,然后冒出一眼咕噜咕噜的温泉供你洗涤多余的尘垢,温暖的水滴从你稚嫩的肌肤上滑过,却是这般的柔和。原来父爱从来都不缺乏,只是缺少发现。
   青山连绵天生屏障,清澈溪水奔腾不息。这是水井屯的真实写照。对,就是人们口中坐落在一排连绵青山前的那个水井屯。这儿的居民,祖上都是来自四面八方的人,有同姓不同宗的,有不同姓的。不过如今沧海桑田,祖上何处来,我们已经无法得知,他们自己也无从得知,所以神坛上自然也就没有供奉着列祖列宗,而他们所知道的就是自己是水井屯土生土长的人。水井屯里有一位老人叫荣华,我尊称他为荣老。荣老其貌不扬,歪瓜裂枣。却令我敬佩万分。
   那年夏天,我造访水井屯,受到荣老的盛情邀请,去他家吃了一顿饭。荣老和老伴居住在一间简陋的木屋里,木屋和整个村庄相隔大约一百米,木屋左手边躺着一块青冢,冢上的茅草向四面八方散开,青葱幽绿,一阵轻风刮来,沙沙的响声不绝如缕,阴森至极,这不免让人倍感毛骨悚然。如果不是大白天的话,我这个后生还真的不敢登门。
   荣老的老伴姓菊,至于她的名字就不得而知了。菊氏和荣老青梅竹马,两小无猜,虽然途中他们俩发生过诸多矛盾,但是最终竟然还能走到一起,这是不得不让人羡慕的。
   我和荣老坐在木屋前的空地上,菊氏摆上一张方桌,整洁明净。过了一会儿,菊氏端着几盘小菜,面带微笑地将菜摆上方桌,一碗紫菜鸡蛋汤,一条红烧罗非鱼,一碟肉片炒土豆丝,零零散散的辣椒洒在肉片土豆丝上,香气扑鼻,令人垂涎三尺。我情不自禁地动起筷子来,夹了些土豆丝塞满了嘴,荣老和菊氏见状,不约而同地笑了起来,我也随他们笑了起来。
   “大娘烧的菜极其美味可口,所以我……”
   荣老夫妇对视了一眼,笑道:“如此甚好,权当自己家一样。”
   在我们吃饭的时候,我问道:“荣老,为何您二老非要独居此地啊?”
   荣老笑道:“事业有成,儿孙满堂,我已经没有什么可牵挂的了,但是有这么一个人,我还想多陪他一些。”
   “您指的是旁边的这位吧。”
   荣老点了点头,“嗯”了一声。
   原来荣老早产儿,听荣老说他早产三个月,刚出生那时我还不足三斤重,不会哭闹,也不会喝奶水,与其说是一个人,倒不如说是一团肉更贴切。后来虽然有了人形,却五官不正,长成这般歪瓜裂枣的模样,因此荣老在村里总是遭到同龄人嘲笑,更没有人愿意跟他一起玩。在他的记忆里,唯一对他好的便是他的老伴菊氏。村里的孩童捉弄他,拿石头扔他,除了父亲会替他喝退那些人外,就只有菊氏会替他解围、保护他了。虽然如此,荣老还是很自卑,甚至已经对生活失去了信心。在他八岁那年,已经上了二年级的荣老萌发了寻死的消极想法,而他的父亲似乎察觉了此事,于是有一天,父亲上山砍柴火的时候便把荣老带上,父亲道:华,你知道为什么森林郁乎苍苍吗?
   荣老摇了摇头,父亲说:“每一棵参天大树都是由一棵幼苗茁壮成长起来的,在这期间,这些幼苗也总会被风雨鞭笞,有一部分扛不住的幼苗死了,而那些扛得住的幼苗活了下来,而且长成了参天大树,这些参天大树又保护其他幼苗,如此长久下去,便成了这郁乎苍苍的森林了。”父亲又说,“华,父亲就是你的参天大树,一颗保护你茁壮成长的参天大树,你要做那棵扛得住风吹雨打的幼苗,不要做那些扛不住的幼苗,只有这样,你才能茁壮成长,而那些扛不住的幼苗什么都没有了。”
   听了父亲一席话,荣老打消了寻死的念头。父亲是为自己遮风挡雨的大树,倘若在父亲的庇护下都不能茁壮成长,更别谈没有父亲的庇护了。而且寻死固然会令自己求得一种解脱,可是父亲也会随着时光的流逝而慢慢走向衰老,甚至会枯萎凋零,自己若是不能茁壮成长,又如何庇护父亲?
   菊氏也看出了荣老心中所想之事,因此也在尽心尽力地劝勉荣老,她说:“纵使别人都嫌弃我们,我们也不能嫌弃自己,更不能对生活失去信心,要做一只打不死的小强。”自此以后,荣老开始微笑着面对每一天,他专心致志地学习,经过多年的努力,最终考上了县级初中、市级高中,后来还上了重点大学。
   父亲勒紧裤腰带,搜刮全部家当送荣老上了大学。荣老说让他最难以忘怀地就是开学那天所发生的事情了。那天,一团团棉花糖漂浮在蓝蓝的天空上。父亲送荣老到了校门口,身穿制服的门卫瞟了一眼荣老这其貌不扬,歪瓜裂枣的模样,轻蔑地说道:“我们学校怎么找收了你这么一个学生啊!”
   门卫把住大门,将荣老和他的父亲挡在大门外,无论说什么,门卫就是不肯将门打开。父亲又苦苦哀求,门卫仍然不肯放行!无奈之下,父亲“咚”地一声跪到地上磕了头,荣老对父亲说:“爸!你别求他了!他是不会让我们进去的!”
   听荣老说父亲磕了将近半个小时的头,最后还是因为公众的指责,门卫才极不情愿地把门打开。心地善良的路人递了纸巾给父亲,帮忙拎着行李进入了校园。
                2019年11月11日
分享到:
发表评论(文明上网,友善发言,匿名评论无需登录)
还可以输入:400 个字符
评论列表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本文用户信息
用户昵称:罹龙乾
文章总计:82
个性签名:发挥想象力,写好每一个故事,别脱离现实生活……
本栏近期热门
本栏最新文章
网站首页|关于本站|网站地图
文字站感谢每一位喜欢本站的人,欢迎将本站分享给你的朋友!最温暖的文字记录站 ─ 文字站!文学交流群: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若无意侵犯您的权利,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蜀ICP备14019085号 Copyright © 2015 文字站 www.wenzizhan.com 版权所有
分享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