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美文 情感文章 散文随笔 生活随笔 心情日记 现代诗歌 古词风韵 爱情故事 语录名句 微小说 影评 杂文 佳句
×取消主题

我在张家港市乐余镇读小学四到六年级的那段时间(3)

发表时间:2019-10-05用户:景山小爷阅读:235
  在曙光小学读五年级的时候,我有一段时间和王刚同桌,那时,我一年也没有洗几次澡,而且几乎半年不换内裤。可想而知,内裤发出的味道是多么强烈了。然而我自己却发觉不了这一点。同桌的王刚在一次课间休息的时候说我的身上有一股难闻的味道。王刚这么一说,我顿时觉得我的自尊心受到了侮辱,于是我握起拳头打了一下王刚的肩膀,王刚也回击了一下我的肩膀。我感到面子过不去,我的前边有漂亮的女同学呢,王刚这么一说,我还怎么面对坐在我前边漂亮的女同学?想到这里,我哭着跑到了教室外面隔壁办公室的自来水池边,有两个漂亮的女同学跟过来好奇的看我在干什么,我在办公室自来水池边噗嗤一下擤了一下鼻涕,然后以手接水,洗了一下鼻子。那两个漂亮的女同学看我走出办公室,就跟着返回教室了。
  那两个漂亮的女同学,也许有一个是叫李艳,因为当时我没怎么注意,所以我就记得不太清楚了。李艳的座位离我的座位不远,李艳负责班级里的黑板报。那时,学校为了增强学生们的艺术品味,叫每一个学生都制作一个艺术的本子,由各班参与评选所制作的艺术本子。有一次,我照着父亲买给我那本宋词三百首里的花朵图案给我的艺术本子增添绘画,不知是否是我画的太过投入,当我自鸣得意颇感满意的画到一半的时候,我将头一抬,猛然的发现漂亮女同学李艳正和另一个女同学盯着我在微笑的看着呢。当我的目光和李艳的目光对视的时候,我害羞的瞬间脸红了起来,李艳却笑嘻嘻的看着我害羞的样子。鼻涕快流出我的鼻涕的时候,我以鼻子咻的一下吸了一下鼻涕,当时我埋怨着李艳,要是李艳没有看着我,我就会擤一下鼻涕,可李艳在看着我,为了在漂亮的女同学面前保持好形象,我只好以鼻子咻的一下吸一下快要流出来的鼻涕。
  小学五年级的时候,我也与张涛同桌过,那时,我的父亲有一本增广贤文的旧书,那本增广贤文破旧不堪,我时常的将那本破旧不堪的增广贤文拿出来和张涛一起看,张涛也喜欢看那本增广贤文。早读课的时候,我会和张涛一起读增广贤文里的内容:“昔时贤文,诲汝遵遵。集韵增广,多见多闻。观今易鉴古,无古不成今。运去金成铁,时来铁是金。酒逢知己饮,诗向会人吟。”在读到“黄金无假,阿魏无真”的时候,张涛表示疑惑的说:“黄金也会有假的。不过,阿魏是什么,我还真是不清楚嗨。”
  到小学六年级的时候,我就与父母以及姐姐哥哥暂住到乐余十三大队去了。因十三大队离曙光小学比较远,所以每天上学放学的时候,我都要骑着自行车一个人从暂住地过乐余街至曙光小学。中午放学时,母亲把午饭带到学校旁边的小店里给我吃,学校旁边的小店的女的是滨海人,嫁到的此地。我在别人家吃饭,总感觉过意不去,因此我总是匆匆忙忙的就吃完饭。也不细嚼与慢咽,只图尽快吃好。小店的女看到我吃饭太快,就对我母亲说:“吃饭的时候不能那么快的大嚼大咽,这样容易得十二指肠溃疡。”那时,我的右下侧牙板有蛀牙,所以我吃饭的时候都是用左边牙板咀嚼,右下侧牙板的蛀牙时常的会引起右下侧牙板周围牙龈肿痛,吃饭的时候一旦不小心磕到右下侧牙板的蛀牙,那可真叫一个痛苦。
  除了临近曙光小学的那个小店外,还有曙光小学西十字路口西南角的小店、乐余镇西郊桥西的一家餐馆,母亲也送给我过午餐于这两处地点。
  2002年秋,国家在召开党的十.六.大会议,曙光小学的通知栏窗口那时就忙着张贴欢迎党召开的十.六.大会议的宣传海报,张贴标语的时候,班主任徐卫星叫了我,以及班级里的一些负责出板报的同学一起去学校的通知栏窗口张贴欢迎党的十六大会议召开的宣传海报。
  在曙光小学读六年级的时候,每当上学放学,我都要骑着自行车经过十多里的路程,从往来于乐余镇十三大队去往曙光小学的路途中,我骑自行车往往骑的比较快,而我所骑的那自行车又没有刹车,摔跤是常有的事情,有时也会和别人撞架。有一次,我上学的时候飞快的骑行至乐余中心小学门口,迎面也飞快过来一个骑自行车的初中学生,我与那初中学生迎面相撞,我的右脸颊重重的与那初中生的脸颊碰到一起,霎时之间,我感到天旋地转,右脸颊疼的我不能忍受。我与那初中生彼此没有一句道歉,急匆匆的骑上自行车去往彼此的学校。那一个星期左右的时间,我的右脸颊都处于疼痛状态。撞架的当天,我的右脸颊就肿了,又肿还有青色的淤血痕迹显于脸上。中午母亲送饭到学校西十字路口西南角的那间小店时,看到我的右脸颊又青又肿,就责问我怎么回事,我向谎称我的右脸颊是摔跤摔的,然而母亲却不相信。在母亲的再三追问下,我才说我的右脸颊是骑自行车去学校的时候和别人撞的。
  又有一回,是我在去往曙光小学过程中经过的乐余镇高中附近的那条路上,也被撞过一回,那次是摩托车撞的,而责任的原因是我。那天下雨,我穿着雨衣骑车去上学,在到达乐余镇高中附近的那条路上的时候,我下车准备过马路,为了嫌雨水落在脖子里麻烦,我就没有将雨衣的帽子掀下来就直接开始过马路。雨衣的帽子是固定的,左右转头望路面状况的时候不能成功。抱着侥幸的心理,我开始过马路,走到马路中间近三分之一的地方时,突然一辆摩托车呼啸而至,我的左胳膊被摩托车刮了一下,瞬间我的左胳膊疼痛不已,而那个骑摩托车的人却倒地滑出去了好远,雨天路滑,骑摩托车的人速度又快,其倒地后滑出去的程度可想而知。好在那个骑摩托车的人带着头盔,故此骑摩托车人倒地后的后果似乎不重。我心有余悸的快步过到马路对面,随后骑着自行车风一样的溜走。我的左胳膊也被刮的非常疼痛,那次要不是上帝在照看着我,说不定我就要出严重的交通事故了。
  在我读小学五年级六年级的时候,那时,电视里放过的一些电视剧,有一部电视剧叫穿越时空的爱恋,那部电视剧放映的时候我还暂住在乐余九大队,穿越时空的爱恋这部电视剧里的片头曲里有一句这样唱:“太多的借口,太多的理由,为了爱情我已放弃了所有。”还有一部电视剧叫西游记后传,西游记后传片尾曲的名字叫相思,毛阿敏唱的,歌词里有一句是这样唱的:“最肯忘却古人诗,最不屑一顾是相思。”以及,陆毅版的少年包青天。后来还有一部周杰版的少年包青天,那是我以后暂住到兆丰镇的时候看的了。
  2002年底2003年初的时候,非典型肺炎开始进入人们的视野,电视新闻里在那段时间里许多焦点都放在播放非.典的相关情况。得了非.典的人,要配合隔离治疗,而所有的学校,也在积极的响应国家共同抗击非典的号召,给学生进行每天一次的量体温。那段时间,我们在调侃,要是有谁的体温不正常了,那可要小心传染上非.典喽。怪吓人的是,在2002年底的冬天,那时,非.典还没有呈大规模爆.发的态势,我不幸感冒发烧,连续好几天,我的母亲和我姐姐也在感冒中。两个星期左右的时间,我的感冒好了以后,又过了一个月左右的时间,就在全国爆.发出了非.典这么一个吓人的病毒。
  暂住在乐余镇十三大队的那几个月时间里,母亲为了防止我哥哥偷跑出去玩,就叫姐姐看着我哥哥,周末的时候,母亲也叫我看着我的哥哥防止我哥哥偷跑出去玩。但是哥哥还是会经常偷跑出去玩,房间锁不住哥哥,哥哥有时会利用上厕所的时间偷跑出去玩,一出去就是好几天不回家。那时,哥哥喜欢买磁带,哥哥又买了好几个收录播放机用来播放磁带里的歌曲,那时智能手机还没有出现在普罗大众的视野里,即使是手机,也不是很普及,大多数人听音乐就只能依赖于磁带。那时动画片里在播放四驱兄弟,于是我们这些玩乐心重的小伙伴们就迷上了玩具四驱车,玩具四驱车是一款由自己拼装的玩具,所卖的玩具四驱车包装的纸盒里有塑料四驱车模型的壳,一个由两1.5v电池发动的小发动机,以及玩具四驱车的内部零部件。看着被我和哥哥组装好的玩具四驱车在装上电池打开开关在放到地上跑的时候,我的心里就会有一种喜悦的成就感。
  乐余镇十三大队暂住的屋子东边竹林旁,有几棵不知名的果树,有一次我和哥哥用绳子系在果树上玩荡秋千,被房东老头看见,房东老头在我家暂住的屋子东边南的园子里收菜。当那房东老头走了以后,母亲就叫我和哥哥跪在屋子的房间里,然后,母亲用绳子狠狠的抽打我和哥哥。我不知道我犯了什么错,我只觉得在树上系着绳子荡秋千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况且那个房东老头并没有说我们什么,至于为什么母亲打我和我哥哥,则是因为,母亲认为那个房东老头之所以看着我和我哥哥一言不发并且在笑,也许是在非常反感我和哥哥将房东老头家的树当作荡秋千的固定物。
  在乐余镇十三大队暂住的那两间民房的西边有一片藕塘,屋子的门前有一棵小桔子树,结的果子是一种又小又酸的如同桔子的果子。那里的风光颇有田园般空旷的感觉,尤其是那片藕塘,以及屋子南边的野地。当然,屋子东边的竹林与园子,以及竹林及园边的小河,就更是具有诗画一般的感觉了。
  2003年元旦以后不久,母亲到乐余镇南边兆丰镇的一个村子找到了一间楼房租了下来,其后,母亲就带着我们搬去了在乐余镇南边的兆丰镇的一个村子暂住的那个楼房。搬去兆丰镇的前两天,因为要照看行李,母亲又在这天和姐姐搬去在兆丰镇那个村子暂住的地方,所以母亲就叫我在家照看行李。当第二天天还没亮的时候,我的心里感觉失落,没有请假却不上课对我而言好像具有一种说不出来的罪恶感,所以,我就唉声叹气的说,要是天一直这么黑不亮多好啊。很快,天亮了,母亲去乐余镇的街上叫了一辆装行李的带客的电瓶三轮车,母亲和姐姐将行李装到带客的电瓶三轮车上以后,就出发去往兆丰镇的新租的楼房那边了,留下我一个人在乐余镇十三大队暂住的屋子里照看剩余的行李。
  显然一天的时间没有搬家完成,当天晚上的时候,母亲将剩下的许多行李打包好,放到了北边小高坡东边的那户人家的门前场地边,我和母亲以及姐姐就在那户人家门前的场地边过夜。时值寒冬季节,夜晚的冷是不消言说的。母亲升了炉子取暖,我裹着被子睡在行李的旁边,寒风吹过我的身旁,我的双脚冻的麻木不已。无论如何睡,是睡不着的,直等到天亮以后,我们搬去新租的家里。
  黑夜过去,天色放明,母亲去乐余镇的街上叫来载客的电动三轮车,其后装上余下的全部行李,如此,我和母亲以及姐姐就乘着载客的电瓶三轮车去往那在兆丰镇的新租的家里了。那只小猫,我也带着了,在捉那只小猫的时候,我的手腕被它划了一下,流出紫黑色的血。那一路上,寒风刺骨的吹过我的身旁,我坐在带客的电瓶三轮车上,寒风吹过,我的心里瑟瑟发抖。
  带客的电瓶三轮车开到兆丰镇红发村以后,不一会,就到了我的母亲在兆丰镇红发村租下来的房子了,母亲租下来的房子是一间宽大的楼房,房子面朝南边,南边宽阔的水泥场地周围,有一米见高的水泥围墩。靠近南边水泥场地的南边,有一条小河,小河的北岸有两棵桃树。小河的南岸自西向东为一连片的农田,农田的南边,远望去有一排人家,自西向东排列。新租的楼房北边有两扇大门,大门外边是新租楼房北边的场地。北场地的东边有一小片园子,北场地的西边有一间厕所与一间放置杂物的瓦房。北场地的周围为围墙围起,围墙的分为底墙面,柱子,与铝合金栏杆。围墙柱乃为从底墙面上砌起的若干砖头,外涂以水泥黄沙混合物,几根柱子间连接有铝合金栏杆。北场地围墙以外,则是一条水泥小路。小路的北边为自西向东的一片农田,农田的北边,则为自西向东流向的一条小河。小河的北边,又是自西向东一大片的农田。新租楼房的村落方向为东西方向,东边邻居的那个男的是做理发的,年纪四十多岁,理发店开在北边小路的路东头。西边邻居的儿子与周杰伦很像。年纪约二十岁。
  我们租住的是楼房的一层,楼房的二层,房东家放有家具物什之类的东西,故此,我们是只租住在一层的。楼房的一层有一间较大的客厅,客厅靠近南门的位置分别有东西两间卧室。客厅靠近北门的东面为厨房,西面为通向二层的楼梯。楼梯有房门,是锁着的,与厨房房门相对,厨房,卧室,都有与楼梯一样的房门,可以打开,可以锁好。初次般到新租的楼房里的时候,我看见客厅西墙上分别贴有中国古代四大美女的塑料画纸。
  搬到新租的楼房两天以后,我正在班级里上课,教室外有人找我,说是羊兆还的母亲叫那人告诉我一声,我的父亲不知道现在租的地方,叫我放学以后去我父亲的三妹家里等我父亲下班去我父亲三妹家里后,再带着我父亲去新租的家里,因为父亲在南丰镇玉龙厂打工的时候住的是宿舍,有时也回家吃饭。母亲在搬家之前及搬家之后的两天没有具体告知我父亲新搬去家里的地点,只告诉了父亲是在兆丰镇。
  待到下午放学以后,我就背着书包,骑着自行车去了乐余九大队我父亲三妹的家里,父亲的三妹忙着张罗着饭菜,我就在父亲的三妹家里写作业。父亲的三妹做好晚饭不久,父亲就下班从南丰镇玉龙防火板厂来到父亲三妹的家里了。父亲的三妹留我和我父亲吃饭,母亲平时叫我不要在别人的家里吃饭,因此,父亲的三妹留我和我父亲吃饭的时候,我就说不吃,然而父亲却叫我吃完饭再带他去新租的家里,母亲又不在旁边,因此我只好带着忐忑的心吃饭了。父亲过来的时候,已是晚上近七点钟了,我以不安的心吃着饭,待吃饭到一半的时候,母亲和姐姐过来了,我的心顿时咯噔一下,母亲看到我在父亲的三妹家吃饭,恐怕我要被母亲责备了。原来,之所以母亲和姐姐会过来父亲的三妹家找我,是因为我我放学以后没有回家,也没有通知我的母亲我去了哪里,所以母亲就去学校找我,然而没有找到。母亲就对班主任反应了我放学没有回家不知去了哪里的情况。如此,班主任也向班级里的学生家里打电话询问在是否去了他们的家里,得到的结果却是否定的。母亲回去以后又报了警,反应我失踪的情况,民警到了兆丰镇我家新租的房里了解情况。后来,姐姐对母亲说我十有八九是在我父亲的三妹家里,母亲表示不相信我会在我父亲的三妹家里,但还是决定过去我父亲的三妹家里找一下看我是不是在我父亲的三妹家里,果然,我的确是在我父亲的三妹家里。母亲找到我以后,就责备我为什么不事先告诉她我来我父亲三妹的家里,我说出了父亲不知道新租的家的情况后,母亲才稍微平息了心里得害怕。父亲的三妹留我母亲和姐姐吃饭,母亲不打算吃饭,但是父亲的三妹盛情留我母亲,我的母亲和姐姐也就在我父亲的三妹家里吃了晚饭,其后,我和我的母亲,父亲,还有姐姐,我们就一起回去兆丰镇新租的家里去了。
  搬去兆丰镇新租的家里以后,不久,就放寒假了,那年的春节我们就在兆丰镇新租的家里度过了,大年三十那天晚上,照理说,家家户户要燃放烟花爆竹,可兆丰镇新租的家里的左邻右舍都不燃放烟花爆竹,这可真是稀奇,具体原因,我不得而知。
  那时,我十三岁,十二三岁的我当时只有一米五几的身高,加之冬天的时候衣服又穿的比较多,所以我那时的身材显得略胖。那时,家务活大多是由姐姐包揽的,包括洗衣服,做饭之类的活,母亲是很少动手做家务活的。有一次我换下我穿了半年的内裤时,我发现我那穿了半年的内裤沾了厚厚的,油腻腻的,黑乎乎的灰尘,母亲看到我换下的穿了半年的内裤以后,叫我千万别让别人知道我穿了半年内裤内裤上的“惨相”,并将我那件穿了半年后换下的内裤给扔了。
  2003年春季以后,我的小学生涯就只剩下最后一学期了,六年级下半学期的班主任不再是徐卫星,而是换了一个女的,名叫蒲红妹,教数学的,四十几岁的样子,人长的颇丑,脸上的皮肤比较黑,但是教数学课的水平还可以,语文则还是徐卫星教的。六年级下学期的时候,班级里转来一些别的学校的学生,班长是一个女生名叫屈烨,屈烨就是那些从别的学校转来的学生其中之一。一直以来,我的数学课程总是不太好,教数学的蒲红妹教的那些数学叫我感觉不太听得懂,尤其是那些应用题,每次做作业做到应用题的时候,我都会感到比较烦。
  六年级下半学期,学校总是隔三差五的须组织班级里的学生去到乐余中心小学学习计算机课程,去的时候是集体乘坐汽车去的。那时,乐余中心小学对于我们这些乡下学校的学生来说,无疑是叫我非常向往的。总觉得,似乎乐余中心小学比曙光小学更高一层。乐余中心小学有一个科技馆,里面陈设着一些科技设备。学校的老师仅有一次带领我们这些乡下学校的小学生去到乐余中心小学的科技馆参观游玩,那科技馆内多姿多彩,有一个透明的大玻璃球我留下深刻的印象,那个透明的大玻璃球内部闪烁着如同闪电的五颜六色光线,若将手掌放在那个大玻璃球上,那大玻璃球内如同闪电的光线就会导向手掌放置的位置,并且不止一条闪电状光线,有好几条这般的光线,颜色都呈五颜六色的样子。
  六年级下半学期不久,不少的同学都染上了水痘,据说那种叫水痘的疾病具有传染性,患上水痘的人,身上不知不觉的就会起些米粒大小的水泡,脸上零零星星的也会有那种米粒大小的水泡,据说那种叫水痘的疾病会传染,不久,我也染上了水痘,我的腿上起了几颗米粒大小的水泡,肚子上也有,以及后背,手腕,脸上,都有米粒大小水泡的踪影,那起水泡的位置开始的时候摸上去会比较疼,以后快要好的时候就会由疼变痒,直到最后水泡消失,皮肤就恢复如初了。
  在患上水痘痊愈后不久,我竟在端尿盆的过程中摔了一跤,将鼻头给摔破了,事情的具体情况是这样,那天早晨我起来后,母亲叫我把尿盆里的尿给端到屋北的厕所里给倒了,我因此就憋着呼吸,将尿盆端去屋北的厕所,忽然,我眼前一片漆黑,许是憋着呼吸的原因,大脑缺氧,所以我就一个趔趄,载倒在地,倒地的位置正好是面部朝下,故此,我的鼻头就摔破了一层皮,尿盆在我倒地的时候被我甩了出去,尿全洒了,好在,尿没有洒到我的身上。母亲见状,就责备我活该,要是不憋着呼吸,我也就不会摔倒了。母亲将阿莫斯林消炎胶囊里的白色药粉倒了一些在我摔破的鼻头上,其后,我就以这样窘迫的状态去到学校了。到了学校以后,班级里的同学稀奇我鼻头的伤,陆科问我鼻头的伤怎么弄的,我实话实说是走路的时候摔破的,然而陆科却不相信,王刚也不相信,偏说我是骑自行车的时候摔的,估计要是我说我是端尿的时候摔倒的他们就相信了,但是我怎么可能会实话实说端尿的时候摔的呢?这也太丢脸了。
  六年级下班学期的那段时间,电视里在播放风云雄霸天下这部电视剧,里面有一个叫剑辰的角色,因为那部电视剧有一个情节是剑辰强jian一个女的,所以,金鑫就会把陈剑叫成剑辰,原因就是,陈剑的名字反过来的读音是剑辰的读音。
  从兆丰镇租新的房子北边的水泥小路往西,在路西的尽头有一条弯向北边大路的泥土小路,未到路西尽头,则另有一条直向北边大路的泥土小路,泥土小路的两边是农田。有一片甘蔗林位于东西通向的水泥小路北边,另有几条通往南边的水泥小路,分别隔着些许的距离分布在东西通向的水泥小路边上。
  沿着水泥小路西尽头的泥土小路过到北边的大路,再沿着该条大路往西过去,不久,就上到了一座桥。桥为东西走向,桥下的河流为南北走向,河流的最北边与之前暂住的乐余十三大队房子北边小高坡上东西走向的河流交叉在一起。河流的西边为南北走向的柏油马路,过桥后沿着该条柏油马路往北走去,几里路程以后,有一座加油站坐落在路的东旁。柏油马路的两边分别是一排沿路而栽的杉树。再往北走数里,乐余镇南的桥就出现在眼前了。过桥往北,到乐余镇中的桥,其余的路线,就是与在乐余十三大队经过的路线一样了,沿着那路线,就到达乐余曙光小学了。因为那时,我的自行车没有刹车,故此,与路人的磕磕碰碰是在所难免的。在往来于兆丰镇新租的家里与曙光小学的路途中,我的自行车时常的碰撞到开电动自行车人的电动自行车的车尾。以至于我的那辆自行车的前轮在数次撞击电动自行车的过程中歪了。
  在我念六年级下半学期不久之后,母亲和姐姐在乐余镇西郊的一个玩具厂找到了一个制作棉布玩具的工作,故此,那段时间,我午饭就是在母亲打工所在的工厂食堂吃的,然而,不久之后,母亲和姐姐就因为厂里车间主任说母亲制作的玩具不合格的原因而辞职了。母亲和姐姐辞职的那天,有两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妇女的来我学校叫我放学以后带她们去我家,放学以后我带那两个中年妇女到我在兆丰新租的家里以后,她们向我的母亲索要被母亲拿回家的制作好的两大袋子的玩具,母亲骗那两个中年妇女说玩具都被她给剪了。第二天,又有那厂里的女厂长过来索要玩具,母亲依旧还是那个说法。母亲之所以骗她们是因为母亲有两个条件诉求对那厂长说,第一个诉求是,那厂的车间主任以次品冒充母亲生产的产品,责任在那个车间主任,第二个诉求是,母亲怕将产品给了她们以后,工资就不会发给母亲,所以母亲就以扣下产品为要挟让那厂里发在厂里劳动所得的工资。在我放学回家以后不久,母亲在得到工资第二天去厂里拿的答复以及厂里会严肃批评那个车间主任的答复以后,就将藏起来的两大袋子的玩具还给那个女厂长了,第二天,母亲就去玩具厂拿回了所得的工资。这件事体现了我母亲为权益所作出的行动,当然,这为权益所作的行动是偏激了,但至少说,不像那种对强势势力的忍气吞声。也许,工会就要有母亲这样为维护权益毫不退让的举动吧。
  在搬去兆丰暂住后的那半年时间里,电视里在播放哪吒传奇的动画片。还有一部动画片叫小虎还乡。小虎还乡的片头曲曾一度叫我跟着哼唱,那片头曲是这样唱的:“美丽传说中的预言,正在与你的生活相连。”至于哪吒传奇的片头曲则是这样唱的:“是他,是他,就是他,我们的朋友,小哪吒。”当然,所播放的电视剧就有我之前说的那部风云雄霸天下,以及周杰版的少年包青天了。
  在2003年过年前后,电视里在播放黄晓明演的大汉天子的电视剧,那时,我觉得,演平阳公主的陈莎莎真是漂亮啊。大汉天子的片头曲是这样唱的:“秦时明月,汉时关,滚滚黄河,蓝蓝的天。”在此之前,又有一部由宁静演的孝庄秘史的电视剧,记得那时听孝庄秘史那部电视剧的片尾曲,我的心都要醉了。还有一部电视剧,是由吴奇隆演的萧十一郎,片头曲这样唱:“天苍苍,路漫漫,人在人海里流着浪。”里面有一个叫连城璧的角色,还有一个叫逍遥侯的角色。
  2003年春节前后,也就是六年级上半学期放寒假的那段期间,父亲从街上的新华书店给我买了一本讲象棋技巧的书,此书,令我颇感兴趣,然而就在我看了不到几天,母亲就以看象棋技巧的书影响学习为理由,将那本象棋技巧的书给撕了。
  以后,就到了六年级下学期的暑假了,六年级下学期的暑假过后,我就进张家港市乐余镇崇实初级中学读初一了。小学的时光,就此就全部成为过去时了。小学的最后一个暑假,我与哥哥在兆丰暂住的家门前的小河里游过泳,与张家港多数的小河一样,那条河也是比较脏的,淤泥附着在身体的汗毛上,游完泳后,得用自来水把附着在身体汗毛上的淤泥冲洗干净。那条小河里的龙虾也比较多,与当时在乐余九大队暂住的时候一样,我和哥哥也经常在那条小河里钓龙虾。以及,用龙虾笼子捕龙虾。

  更多交流,可以添加我的微信:1327835231
分享到:
发表评论(文明上网,友善发言,匿名评论无需登录)
还可以输入:400 个字符
评论列表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网站首页|关于本站|网站地图
文字站感谢每一位喜欢本站的人,欢迎将本站分享给你的朋友!最温暖的文字记录站 ─ 文字站!文学交流群: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若无意侵犯您的权利,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蜀ICP备14019085号 Copyright © 2015 文字站 www.wenzizhan.com 版权所有
分享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