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美文 情感文章 散文随笔 生活随笔 心情日记 现代诗歌 古词风韵 爱情故事 语录名句 微小说 影评 杂文 佳句
×取消主题

《偷心》第十七章

发表时间:2020-09-03用户:白荣阅读:282
  外面传来的脚步声吵醒了还在梦中的赵嘉,睁开眼手在桌子上四处摸索着,找到眼镜戴好,这时,正好旭安也敲门进来了。
  “小嘉,莫家莫伯琼来了,你如果不想出去,我就锁上门对他们说你出门了。”赵嘉看着旭安,点了点头同意了。
  听着楼下清脆的疾步声,以及几人叽叽喳喳的问候声,赵嘉捋了捋头发,从床上起来,重重地坐在椅子上,头朝后仰着,思绪被拉回了好多年前的时候。
  那时候,他们都还很小,他刚刚回国,正是意气风发之时,那时他认为自己太优越了,那时的他,骄傲,英俊,张扬,也有些自负,甚至这种感觉一直持续到了三年前。莫伯琼,何许人也,在青岛胶南,走进最繁华的那条大街,大大的牌子—莫傅鼎缫丝厂便映入眼帘,他们自己说是从上海迁过来的,谁知道呢。而莫伯琼便是这家店的小少爷,他们与宁家是世交,自然也与赵家有来往。而与莫伯琼交恶是在1936年的那条小巷里。
  至今赵嘉看向那条小巷,也能回想起八年前在地上躺着的那个人。
  那天就如同平常一样,卖报的人依旧在高声吆喝,楼宇里依旧能听到欢声笑语,赵嘉从书店买了书回家,正在边走边想着渥伦斯基与安娜会不会因为他们的孩子而结婚时,一阵咯咯笑声把他从书中的情节拉了出来,望过去原来是砚茹坐在巷子的石阶上,旁边的那个是莫伯琼,一个戴帽子的小胖墩,哦,对,今天莫叔叔从胶南来找姑父了,自然把捧在手心里的儿子也带来了。砚茹与莫伯琼的关系倒是不错,从小玩到大的朋友,但她与自己虽是表兄妹,但无奈砚茹好像不喜欢与自己说话,所以两人不是很熟。
  正想着,莫伯琼一声“嘉哥”把自己叫了过去,天知道自己当时有多想走,偏偏是他把自己叫过去了,这个自己太不喜欢的公子哥!印象中,莫伯琼一直是个被宠坏的孩子,即使他想要月亮掉下来,莫家人也会全力以赴地让月亮掉下来,绝不会逆着莫伯琼的想法,这点让赵嘉非常看不起,执拗任性,若是有一股勇敢无畏的劲头,被宠着倒没什么,但是他似乎要在象牙塔里发酵了一般,要求的事情似乎越来越离谱,在他10岁那一年,甚至要求买下了胶南地区靠海边的一栋房子,只是为了给他的阿森要一个窝,这如今,多少街边商贩的房子还不如一只狗的窝好!但是莫叔叔也是眼都没眨一下就买下了,赵嘉倒要看看这样下去,那个大牌子还能挂住多久!
  看着赵嘉突然从街道上走过来,砚茹不禁兴奋地低下了头,刚刚与莫伯琼在一起时的愉快瞬间变成了拘谨。
  “赵嘉哥,你做什么去啊?”
  “回家。”赵嘉根本不想理他,只想问完赶紧走。
  “哦~回家呀……”莫伯琼若有所思地挠了挠头说道,眼睛瞄到了他手中的书,“诶?这是什么?”没经赵嘉同意,莫伯琼便拿了过来,砚茹倒吸了一口凉气,在一边紧张地看着他俩。
  “给我,这是我的书,我没让你看!你不准随便拿!”赵嘉明显对他的做法产生了不满。
  莫伯琼看了赵嘉一眼,虽然被赵嘉的语气吓了一下,但依旧揶揄地说:“你瞪我?我也不稀罕你的书呀,接着。”说完,他把书扔给了赵嘉。
  但,书掉到了地上。
  “捡起来。”赵嘉看了一眼书,面无表情地说,“捡起来,你听到没有。”
  莫伯琼似乎是从来没有被人这么要求过,所以当然不会听赵嘉的话,他堂堂莫家少爷,是理所应当受所有人的宠爱,怎么会为一个赵嘉卑躬呢,所以扬起下巴挑衅地说了一句:“就不!”
  砚茹看着他们两个,气氛极度紧张,只好替莫伯琼捡起了书。“放下,”赵嘉依旧盯着莫伯琼轻轻说道,“我叫你放下,宁砚茹。”砚茹被这么一叫名字,顿时打了个寒颤,又把书放了回去。
  “你捡不捡?”
  “莫伯琼没有给任何人捡过东西。”
  “好。”简单一个字说完,赵嘉便扑了上去,随着莫伯琼一声惨叫,两人便都倒在了地上开始撕打起来,但是一个十三岁的少爷怎么会打过一个十四岁的校篮球精英呢。
  看着赵嘉的拳头打在莫伯琼的身体上,砚茹只能在一旁指着他俩捂嘴哭叫着,她想去拦,但自己连走近的勇气都没有,想去外面找人,但又怕事情闹大,只能在一旁眼睁睁看着他俩疯狂地打骂,疯狂?赵嘉疯了!对,因为那本书,那本书让赵嘉疯了!
  砚茹慌乱地找到了那本书,颤抖地拿了起来:“停下,你们停下!”赵嘉果然停了手,骑在莫伯琼的身上扭过头看了砚茹一眼,这时,莫伯琼瞅准时机用软弱无力的手推了赵嘉一把,把赵嘉年轻气盛的旺火又燃着了,一下夺过砚茹手里的书,拍了上去。
  砚茹因为赵嘉夺书的动作摔倒在了地上,但她根本无心管理胳膊上的擦皮,因为赵嘉把莫伯琼的脸已经打出了许多血,现在他已经无力地躺在地上任由赵嘉蹂躏了。
  等到赵嘉解气了,才从莫伯琼身上跳起来,照脸啐了一口,面露凶相的说:“你如果不捡,那就不要随便动!你如果要动,就不要用那样的语气说话!莫伯琼,我虽然忍你很久了,但我一直很尊重你,你今天惹到我了!你家给你建了一个乌托邦,但不是每个人都是你乌托邦里的臣民!”看着莫伯琼又软又胖的身体在地上痛苦地扭来扭去,赵嘉又忍不住冷笑起来。
  随后,赵嘉拍了拍身上的灰尘,理了理头发和衣服,大步地走出了巷口。过了一会儿,他又回来了,拉起了蜷缩在纸箱子堆旁边把脸哭花了的砚茹,擦了擦她脸上的泪水,拉起手快步跑了出去。
  巷子里,只剩在地上躺着伤痕累累的莫伯琼,还有他旁边的那本皱烂的《安娜·卡列尼娜》。
  “小嘉,不是去买书了吗?买回来了吗?”
  “奥,没有,书店卖完了。”
  果然,不出赵嘉所料,还没到晚上,事情的后浪就猛烈地拍了上来,莫家人不动声色地叫走了父亲,那一刻,赵嘉已经明白是什么事情了,在楼上看着父亲上了他们的轿车,自己的手一直出冷汗抖个不停,当时有多么威风得意,现在就有多么忐忑惶恐。
  父亲被叫走了四个小时,这四个小时,如同经过了四个世纪,而从父亲穿着皮鞋“踏踏”声响在楼梯上那一刻,赵嘉的呼吸声中出现了颤抖,紧闭双眼皱起了眉头,仿佛门外是一只庞大的野兽随时准备破门而入,而自己只是个手无寸铁的书生。
  门被猛地推开了,赵嘉从椅子上惊慌地跳了起来,转过头来看见门口父亲那张正言厉色的脸庞,椅子还在远处转动着。两边的人互相注视了几秒,还是赵嘉叫了一声“爸”才打破一触即发的火药味儿。
  不等赵嘉反应过来,赵老爷就拎着赵嘉后面的衣服下了楼梯,胳膊肘杵了旁边旭安重重的一下,整个大房子都充斥着赵嘉力竭声嘶叫的喊声,与半天前莫伯琼的尖叫声如出一辙。
分享到:
发表评论(文明上网,友善发言,匿名评论无需登录)
还可以输入:400 个字符
评论列表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本文用户信息
用户昵称:白荣
文章总计:37
个性签名:蝴蝶死在路上,云边藏着念想
本文所属文集

来源:原创
标签:爱情青岛
文章数量:19 篇查看目录
本栏近期热门
本栏最新文章
网站首页|关于本站|网站地图
文字站感谢每一位喜欢本站的人,欢迎将本站分享给你的朋友!最温暖的文字记录站 ─ 文字站!文学交流群: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若无意侵犯您的权利,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蜀ICP备14019085号 Copyright © 2015 文字站 www.wenzizhan.com 版权所有
分享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