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美文 情感文章 散文随笔 生活随笔 心情日记 现代诗歌 古词风韵 爱情故事 语录名句 微小说 影评 杂文 佳句
×取消主题

《偷心》第十六章

发表时间:2020-08-27用户:白荣阅读:271
  1943年11月10日,砚茹及她的同学们从柏林到了科隆,准备再次迎接次日的狂欢节。这是砚茹第二次在德国参加狂欢节。
  等到11日中午11点11分,街道两边商店全部关门,科隆所有大型俱乐部都会到场,道路两旁站满了小孩子,都在从路过的花车里收获礼物,街上的男男女女又唱又喝又亲脸,都不会觉得尴尬,砚茹记得第一次参加时,被一群激动的男士强吻了脸,顿时被吓得大声尖叫了一声,之后朋友才解释道那是表示兴奋与高兴的方式而已,不用害羞。
  这时砚茹已经和同学们画好了妆,穿上了奇装异服,有些是人们用想象力制作出来的千奇百怪的衣服,在狂欢节里,他们对这些也见怪不怪了,再过一会儿,伴着“科隆万岁”“要糖”“要花”的叫喊声,敲锣打鼓的人们就来了,大声喧闹着,纵情歌舞,兴致所致时便亲吻旁边熟悉或不熟悉的人,做一切他们平时想做却不敢做的事,说一些他们平时想说却不能说的话,把所有的虚伪与自卑撕开,展示给别人最真实放开的自我。
  玩性大发时,砚茹原本涂白的脸已经被同学们弄的花花绿绿的了,身着异服在街上又跳又叫,在酒馆里开怀畅饮,体验以前从未体验过的轻松,狂欢节的小丑和花车也上场了,这是第五天了,每天都会如此热闹,这些天也是一年中砚茹最放纵开心的时候。
  那是“玫瑰星期一”,花车驶来的时候,撒向孩子的糖果最多,也是整个街上人最多最热闹的时候,所有人要么戴着面具,要么画着妆,只有一个人例外,他在街的对面,像鸡窝一样的头发乱蓬蓬的,还有很深的眼窝,神情很是憔悴,隔着一条街,一辆大花车,砚茹瞟到了他,是那么的突出,显得在人群中格格不入了。
  恍惚觉得那应该是章濯宪,但不敢确认,章濯宪没有那样瘦,印象中他应该一副很健康很绅士的样子,但他的长相与章濯宪相差无几。砚茹还是要穿过人群去看一看,也不管他到底是不是。
  但街上的人太多了,多得让砚茹胸闷,越是很着急想去确认,似乎越是期望,越是不如意,来来往往的人挤得砚茹偏离了原先的轨道,一直在把自己向反方向涌去,但好在一直盯着那张脸,所以目标一直在那儿。
  为什么这么乱,刚刚怎么就不这么乱呢,你们不要说话了!砚茹差点叫了出来,她太不满意了,很明显那个面熟的男人也在寻找着什么,也是一直很焦急地四处望来望去,砚茹想挥手,但是身上的服饰太拖后腿了!
  “啊!手!”随着一声惨叫,砚茹低下了头,原来是一位小女孩伸手去拿地上的糖果时,砚茹的高跟鞋不注意踩到了她的手。
  “对不住对不住,我没看到。”砚茹赶忙把小孩子拉到了一边蹲了下来,刚刚寂静几秒的街道又重新喧闹起来,砚茹紧张地用纸巾擦着小女孩手背上的伤口,手不停地在抖,有害怕懊悔,也有若即若离的恐惧。
  处理好后,再次站起身时,那个身影已经走远了,可能是随着那辆花车越挤越远了,砚茹看着花车的方向,四周人们的欢呼声已经成为一副背景,而她和那位不曾相遇的男士是主角,他们越雀跃,自己越失落,砚茹猛一转身,希望就像小说里写的那样,在某个转角处再次相遇,但是转过身去,后面是无休止的玩乐和满地的糖果,转角处堆满了少男少女。
  回到宾馆,砚茹换下了衣服穿好睡裙,打理了一下,看着镜子中的自己,紧闭上了双眼。
  如果按住地球仪的话,那会不会也能按住想要按住的人?抱着这份想象,砚茹拿出了柜子里的地球仪,将手掌慢慢地在地球仪上移动,直到自己的掌印遍布整个地球仪,这样的话,就有机会按住想要按住的人了。
  从那以后,每次去科隆,砚茹总是要经过那条街,每次都能发现很多新鲜的人和新鲜的事,但是依旧没能谋面于那位男士。
  开门声将砚茹从很久之前的记忆里拉了回来,但并没有转身。砚幺轻轻走进来,扯了扯砚茹的裙角,砚茹才俯下身体摸了摸砚幺的头发。
  “刘琦的妈妈来了,爸爸叫你下去呢……”砚幺弱弱地说,“她们是来祝贺的。”
  “你怎么啦?你不用害怕,我又不凶你。”砚茹能看出砚幺现在很害怕,只能忍住自己的不悦去安慰一下,毕竟砚幺还是少不更事的。
  重新换了套衣服,拿湿巾擦了擦脸,绑好了头发,就随砚幺下楼了。还在楼梯上,就听见刘夫人的惊叹了,这让砚茹觉得很不舒服。
  “哟!这是砚茹啊,哎呀!”刘夫人拉住砚茹上看下看的,转了一圈继续说,“是啊,长高了,也胖……”刘夫人说到这儿就尴尬的停了下来,笑了笑以示抱歉。
  “是,是胖了,伙食太好了。”宁夫人把话接了过去,显然她不在意别人说这些话。
  “不是胖了,是丰腴了!”砚幺在一边撅着嘴插话,砚茹听着不禁微笑了一下,没想到砚幺还会这么说呢。
  刘夫人又絮絮叨叨了好长时间,不过就是问了砚茹在德国的日常生活,课程难不难,听不听得懂,老师怎么样,同学们友善不友善,砚茹也都一个一个耐心解答了。宁夫人在一旁看着就放心了,还以为砚茹又会像以前那样,生气之后不管三七二十一谁都怼一遍,摆出一副臭脸呢,这次,看着她也长进了不少,心里当然会少少的满足了。
  “诶,对了,宁姐,这次回来后砚茹什么时候再回去啊?”刘夫人拉着宁夫人的胳膊问道,“我想让刘琦去德国玩玩,下次跟砚茹一块儿走吧?”
  “啊?”宁夫人迟疑了几秒,砚茹上扬的嘴角又慢慢拉下来了,两眼冷冷地看向母亲,宁夫人只能故作姿态地笑了笑,“奥,什么时候回德国,这,还没说好呢,下回我们就可能陪她去了,那小琦就,就只能你们送她去的了。”
  “你们陪我去学校干什么?”砚茹突然问了一句,宁夫人当场在刘夫人面前尴尬不已,“我不用你们陪!”说完,砚茹便负气似的上了楼,只留她们几个在客厅里面面相觑,不知如何是好。
  之后几天里,砚茹真真切切地体验了一把当年赵嘉被困在家里的感觉,四周都可以随便走动,窗户也可以打开透气,大门也可以随便出去,但似乎这就像一座牢笼,不是家里,而是整个青岛。以前听海声,吹海风,看海浪,悠哉悠哉,但是现在再去看,却是压抑悲凉之景。
  之前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渴望飞往德国,逃走,她想念德国的狂欢节,万圣节,圣诞节,想念那里的红酒,南瓜,圣诞树,小丑,但更想念的是那里给以了自己无限的自由,想象与思考。
  一阵风刮过来,树上的叶子窸窸窣窣的,春日的傍晚,很美,阳光照在路面上,空气中散发的光线隐约可见,地上的水被镶上了金边,一切都美好,当然,如果没有什么事的话,一切都很好。
分享到:
发表评论(文明上网,友善发言,匿名评论无需登录)
还可以输入:400 个字符
评论列表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本文用户信息
用户昵称:白荣
文章总计:37
个性签名:蝴蝶死在路上,云边藏着念想
本文所属文集

来源:原创
标签:爱情青岛
文章数量:19 篇查看目录
本栏近期热门
本栏最新文章
网站首页|关于本站|网站地图
文字站感谢每一位喜欢本站的人,欢迎将本站分享给你的朋友!最温暖的文字记录站 ─ 文字站!文学交流群: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若无意侵犯您的权利,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蜀ICP备14019085号 Copyright © 2015 文字站 www.wenzizhan.com 版权所有
分享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