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美文 情感文章 散文随笔 生活随笔 心情日记 现代诗歌 古词风韵 爱情故事 语录名句 微小说 影评 杂文 佳句
×取消主题

一块织锦的爱情补丁

发表时间:2016-04-10用户:文字君阅读:827
    【一】
    
    画眉和嘟嘟是一对好朋友,好到上洗手间也形影不离的地步。­
    
    嘟嘟没有事的时候,喜欢在夜里乘双层巴士,606路,从起点坐到终点,从终点坐到起点,高高的,在上层,悠闲地从玻璃窗里看城市的七彩风景。­
    
    嘟嘟本不该乘巴士的,她的爸爸是这个城里数一数二的富人,她有事,大可以和自己家里的司机打个招呼,想去那儿就到那儿,但她不。她的好朋友画眉知道,她喜欢坐双层巴士,喜欢用十根葱管似的手指,托着尖尖的桃子一样的下巴,看流动的城。­
    
    人与人多么不同,画眉想坐自己的汽车,而她没有。嘟嘟是自己家有汽车的人,却不愿去坐。画眉坐在嘟嘟的身边,看到的窗外都是匆匆忙忙疲惫不堪烟花一样的人生,嘟嘟看到的却是红的灯,绿的灯,黄的灯,在车窗外扯着光的尾巴,一窝窝美丽的鸟一样在车窗外一路的飞奔。­
    
    不同的人,会看到不同的风景,虽然是同一个城,虽然是同样的青春,嘟嘟是千金小姐,画眉是穷家女儿,虽是好朋友,可经济状况的不同,让画眉感到,有时候,她就像嘟嘟的看护。­
    
    嘟嘟什么都好,家世好,人长的好,独独有个缺陷,她不会说话,是个哑巴。­
    
    嘟嘟的家人怕她因此孤独,专门到聋哑学校找了个年轻的懂哑语的女子,刚好画眉与她年龄相当,又长的细白肌肤,山水眉目,尖尖的下颌儿,有一种天生的乖巧与温顺,便合了她家人的心意,给二千月一个月的月薪,说是只是陪陪嘟嘟,做一做她的朋友。­
    
    画眉应了,因一方面她需要钱,另一方面她一见嘟嘟便觉得彼此真是有缘,她就像她的妹妹,两个人长着一样的下颌儿,尖尖,走开了,似一朵小荷上两片初绽的叶。­
    
    【二­】
    
    这个男人出现在巴士里的时候,画眉和嘟嘟正都在看窗外。­
    
    这是个皮肤白皙,四肢修长的男人。他永远有一种不经意的优雅,正如他身上洒着的polo blue香水,随意的一点香氛,一个动作,便行云流水的令女人一震。­
    
    他知道他是女人的杀手,爱情的终结者。­
    
    他坐在了画眉和嘟嘟的身后,那是一个星期六,过了九点,车上的人很少。­
    
    嘟嘟看着窗外,首先闻到了这香水的味道,她的父亲也用拉夫·劳伦牌的香水,只不过与这味儿颇有不同,叫polo green的,有大草原的味道,而现在这味儿,则让她想起蓝天白云。她回过了头,向后看,看到了一个唇角微翘的男人,他正对她似笑非笑。在这一秒,嘟嘟的心停止了跳跃。­
    
    画眉是个对香水并不敏感的女子,她的鼻子区分不了什么香氛。从小,她抹的最多的也不过是驱蚊子的花露水,更加上她潜意识的认为,洒香水的男人多半是有狐臭。因此,她不肯为这香味回首。­
    
    可嘟嘟不肯转过了头。­
    
    等画眉回过了头,她也看到一个唇角微翘的男人,正对她似笑非笑,而两只眼珠,漆似的粘住了嘟嘟的眼睛。画眉的心,急剧的跳跃,这是她和嘟嘟的不同。­
    
    画眉在心跳里用纤长的手指,碰了碰嘟嘟的腰肢,嘟嘟醒了,忙回了头。画眉用手语问她,发什么呆啊,你?­
    
    嘟嘟摇头,将手放在心脏上,告诉画眉,他令人心跳停止。­
    
    画眉笑,用手语告诉嘟嘟,小心哦,你在犯花痴。­
    
    难道,你不心动?嘟嘟用手语问。­
    
    一个站点,巴士停下,这男人站起,高高的。嘟嘟忙示意画眉去问他叫什么名字,画眉刚开口说,先生……­
    
    这男人却兀自打断,一边用熟练的手语打了个手势一边说,我叫林子丹。­
    
    他懂手语?他叫林子丹?­
    
    他打手语的时候,画眉和嘟嘟同时看见了他的手,十指纤长,指甲干净,每一个手指头都修剪的如同刚刚理好的小平头。­
    
    看来,他是个干净而优雅的男人。­
    
    【三­】
    
    下一个星期六的下午,画眉与嘟嘟呆的百无聊赖,两个人不约而同的打了手语,逛逛,坐双层巴士,606。­
    
    她们两个人都心照不宣,她们是去等那个叫林子丹的男人。­
    
    巴士在从起点到终点转了一圈,夜色己暮,七彩的灯在窗外如鲫过江,一条又一条,而林子丹却不曾出现。嘟嘟爬在玻璃窗上,数一盏又一盏的路灯。数到了第七十八盏,车停,有人上来,蓝天白云的味道,不用去看,嘟嘟就知是林子丹来了,并默默对自己说,七十八,今后的幸运数字。­
    
    而画眉,看了看腕上的手表,九点正,看来他是个遵循时间规律而优雅的男人。­
    
    这次他坐她们的前面,刚一坐下,便回过了头。笑着,并用手语,对她们俩打招呼,你们好。­
    
    你好!画眉说,她没有用手语,她想让他明白,她是个会说话,有动听声音的人。­
    
    嘟嘟用手语告诉他,看见他,她很高兴。­
    
    他似乎喜欢手的这种新的应用方式,不肯说话,只是十指纤长,指甲干净的比划着语言,与嘟嘟相聊甚欢。­
    
    画眉在说过第一句话之后,才明白自己犯了个错误,在用手语的人面前最好不要开口说话,因为很明显的,他不愿意使用语言,他似乎在讨好嘟嘟,而强迫她也不要在一个天生残疾的人面前炫耀声音的天然。­
    
    画眉闭上了嘴,她的心开始下坠。她看着嘟嘟十根葱管一样的手指,兰花一样的开落,与他的手指一唱一合,她突然宁愿自己也天生便是个哑巴,那不是缺陷,而是优点,对于林子丹。­
    
    嘟嘟满面春色,问他,为何也懂手语。­
    
    他开玩笑,扫了画眉一眼,画眉心一跳,只见他比划着,一切是缘,因为我知道,会遇见一个不会说话的小天仙。­
    
    嘟嘟笑,小小的脸,片刻红的象抹了一层胭脂。问他,在那儿工作,他说,给一位日本老板打工。­
    
    临下车他与她们握别,他轻轻的握了握嘟嘟的手,如同握一片树叶。画眉把手伸给他,握住,他却用力捏了一捏。画眉心里一呆,朝他脸上看去,只见他正笑看着嘟嘟,而修长的丹凤眼的眼角,活脱脱的放出了一丝眼风,轻轻地将她一扫。­
    
    画眉的脸也红了,他的眼风,给她也贴了胭脂。­
    
    他要下车,背对着嘟嘟,画眉站起来,低声问他,为什么会手语?别拣好听的骗我,我可没有那么天真。­
    
    呵,这是个秘密,不能告诉你,亲爱的。他说这话的时候,画眉轻轻的扫了嘟嘟一眼。­
    
    他的气息,吹过了画眉的耳边,轻轻的,令人沉醉。她低下了头,不能再问,因为,他在叫她亲爱的。­
    
    【四­】
    
    嘟嘟不再需要画眉,她有林子丹。­
    
    林子丹陪她上街,陪她坐双层巴士,在这个城市里一圈又一圈。­
    
    林子丹拥着她,抱着她,用手指轻轻的抬起她的尖下巴,告诉她,他爱她,爱把她小小的脸,放在掌心,精致的艺术品一样,让人细细的打量。­
    
    她爱上了他,因他一日紧过一日的追求。­
    
    二十三岁的生日,嘟嘟大宴宾客,她虽然不会说话,但她请了林子丹,她要让所有的人,来看看她所爱人。­
    
    林子丹来了,带着礼物。他仍是温文尔雅,礼数周全,在嘟嘟的父母面前。­
    
    嘟嘟的父母看他年轻英俊,人又好,还懂手语,简直是上天赐予嘟嘟的最佳人选,他们默许了他,成为嘟嘟的男朋友。­
    
    嘟嘟与他在一起,笑容满面,画眉坐在一个角落里,看他们一对壁人似的来来去去。­
    
    画眉知道她争不过嘟嘟,虽然嘟嘟是哑巴,而她,陆画眉,不过是这哑巴的看护。可他,为什么要捏一捏她的手,为什么要叫她亲爱的,难道他对每一个女人都这样?­
    
    人来人往,宾客如云,衣香鬓影,杯觥交错。­
    
    画眉知道,在这样酒红灯绿的宴会里,人人都有身份,而她,一个小小的看护,是没有人会注意的。她手里拿了一杯酒,悄悄的一个人走到后花园的长椅上,坐下。身后是一棵矮矮的丁香。­
    
    矮丁香上开了花,淡淡的香里有一点微微的苦,正像画眉的心思。­
    
    有一个人走了过来,高大的个,似笑非笑的唇,美丽多情的丹凤眼,是林子丹。­
    
    画眉举着酒杯,手僵在胸前。­
    
    他笑,想嘟嘟吗?她在前面应酬。然后很自然的坐在画眉的身边,身子一斜,一条胳膊优雅的搭在她身后的椅背上,说,爱清静吗?一个人躲在这边。­
    
    她突然坐直了腰,这算什么?他在玩她吗?她想站起来,却又踌躇。她也闻到了他身上独有的香味,嘟嘟说叫polo blue的,与他的体味结合,令人心醉神迷。她不舍得,怕就此站起,从今后再没有机会离他离的这么近,闻他的气息。­
    
    他握住了她拿酒杯的手,轻轻举到他的唇边,呷了一口酒,低声调笑,酒杯边有你唇的味道。­
    
    她脸一红,低下了头,低声道,我们还是说点别的吧。­
    
    他笑,点头,一口流利的日语,一说说了一大串。画眉不懂,等他停了,方低头笑说,我又不懂,多半你在骂我。­
    
    林子丹柔声道,你看我像在骂你么?我说成汉语,只怕你不爱听。­
    
    画眉一手掩住耳朵,谁要听?忙站起来走往人丛中。因为她听道有人在急急地叫林子丹,那必是嘟嘟吩咐家里的佣人叫的,她一刻也离不开他的。­
    
    【五­】
    
    那次生日宴会后,林子丹约画眉出来,在川国咖啡馆。­
    
    那天画眉穿了件香云纱的旗袍,她是借嘟嘟的衣裳,暂且穿一穿。她心里知道,林子丹时下是嘟嘟的未婚夫,自己不该抢的。可身不由己,不愿在他面前丑,还是特意装扮过,才去赴约的。­
    
    林子丹惊艳她的身材,看了一遍又一遍,说,画眉,你平日不该将自己装在休闲服里的,凭白浪费了好身材。­
    
    画眉笑,穷人家孩子,有衣服穿就不错了。­
    
    他一下攥住了她的手,说,画眉,都是穷过的人,你该明白我的心。嘟嘟是个孩子,而你却是个女人,你可明白我爱的是谁么?­
    
    别这样,画眉推开了林子丹的手,低声说,不爱她,何苦追她,惹她?­
    
    原以为你明白的,看来你还是不明白,让我把话都说出来,不都没意义了?­
    
    你……原来是喜欢上了嘟嘟家的钱?!­
    
    林子丹笑,说,为了练手语,我前所未有的刻苦了一个月的。­
    
    画眉脸色渐白,你不怕,我告诉嘟嘟,让你的一场春梦了无痕了。­
    
    怎么会?林子丹笑,不经意地点了一支烟,优雅地吸了一口,自信地说,你是爱我的,你不会去告密的。­
    
    万一我会呢?画眉步步紧逼。­
    
    呵,万一你说了,嘟嘟也不会相信的,她是很爱很爱我的,爱到任何人都摧毁不了的程度。­
    
    是啊,我们俩都挺傻,被一个男人握在了手掌,似乎有点逃不出的样子——嘟嘟,还不快出来?还等什么?画眉说。­
    
    嘟嘟?嘟嘟也来了?林子丹瞬间优雅全失,面如灰色。­
    
    嘟嘟穿了一套唐装,上面缀了几块圆形的美丽的图案,很妩媚的从身后的雅座里走了出来,对画眉微笑的打着手语,我来了。­
    
    林子丹站起,也用手语,说,嘟嘟,你听我解释。­
    
    嘟嘟摇头,抱住了画眉的胳膊。画眉笑,林子丹,别废心机了,你说的话嘟嘟都听道了。告诉你,嘟嘟虽然不会说话,但耳朵却好好的。记不记得,双层巴士上你第一次叫我亲爱的?那时候起,我和嘟嘟就知道你是什么样的人了。。­
    
    林子丹跌坐在椅里,额上的汗一粒一粒的浸出。­
    
    嘟嘟摇头,用手语说,可惜了,那么好的polo blue香水,让你糟踏了。­
    
    画眉站起,携着嘟嘟的胳膊,说,逛逛,坐双层巴士,606。­
    
    嘟嘟点头,临出门又站住,用手指了指唐装上的图案,对画眉比划道,林子丹这样的男人,最多也不过是一块织锦的爱情补丁,好看诱人,却不适用。­
    
    画眉听了,大笑,声音如同春天的风铃,脆脆的回荡在空气中。­
分享到:
发表评论(文明上网,友善发言,匿名评论无需登录)
还可以输入:400 个字符
评论列表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本文用户信息
用户昵称:文字君
文章总计:9639
个性签名:文字站官方账号,收录经典美文!
本栏近期热门
本栏最新文章
网站首页|关于本站|网站地图
文字站感谢每一位喜欢本站的人,欢迎将本站分享给你的朋友!最温暖的文字记录站 ─ 文字站!文学交流群: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若无意侵犯您的权利,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蜀ICP备14019085号 Copyright © 2015 文字站 www.wenzizhan.com 版权所有
分享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