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站
个人主页

白荣

河北人气:514
个性签名:蝴蝶死在路上,云边藏着念想

2赞一下

26

2

14

0
2020/08/06
文章 《偷心》第十二章 原来有一些人是听不进解释去的,总是以一句“我经历的比你多”来完结。砚茹还是要被送去德国的,只是好说歹说,父亲终是退了一步,等到中学毕业,启程到德国柏林洪堡大学自费学习。砚茹纵使有万般不情愿,终究也是无可奈何。她明白这是他们深思 ...
2020/08/03
文章 《偷心》第十一章 二月是青岛最冷的一个月,此时的气温透心凉,海风猛烈地吹,极具穿透力,雪花飘飘洒洒,但青岛下雪实在罕见,不下雪时满眼都是冬天的萧条,大部分树木也都进入了冬眠,整个人,整个生活也都懒懒的。但如果下雪的话,湛蓝天空的映衬下,这个城市 ...
2020/07/29
文章 为何在放荡,沉迷陌生汉 如蓝色大海般的天空中,被白云团团填满,一条公路绵延到远方,路旁绿树丛生,他们的车在疾驰,车内戴着黑色墨镜的何宝荣在尽情欢呼,风吹乱了他的头发,黎耀辉在驾驶座叼着烟上看着何宝荣放肆地笑,就像一支野蔷薇在原野中肆意盛开。黎耀辉捂着 ...
2020/07/25
文章 《偷心》第十章 宽敞明亮的大屋子里,砚茹蜷缩在床角,呆呆的看着窗外,夜已经很黑了,可是他们还是没有回来,明明每个房门都打开了,可是砚茹还是觉得很不安全,好像等一会儿什么东西就会从窗子外面或者房门外面进来一样,只能将头埋在胳膊里才能削弱这种恐惧 ...
2020/07/17
文章 《偷心》第九章 “如果,那个女人在找到那个作家后,第一时间就告诉他,我就是当年那个小女孩的话,故事结局会不会有所不同?”“不会。那样的话,就没有之后的故事了,他俩的事情就戛然而止了。”砚茹紧紧盯着齐文子的眼睛,黯然神伤。她不会哭,她很少在外人 ...
2020/07/11
文章 难共处仍有权去憧憬 “姓名?”“黎耀辉。”“何宝荣。”最后一次印章盖下,最后一个问题问完,他们便将护照装好,启程出香港了。“喂,你买个这样破的车?”“你要是多给我点钱,我不就买个好的喽!”黎耀辉回头望了望躺在后座抽烟的何宝荣,一脸阴沉的继续开车。 ...
2020/07/08
文章 《偷心》第八章 十二月份的青岛愈发寒冷了,气温虽然并不如东北那么低,但有海风的缘故,倒也吹的刺骨。还好,大部分日子白天阳光明媚,风虽冷,但有了阳光的照耀,倒也可以忍受。混合着风声和海声的青岛,可静可闹,可爱至极。章濯宪身着黑色皮袄和绅士帽立在 ...
2020/07/04
文章 《偷心》第七章 电车停了下来。宁砚茴匆匆下了车,今早舅妈打过电话来,说赵嘉闹的越发厉害了,如今他的房间谁都不能进去,里面的东西除了那个英国女孩的其他的全都打碎了,所以妈妈让自己去劝劝表弟。其实砚茴也很头痛,她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去劝:如果一个人认 ...
2020/06/28
文章 朝夕妄想 来日方长 “黎耀辉,不如我们由头来过。”何宝荣倚在门口望着黎耀辉轻吐出来,黎耀辉始终不敢看向何宝荣的双眸,但毫无疑问,他再次落入何宝荣的情网当中,这是事实,改变不了的。由头来过的那一天,是黎耀辉的生日,他的第34个生日,何宝荣曾经也陪他 ...
2020/06/25
文章 《偷心》第六章 “小姐,我是章濯宪。初次见面,认识一下。”“你好你好,我叫宁砚茹。”砚茹是第一次清清楚楚的人看到这个男人的模样:同其他人一样,身着一身漂亮的黑色西装外套,里面是白色衬衣,上面系着一个黑色蝴蝶结,下身是黑色裤子搭配黑色皮鞋。朦胧 ...
2020/06/20
文章 《偷心》第五章 青岛的枫叶还没有变红,气温也没有太大起伏,九月下旬,初秋,所有事物都开始以另一种方式生长。礼贤书院的校门缓缓被打开,穿着夹袍长裤的一群学生沿着台阶涌出校门。砚茹就在其中,身着一身浅褐色长袍,紧紧贴在双腿的黑色长筒袜,黑色皮鞋, ...
2020/06/16
文章 怪你过分美丽,怪我过分着迷 “喂,你去要啦!”“为么?”“我中意喽!总不能让我去吧。”“我不去,要去你去。”“喂,黎耀辉!你还想不想出去旅游啦,我总不能跟我哥嫂去要吧。”狭窄的公寓里,黎耀辉望着何宝荣那双如小鹿般的眼睛,靠在墙上的何宝荣在朦胧的烟雾中用眼 ...
2020/06/14
文章 无限春光来不及 “我把一个人留在布宜诺斯艾利斯很久了。不知道他现在怎样,他最后去过大瀑布了吗?他还在阿根廷吗?是不是还在和一群鬼佬鬼混,他是我一个很好很好的朋友,他叫何宝荣。我不去找他,因为我不想听到那句话。”“我已经23年没见过黎耀辉了,我 ...
主页动态只显示了最近15条记录,想要查看白荣的更多精彩作品内容,请进入TA的栏目页 文章 / 文集 / 句子 / 心情 / 关于
网站首页|建议反馈www.wenzizhan.com - 文字站
投稿
分享
导航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