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美文 情感文章 散文随笔 生活随笔 心情日记 现代诗歌 古词风韵 爱情故事 语录名句 微小说 影评 杂文 佳句
×取消主题

第五章 幽冥引渡者

发表时间:2019-09-26用户:韩喵喵吖阅读:57
  倾颜第二天醒来,发现自己是在纳兰皓然的床上,无语的翻了个白眼,好像昨天自己是被纳兰皓然吻着吻着就睡着了,后来怎么回来的她什么都不知道,敢情纳兰皓然这小子就把自己抱回他屋里来了。

  看了看窗外的阳光,已经正午了,难怪肚子饿了。

  房门被推开,阳光刺得倾颜眯起了眼,纳兰皓然一身黑色长衫从门外走进来,手里还端着几样小菜,看见倾颜迷糊的望着他,薄唇抿出一个愉悦的弧度。

  把手里的菜放在桌上,很自然的拿过一边湖蓝色的小衣服,把倾颜的小身子从被子里拉出来,慢慢的替她穿衣,然后打水替她洗脸,而倾颜从头到尾一直盯着他那满脸满足的笑容,有些莫名其妙。

  这男人到底是少爷还是个下人啊?

  替倾颜收拾完毕,一把抱起她做到桌前,就开始给她喂饭……

  终于,倾颜黑线了。

  “皓然,我有手!自己会吃!”

  夺过他手里的筷子,倾颜快速的解决桌上的饭菜,吃饱喝足,从哪里皓然怀里跳下来,走到院中开始她每天必须的训练。

  纳兰皓然收拾完桌上的碗筷,出门就看到她往手脚上绑了几块石头,然后开始在院子里慢跑,朝她笑着说:“慢点,颜儿,别伤着了”

  对于纳兰皓然这个管家婆般的男人,她已经免疫了,继续着自己的训练,想着今天是不是开始研究一下把身上的毒解了,看看能不能修炼。

  纳兰皓然收拾完,回来就看到倾颜已经做完今天的训练,坐在院中的软榻上晒太阳,他走过去,把手里的一个黑色小盒子放到倾颜的手中,在她疑惑的眼神中,慢慢的道出了上次没有告诉她的事情。

  “颜儿,这个是你娘亲当初交给我保管的,她说这是你父亲留给你的,如果有一天你知道了自己的身世,就让我把这个给你,里面应该有很多你需要的和你会用到的东西”

  倾颜的小手轻轻捧起这个黑色的小盒子,盒子上刻着奇怪的图腾,倾颜认得,这是曼珠沙华,所谓的黄泉彼岸花。

  打开盒子,里面只有一封信,和一枚红色小巧的戒指。

  倾颜有些不稳的抖着手,慢慢展开了那封不知道放了多久的信。

  “颜儿,你看到这信的时候,也说明你知道了自己的身世,原本爹娘只是想让你平凡开心的过日子,不想让你牵涉进这些纷争杀戮之中,原谅爹娘不得已而把你寄养于人,颜儿,盒子里的戒指,名为黄泉,是生命空间储物神器,里面的东西,都是爹爹给你的,爹爹不能陪在你们母女身边,但是颜儿,爹爹永远都爱你们,不管爹爹在哪,总有一天,我们一定会一家团聚的,颜儿你千万要记住,在你没有绝对的实力之前,万万不可让人知道你身上的血月印记”

  信的署名是夙沧澜。

  血月印记么?倾颜有些失神的伸手摸了一下锁骨那个印记所在的位置,却没有注意到,纳兰皓然看到她的动作,瞳孔紧缩了一下,又瞬间恢复了常态。

  倾颜拿起盒子里的戒指,仔细的看了一下,银色的指环,上面镶嵌这一块漂亮的红色水晶石,而水晶石里,却能够清晰的看见一朵曼珠沙华的图案,这戒指就是黄泉?还是个空间储物神器?尽管对于这个世界不了解,倾颜还是知道,一把神器,对于人的吸引力,足以使得任何人疯狂,哪怕是圣者级别的强者也丝毫抵抗不了神器的诱惑,何况还是这个世间最为稀有的空间属性。

  “颜儿,你锁骨上的那个印记,是八年前娘用特殊的隐藏药剂隐藏起来的,如果你要洗掉隐藏药剂的话,我这就去给你找药材”纳兰皓然认为她没看到自己身上的印记,以倾颜的聪明,肯定能想到是自己或者是娘做的手脚,说完,起身准备向院外走去。

  倾颜拽住了他,看着他转过头来不解的眼神,没好气的开口:“你是想有人看到那个印记然后不停的追杀我是吧?”

  纳兰皓然有些后怕的把她抱进怀里,还好,当初娘说,颜儿身上的印记,肯定是她的身份的一种证明,既然颜儿的娘亲说过,他们有很强大的敌人,而且又有不少的仇家,把颜儿身上的印记隐藏起来,就可以好好的保护颜儿了,如果不是娘当初所做的,是不是颜儿,早就会出事了?

  “好了,我爹留给我的这个空间戒指,到底要怎么用?”倾颜摆弄着手中那个小小的戒指,有些无语。

  纳兰皓然有些好笑的看着她什么都不懂的样子,耐心的给她解释着:“这个是要滴血认主的,颜儿你滴血认主就可以用了”

  倾颜用匕首划破食指,一滴血滴在了戒指的红水晶上,戒指自动的就套在了她的手指上,还变成了跟普通装饰戒指一样的外形。

  倾颜慢慢的把意识进入戒指中,瞬间嘴角抽搐的看着那堆在戒指里像小山一样的紫晶币金币银币,要知道,这个世界的货币,1紫晶币=1000紫金币=10000金币=100000银币=1000000铜币,这小山一样的紫晶币,这老爹是不是也太有钱了一点?

  “哟,你就是夙沧澜的女儿?”一道突兀响起的声音,让倾颜绷紧了身体,看着面前突然出现的男子。

  一身火红色的长袍,一头披散的紫色长发,斜挑的剑眉,一双金色的眼睛带着审视的意味看着小倾颜,粉色的薄唇边挂着戏谑的笑容。

  妖孽!倾颜看到这个男子的瞬间,脑子里突然就出现了这个词,眼前的男子,不同于纳兰皓然那般淡雅的俊美,他的身上,是一种从骨子里透出的阴柔,完美的五官让他柔美、的容颜更显得魅惑异常。

  “你是谁?”淡淡的开口,这个男人,既然出现在老爹留给她的黄泉戒指里,还能叫出老爹的名字,应该是老爹相熟的人才是,可是这个男人给她的感觉,很危险。

  “啊咧,小丫头那么防备我干什么?我跟你老爹夙沧澜可是很熟的!”男子靠近倾颜,伸手扯起她的长发,又有些嫌弃的皱眉。

  “弄成这颜色,真是丑死了,夙沧澜那家伙搞什么?明明那么漂亮的银色,干嘛弄成这种丑不拉叽的颜色,黑漆漆的,真是难看!”随着男子噼里啪啦的话,倾颜听出了他所说的意思,难道自己的头发,应该是银色的?

  “你到底是谁?”在次开口,倾颜的声音冷冽了几分。

  “黄泉,现在是这破戒指的器灵,嗯,对,就是这样”好像是为了肯定他所说的话,他还摸着下巴重重的点了一下头。

  “你就是黄泉戒?”倾颜有些讶异的惊呼,这个妖孽的男子,就是她手上的黄泉戒?

  “以前不是,不过现在是”男子好笑的看着她疑惑的表情,突然觉得,夙沧澜给他找了那么一个有意思的小家伙做主人,还是不错的,起码以后的生活,不会无聊了。

  “那你以前是什么?”

  “幽冥引渡者,也就是你们世人所说的,鬼使”黄泉说完,期待着小倾颜露出惊恐,或者兴奋的表情,可是等了半天,却看见那个小丫头,竟然直接忽视他,在戒指的空间里到处翻找了起来。

  “喂,小丫头,本座可是幽冥引渡者!”他不死心的强调着。

  “嗯,知道了,你是鬼”倾颜在戒指中的一堆乱七八糟的书里,一边翻找,一边淡淡的回着。

  “别把本座跟那些低劣的游魂相比,本座可是高贵的幽冥引渡者!”黄泉终于受不了暴跳的咆哮。

  “是,高贵的幽冥引渡者,但是拜托你,现在有点做器灵的自觉好不好!?这里那么乱,我要找东西都找不到!”倾颜最终放弃了在那书山里面翻找,两手抱在胸前,瞪着那个一脸抽搐的妖媚男子。

  “你要找什么?”黄泉无奈扶额,谁叫这丫头现在是自己的主人,认了吧。

  “有没有关于配解毒药剂的书?”

  “解毒药剂?你中毒了?”黄泉这才仔细的检查着他面前的小女孩,半晌,他拧着眉头,口气有些愠怒的问:“四种毒?在身体里的时间起码有五年了,是谁干的?本座现在就邀请他到冥界去参观!”

  倾颜有些意外的挑眉,这家伙干嘛那么突然的发火?

  “先别管那些无所谓的人了,赶紧把解毒药剂的配置书找给我,我先把毒解了再说,你难道看不到我现在是个不能修炼的废物啊?赶紧的,我把毒解了看看能不能修炼”倾颜翻着白眼就那么理所应当的指使者着黄泉给她找东西。

  “学做那些低等的垃圾药剂,你还不如学炼丹的好”黄泉撇撇嘴,伸手朝那堆乱七八糟的书山一指,一本厚厚的书就那么飞到了他手上,把手中的书一下丢到倾颜手里,他淡淡的接着说:“喏,这本是你老爹的炼丹手札,里面有很多丹方,还有炼制的步骤和他的心得,你现在学,刚好,至于你身上的毒,本座给你解了,就这点小破毒,还难不倒本座”

  倾颜拿着那本书,看着黄泉脸上不屑的表情,嘴角抽搐,你老人家不把我身上这点小毒放在眼里,那你倒是赶紧的给我解了啊!

  黄泉站在倾颜面前,伸手拉起她的小手,往她手腕上轻轻一划,一道红光闪过,手腕上的伤口开始流血,黄泉慢慢的把他的魔力输进倾颜体内,沿着她的筋脉游走,把依附在她筋脉里和身体里的毒都用魔力包裹起来,然后顺着手腕上的伤口排出,看着伤口流出的黑色血液慢慢的变成红色,而后又变成红色中夹杂着点点金色,黄泉伸手一摸,倾颜手腕上的伤口便消失了,好像从来没受过伤。

  不过从她苍白的脸色可以看出,刚才她可是流了不少血,有点失血过多了,抬头看着黄泉一脸无所谓的表情,倾颜郁闷不已,敢情对黄泉而言,这还真是一点小毒啊。

  而倾颜突然后知后觉的想起,自己进来黄泉戒里的,只是意识而已,怎么可能会流血!?瞬间抬起头,冰冷的目光直直的看着黄泉,刚才如果他要杀自己,是不是自己已经死了?

  黄泉抬手,朝着戒指角落一个架子上的瓶瓶罐罐指了一下,一个白瓷小瓶就飞到了他手里,他看也不看的把瓶子丢到倾颜手上,缓缓道:“这是你老爹以前炼的益气丹,对你现在这种失血的情况有好处,赶紧吃了,别拿那种眼神看我,是我把你的身体弄进来的,不然怎么帮你解毒?”

  然后便不理倾颜,飘到那一堆书山面前,皱着眉头对着那堆书指指点点的,嘴里还不停的碎碎念“有那么乱么?本座不过就是睡了一觉吧?”“好像还真是有点乱……”

  倾颜吃下益气丹,感觉因为失血而出现的脱力,晕眩的感觉都消失了,这丹药,还确实有效果。

  “好了,你出去之后,就先修炼最基本的吧,夙沧澜和墨寒月那么两个天赋妖孽至极的人生出的女儿,本座还真不信你是不能修炼的废物,不说你天赋比你老爹老娘妖孽,起码也是比这大陆上那些所谓的天才要好得不止是一星半点的,不过本座倒是觉得你的天赋应该比你爹娘还要高才对……算了,还是等本座把这里收拾好了在慢慢教你修炼好了”黄泉一边将面前那堆乱飞的书归类在一旁的书架上,一边背对着倾颜说着。

  倾颜正想说什么,突然发现她已经不在戒指的空间里,而回到了院中的软榻上,纳兰皓然正抱着一个小包袱和几个不一样的小盒子朝这边走来。
分享到:
发表评论(文明上网,友善发言,匿名评论无需登录)
还可以输入:400 个字符
评论列表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网站首页|关于本站|网站地图
文字站感谢每一位喜欢本站的人,欢迎将本站分享给你的朋友!最温暖的文字记录站 ─ 文字站!文学交流群: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若无意侵犯您的权利,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蜀ICP备14019085号 Copyright © 2015 文字站 www.wenzizhan.com 版权所有
分享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