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美文 情感文章 散文随笔 生活随笔 心情日记 现代诗歌 古词风韵 爱情故事 语录名句 微小说 影评 杂文 佳句
×取消主题

难共处仍有权去憧憬

发表时间:2020-07-11用户:白荣阅读:179
  “姓名?”
  “黎耀辉。”
  “何宝荣。”
  最后一次印章盖下,最后一个问题问完,他们便将护照装好,启程出香港了。
  “喂,这车怎么这么破啊?总是坏!”“我要是有多点钱,不就买个好的咯!”黎耀辉回头望了望躺在后座抽烟的何宝荣,一脸阴沉的继续开车。这一路上走走停停,几个月来,这辆车修了破,破了修,就已经快要花光他们的积蓄了。黎耀辉很担心这一点,他怕没有钱回家,而何宝荣却依旧逍遥自在。
  “哇,这旅馆两个人住有些挤。”“凑合着点,咱们只能住便宜的。”何宝荣撅着嘴看了看黎耀辉,手从背后环住了他,用鼻子在他的背上来回摩擦着。
  “咱们这几天只能先住这儿,天知道咱俩怎么开这儿来了,你想在哪边?”黎耀辉挣开了何宝荣的拥抱。
  “我想同你在一边。”何宝荣再次环住了黎耀辉,用脸刺激着黎耀辉的后颈。
  “喂,正经点。”但黎耀辉依旧挣脱了他,他有要紧事要做。
  “睡左边啦!”黎耀辉白了一眼何宝荣,面无表情地收拾起了屋子。
  “这么着急收拾这些东西做什么,已经很累了,明明就该休息嘛~这些事情什么时候做都可以,非要在……”何宝荣如同念经一般在黎耀辉的耳边絮絮叨叨着。
  “你闭嘴。”黎耀辉突然转过身来指着何宝荣说,何宝荣只能无奈撇着嘴朝一边望去。
  “何宝荣,如果咱们没钱了怎么办?”黎耀辉透过暗黄的灯光看向何宝荣,何宝荣挺挺身子,踢了一下毯子,漫不经心地说:“没钱了我同你去做工嘛,反正只要咱俩在一块儿就好咯!”
  黎耀辉用胳膊捂住了双眼,缓缓翻了个身,何宝荣看向另一边的黎耀辉:“喂,要烟吗?”
  “不用,睡觉吧。”
  何宝荣看着头上的挂吊灯,想用手尽力去够,但无奈这边的挂的有些高,如果是黎耀辉那边的,或许就可以够到了。
  “呐!”何宝荣蹦到黎耀辉面前,把手上的灯抬到黎耀辉眼前。“靓不靓啊?”“哇,何宝荣,这灯好靓!”何宝荣扬起下巴嘚瑟地笑了:“我从这儿买的,喂,先跟你讲,不贵的,从二手地摊买的。”
  黎耀辉从何宝荣手中拿过灯仔细端详着:这是一个非常漂亮的圆筒形灯,内层上方有用来供发光的螺旋风扇,中间好像有一个小灯泡,外层是用青绿和灰黄的玻璃塑料片的灯罩覆盖住的。黎耀辉坐下来看了好久,“喂喂喂,何宝荣,过来。”黎耀辉指着灯的外层说:“你说,这是不是一个瀑布?”何宝荣小心翼翼地捧过这盏灯,看了一会儿,缓缓直起身子,“你说……这是不是哪一个好玩的地方?”黎耀辉和何宝荣对视了一眼,接着又把目光转移到了灯上。
  午夜,黎耀辉迟迟睡不着,翻来覆去几个来回,只好用胳膊枕着头看向何宝荣那一边。角落里暗黄的灯光映在黑黢黢的深夜中倒也显得温暖了。黎耀辉静静坐起身,将灯小心地放在怀里低头看着,转动着,何宝荣说的没错,这一定是一个景观!忽然,黎耀辉凑近了些,将眼又睁大了些,原来灯上还有两个人,在大瀑布前,这两个人正趴在栅栏里接受瀑布的冲洗。黎耀辉不知道这两个人是谁,可能是一对情侣。
  “是伊瓜苏瀑布!”
  “哦哦,好的,多谢!”
  打听了很久,才有人知道灯罩上的景观,原来是伊瓜苏瀑布。何宝荣从来没有听说过,黎耀辉也是。
  “我好想去那里。”何宝荣瞅向黎耀辉,“我也是。”“那就去咯!”“可以。”反正已经到了阿根廷,想必伊瓜苏瀑布也没有多远,他们相约一起去往伊瓜苏,如果顺畅的话。何宝荣也应允看完瀑布就随黎耀辉回香港。
  虽然说这几个月来都好辛苦,一直都在漂泊流浪;虽然说黎父黎母打来过几通电话,却都被黎耀辉听了几句便挂掉了,之后很久也没有来过电话;虽然说这次旅行跟想象中的有很大差别,原先的旅行计划大多泡汤了,但黎耀辉还是蛮开心的,至少何宝荣陪在自己身边,没有像在香港一样乱跑,他还记得一个月之前,何宝荣说要学习跳探戈,等有一天在酒吧里他们也能相拥而舞,不必眼巴巴羡艳别的情侣。但是每日都开车开到那么累,一直没时间学,等到看完瀑布,回香港之前,他他们也要学会探戈,这也是一个约定。
  “何宝荣。”黎耀辉拿起桌上的相机,严肃地看着何宝荣。“你买个灯我没讲你,你怎么又买个相机?”“咱们去看大瀑布就要拍下照留念,多好啊。”黎耀辉咬牙切齿地盯着何宝荣,只是轻轻说了一句:“你还有没有钱?以后出门你不用买东西了!”“黎耀辉,买了个相机用不着死吧,有本事你别用啊!”何宝荣被黎耀辉的语气惹恼了,气愤地坐在床上盯着那盏灯,黎耀辉披上咖色外套就撒气出了门。
  他来到一间酒吧,点了两瓶最便宜的酒坐在小桌子旁开始灌醉。何宝荣这几天总是到外面溜达,但凡出去一次,总会大大小小带回一些东西,以往的烟,花瓶,海鲜等自己都没讲过他,这次竟然带回来了一个相机,自己省吃俭用存下的钱就这样被他差不多挥霍完了,一个照相机能买多少个牙膏!(黎耀辉的牙膏已经被挤压的不成形了)两瓶酒已经被黎耀辉喝完,大脑的神经也被麻醉了,从何宝荣那里带来的怨气,也只能靠着酒精的作用发泄出来。
  推开门后,何宝荣依旧坐在床上摆弄着相机,瞧都不瞧黎耀辉一眼。这种情况,黎耀辉只能低下身子去哄何宝荣。“喝不喝酒?”“你知我不常喝酒。”黎耀辉只好把酒放在桌上,拿出一瓶坐在床上,喝了一口之后,从何宝荣手中拿过了相机。“这怎么用?”何宝荣半躺在床上看着黎耀辉,“过来点。”黎耀辉便和何宝荣靠在墙角上,“咔嚓”一声,黎耀辉还没有反应过来何宝荣就拍完了。“看!”“你很靓。”听到夸自己靓,何宝荣笑眯眯地看着相机,“回头我去街上把它们洗出来。”黎耀辉想说些什么,但是忍住了。
  他们记得,1996年9月23日那一天,他们穿过南回归线来到阿根廷,转眼已经10月8日,何宝荣的照片已经洗好,准备明天就向伊瓜苏瀑布驶去。
  当天,何宝荣和黎耀辉吵了一架,吵完以后,何宝荣赤裸斜趴在床上点着支烟看着桌上的瀑布灯和三两张照片,黎耀辉则赤裸地对着墙上的玻璃,两人静默了许久。呆了一会儿,黎耀辉听到何宝荣有下床的声响,微微扭过头望了一眼,何宝荣用嘴开始在黎耀辉的耳边轻咬,手在全身漫游,后背的神经接收了何宝荣呼吸声里传来的兴奋。
  是夜,暧昧的灯光,弥漫的白色烟雾中,两人意乱情迷,等待着天亮,以嘴唇揭开,讲不了的遐想,狭窄的房间里,只有何宝荣一人的叫声和笑声在回荡着。
分享到:
发表评论(文明上网,友善发言,匿名评论无需登录)
还可以输入:400 个字符
评论列表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本文用户信息
用户昵称:白荣
文章总计:36
个性签名:蝴蝶死在路上,云边藏着念想
本文所属文集

来源:原创
文章数量:9 篇查看目录
本栏近期热门
本栏最新文章
网站首页|关于本站|网站地图
文字站感谢每一位喜欢本站的人,欢迎将本站分享给你的朋友!最温暖的文字记录站 ─ 文字站!文学交流群: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若无意侵犯您的权利,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蜀ICP备14019085号 Copyright © 2015 文字站 www.wenzizhan.com 版权所有
分享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