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美文 情感文章 散文随笔 生活随笔 心情日记 现代诗歌 古词风韵 爱情故事 语录名句 微小说 影评 杂文 佳句
×取消主题

《偷心》第十章

发表时间:2020-07-25用户:白荣阅读:156
  宽敞明亮的大屋子里,砚茹蜷缩在床角,呆呆的看着窗外,夜已经很黑了,可是他们还是没有回来,明明每个房门都打开了,可是砚茹还是觉得很不安全,好像等一会儿什么东西就会从窗子外面或者房门外面进来一样,只能将头埋在胳膊里才能削弱这种恐惧感,过了一会儿,砚茹悄悄走进窗边,把窗帘拉开一点缝,那间屋子里也开着灯,但看不清他在做些什么,自己只好倚着窗框盯着天花板。不知又等了多久,楼下才传来开门声。
  “爸爸,你们回来啦!”砚茹立马跑下了楼。
  “你说你这孩子,一个人在家,把所有灯都打开做什么呀,耗钱啊!”宁夫人一边关灯一边没好气地说。
  砚茹刚刚满腔的热情兴奋顿时被浇灭了,刚要解释,砚茴就把手搭在了砚茹的肩膀上示意她不要吭声了。见此情形,砚茹只好闷闷地上了楼,宁夫人白了一下砚茹,故意调高声调地说:“真没个孝心啊,我们刚从那边回来都不知道问问你表哥怎么样了!”“你闭嘴!”宁老爷吼了一声,宁夫人惊了一下,“哼”了一声之后就走开了。
  关上房门,砚茹微仰着头紧锁眉头尽力不让自己哭出来,只是鼻子一酸后,眼泪便不是她可以控制的。早知如此,当时就不该盼望她们快点回来,每次都是这样,在外面受了气,回到了家就把一肚子气继续撒别人,最后在家里还要吵一架,这种气氛,真难受!
  “小茹,开下门好吗?”砚茹抹干了眼泪轻拍了拍脸,便将门打开了。
  砚茴对着砚茹微微笑了一下,轻轻捧了捧砚茹的头,便拉着她走到了床边。
  “今天妈妈心情很不好,看到我的纸条了吧,我到那去的时候,两家已经闹到不可开交了。”砚茴疲惫地在掌心轻轻抚摸砚茹的手。
  见砚茹并没有说什么,便讲了下去:“舅母——已经允许赵嘉去英国了,觉得小嘉再不走的话,他们一家精神就要真的崩溃的,但是舅舅依旧倔着性子不肯放,所以他们俩为了这件事吵了一下午,旭安说,他回家时,舅母就在一旁哭哭啼啼的,舅父就是大嚷大叫。其实我觉得小嘉应该是可以听到有很大动静,可他就在房间里窝着,连看都没看一眼。”砚茴叹了一口气,继续讲道:“我不知道我去之前发生了什么,就记得我进门的那时候,舅母和旭安都已经跪在地上了,舅舅用枪指着赵嘉房间的方向,我从来没见过舅舅拿过枪。可笑的是,那个房间一点动静都没有。妈就一直在搂着哆嗦的幺儿哭,爸爸当然也是吓坏了,家里好多——好多东西都碎了,花瓶,果盘之类的……”还没说完,砚茴就忍不住闭眼淌下了眼泪,很显然并不想再回忆下午发生的事。
  离开妹妹的屋子,砚茴便来到客厅,静静卧在沙发上,身心俱疲,眼睛呆滞地看着桌子上的果盘,偌大的房间里,五个人,依旧那么孤寂,灯影映在墙面上,忽明忽暗。砚茴并没有把事情全部都告诉砚茹,只是说场面平静一些后,她们便回来了。但其实她们是被赶出来的,被赵旭安撵了出来,砚茴觉得她们走后场面或许会缓和,但无奈妈妈一直在车上抽泣,一直在念叨舅母家的苦楚,最后直到爸妈也吵了几句嘴后才回到家。所以说现在对旭安那里的情况一无所知,也不可以打电话,这才是令自己最忧心的,对了,还有赵嘉,今晚也是令自己太失望了。趴在沙发上不知过了多久,等到浴室里的水声渐渐小了,砚茴才撑起疲软的身体慢慢挪回房间,一下子瘫倒在床上。
  而另一边,火焰也渐渐平息了,昏黑的别墅里,旭安正抱着哭到喘不上气的母亲,尽管泪水已经浸湿了自己的后杉。放眼望去,遍地狼藉,母子俩就像在雨夜中合抱取暖的野猫一般落魄无助。夜阑静,静的可怕,冷的刺骨,月光照到纱窗上,窗影落到旭安冰冷的后背上,亦照到了赵夫人的半张脸上。
  那夜,注定是不想被提起的一晚。
  “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这样萎靡不振。”砚茹站在门口对赵嘉说。
  “你知道啊!你们全都知道!”
  “前几天,那件事,你不可能一点动静都没听见。”
  “我不聋,我能听见,我不仅能听到你们在打架,也能听到我爸要用枪毙了我。”
  “所以呢?宁夫人的外甥,赵夫人的儿子,你都做了些什么?”砚茹低头冷笑了一声接着问。
  “所以呢?哼!我为什么要出去,就因为此事因我而起?那天的事我很清楚,比在场的任何一个人都清楚,都明白发生了什么。你们在外面闹,你们看不到我屋内发生了什么,你们的痛苦被在场的每个人看的一清二楚,我的呢?隔着这扇门,你们看得见我的痛苦吗!我在屋内打了多少次退堂鼓,我在床上也害怕到发抖,你们以为是什么?我在屋内逍遥?我在屋内无动于衷?愚蠢!”
  愚蠢?砚茹顿时睁大了眼睛,“愚蠢?你说我们愚蠢?”
  “怎样?你以为你们很了不起啊?你以为你们都是在帮我?你们都是为了我好?你们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又怎么会知道我想要什么?我想要感觉,我想要自由,你们呢,只是以为——以为我胡闹,我只是要娶一个英国女孩子回家,我只是想——你知道吗,我在英国,看着他们有多先进,思想有多开放,你知道我的羡慕吗,我那时总想,有一天,我和自己喜欢的人坐着有白色船帆的小船,飘到一个自由的国度,那里没有战争,没有穷人,没有歧视,没有叫苦连天。可是,你们不懂,不懂我在想什么。”接着,赵嘉长吁了一口气,缓缓抬起头,“小茹,你是这几天来唯一找我却听我说的人,以往——都是我听他们‘苦口婆心’的劝我,很少有人想听我的话。”砚茹看着面前这个极度疯狂的男子不禁怔住了。
  悲从中来。这番看似疯癫的话,其实是对砚茹有很大穿透力的,是有一双无形的手将赵嘉的心挖出来,摆在面前让自己睁大眼好好看看这血淋淋,伤痕累累的心,然后,一直浮现在眼前,直到不得不承认,这颗心,爬满了虱子。
  “这个家,是太闷了,让人闷的喘不过气”砚茹平静地望着前面说。
分享到:
发表评论(文明上网,友善发言,匿名评论无需登录)
还可以输入:400 个字符
评论列表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本文用户信息
用户昵称:白荣
文章总计:36
个性签名:蝴蝶死在路上,云边藏着念想
本文所属文集

来源:原创
标签:爱情青岛
文章数量:18 篇查看目录
本栏近期热门
本栏最新文章
网站首页|关于本站|网站地图
文字站感谢每一位喜欢本站的人,欢迎将本站分享给你的朋友!最温暖的文字记录站 ─ 文字站!文学交流群: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若无意侵犯您的权利,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蜀ICP备14019085号 Copyright © 2015 文字站 www.wenzizhan.com 版权所有
分享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