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美文 情感文章 散文随笔 生活随笔 心情日记 现代诗歌 古词风韵 爱情故事 语录名句 微小说 影评 杂文 佳句
×取消主题

《偷心》第三章

发表时间:2020-05-25用户:白荣阅读:410
  昨晚的头痛折磨了砚茹半个晚上,今天早上醒来时也是感觉隐隐头痛,其实今天本该不用去学校的,可以好好休息,但她被大街上传来的声音吵醒了,有一如既往的卖报声,有熙熙攘攘的声音,还有汽车行驶过去的嘟嘟声,但是耳边最清晰的就是隐隐约约的钢琴声音,这是自从家里那架老钢琴运到上海之后第一次又听到钢琴声。宁砚茹光着脚跑下床,拉开帘子向外望去,外面还是跟平常没有两样,一样喧闹,阔家少手夹着烟坐在汽车上,青年学生在那里谈论着报刊。很想知道钢琴声从哪里传出来的,但拉开帘子时,钢琴声戛然而止。
  “二小姐?”是周妈的声音,宁砚茹赶紧拉上帘子穿好拖鞋走到门前,调整了一下表情,面带微笑去开门,就像大姐一样。“周妈?”“小姐,早餐做好了,洗漱一下就下楼吃饭吧,我去叫三小姐了。”砚茹略微点头表达一下谢意便又回去拉开窗帘了。
  “呵!落摩寺日军好像快撑不住了,把他们歼灭现在是唾手可得的了,正太路,正太路算什么,迟早给他毁掉!”这是宁家每早的常态,宁老爷会吃着面包将报纸摊平评论一番,宁砚茴在旁边倒着牛奶笑着跟父亲搭话。最近报纸里面总会有什么右纵队,娘子关,还有什么封锁战线……太多了,每天报纸都会登上新的战斗内容。“爸,你别念了,他们爱怎样怎样,只要我们安全,他们怎样又与我们无关!”宁砚幺跑下楼梯直冲老爷怀里。“嘿呦,我的幺儿啊,快去洗漱,你看看你这头发乱的,这小脸啊。”“要不是爸爸你讲这些无聊东西烦到我了,我也不会先来找你啊。”宁砚幺顺势翻了个白眼撇上了嘴。宁老爷先刮了刮她鼻子,眼望着前方语重心长地说:“砚幺,我要你永远记得,有国才有家,有家才有我们,有我们优渥的生活,假如有一天,日本真的打败了民国,可能我们不会受到太大影响,因为我们不是任何一个党派,但是,你要知道,若是如此,在民国这片土地上,再也难以出现一个纯种国人了,你说日本人来了他不排斥民国人啊,他们一赢,这儿就是他们的家了,而我们,只是留下来的历史遗物,留着,没什么害处,死了,倒也省空间。幺儿,无论怎样,要爱国,哪怕国家到了最后一时刻,你也要……”宁砚幺听的不耐烦了,一大清早就开始讲这些大道理,闹不好又该回去睡一觉了,爱国自己当然知道,但是说这么一大堆话真的很反感,只好跳下爸爸的腿,理也不理跑去洗漱了。
  “姐,你听到早上外面传来钢琴的声音了吗?”“对,我还以为谁把咱们家的钢琴运回来了。”宁砚茴放下咖啡杯子转身向砚茹说。“对了,你快点来吃早餐,吃完了我们去舅妈家看看。”“舅妈家?去看嘉表哥?”“嗯,对呀,那个小伙子不是从英国回来了嘛,妈妈可一直想见他,他也不来,那咱们就去一趟。”宁砚茴嚼着面包说。宁砚茹这时把手绕到宁砚茴脖子上,头歪着看着她的侧脸,“姐,你是想去看嘉表哥呢还是想去看安大少爷呢,嗯?”砚茴拍了一下妹妹的手,“两个都想去看。”“对呀,姐你可喜欢旭安表哥了呢!”砚茹把椅子拉出来坐下来谑笑她,爸爸也在那边笑出了声,宁砚茴却只是淡淡一笑,“你这个小脑瓜里净想些什么呀,学习很轻松是不是?再者说,我们两家都要的是强强联手,赵家,攀不起我们家,但可以说是最好的合作伙伴。”
  大姐又开始撒钱了,每回一出门,大姐就会给那些乞丐们好多钱。宁砚幺趴在车窗上一脸嫌弃的看着那些乞丐。只要刚刚到街上,就看到那些小乞丐们伸着脏兮兮的手乞求老爷夫人小姐给他们一点钱或食物,宁砚幺打心底看不起这些人。“大姐,世上穷人那么多呢,你给也给不过来的,就算倾尽家产,你能救得过他们来?而且这样也会让没有得到钱的乞丐伤心的。”宁砚幺漫不经心的说。宁砚茴没有回答她,只是专注着看着前面。“再说了,一样是有战争,咱们就能衣食无忧的住在房子里面,他们就只好在街上卖惨,那还是说他们……”“够了!砚幺,你有完没完,你不喜欢可以不理他们,但你不能这么说这些人,我们如果是战争下的祭品,那他们都是战争下的陪葬品,一样的命运,你何苦这么挖苦他们!”宁砚茴紧绷着脸说。宁砚幺一看大姐真生气了,情况不对,立马低下头靠紧了后座撅着嘴不吭声了。
  汽车缓缓停了下来,来到一栋米黄色的房子前,砚茴摁响了房前栅栏上的门铃,那扇红褐色的门缓缓被打开,但却没有人迎接。“诶?他们干什么呢,跟闹鬼了似的。”宁夫人歪着头朝里望去。“我们先进去吧,别在这傻站着了。”“姐,没人开门,怎么进去啊。”宁砚茴耸肩笑了笑,把手从栅栏空隙里钻进去,打开了门锁。“哇,姐,你平时教我们不要干这干那,你自己可以说是私闯民宅了吧。”“诶,要这么说,小茹你就在这儿站着吧,我回头跟小嘉说你不想来。”宁砚茴转过头笑着对砚茹说。砚茹立刻回了她一个鬼脸。
  刚踏进房门,气氛就显得很凝重严肃,赵老爷和赵夫人坐在沙发上,赵旭安和赵嘉在旁边站着,只有刘管家低头站在门前。。“坏了,这时间赶得不太好啊”宁砚幺看到这幅场景,低下头斜眼望向旁边的陶瓷花瓶想着。
  “你想干什么!赵嘉,你跟我说,你还想什么!”赵老爷忽然敲着桌子喊了起来,把刚进门的五个人都吓了一跳。这时,赵夫人起身来到了宁夫人身边,“姐姐,你们怎么这时来了啊,他在训嘉儿,很久了已经。”“我去劝劝他。”“别了,姐夫,他这性子,唉,让他拿嘉儿发泄一下吧,这事嘉儿做的确实过分了。”“舅妈…”宁砚茴抱了一下赵夫人,“嘉表弟他怎么了?”“我们上楼去说吧,要不然…”赵夫人用手指按住额头呜咽的说。六个人绕过客厅往楼梯走去,宁砚茴和赵旭安对视了一下,她从他眼中看到了无奈和恐惧,眉毛紧锁轻扬了几下头示意让她们赶紧上楼。宁砚茹看了看嘉表哥,他好像受了很大委屈但却又不服气,双手紧握到青筋暴起,和一向她知道的绅士表哥不一样,这次多了份桀骜。
  “嘉儿,喜欢上了一个英国女人。”赵夫人轻声说着。“什么?英国女人?”“是,他们伯明翰大学的一位同学。”听到这段话让宁砚茹有些慌乱,心中好似千万只蚂蚁在爬行,不疼却奇痒无比,眼睛也不知道看哪里,手只能紧紧抠着沙发坐垫。“你说,姐姐,小嘉他要什么我们都满足他了,在英国也算是少爷生活了,可他怎么就能去找一个英国女人呢,咱这儿的女孩他是看不上吗?”“她是看不上吗…”宁砚茹在心里重复着数遍。此刻,房子里安静的出奇,沉默片刻,只有宁夫人一声轻轻叹喟。
分享到:
发表评论(文明上网,友善发言,匿名评论无需登录)
还可以输入:400 个字符
评论列表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本文用户信息
用户昵称:白荣
文章总计:37
个性签名:蝴蝶死在路上,云边藏着念想
本文所属文集

来源:原创
标签:爱情青岛
文章数量:19 篇查看目录
本栏近期热门
本栏最新文章
网站首页|关于本站|网站地图
文字站感谢每一位喜欢本站的人,欢迎将本站分享给你的朋友!最温暖的文字记录站 ─ 文字站!文学交流群: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若无意侵犯您的权利,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蜀ICP备14019085号 Copyright © 2015 文字站 www.wenzizhan.com 版权所有
分享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