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美文 情感文章 散文随笔 生活随笔 心情日记 现代诗歌 古词风韵 爱情故事 语录名句 微小说 影评 杂文 佳句
×取消主题

第三章 鲲•寻父之旅

发表时间:2018-06-02用户:樱浅宠诗阅读:87
  幽蓝色的鲲出现在半空中,它有着微微发光的鳍和尾巴,最特别的是,它腹部的鳞片是半透明的,微微向外张开。它的眼睛是蓝绿色,闪烁着星光般的光点。星染看着幽蓝的鲲,心中有亲近的感觉。鲲发出优美如琴弦的叫声,星染能听出它声音里的喜悦。
  一
  魔法店铺里的樱花时钟轻响,手指大小的女精灵的幻影盘旋在樱花中飞舞了一圈。
  月紫夕对于星染换衣服的缓慢速度有些不耐烦,他想,难道逃家的小少爷拿着仆人的衣服在更衣室里悲从中来,掩面哭泣?
  就在这个时候,星染从更衣室里走了出来,她的视线和月紫夕的视线交错,发现月紫夕正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她,她有些忐忑。难道自己哪里露出了破绽?
  衣梨眼神有些痴迷地看着星染。黑发黑眼的少年居然将仆人装穿出了贵族气质。他站在那里,仿佛光线都变得柔和起来。再过几年,这样的美少年一定会变成吸引无数贵族女孩视线的男人。
  月紫夕的声音有些低沉:“小染,你以前照顾过宠兽吗?”
  星染明亮的眼睛里全是茫然的神色。
  月紫夕因此更加肯定了小染是逃家贵族小少爷:“天马和白虎不排斥你的靠近,这个是最关键的,剩下的事情便简单了。”他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对小染这么有耐心,也许是因为好奇,也许是因为他是除了自己唯一可以靠近白虎的人。星染似懂非懂地“哦”了一声,她自觉地问:“天马和白虎吃什么呢?”
  月紫夕似笑非笑:“天马喜欢吃晶石,白虎喜欢吃人。如果没有人可以吃,晶石也勉强能够充饥。”
  星染的小心肝“扑通扑通”乱跳了好几下,她压低声线:“我明白了,少爷。”拥有紫罗兰色眼睛的月紫夕似乎很擅长说冷笑话。
  月紫夕看着星染那黑黑亮亮的短发,突然觉得他看起来也像某只宠兽:“小染,你现在就和我们去魔法公会,报名乘坐鲲。”
  三个人离开了魔法店铺,站在店铺外的天马好奇地看着星染,而热情似火的白虎再度扑了过来。
  星染躲在月紫夕的身后,手指紧紧抓着月紫夕的胳膊:“拦住它,拦住它。”虽然白虎很可爱,她却不想每次都被它扑倒。
  白虎的喉咙里发出不满的低吼声,然后在主人冷冷的目光中安分地退回到了天马身边。
  衣梨眼神复杂地看着星染捉住月紫夕胳膊的修长手指。月紫夕有洁癖,他不喜欢任何人触碰他,如今却对一个陌生少年那么容忍。
  月紫夕紫色的眼睛里带着一丝笑意:“白虎也就是把你当玩具,不会真的伤害你。”
  星染讪讪地松开了月紫夕的胳膊。
  三人两兽在这繁花似锦的绿城街道上漫步。星染依稀记得中国古代曾经有一个叫作卫阶的美男子,因为长得宛如玉树兰芝,美得仿佛仙人,大街上的人蜂拥而至,只为了看他。结果,美男子被太多炽热的目光吓到,居然生病去世了。而如今,月紫夕和衣梨在众人的视线下依然面不改色。反而是星染被许多少女爱慕的眼神搞得心中郁闷。路上的建筑物越来越精美,这里显然是贵族的府邸聚集区。巨大的花树几乎覆盖了整个街道,纷纷扬扬的粉色花瓣如同雨滴一样落下。
  月紫夕左手尾指的银戒上幽光一闪,一座白色岩石砌成的七层高塔突兀地出现在星染的面前,明明那里前一秒空无一物。星染并不知道,那是因为整座白塔都被笼罩在巨大的魔法阵中,她要不是进入了魔法阵,根本看不见白塔。
  星染好奇地问:“魔法公会就在塔里?”
  衣梨有些迷惑,如果小染是贵族,怎么可能不知道魔法公会白塔的存在?
  月紫夕说:“每一座中等城市都会修建白塔,它是魔法公会的分会所在地。小染,你不会魔法?”
  星染摇头:“我比较擅长用拳头揍人。”
  衣梨怜悯地看了星染一眼。星染之所以不知道白塔,大概就是因为他是一个不会魔法的废柴。
  月紫夕淡淡一笑:“那你多和白虎亲近,你用拳头揍人的能力会很快提升。”月紫夕心想,小染纤细了点儿,他应该多多锻炼,长高长壮,将来加入阴月王朝的军队立下军功。
  白虎斜睨了星染一眼,跃跃欲试。
  二
  谈话间,他们走进了白塔内宽广的大厅,高高的穹顶上镶嵌着耀眼的金色线条,支撑穹顶的石柱上浮雕着神情不一的魔法师,那些都是数千年来在魔法领域有杰出贡献的魔导师。星染看到了一个女魔导师,她有着卷曲的长发,笑容可亲,手中握着一株藤类植物。衣梨对星染说:“那是卡萨娜,她是植物系的魔导师,曾经一个人抵挡一支强大的黑暗帝国的入侵军队。”
  衣梨在流云城皇家魔法学院的长廊上,曾经看到过描述这场战争的壁画。疯狂的蔓藤将整整一支军队淹没,穿着黑色盔甲骑着魔兽的黑暗帝国的军队被诡异的蔓藤捆绑着,蔓藤上还燃烧着紫色的火焰。植物系魔法在低阶的时候毫不起眼,没有什么攻击力,而卡萨娜将植物系的地位提高了很多。
  星染心中惊叹。
  她的视线又落在了大厅一角。那里不时有人突然出现,然后走出来,不时又有魔法师走进去,在原地消失。这就是所谓的传送阵?为什么去流云城没有传送阵?
  月紫夕一只手像抚摸小狗一样摸了摸星染的头发,星染回过头:“少爷,我不喜欢别人摸我的头。而且我已经三天没洗头了,我又不是宠兽。”
  月紫夕因为星染的话皱了皱眉:“你真脏。在登上鲲之前,你需要洗个澡。”他的眼前凭空出现一个水球,月紫夕慢条斯理地在水球中洗了手,用雪白的丝巾擦干手。
  星染心想,能活着已经很不容易。昨晚忙着偷斗篷和躲避“银发美人儿”,她哪里敢洗澡。
  月紫夕走向那个有着传送阵的角落:“先去塔顶预约鲲上的票。”
  被嫌弃的星染默默地跟在月紫夕的身后,只有白虎看出她心情低落,毫不嫌弃地蹭了蹭她的脸。然后,星染嫌弃地看了白虎一眼。
  三个人跨入了魔法阵中,奇妙的感觉在星染的心底升起,她有一瞬间只看到四周是白色的光,下一个瞬间,她发现自己站在塔顶的平台上,蓝天仿佛离她很近。下午的阳光里,俯瞰着整个绿城,心中的感动油然而生。这是一个极其美丽静谧的城市,像是美梦里惊鸿一瞥到的异域。塔顶只有微风,似乎有魔法阵将吹过塔顶的风进行了减速。
  月紫夕走到塔顶修建的一个小房间的窗口,将紫色的金属卡片递了进去:“预约鲲上的座位,三个人,去流云城。”
  窗子里的人发出低哑苍老的笑声:“真是巧,有一个小型商队也要去流云城,人数够了,黄昏的时候在这里集合出发,过时不候。”
  剩余的几个小时,衣梨带着她的宠兽天马去和绿城的光明系魔法师娜莎道别,而月紫夕带着星染和白虎去了离魔法公会不远的地方。
  这是一座幽静雅致的院子,沉默清秀的仆人们为月紫夕和星染端来了水晶碗盛着的琥珀色饮料。
  星染本来就口渴,咕咚咕咚喝下了一大碗。她意犹未尽地放下水晶碗,抬眼发现月紫夕神色古怪。
  星染问:“怎么了?”
  月紫夕微笑着回答:“小染,这水是洗手用的。”小染粗鲁的行为还真是破坏他那张美丽的脸庞。
  星染努力控制自己扭曲的脸庞,声音里有一丝歉意:“少爷,小染没见过什么世面。”
  用过一些精致的小点心,喝掉一壶清甜的水,月紫夕带着星染穿过长长的走廊,推开了一扇木门。木门外是被树木和花朵包围的乳白色温泉,泉水绕着院子里的几块巨石,蜿蜒流向远方。
  仆人递给月紫夕和星染一沓白色的浴衣和毛巾,悄然离开。
  月紫夕说:“我们洗澡。这里的泉水有净化污垢的作用。”
  星染眨了眨眼:“啊?洗澡,我们……”
  月紫夕将银色面具取了下来,星染的呼吸在刹那间停顿。月紫夕真是极其美丽的少年,他的五官精美绝伦,紫罗兰色的双眼仿佛有雾气浮动,令人有伸手轻抚的冲动。怪不得月紫夕会戴着面具出门。
  月紫夕开始脱衣服,星染这才醒悟过来:“喂,你要干什么?”
  月紫夕修长的手指放在衣领上:“我要洗澡。你这么脏,也要洗澡。”
  星染抱着浴衣和毛巾,结结巴巴地说:“我不习惯和别人一起洗澡。”
  月紫夕斜睨星染一眼,指了指巨石的后面:“你想得美,我在这边上游洗澡,你去那边下游洗澡。”
  星染迫不及待地抱着浴衣和毛巾就跑到了巨石的后面,将高贵冷艳有洁癖的少爷丢在了原地。
  星染脱掉衣服,泡在温泉里,享受着热热的水流熨烫着皮肤的舒畅感觉。巨石上长着紫色星星一样的小花,而覆盖半个庭院的花树上,不时有花瓣落入泉水里。
  整个潜入乳白色的温泉之中,星染轻揉头发,她想念妈妈,担忧深雪,害怕着黑衣人。那些黑衣人会不会在星愿大陆也能追踪到她?去了流云城就能找到爸爸吗?
  星染告诉自己不要再胡思乱想,她的头探出水面,伸手将额前的头发拨开。巨石上,白虎趴在那里,金色的眸子正亮晶晶地看着她。
  星染忍住尖叫的冲动,她盯着白虎:“你不是在外边吗?怎么进来了?”因为泉水是乳白色的,白虎应该没有发现她女扮男装的秘密,再说,她还裹着浴巾。
  白虎撒娇地“呜呜”了两声,然后猛地一跃,星染眼看着这可恶的“大猫”重重地砸进了温泉里,水花四溅。
  月紫夕的声音从巨石那边传来:“小染,白虎洗完澡后,你要用毛巾替它把毛擦得半干。”
  星染看着白虎“卖萌”的双眼,一再提醒自己要有饲养员的觉悟:“好的,少爷。”
  她已经没有了泡温泉的热情,把地盘让给了白虎大爷,去了另一块巨石后面换好了衣服,然后坐在温泉边的台阶上发呆。
  良久,月紫夕从温泉里出来,穿好了衣服:“白虎,小染,准备走了。”白虎从温泉中一跃而出,落在了星染的身边,星染拿着大毛巾上前正要给白虎擦干它的皮毛,就看到白虎抖了好几下,满天飞舞的水珠落在了星染的头上、脸上、身上。一瞬间,星染有暴揍白虎一顿的冲动,她抹了一把脸上的水,衡量了一下白虎和自己的武力值,最后只是将毛巾丢在了一旁:“既然你自己能把身上的水抖干,那就不用我擦了。”
  白虎得意洋洋地走在星染的前面,一脸抑郁的星染突然觉得饲养员真是一个没有前途的职业。
  穿着紫色长袍的月紫夕戴着银色面具,神秘而俊美,他身后的宠兽白虎金眼闪烁,令心存贪婪的人不敢正视。人们的目光纷纷落在穿着仆人制服的少年身上。少年有着罕有的黑发黑眼,身材略微有些纤细,如果不是穿着仆人制服,一定会被人误认为贵族小少爷。
  月紫夕和星染返回魔法公会,衣梨已经等在了白塔前。
  夕阳西下,白塔的上空是美丽梦幻的火烧云,白塔前的魔法灯吸收了足够的日光,开始渐渐绽放出柔和的光芒。
  衣梨露出柔美的微笑:“我们走吧。”穿着紫色长袍的月紫夕带着皇族的高贵,有时候,在月紫夕面前,她也会自惭形秽。她知道银色面具下有着怎样惊心动魄的美丽容颜。
  三三人两兽走进了魔法传送阵,被瞬间传送到了塔顶的平台。
  平台上的小房间旁多了一小队人,他们披着黑色斗篷,彪悍而神秘,怎么看都不像商队,唯一和商队气质不符合的是站在队尾懒洋洋地打着哈欠的碧眼少年,少年背着一个鼓囊囊的皮质背包,额头绑着花纹古朴的蓝色额带,银发随随便便编成松散的辫子垂在脑后,一双眼睛里总是含着笑意,他的笑容有一种顽皮的意味。
  银发少年看到了迎面而来的三人两兽,却没有如其他人一般对着美人儿们露出欣赏的眼神,他的视线一直在天马的身上盘旋,嘴里小声嘟囔着:“天马的羽毛可是炼金的极品催化剂。”
  天马在银发少年令它恶寒的视线下有些不自在,它瞪了银发少年一眼。
  银发少年挥了挥手,笑容灿烂:“嗨,你们好,我叫鸣幽,是一个正在游历的初级炼金师。”
  鸣幽被衣梨和月紫夕无视了,只有星染抵挡不住鸣幽那灿烂得一塌糊涂的笑脸:“鸣幽你好,我是小染。”
  鸣幽碧色的双眼澄澈如春日的湖水:“小染,你要不要试试我昨晚才做出来的彩虹糖果?”
  星染好奇地问:“彩虹糖果?”
  鸣幽从鼓囊囊的包里摸出了一个小盒子,把它打开,一粒散发着彩虹光芒的糖果出现在星染的眼前。星染情不自禁地接过盒子,她从未见过这么美的糖果。
  盒子被月紫夕伸手拿走,他把彩虹糖果抛给了白虎。白虎用嘴接住了糖果,兴致勃勃地咽进了肚子里。星染欲哭无泪,月紫夕把空盒子塞给了星染。
  星染把空盒子还给了鸣幽,觉得自己很可怜:“彩虹糖果味道怎么样?”
  鸣幽笑眯眯地回答:“很好吃哦,不过我还没有消除它的副作用。”
  星染眨了眨眼:“什么副作用?”
  就在这个时候,白虎发出一阵虎啸,它看起来并不痛苦,却很愤怒。它那身带着黑斑的白毛正在渐渐变成七彩色的。
  那群气势彪悍的商队人员默默地远离了鸣幽。他们深知鸣幽的破坏力,却因为某些原因,不得不允许鸣幽和他们一起去流云城。
  白虎大爷怒不可遏地腾空扑向鸣幽,星染只来得及抓住白虎的尾巴,被白虎带得飞了出去。
  就在这个时候,小房子里传来沙哑的声音:“准备出发了,凡是打架的取消资格。”
  月紫夕轻声说:“白虎,回来。”
  白虎轻捷地落下,对着鸣幽龇了龇牙,乖顺地回到了月紫夕的身边。
  小屋子的窗口处伸出了一根颜色暗淡的魔杖,一道光从魔杖的尖端绽放,射向高空。
  那光在高塔的上空凝聚成一个圆环,并不断扩张,奇妙的感觉从星染的心底升起。她看着天空中的虚无处,总觉得那里的空间在被割裂,有什么东西会从虚无处出现。
  然后,星染看到了巨大的鱼!
  它的头部穿过了那道魔法师释放的光环,出现在绚烂的晚霞之中。它庞大的身体令星染有些喘不过气来。你能想象在城市的斑马线上突然看到半空中飞着鲸鱼的感觉吗?
  幽蓝色的鲲出现在半空中,它有着微微发光的鳍和尾巴,最特别的是,它腹部的鳞片是半透明的,微微向外张开。它的眼睛是蓝绿色,闪烁着星光般的光点。
  星染看着幽蓝的鲲,心中有亲近的感觉。鲲发出优美如琴弦的叫声,星染能听出它声音里的喜悦。
  鲲腹部向外张开的鳞片里跳出了一位穿着白袍拿着魔杖的中年女魔法师。她的声音冰冷:“上来吧,我们要连夜航行。”
  只有光明系的魔法师能够成为鲲的领航者,鲲依靠吸收太阳光以及光明属性的光明石存活,它们生性温和,防御力超强,没有什么天敌。魔法公会拥有所有的鲲,并将它们作为高级飞行工具赚取金钱。流云城外不时有凝聚着怨念和黑暗的迷藏出现,只有鲲能够穿越迷藏构成的遮天蔽日的黑雾,到达流云城。
  黑斗篷商人已经纷纷跃上半空中打开的巨大鳞片。
  碧眼少年鸣幽从他的包里拿出了一对银色金属的翅膀安装在背后,然后拍着翅膀飞进了鲲里。天马托着衣梨在漫天晚霞中飞上了鲲,衣袂飞扬的衣梨宛如神话里的小仙女。
  星染的视线和月紫夕的视线交错,她尴尬地笑笑:“我……跳不了那么高,也不会飞。”
  月紫夕皱了皱眉,抱起星染,跳向半空中的鲲。星染闻到,月紫夕身上有一种冷冷的香气。
  星染被月紫夕轻轻放下,她好奇地打量四周,发现鲲的身体里居然有着一个宽阔的空间,里面被隔成了数个小空间。这简直就是生物版的波音747客机。
  白虎随即跳了上来,它对着星染发出低低的吼声,其中的嘲笑之意非常明显。星染心中悲愤,默默跟着月紫夕进了右手第三个房间,她眼前一亮,透明而巨大的鲲的鱼鳞就像是舷窗,从这里望出去,绿城美得不真实。
  月紫夕看出星染是第一次乘坐鲲,竟忍不住心生怜悯。星染所在的家族是有多苛待他,竟然连鲲都没坐过。如果“魔法废柴”在家族中的作用仅仅是联姻,那么让他学习更多的贵族的嗜好、习性,岂不是对将来更有用?
  星染回过头:“少爷,谢谢你。”谢谢你让我搭乘鲲前往流云城,谢谢你雇用了我。星染在心里轻轻说。
  月紫夕沉默地看着星染,然后他轻哼:“隔壁才是你的房间,你得和白虎一起挤挤。你感谢它吧。”
  星染离开后,月紫夕斜躺在睡榻上,紫水晶般的眸子里流转着幽幽的紫光。
  四
  之后九天的航行里,星染总喜欢站在舷窗前,俯瞰着不同的城市风景。阴月王朝疆域辽阔,城市与城市之间散布着广袤的森林和星罗棋布的湖泊。
  黑夜来临时,天地之间有时会出现黑色的浓雾,鲲的体表会散发出一层白色的微光,在雾海中航行。有一次,星染在半夜里醒来,透过那发光的鱼鳞看到黑雾里有许多扭曲的人脸。
  月紫夕说,阴月王朝的子民在死亡后都要依靠阴月王朝的神器轮回转世,如今镇国神器出了问题,所有死去的人都无法轮回,化为怨灵集结在一起,变成了黑雾一样的迷藏,在深夜里袭击人类。每一座城市里都驻守着光明魔法师,所以城里是安全的,而夜晚的野外就变得极度危险。
  还有一天一夜就要到达流云城了,星染有些惶惑,黄昏时分,她敲响月紫夕的房门。
  高贵优雅的紫眸少年打开门:“有事?”星染笑笑:“少爷,我想知道流云城的一些事情,不知道可不可以打扰您一下。”
  月紫夕唇角微弯:“正好我也想问问你到了流云城有什么打算。”这九天里,小染把白虎和天马照顾得很好,宠兽们很喜欢和小染待在一起,以往白虎乘坐鲲会烦躁不安,如今它天天想着怎么捉弄小染,一双虎眼神采奕奕。
  星染站在屋子一角,鼻端萦绕着冷冷的香气。
  月紫夕向她走了过去,他比她高出一大截,身材修长挺拔。那幽幽的冷香仿佛要浸入星染的心。
  月紫夕对星染说:“你才十四岁,应该继续在学院里学习,我想资助你读书。”
  星染受宠若惊:“读……读书?”
  月紫夕对星染说:“我和衣梨是帝国魔法学院的学生。帝国魔法学院不久之后就会招生,以你对宠兽的亲和度,即使你没有魔法体质也可以学习宠兽饲育之类的魔法辅助专业。这样的话,你以后有一技之长也不会被人欺负。”
  星染去流云城是打算找人,而不是读书,她结结巴巴地拒绝月紫夕:“我……我还有事,不会在流云城待多久,我是去找人的。”找到爸爸,然后和爸爸一起回去看妈妈。
  月紫夕诧异地问:“你找人?”
  星染吞吞吐吐地说:“我父亲在我很小的时候就离开了我和妈妈,前不久有人告诉我,在流云城看到过我的父亲……”
  月紫夕冷冷一笑:“你父亲又不是记不得回家的路,他是不想回家,即使你找到了他,你确定他会跟你回去?”星染黑色的眼睛里染上了深深的悲哀:“我的母亲患重病了,她一定很想在离世之前见父亲一面。”
  月紫夕伸手轻抚星染柔软的黑发:“既然是这样,我会帮你找他。不过要在我和衣梨参加完兰斯洛·星瞳的婚礼之后。”
  星染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兰斯洛·星瞳……他要举行婚礼?她勉强微笑:“那是一场很盛大的婚礼吗?”
  月紫夕点头,眼中情绪复杂:“兰斯洛家族和夜瑟琳家族的联姻,两个古老贵族的底蕴甚至可以和皇族媲美。兰斯洛·星瞳是我非常欣赏的男人,这次却被夜瑟琳家族纯洁如百合的公主夜瑟琳·芙兰俘获了他的心。”
  星染垂下眼帘,兰斯洛·星瞳是爸爸的名字,她隐藏住眼中的惊讶、悲伤,她的声音沉闷:“他们一定很相爱。”所以,爸爸才一直不回来。那么,妈妈孤单的等待到底又是为了什么?又是谁千方百计想要把自己带到这个世界?
  月紫夕的声音清晰柔和:“也许我可以找人把你妈妈接到流云城治病,你也可以好好在学院读书。”
  星染握紧了双手,她想到了穿越到星愿大陆时那仿佛被撕裂一般的痛苦:“我们住的地方很偏僻,母亲的身体也不允许她远行。”
  月紫夕低叹,鲲外的天空渐渐笼罩上了暮色。然后,铺天盖地的黑雾升了起来。外面居然起了迷藏,而且,这是月紫夕他们遇到过的最大规模的一次迷藏!
  就在这个时候,鲲不安地动了动,屋子发出了“咯吱”声,紧接着,爆炸声响起!
  爆炸声是从鲲腹部的最前端响起,那里居住的人是导航鲲的光明魔法师!已经站着衣梨和鸣幽。他们看到了月紫夕,露出了苦笑。
  中年女魔法师已经死在了爆炸中,鸣幽检查了现场,神色古怪:“引起爆炸的是她的魔杖。”
  到目前为止,住着小型商队人员的房间依然平静,他们似乎对爆炸漠不关心。
  衣梨眼中有惊讶的光闪过:“有暗黑气息!”在光明系生物鲲的体内怎么会有暗黑气息波动?
  一颗黑色的光球浮现在通道的半空中,它带着可怕的毁灭气息,静静地飘浮在那里,像是一个被浓缩的深渊。
  死亡的轰鸣声从光球中传来,光球爆炸了,肉眼可见的冲击波向着他们扩展开来,衣梨和月紫夕手中的魔杖绽放出了白光,在和冲击波遇上的时候激起涟漪。
  冲击波遇到的墙壁全部粉碎,然后裹挟着这些碎片刺入了鲲的身体里,“地板”的位置冒出了蓝色的血液,整个空间都在晃动。
  星染跌向了左侧,被月紫夕牢牢抓住了右手。他的魔杖持续散发着白光。之前的光球爆炸,是他用魔力撑起了光明护罩,保护了星染。
  商队人员的尸体因为光球摧毁了墙壁,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彪悍的他们居然无声无息地被人杀死。
  白虎安然无恙地出现在通道上,它身上的黑斑正在闪烁着星光。它跃到了月紫夕的身边,金色的眸子不见一丝慌张。
  地板上的蓝血里有黑气浮动,鲲中毒了!鲲的哀鸣声仿佛夏日隆隆的雷声,鲲腹部原本紧闭的鳞片全部张开,似乎想要将令它痛苦的所有物体都倾入“迷藏”之中。大量的黑雾从打开的鳞片处涌了进来,黑雾里是无数张痛苦哀号的脸!
  鸣幽的声音带着恐惧:“迷藏想杀死我们,把我们变成它们中的一员……”他的话还没说完,就因为鲲的一阵翻滚,坠入了茫茫黑雾之中。
  月紫夕和衣梨的魔杖发出的光芒逐渐变得暗淡。
  鲲因为痛苦,持续翻滚着,无法抗拒的力量将月紫夕和星染握在一起的手分开。一刹那,星染看到了月紫夕眼中的惊慌和绝望:“小染……”
  黑雾包裹着不断坠落的星染,那些怨灵在她的耳边尖声大笑。它们长出了尖尖的牙齿,却无法咬碎星染的一片衣角。星染系在腰间的腰包正散发出柔和的白光,将星染包裹在光里,这温柔的白光就像是每个人出生的刹那看到的光芒。
分享到:
发表评论(文明上网,友善发言,匿名评论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还可以输入:400 个字符
评论列表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本文用户信息
用户昵称:樱浅宠诗
文章总计:175
个性签名:再耀眼又有什么用?纵被千万人仰望,也不在那个人的眼中。
本文所属文集

来源:转载/原作者:彭柳蓉
标签:小说冒险
文章数量:5 篇查看目录
本栏近期热门
本栏最新文章
网站首页|关于本站|联系我们|网站地图|常见问题|手机客户端
文字站感谢每一位喜欢本站的人,欢迎将本站分享给你的朋友!最温暖的文字记录站 ─ 文字站!文学交流群: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若无意侵犯您的权利,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蜀ICP备14019085号 Copyright © 2015 文字站 www.wenzizhan.com 版权所有
投稿
分享
导航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