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美文 情感文章 散文随笔 生活随笔 心情日记 现代诗歌 古词风韵 爱情故事 语录名句 微小说 影评 杂文 佳句
×取消主题

夏橙味的初恋

发表时间:2020-05-03用户:莳酒上神阅读:165
  《夏橙味的初恋》
  by莳酒上神
  未经允许禁止二传二改
  1.
  四月,午后的日头已有些晒人,夏橙和村里的小伙伴一起约了去镇上摘桑椹。
  “橙子,你小心点儿,别摔下来了。”小伙伴拿了几个装得满满的小筐篮在树底下有些担心的望着。
  “没事儿,不会摔的,你橙姐爬树啥技术你还不知道啊?”夏橙头戴一顶太阳帽,嘴唇被桑椹汁染成了黑紫色,被晒得有些黝黑的脸庞洋溢着自信的笑容。“等着,我去那一枝上摘点儿,马上就下来。”说着,灵活的身影就迅速转移到了另一个枝丫上。
  “咔嚓!”突然,夏橙脚下的树杈发出一声脆响,还没等夏橙反应过来就断了!
  “诶诶诶…哎呦!”扑通一声,夏橙就从树上摔了下来,树下的小伙伴被吓的魂都没了,“橙子!橙子你没事吧?”
  “诶哟…”被摔了个四仰八叉的夏橙挣扎着在小伙伴的搀扶下慢慢爬了起来,原先提在手上的小筐篮被压烂了,里面的桑椹也被压成了糊,黑紫色的桑椹汁沾了夏橙一手,夏橙欲哭无泪:“摘了半天,都压烂了😭”“诶呀,都什么时候了还管桑椹,看看身上伤到哪里没有?”小伙伴都快急哭了。
  神经大条的夏橙这时才想起来自己刚刚从那么高的树上摔下来了,试着动了动,才觉得有点儿疼,“脚好痛,还有手肘……”她轻呼着把裤腿掀起来,果不其然,脚腕处一片青紫,因为穿着短袖,胳膊上也被树枝划了不少细小的口子,手肘处磕到了地上,有些细小的石子嵌了进去。
  “还有哪里觉得痛吗?”小伙伴看着她这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倒吸着冷气问她。
  “还……还有……屁股,有点儿疼……嘿嘿”夏橙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头。
  “你还笑得出来,快起来,我扶你去镇里的医院看看,别伤到什么要紧的地方了,你外婆知道了非得急死不可。”
  一提到外婆,夏橙立马就挣扎着起来了,“诶哟,你可千万别告诉我外婆说我是爬树摔了,要不然她又要唠叨半天了。”
  “行行行,不说不说,赶紧去看看把伤口包扎了吧”
  “哦,记得把剩下的桑椹带上,可不能浪费了”
  “知道了,快走吧,啥时候都不忘吃的。”
  2.
  正是收割麦子的时节,人们大多在地里忙活,镇上人本来就不多,又加上是中午,镇里的人更是寥寥无几,医院里更是门可罗雀,等夏橙被搀扶着一瘸一拐的走到医院时,医院里的医生也基本都去吃饭了,只有一个值班医生。
  当夏橙哐当一声坐在医生面前的椅子上时,才发现,对面坐着的医生不是原来镇上的叔叔爷爷,而是一个很清爽的少年,没错,就是清爽,在看到林苏和的第一秒,夏橙脑子里就蹦出了这个词。哪怕在后来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在看到“清爽”这个词时,夏橙脑子里的第一反应还是想到林苏和的身影。
  “怎么了?”被夏橙坐下的声音微惊了一下,林苏和从病历本中抬起头来,在看到夏橙那张沾满灰尘和桑椹汁的小花脸时还微微愣了一下。是她?!
  “爬……爬树……不小心,摔了”不知道为什么,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夏橙在看到林苏和那双眼睛时竟有些紧张,说话也有些莫名的心虚。
  “摔哪儿了,我看看”林苏和从抽屉里拿出口罩和医用手套戴上,走到夏橙面前。
  “脚,还有胳膊”夏橙乖乖回答,有些窘迫的朝林苏和伸出了她那只被桑椹汁染得面目全非的爪爪……
  十几分钟后,夏橙身上的伤都包扎得差不多了,将一次性手套脱下扔进垃圾桶后,林苏和摘下口罩:“好了。”
  “好,谢谢医生”夏橙稍稍动了动脚腕,还是好痛(ಥ㉨ಥ)忽然,面前多了一包湿纸巾,“擦擦吧,脸。”“啊?哦。”夏橙后知后觉,自己刚刚摔下来的时候脸上估计沾了不少灰吧,丢死人了Ծ‸Ծ,赶紧拿过湿纸巾掏出手机一看,果然,整张脸已经脏的不成样子了,嘴边还有刚刚在树上边摘边吃时留下的桑椹汁。怎么办😱第一印象就毁了,现在读档重启还来得及吗?
  简单收拾之后,夏橙就准备和小伙伴一起回家了,但是她脚受伤了,从镇上到家还是有一段距离的,估计走到家天都黑了,怎么办?有了,“医生啊,你们医院有没有住在恒安村的同事呀,最好是有车的,电动车也可以,我脚受伤了,估计走不回去了”夏橙睁着一双大眼睛,用一副“你可怜可怜我吧”
  的眼神看着林苏和,还顺便瞧瞧拉了拉身边小伙伴的衣角,示意她说话,“对呀对呀,医生,橙子她受伤了,我一个人也不可能把她背回家啥的。”
  看着夏橙那双亮晶晶的眼睛,林苏和鬼使神差的开口了:“我家就在恒安村,今天刚好开车了,我还有两个小时下班,你俩先在这儿等一会儿,等我下班了顺路送你们回去,可以吗?”
  “可以可以!”夏橙心里高兴坏了,忙不迭答应道。有了回家的保障而且还是帅哥护送,夏橙心情都好了不少,感觉脚腕都不痛了,喜滋滋的挪到一边的椅子上坐好,从小伙伴怀里拿过一小筐桑椹边吃边和医生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在接下来的两个小时里,就有了以下这诡异但又莫名和谐的一幕……
  “医生,桑椹,你吃吗?”
  “不吃,谢谢。”
  “哦,对了,医生你叫什么呀?”
  “林苏和”
  “林,苏,和,名字还挺好听的,为什么叫林苏和呀,让我猜猜,是不是你爸爸姓林你妈妈姓苏,生你的时候吵架了,希望你能让他俩和好,所以叫林苏和呀?”
  “嗯”林苏和微微抬眸,看了一眼椅子上抱着一筐桑椹吃的不亦乐乎的女孩,应道。
  “嘿,我猜对了?!我叫夏橙,我妈说怀我的时候就爱吃橙子,所以就叫夏橙了,林医生你知道吗?夏橙也是橙子的一种,可好吃了!”
  “嗯”
  “林医生我跟你说……”
  这一整个下午,值班室里都是女孩的声音,偶尔会有少年几句应答。本来觉得难熬的值班时间,似乎也在女孩的叽叽喳喳中悄然而逝。
  3.
  “林医生,我到了,你在前面那个路口把我放下吧,你应该要直走吧,我家在右边那个岔路口,我自己走回去就好了,不用麻烦你了。”
  “不麻烦”林苏和微微抿了抿唇,回头看向夏橙的小伙伴,“你可以自己走回去吗,她脚受伤了。”言下之意就是,你自己走回去,我送她回家。
  “可以可以”小伙伴连忙应道,她总感觉这个林医生看橙子的眼神中带有一点电视特效里的那种火花,她可不想在这儿碍眼,还没等车停稳就慌慌忙忙下车跟夏橙说了句再见就跑了。
  “诶,这死丫头今天怎么跟见了鬼似的。”夏橙有些奇怪的嘀咕道,等回神,才发现车已经开过她家了,“哎,林医生,我家在那儿”夏橙连忙伸手指了指后面。
  “我知道”
  他知道?他知道啥?愣神间,车就停了。诶?这不是邻居王奶奶家门口吗,怎么停这儿了?
  “上来”夏橙下车还没站稳,林苏和就背对着她半蹲了下来。
  “啊?不……不用了,我自己能走”反应过来林苏和是要背她,连忙拒绝。但是少年却不由分说,拽了一下女孩没受伤的手,一下就把她背起来了。少年身上有一股清冽的薄荷味,混着淡淡的消毒水的味道,很是好闻,看上去很单薄的身体却有着令人心安的力量,趴在上面让人很有安全感,要是能一直被他这样背着该多好啊,夏橙被脑子里突然冒出的想法吓了一跳。
  看着快到家门口了,夏橙连忙伸手拍了拍少年的肩膀,“林医生,你快放我下来”要是被外婆看到我是被背回来的,肯定以为我怎么了,下次就不会让我出去玩了,后面的话夏橙没说,但少年还是感觉到了女孩的情绪,就把她放下来了。“林医生,今天谢谢你啊,要不去我家坐坐,吃了晚饭再走吧,我外婆很热情的。”
  “改天吧,家里还有人等我。”
  “哦,林医生你结婚了?”也不知道为啥,夏橙心里有点酸酸的。
  “是我外婆”傍晚的余晖下,少年的眼里似乎多了一丝柔光。
  “噢噢,那就好”夏橙小声嘀咕道。
  “什么?”不知是听见了还是没听见,少年眼里闪过一丝揶揄。
  “没事没事,那个……林医生,你外衣能不能借我一下,你别误会,我就穿了件短袖,胳膊上缠了纱布,我怕我外婆看到了担心……”话还没说完,一件带着少年体温的外套就落在了女孩肩膀上,“改天记得还我”
  不等夏橙说什么,少年转身就走了,“哎,林医生,你家住哪儿啊?我怎么还你呀?你要不留个微信啥的?”
  “隔壁”少年边走边丢下两个字,不一会儿就走远了。
  隔壁?我家隔壁不就只有王奶奶一家么?他刚才好像把车停王奶奶家门口了,对了,听说今年过年王奶奶家外孙回来了,不会是他吧?不行,得去问问外婆。夏橙连忙把衣服袖子套上,一瘸一拐的进了家门。
  天哪,这个世界太玄幻了!洗完澡躺在床上的夏橙看着天花板感叹道,今天送自己回家的帅哥医生竟然是邻居家的外孙?!还是A医科大回来的高材生,真是不公平,长得帅就算了,学历还高,再看看自己,普通本科,普通长相,上了大学还整天跟着一群伙伴爬树摸鱼,爬树就算了,摔了还摔成那副鬼样子,人家好不容易从学校来镇里医院实习一次,估计都被我那副样子吓到了,丢人啊丢人,丢人都丢到人家家门口了……
  在夏橙还在哀嚎的同时,另一边的林苏和也从自家外婆口中打听到了那个邻家丫头的一些“光辉事迹”。这个夜晚,似乎有什么东西在两人之间悄悄发生着改变……
  4.
  在家躺了几天尸之后,夏橙脚伤也好的差不多了,就借着给王奶奶送菜的借口,“顺便”把林苏和的衣服洗了送过去,可是到了那儿才知道,因为学校有事,林苏和前一天就走了,不过王奶奶倒是热心,把林苏和在市里的住址给了她,还把房子钥匙也拿给了她,说等她过一久去市里的时候可以去那儿住,说完还不忘贴心的告诉她,那房子就林苏和一个人住,他父母都在国外……看着王奶奶那张笑得见牙不见眼的脸,夏橙在炎热的天气里还是感到了一丝冷气,她就还个衣服,咋就要她去人家家里住了呢?搞不懂(=_=)当然,等到夏橙搞懂的时候,她已经名正言顺住进了所谓的“人家家里”。
  由于特殊时期,学校本来说延迟开学,到后来又说不开学了,直接等到九月份再开学,夏橙也乐得清闲,继续在家里东窜西跳,转眼就到了夏天,家里果园的夏橙(水果)都熟了,给外地的父母寄了两箱以后,还剩机箱,就给邻居王奶奶也送了两箱,结果王奶奶说他外孙最爱吃夏橙,非得请她给送过去一箱,没办法,夏橙只好打车送去。
  坐了两个小时的车,好不容易到了林苏和小区门口,结果保安又不让进去,夏橙就只好抱着一个箱子走进去,可能是出门没看黄历,刚下车走了一截,就开始下大雨,等夏橙抱着一箱夏橙到林苏和家门口的时候早就湿透了。林苏和打开门看到夏橙时,就是这样一副可怜兮兮的落汤鸡的样子。
  “怎么来了也不说一声,下这么大雨我好去接你呀”林苏和连忙接过夏橙手里的箱子,有些沉,少年眉头微皱,放下东西就转身去浴室拿毛巾,“你就抱着这么重的东西走过来的?”
  “没有,坐车来的,小区不让进,就走了一小段”夏橙接过毛巾,胡乱擦了擦头发,“我也不知道会突然下这么大的雨”夏橙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头。
  “不行,你这都湿透了,赶紧去洗洗,我去拿衣服给你”林苏和摸了摸夏橙的衣服,转身去卧房里拿了一套衣服,“可能有些大,你将就着穿吧”说完就把夏橙推进了浴室里。
  十几分钟后,夏橙穿着在她身上略显肥大的短袖和长裤出了浴室,正在客厅摆弄吹风机的林苏和闻声抬头,眸光微微闪了闪,拍了拍身边的沙发,“过来。”夏橙乖乖挪了过去,林苏和打开吹风机,在自己手上试了试之后,便要帮她吹头发,“不用了,林医生,我自己来”夏橙作势要接过吹风机,却被一只修长白皙的手握住了手腕,“别动。”
  少年的口吻不容置疑,拉着小姑娘就坐到了沙发上,吹风机呼呼的声音在耳畔响起,修长的手指在柔软的发丝间穿梭,那天她盘着头发没发现,小姑娘的头发很厚,加上几个月没见,头发又长长了不少,披着刚好到腰间,柔软的青丝摸起来很是顺滑,像是上好的锦缎。
  “林医生……”
  “什么?弄疼你了吗?”林苏和关掉吹风机,收回纷飞的思绪。
  “没有,就是感觉你今天有点怪怪的……”说不上来是怎么回事,夏橙总觉得今天的林苏和有点过分的……温柔,是她的错觉吗?
  “是吗?”少年的嘴角不自觉的扬了起来,继续打开吹风机吹了起来,“可能,因为是你吧……”后面的轻语被淹没在吹风机的声音中,似乎只是少年的自言自语。
  不一会儿,吹风机的声音停了下来,少年的声音紧接着响了起来,“好了。”“哦哦,谢谢。”夏橙伸手摸了摸头发,果然已经干的差不多了,上面还带着吹风机的余温,摸上去暖暖的。“对了林医生,这是我们家种的夏橙,王奶奶说你挺喜欢吃的,我就给你送过来了,还有你那天借我的外衣。”夏橙跑到玄关处把箱子推了过来,打开箱子,把里面的一个袋子递给了林苏和,还好衣服拿袋子装着放箱子里了,要不然估计都湿了。
  林苏和接过袋子,随手放在了一旁,走到箱子面前,拿了一个橙子,看向小姑娘,“夏橙,确实挺喜欢的。”也不知道是在说水果还是人……
  “是吧,我跟你说,我们家的橙子可甜了,我给你切两个尝尝吧”(莳酒:夏橙啊,我恨你是块木头(╬ ‾᷅皿‾᷄ ╬))说完,就拿了几个橙子去了厨房,只留下手拿橙子的少年独自凌乱,“小傻瓜,我该拿你怎么办……”
  “林医生,你尝尝,很甜的。”不一会儿,小姑娘就拿了果盘出来。
  “林苏和”
  “什么?”小姑娘有些摸不着头脑。
  “别叫林医生,生疏。”
  “那我叫你什么?林苏和?好像有点不好,外婆说你比我大……”糟糕,说漏嘴了。
  “你跟你外婆提起过我?”少年的眸子亮了亮,离小姑娘近了些。
  “没……没,是王奶奶说的,我……我听到的”小姑娘支支吾吾的,有些可爱。
  “你不是说是外婆说的吗,可王奶奶是我外婆,怎么?我外婆这么快就成了你外婆了?”少年眼里的笑意似乎满得快溢出来了。
  “不,不是……我……”小姑娘急得脸都有些红了。
  “哈哈哈,你怎么这么可爱。”少年爽朗的笑声里带着满满的揶揄,伸手捏了捏小姑娘的脸,几个月不见,小姑娘长胖了一些,脸蛋也跟想象中的一样软。
  “林苏和!”反应过来他是在逗自己,夏橙有些微恼的拍掉了脸上的那只手,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拿了块橙子就往嘴里塞。
  “这不是叫的挺顺口的嘛。”少年收敛了笑意,走到小姑娘身边坐下,摸了摸她柔软的发顶,“乖,好吃吗?”
  夏橙有些生气的把头别了过去,不让他摸,怎么感觉像在哄小猫小狗似的,她才不要他哄。
  “我也想吃……”某个不要脸的少年在旁边可怜兮兮的开口。
  “想吃自己拿。”他又不是没有手。
  “夏橙。”
  “干嘛!”夏橙气鼓鼓的看向少年,却被猝不及防的吻住,清冽的薄荷味就在鼻尖萦绕,少年的唇瓣很柔软,吻她的动作更是温柔如水,夏橙一时还不能反应过来,一双眼睛睁得圆圆的,直到一只手轻轻覆上了她的双眼。
  绵长的一吻过后,少年才慢慢放开了小姑娘,略带着一丝沙哑的声音在耳畔回响“果然很甜……”
  夏橙羞得脸都红了,今天怎么回事?疯了疯了,都疯了。
  看着小姑娘羞得脸都要埋到胸里的样子,林苏和轻叹着把小姑娘拥进了怀里,他能感觉到她的紧张,刚才吻她时整个人都僵硬了,掌心下的眼睛似乎也在不安的抖动着,跳动的睫毛弄得他掌心痒痒的,心也痒痒的……
  少年轻轻拍着小姑娘的后背,一下一下的安抚着,唉,还是吓到她了……
  许久,感觉到夏橙慢慢放松下来后,林苏和才放开了小姑娘,平常冷静的脸上满是认真,“夏橙……”
  “嗯?”刚刚好像是他第一次叫她的名字,现在再听他叫她,才发现,原来自己的名字被他念出来是这么好听。
  “我们在一起吧。”
  “什么?”夏橙还有些懵,似乎没听清。
  “我说,我们在一起吧。”林苏和微微收紧了抓着夏橙胳膊的双手,一双眼睛看着夏橙,认真得不能再认真。
  “可是……”可是他们才见了两次,前后不到半年,这未免也太快了点吧,虽然她也承认她对林苏和有好感,但是总感觉不太真实。其实,夏橙不知道的是,他们不止见过两次,不过这都是后话了。
  “我知道,这可能对你来说有点太突然了,但是……”林苏和拉起夏橙的一只手,放在了心口,“这里,你已经住进来了。”隔着薄薄的一层布料,夏橙感觉到了林苏和的心跳,一下一下的,好像,正在慢慢的与自己的相重合,不自觉的伸出另一只手放在了自己的胸口,少顷,夏橙收回了双手,抬头看向林苏和时 眼神里多了一丝坚定,“好!”
  她问过自己的心了,她喜欢他,愿意跟他在一起。
  “真的吗?”少年眼里的点点星光瞬间连成一片,熠熠生辉,但似乎还是有点不敢相信。
  “嗯!”小姑娘坚定的回答给了少年一颗定心丸,一下子就扑过去一把把小姑娘抱了起来,“太好了,太好了……”他的小姑娘终于是他的了!
  窗外,雨渐渐停了,一缕阳光投过窗户,照在箱子里的夏橙上,满室馨香……

  小番外(林苏和小采访)
  莳酒家
  (开门)林苏和一手抱着一个小女孩,一手牵着夏橙,夏橙手里还提了几袋东西。
  莳:我就只是想要替广大读者采访一下林医生,这也不用拖家带口的撒狗粮吧(。ӧ◡ӧ。)
  林:都休息在家,就一起来了。
  莳:行吧,欢迎,进来吧,随便坐,林医生,我们就先采访吧,早点弄完就请你们吃饭。
  林:嗯。
  莳:第一个问题,你第一次见夏橙是什么时候?
  林:第一次见她是在我高中毕业那个假期,天挺热的,那时她应该十三四岁左右,挽着裤脚在河里和一群男孩子摸鱼,那时就觉得她跟其他女孩子不太一样,但又说不上来。
  莳:噢,原来早就注意到她了呀。所以说你一开始就知道夏橙,而且知道她就住你外婆隔壁?
  林:咳,嗯(夏:还以为是翩翩少年,没想到是只老狐狸,早就觊觎我的美貌已久了( ̄へ ̄))
  莳:那你是什么时候发现自己喜欢她的呢?
  林:好像慢慢就喜欢上了,等我发现的时候就非她不可了。
  莳(强塞狗粮之后酸得有点难受):咳,那那天你背她回家以后发生了什么事呢,你回家向你外婆说了你想要追夏橙?还是你让你外婆把你房子钥匙给她的?
  林:我没有直接说(间接说了),我只是问了她一些夏橙的事情,后面的事情都是外婆自作主张的,我也没说我喜欢吃夏橙(我只是喜欢“吃”我老婆)(外婆:这锅我不背,明明是你把房子钥匙给我的,我一个老太婆又不去市区,你把钥匙给我不就是明摆着要我把钥匙给外孙媳妇儿嘛)
  莳:(白眼,呸,凑不要脸→_→)那你告白这么撩,接吻这么熟练,是不是之前有过很多次恋爱经验。【此时旁边逗孩子的夏橙凉凉的瞟过来一眼】
  林:(单手发四)天地良心,我和我老婆是初恋,熟练是因为已经在心里演练过无数次了(好羞耻(*/∇\*))
  莳:好吧,最后一个问题,孩子叫什么?
  林:叫林慕夏,寓意你们懂得。
  莳:行了行了,受不了你们,走走走,吃饭去(白眼)
  (End)
分享到:
发表评论(文明上网,友善发言,匿名评论无需登录)
还可以输入:400 个字符
评论列表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本文用户信息
用户昵称:莳酒上神
文章总计:2
个性签名:暂无
本栏近期热门
本栏最新文章
网站首页|关于本站|网站地图
文字站感谢每一位喜欢本站的人,欢迎将本站分享给你的朋友!最温暖的文字记录站 ─ 文字站!文学交流群: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若无意侵犯您的权利,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蜀ICP备14019085号 Copyright © 2015 文字站 www.wenzizhan.com 版权所有
分享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