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美文 情感文章 散文随笔 生活随笔 心情日记 现代诗歌 古词风韵 爱情故事 语录名句 微小说 影评 杂文 佳句
×取消主题

柳叶青青

发表时间:2017-06-09用户:文字君阅读:1041
  篇一:心寄花芳曼雨,相思柳叶青青
  碧绿,萋萋愁,海角天涯客,相思永不休。你是我的绿衣女子,红花漫雨的锦绣。听你细密雨丝的踏响,挽着你清秀的雨声,象爱曼妙在我的头顶上,相思的心上。曲曲曼曼的飘洒,从从容容的沐浴,就象在眼前扯下一个细密的雨帘,盖在那绿草油油的层面上,脚下流淌的溪水,似娟秀清淌的小诗,在细密的相思里流淌。雨雾打湿了那美丽的秀发,串成一帘相思的雨雾,迷离了爱的双眼,模糊了爱的忧愁。
  桃花香,梅花秀,帘下出嫚影。似踩着那美丽的青石板路,踏着柔柔漫漫的气息,象撑开美丽的花雨伞,走在脉脉含情的雨巷里。你秀气婉约的模样,象彳亍在我爱的梦中,好有轮廓的美,好飘香漫雨的清透,如你柔软的雨丝轻轻飘在我的脸上,拂过我爱的心头一样,散发着陶醉的芳香,美丽爱的向往。
  杨柳画屏,山桃花中游丝渡,雨阕雨曼,花芳晶莹堪透。象靠近你的岸边秀花影,曼妙清香,如出阁的想,那悠悠淡淡的香,沁人心脾,丝丝扣扣缠绵在雨雾曼妙的身上,象在清雅中迷醉,似躺在细雨如织的雨雾里,美丽绝伦。婉约里的柔情,相思里的曼妙,象爱的眼神里,婆娑出飘逸的洒脱。你象挽着白纱雨雾里的新娘,缓缓从我的身旁而过,我象被打开梦的雨帘,把你美丽的残香,掬在爱的心里。
  轻盈的雨丝在曼舞,如一帘爱的幽梦,在相思里铺排。从滑落到轻软的迷散,是那么的轻,那么的柔,象从爱的背后不经意间的触摸,一丝美丽清冷的感觉,叫我生发一世的想。似靠近你的绣花罗裙,还似抱着你的清香,在雨雾里载歌曼舞,真的好惬意,好有爱的情趣。
  “数点雨声风约住,朦胧淡月云来去”那缓缓曼妙的身影,湿透罗裙曼妙的香,象飘荡在芭蕉蘸丁香的结里,杜鹃的红,也平添不了爱迷失的麻醉。窗外雨雾迷蒙,曼妙香在雨雾里清洗,好迷蒙轮廓的美,好窈窕动感的美丽,我真的心醉了,似陶醉在云端里,香在爱的心上。
  心寄花芳曼雨,相思柳叶青青,等你的如约而至,想你的红花嫚影。密霭生烟树,月笼里踏歌声。何人梦点鸳鸯树,凝想鸳鸯侣。独欢,梦里的幽幽,相思无尽头。念来去风景,你是最美。
  曲清清,剑愁黛,笛箫如笙出嫚影。小雨纤纤,人儿瘦,恋花恋树,情相投。似拼一壶相思醉,剪下江南梅一枝,插在相思雨雾中,兑画成你婀娜多姿的身影。
  那美丽的油墨画卷,在缓缓的打开,你如花似玉的美,一下雕刻在我的眼帘。你少女含羞静寂的美,象画在雨中央,油墨了我江南雨雾里的想。美景,入情、入画。象在雨雾里蝉鸣,在水墨里抒情。坦露江南雨的心声,呼唤江南雨的恋情。
  水墨江南梦一场,梦也香,睡也香。轻轻柔柔在美丽的心上。你忘不了,我也忘不了,江南雨洒满了你的窗,你是我初夜里的新娘。
  天长地久,处子一梦,梦里幻想,细雨如花。
  夜夜增添梦景,相思如画。

  篇二:柳叶青青
  这是一个典型的太湖渔村,村不大,但树木很多,而且都是柳树,蓊蓊郁郁的。早晨雾气总是很浓,村子全被白色的雾和淡淡的柳色所覆盖,象在一张浸湿了的水彩纸上,打翻了一碟嫩绿色的水彩,化得随意,化得使人惊讶。
  那年春末,我来这里采风,想采撷一些渔民生活的素材,住进了这个美丽、宁静的渔村。我的房东是最靠湖边的那一家。在楼上,推开窗,就可见浩淼的太湖和点点的渔船。
  和房东讲好只住宿,不搭伙。但,这里离小镇很远,必须一早先到小镇,备足馒头、面饼之类,中午吃、晚上还吃。
  一天傍晚归来,我见书桌上除了一暖瓶水,还多了一碗米饭和两碟菜,一碟是太湖白虾,一碟是青菜,饭还冒着热气,可见是刚端来。饥肠辘辘,几乎是几口吞光。收拾碗筷,送到楼下厨房,是房东的女儿丽云和她的七岁的儿子在挑螺丝肉,这是渔民惯常的手工活,隔夜挑好,明晨一早镇上卖。我感激的说:
  “谢谢啦!到时再……”
  “不用了,我们人少,烧多了也吃不了。”
  此后,每天都是这样,一碗饭,两碟菜。菜是天天不同的,只是没有汤。喝汤是渔民的大忌——汤就是水嘛,你喝光了水,再到湖里去干啥?
  有一次,无意间在一个老者那里,得知了关于房东的家事。房东以前也靠打鱼为生。在生下这个女儿不久,男的在湖里遇风暴丧生,从此,母女相依。到女儿长成,就招了个上门女婿。第二年,生了个男孩,皆大欢喜。谁料女婿入湖打鱼,也遭突如其来的“太湖风暴”,葬身湖底。老者说罢,一声常叹:
  “唉——!有啥办法?娘俩都属羊,女子属羊,必遭祸殃。”
  我听罢,为之一震,有这么会事吗?是什么年代啦?但事实是,至今她们仍是寡母寡女啊!我确实有些茫然,如何来解释这样一种既简单而又很玄虚的因果关系呢?这些天来,我也感到这种偏离城市太远的渔村,有一种莫名的潜流,有时会掌控着生活的某些方面,很叫人有难以言明的感觉。——我很同情她们母女和母子的不幸,也开始对她们留意起来。
  丽云只读了三年书,是家里的一把好手。个子并不高,但很匀净。尽管常在风雨中,但非常年轻,看不出是已过了三十的人。尤其在右嘴角有一个深深的酒窝,一笑非常动人。但她很少笑,常常给人感觉有一丝淡淡的忧郁。
  后来,每当傍晚,我常常带着她的孩子,到湖边散步。走不多远,她会拿着孩子的外衣跟来,说是怕孩子着凉。这时,太阳已经落进湖里,湖面夕阳的余辉,非常壮观,天上、水中尽是金红一片。在这令人振奋的色彩中,丽云常常会朝我浅浅的一笑,过后是长长的沉默。此时,我会明显感到,在她身上有一种很不自在的感觉。尤其回到村口,她会和我们分开走,一路小跑回家。
  采风结束,我启程回城,丽云在我包里塞进了一包白虾干——这是太湖的特产。她提着我的行李,送到村口。我对她说,就留步吧!她沉默了一会,怯怯的问我:
  “还会来吗?”
  我一时倒窘住了,叫我怎么说呢?但为了不使她失望,我肯定的说:
  “会的。”
  我见丽云眼睛一红,扭头飞快的消失在青青的柳叶丛中。我在村外的车站,回头再看,已是一片模糊的绿色……。
  此后,我也没有机会去那个美丽、宁静的太湖渔村。而且时间隔得愈长,我愈觉得有一样东西遗留在那里,这就是我对那里的青青柳叶的牵挂。
  
  ---- 文章来源于网络,阅读更多散文/随笔/诗词/佳句、发表文章作品尽在文字站!
分享到:
发表评论(文明上网,友善发言,匿名评论无需登录)
还可以输入:400 个字符
评论列表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本文用户信息
用户昵称:文字君
文章总计:9640
个性签名:文字站官方账号,收录经典美文!
本栏近期热门
本栏最新文章
网站首页|关于本站|网站地图
文字站感谢每一位喜欢本站的人,欢迎将本站分享给你的朋友!最温暖的文字记录站 ─ 文字站!文学交流群: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若无意侵犯您的权利,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蜀ICP备14019085号 Copyright © 2015 文字站 www.wenzizhan.com 版权所有
分享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