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美文 情感文章 散文随笔 生活随笔 心情日记 现代诗歌 古词风韵 爱情故事 语录名句 微小说 影评 杂文 佳句
×取消主题

陌黎著

发表时间:2018-02-01用户:凉薄少女へ心也殇阅读:430
  一起度过的青涩时光,阳光穿过图书馆的窗,然后洒向你的脸,我鼓起勇气坐在你身边,不近不远。如光的笑,让开心日子光芒万丈,可是你上的我却偷偷藏了一点虚荣,还说你变得不像你,从此我们变成了生活在孤单星球的小王子,浅绿色的微风,蔷薇是怎么计都话说不能磨灭的心愿,这个心愿珍藏在我的心底。
  盛夏这一天一天的灿烂,彼春花香此夏忧伤我们都喜欢下雨后一条小路,阳光很舒服,多阴流动像云霞,梦想悄悄开始萌芽,你说陪伴,不一定非要走到最后,某一段路上曾为彼此带来朗朗笑声,那就已经足够,人生不过是一场旅行,你路过我我也路过你,然后各自向前。
  几乎在每个班里都会有一个能歌善舞的漂亮女孩。在高二三班,这个女孩夏慕青,而是跟她同名不同姓的夏星。
  与夏星一样,夏慕青的声音清亮美好,有的时候他的音调拿捏的比相亲还要准确,只是那又怎么样呢?项目经长相普通,几乎没有人看得见他的闪光点,尽管夏星为人低调不喜张扬,但是这并不能阻止同学们拿两人比较。
  高二下半学期,学校特意安排了未来规划课,这节课上年轻漂亮女老师恰好抽中了夏慕青第一排的同学谈理想,轮到夏慕青的时候她站起来低声说出来了自己的理想,世界理想,班上同学听了,一起哄笑起来。
  她说,她想考音乐学院,想做歌星。
  “哟!她说什么?也不掂量掂量自己几斤几两”
  “人家夏星都没敢说话,她倒是在这里大放厥词”
  ……
  夏慕青眨一眨眼睫毛,不知何时挂上泪珠,她默默坐回去,不再说话
  夏慕青虽然,已经习以为常,但是总把自己和班花比较难免会沮丧。她走在教室里也经常会听见自己那个手笨的死党跟同学争辩,内容如下:
  “我们家夏星比夏慕青长得好看”
  “是我们慕青长得很纯好吗?”
  “夏星比夏慕青瘦”
  “我们慕青腿长啊”
  “可是那又怎么样?他没有我们夏星的腿直啊”
  ……
  这样的小争辩往往都是以安然的失败告终,尽管夏慕青多次劝慰安然不要把这些事情放在心上,但其实自己心里难受的要命。
  就这样,夏慕青闷闷不乐的上玩了大半节课,一直到收到了一张字条,心情才慢慢的好了起来。原因很简单__给他那张字条的是班里多半女生倾心对象的居哲
  字条上面的字像极了蟹子满地爬,不过依稀可以看清楚___你唱歌很好听,不要在意别人的眼光,加油,我看好你!
  就这几个字,让夏慕青下课之后跟打了鸡血似的,抬头挺胸的在走廊里走了好几遍,最后还是被安然拖回了教室。
  被强行拖回教室的夏慕青神经兮兮的站在居哲面前,一脸掐媚的问:“你...你为什么要...传纸条给我啊...?”
  居哲好像是刚刚才睡醒,睡眼惺忪,揉了揉眼看清了面前的人,露出了邪魅一笑,说道:“嗯,我只是看不惯她们那样子嘲讽你,加油,我还是很看好你的哦~”
  那一笑,像是照亮了夏慕青的整个世界一样,原本就俊朗的面孔,这个时候在夏慕青眼中更为帅气,不由得看痴了......
  “诶,你在发什么呆?”安然在她面前挥了挥手,把沉浸在那份微笑的夏慕青拉回了现实世界。
  “没有没有...”
  很快居哲给夏慕青传字条的事传遍了整个楼层,因为发生这种事情的概率就跟猪会上树一样小,于是一众女生奔走相告,暗自心伤。
  人们不禁暗暗疑惑,这个世界不看脸?
  不管怎么样。不管如何夏慕青对居哲都是心怀感恩的。
  从来都没有一个人能够如此肯定他的梦想。在这之前。他受到的只有鄙夷和嘲讽。甚至于别人的无视。
  青春期的女孩不太敏感脆弱,而且极其动情,毕竟只有夏慕青自己知道,他每天都捧着怦怦乱跳的小心脏,站在居面前唱歌给她听,其实,这是她的专业根本起不到太大作用,只是他就是单纯的想让他听,听到她歌声而已,这就喜欢吧,夏慕青想。
  就这样居哲成了夏慕青唯一一个能够说上几句话的“异性朋友。”
  高三的时候,夏慕青成了三班唯一一个音乐艺考生,他必须把更多的时间放在即将到来的艺考上,父母为她请来了邺城最好的音乐老师,为了配合老师不规则的上课时间,他开始频繁的请假,于是他和居哲“天台之约”不得不取消了。
  更让人奇怪的是居哲也开着突然三天两头的请假,夏慕青每一次回来学校总是找不到他,他再打电话去他家,接电话的也总是居哲妈妈一听到是夏慕青,对方就变得性冷淡,说是已经给居哲请了最好的补习老师,大体意思就是拒绝同学正在家里闭关修炼,请勿打扰项目夏慕青还很疑惑,后来放下电话仔细想想倒也能够明白几分,居哲那种傲娇的性格,没准就是遗传他老妈,而且告诉他小王子是断然不会和平民一起复习的,就算是一起复习太绝对不会跟不上老师的节奏,上课下课也是睡着,想他到底见过几个知识点?
  安然,倒是安然一天一个电话打给了夏慕青,无非就是报一下“学习文化课好累啊,学艺术文化课的要求一点都不高,你多幸福啊”之类的,到了最后,安然总是提起居哲,说了一大堆八卦之后就会突然想起自己还有,一套数学作业没有做,于是毫不犹豫的挂了电话,留下夏慕青在这电话那头幽幽叹息。
  难道学艺术学就不累吗?好的学校都难考,就艺术考生自己心里清楚,别人看到的只是他们在奋战题海的时候,艺术考生三天两头请假,不用上文化课,却不知道你在家里被专业老师训得很惨,并要求一遍又一遍的重复唱同一音调,他们看不见的是艺考生的艰辛,因为他们是无暇关注一考生状态,由于门面的都是假象而已,其实大家都一样是正在努力,为未来拼搏的孩子
  夏慕青再见居哲是高考后的最后一天,天气预报说有雨却一直到下午都没有下雨,艺术生的考点是在普通考生对面的学校,夏木青本来正在考点走却突然发现居哲,他一脸焦急地翻着口袋。夏慕青悄悄走到居哲的身后猛的拍了一下他的肩膀,他仓促的转身发现了夏慕青脸上的笑容喜悦。一闪而过,随即被强烈的惊慌代替了。
  “你,怎么啦?”夏慕青疑惑地看着,手足无措的居哲。
  “没有啊,我好像忘记带东西了”居哲佯装淡定的笑笑,手下却下意识的按住了口袋
  夏慕青也有点着急了,这家伙莫不是忘记带准考证了吧?他一把抓住居哲的胳膊,“是很重要的东西吗?”
  居哲点点头,然后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就用力摇摇头说“我忘记带我妈给我从网上取的护身符了”
  “呼,吓死我了,夏慕青笑起来,你妈还信这个啊?”
  “没关系啦,马上就要考试了,你快去考试吧,考完我请喝咖啡,咱们讨论讨论”居哲冲夏慕青,眨巴眼睛,挥了挥手,转身就跑进了考场。
  夏慕青转身往考场走去,突然见到居哲就觉的愉快心情让他一边走还一边哼起了歌,良久,他咧嘴笑了一下,自言自语道:“真是洋气,还从网上买护身符。”
  后来。夏慕青想,他大概永远也不能原谅自己。因为他的蠢笨让一个男孩失去那么多。
  高考结束的那天。夏慕青和居哲的确去了咖啡店。而那一杯咖啡,夏慕青终究没有喝成。不是咖啡太苦涩,而是心。
  居哲问夏慕青要喝什么咖啡,夏慕青说拿铁。然而当居哲转过头对服务员点单的时候。夏木青却突然改变了主意,说要喝美式咖啡。
  两个人离那么近而居哲却没有听见,夏目清的脑海里有不好的想法一闪而过。因为他看到了居哲正认真地盯着服务生的嘴巴说。“他要拿铁,我要卡布奇诺。”
  而服务生,微笑着说:“先生刚刚这位小姐说要换成美式咖啡。”
  然后,居哲的笑容就僵硬在脸上。他的脸上在一刻之间布上了层层的黑暗。转头看向夏慕青一字一句地说道:“你猜的没有错,我是听不见的”
  话声一落夏慕青立刻唔着嘴哇的一声哭出来“天啊,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
  “早点告诉你,你恐怕就不会和我站在一起了,因为,我听不到你的声音,听不到你的声音,你就会讨厌我”
  居哲面色苍白地站了起来,推开服务生踉跄地跑了出去,还撞翻了咖啡店的椅子。
  夏慕青立即起身追了上去,他一边奔跑,一边用力喊他的名字
  “居哲”她哭着喊道。
  哦,不对,他听不见的
  大雨倾盆而下,天气预报总算能让他相信一回了。
  高考成绩出来之后,安然第一时间给夏慕青打来了电话,在电话里,安然首先语气欢快的恭喜夏慕青的成绩足够让他上了自己梦想的音乐学院,犹豫了一会儿,他才说“听说,居哲的英语成绩烂极了,老师也很不可思议,去查考卷的时候,发现他英语听力,几乎全错了,白白丢了将近30分”
  所以说,那天在考场外,她焦急的寻找的助听器吧,所谓的翻找护身符,只是为了掩盖自己缺陷而已,并且让她心安的谎言吧?
  夏慕青在电话那头沉默了。
  居哲,你为什么那么傻?
  之后整整一个暑假,夏慕青经常徘徊在居哲家的周围,他希望能够见上居哲一面,可是没有,她在居哲家打电话的时候,接电话的居哲母亲,这次她的母亲倒是没有语气冷淡,一只疲惫的告诉他,,他不想也不愿意见任何人。
  班级毕业聚会的时候只有居哲没有到场,大家改善,敌对夏慕青的心理,纷纷恭喜她考上了知名的音乐学院。
  谈起大家对高中三年的感想,大年的感想,大多数人竟然都不约而同提到夏慕青和居哲的“天台之约”,他们打趣夏慕青问:,她怎么没把设置的小男友一起带过来?不会是居哲依旧傲娇冷酷,以至于现在他都没把他拿下吧,夏慕青闻言,脸色一暗,只是摇头,却不作回应。
  那天夏慕青喝了很多酒,头脑依旧清醒的很,他找了个借口说率先逃离了就会进场,独自回到了学校,高三教学楼已经被封了起来,可是,夏慕青摸索着窗口还是翻到走廊上。
  每个教室都已经落了锁夏慕青伸着酸痛的脖子,趴在教室的窗口上,这次终于感受到班主任每次趴后窗痛苦,还回味一下,仿佛看到空座位上坐满人,女生们正嘲笑白日做梦的自己,而那个叫居哲的男孩被女生们叽叽喳喳的声音吵醒后,悄悄地递了一张小字条。
  回忆也要上,不禁觉得有点头痛,他轻轻叹了一口气,继续往前走。
  转角处的楼梯,通往天台的,可惜,天台的玻璃也已经挂上一条重重地的链条锁。
  走上台阶,他倚着门做了下来,透过玻璃看天台,天台上,已经没有那个会微笑着听他唱歌的男孩了?初心如他,从来都没有注意到,那个男孩眼睛,看见的不是他的脸,而是他一张一合的嘴巴
  居哲,谢谢你,如果没有你,我大概永远无法实现自己的梦想,一直小心翼翼向别人隐藏自己缺陷的你,却假装能够听见我的声音,总是给予我最好的赞美,是你让我找回了自信,是你用你的残缺,给了我现在无限的风光。
  居哲是高二年级出了名的冷酷男,因为帅气的长相而使得众多女生对他芳心暗许,尽管有许多女生对他暗送秋波,但他都没什么反应,于是大家私底下都叫他“冷酷小王子”
  他几乎不怎么出教室,也不参加运动,每天总是趴在课桌上睡觉,成绩竟然也能保持了中等偏上的水平。
  每天放学的时候他就会打这开始前从课桌上爬起来,掏出注重你的耳机,带上目不斜视地走出学校穿过那条总是整天堵车的马路,然后步行回家,所以暗恋他的小师妹吧多少放学回家路上向他告白,而他却因为耽误自己过马路就推开人家扬长而去
  总之,在叶城一中,拒绝就是一个“神”一样的存在,有神似林更新的长相,神秘的高傲气质的神经病一样的性格。
  此时此刻,居哲对夏慕青的温情简直就像在平静的水面上扔了一枚炸弹一样,不但诈的大家魂飞魄散,还炸碎了一众小女生的玻璃心。
  大家开始纷纷猜测,是居哲的神经病最近加重了,还是他突然口味变重,开始喜欢这种频繁掉到尘埃里都看不见的姑娘,然而人们所有所有的猜测都在居哲给夏慕青的第二张字条。
  第二张字条的传递过程中几乎要被姑娘们捏烂了,几乎每一个人都想将那张折叠好的四条放在手心里,认认真真的观察,希望从上面看出什么端倪来?。不过很可惜,最终揭晓谜底是夏慕青的死党安然。
  “夏星有收到居哲的字条吗?居哲有对夏星笑过吗?他们恐怕连话都没说过吧?居哲要我的夏慕青在大课间的时候到天台上去唱歌给他听,你们夏星有这个待遇吗?”安然正趾高气扬地向“星粉儿”们炫耀夏慕青偶然得到的天大“恩宠”却意识到自己不小心泄露了居哲和夏慕青的行踪,于是他只能干笑着闭上嘴巴。
  “哦,原来他们在天台啊”众人终于知道字条的内容
  于是,那一天成了课间时间,上操人数最少的一天,体育部小干事吃惊地清点着高二三班为数不多的上操人数的时候,这群疯狂的、躁动的人们正趴在天台的门外往天台上看。
  真是一副画面太美,不敢看啊。
  只见夏木青对着居哲深情的唱着歌,而居哲也睁不不转睛的看着夏慕青的脸”,仿佛能看出花儿来。而在天台上的小风啊,吹动着少年少女的头发,那场面直叫人心碎成渣。
  众女生一边向后撤退,一边感慨自己的时运不济,同时也对居哲的审美彻底死了心。
  从那以后,每天的大课间居哲都会叫夏慕青到天台上去,目的显而易见,是唱歌给她听,美其名曰“吊嗓”。居哲似乎乐在其中,只是可怜了夏慕青,每天像个点歌台他就得唱什么,虽然每次唱完都会后悔的不得了,但是他偏偏就拒绝不了,居哲的帅气笑容。
  居哲说:“慕青你真的很棒,你一定能考上理想的音乐学院”
  天哪,谁能告诉夏慕青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那个,每天趴在课桌上睡觉的男神,居然每天会拉你去天台陪你练歌。
  还一本正经的鼓励他,这个世界是怎么了?居哲,从小就是听不见的,他几乎从来不戴助听器。当医生第一次把那个冰凉的助听器戴在她耳朵上的时候,她“哇”的一声哭了起来,猛地扯下助听器,扔在地上。用不怎么有力量的小脚踩上去。不知怎的,他从小就对那东西非常排斥。
  为了这个自尊心极强的孩子,母亲含泪为她请来最好的唇语老师,悄悄地将助听器放在抽屉里。
  从小学到高中,还一直努力的维持自己高冷高傲的模样。
  他上课的时候睡觉,放学回家就立刻在自己家庭教师那里重新学习,白天讲过的内容。没有人知道他一直那么艰难的维持自己的骄傲,那么努力掩盖自己的缺陷。
  放学回家的时候,他戴上耳机,那样就可以掩盖别人,在背后喊他,她却没有听见的尴尬,其实,看到耳机里面一首歌都没有放过。
  他之所以准点穿过那条有点堵车的马路,是因为他听不见汽车鸣笛声,只能趁着堵车空档时,从车与车的缝隙中安全穿过。大家看到的只是他粗暴的推开小师妹,然后走掉,却没有人知道,其实他只是为了赶那个堵车的时间点。因为一旦汽车开始流畅通行,她就会担惊受怕地站在马路一边,一直到天黑下来也不敢过马路。
  他从来都是小心翼翼的活着,孤独的成长着,他没有朋友,因为他害怕被嘲笑。
  可是当他看到一脸卑微,毫无自信可言的夏慕青时,却萌生了一种冲动___他想要帮助这个女孩。
  说起来她自己都觉得可笑,因为他从来都没有听过这个女孩的歌声,她只是曾经从同学的口型上看到他们对女孩歌声的称赞。
  这样的一个女孩,没有出众的长相,也没有优秀的学习成绩,却有一颗炙热真诚的心,她对唱歌的热爱让居哲很感慨。后来,居哲就想,大概是自己和这个女孩之间存在着一些共同点吧,他才想要帮助她的吧,比如,他们同样害怕别人嘲笑的目光。
  写字条给她,拉她去天台练歌,看到他认真努力的唱着,他感到了快乐。电脑上见到那些冰冷的歌词,被她动情的唱着,虽然也听不见,但是能看到她的用心。
  女孩不知道,其实每次居哲妈妈接电话的时候,男孩其实都在电话旁,长久的站着,直到母亲把电话挂掉为止。
  男孩交代母亲,“凡是夏慕青打来的电话,都不要给他,我可以接电话的希望,尽快挂掉就好。”
  高考前的那段日子,他在努力适应那个冰冷的助听器,他是那么小心,可还是失误了。
  高考的时候,他忘记带助听器了,焦急的寻找之际,那个眼睛要亮的女孩突然出现在他的面前,关切地问他是不是忘记带了什么重要的东西,他却只能傻乎乎的,并一直来用谎言欺骗她,但是毕竟纸包不住火,最终他还是发现了。这个残缺。
  仓皇的逃回家,他就永远没有出现过。
  他害怕走到街上时,会看到熟人,戳他的脊梁骨,嘲笑他“嘿,你们看,他就是那个自命不凡的聋子。”
  他想,他是不是又要变成一个人了?
  秋天的时候,夏慕青不得不收拾行囊,去遥远的北方城市,那个地方是全国最好的音乐学院和全国最好的传媒公司,那里是实现梦想的地方。
  安然邺城最好的师范类学校,而关于居哲,说法有很多,有人说他高考失利之后,被家人安排在了邺城学校学院专科,也有人说他出国读书了,但这也都只是听说,因为没有人再见过他。
  “安然,你要照顾好自己啊。”夏慕青用力的抱了抱安然,“还有,如果你能够见到他,请帮我跟他说声,对不起。”
  “慕青,这种话你还是亲口跟他说吧,那个骄傲的家伙一定不想我们知道他听不见的事实。”安然想了想,接着说,“他对你也真是够好的,如果我听不见了,我才不会像他那么傻,为你做那么多事情呢。”
  “那么,再见了,安然。”
  “死丫头,成名了之后,一定要记得给我签名啊!”
  2014年的夏天2014年的夏天,全国年轻人几乎都听说过“夏慕青”这个名字,因为有这个名字的年轻女孩的照片,在夜之内在各大网吧微博上,疯传照片上女孩,不漂亮,但笑得非常自信。他是ie公司推出年纪最小的女歌手,据说,他被发掘的时候正在酒吧驻唱,经纪人说他是她自信的笑容和清亮的声音,吸引了他。
  紧接着,夏慕青的第一张专辑,《听不见你的声音》,也发行了,这张专辑让她名声大噪,特别是里面的mv(音乐电视),从上传到网上开始,就在各大网站获得了超高的点击量。
  与此同时,邺城里面的一家电脑专卖店里面,一个英俊的男生滑动鼠标,点开了夏慕青给mv。
  画面中女孩在自己座位上尽情的歌唱,小声的歌唱。男生所戴着耳机穿越堵车的马路。在众人嘲笑她的时候,她收到了男孩的纸条,紧接着,男孩就拉着女孩到天台上练歌。高考的时候,男孩焦急地翻口袋,抬头却看见了女孩的脸,于是假装对他默默微笑,在咖啡厅,男孩自顾自的跟着服务员点单,却听不见女孩的声音。………
  结尾是一段字幕:
  谢谢你慷慨的给予,谢谢你,在我难过的时候给我施以援手,谢谢你,用你残缺赐我无限风光!我对你,无所谓嫌弃,只有感恩!
  那个英俊的男生猛地抓住头发,即刻用手捂住眼睛,低声呜咽起来,眼泪沿着手掌的边缘慢慢的滑到脸上来,湿乎乎的一片。
  “居哲”母亲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她的身后,她轻轻递上一物,“这么长时间了,你是不是应该再次尝试戴上它?”
  男生红着眼睛,只看不动,良久,他轻轻的吸了吸鼻子,伸手接了过来。
  三个月后的一个晚上,在叶城一中文艺广场上,举办了一个小型演唱会。
  广场上人头攒动,密密麻麻的都是挥舞的荧光棒,还有人举着夏慕青的大海报。
  “ 都说慕青师姐,《听不见你的声音》mv里的男生,原型是我们学校的师哥,你们见过吗?”
  “冷酷小王子,居哲嘛,略有耳闻,不过听说高考之后就再也没有她消息了。”
  “是吗?真好可惜啊”
  ……
  后台化妆间里,夏慕青坐在椅子上闭目养神,造型师正在给她做发型,化妆台上堆放着一些包装精致的,小礼物和花束。
  安然用手扒一下那些礼物,然后垂头丧气地坐到椅子上,
  托着腮帮子,看着镜子里的夏慕青,帐然叹了一口气。
  “慕青,抱歉,我没有他的消息”安然幽幽的开口。
  夏慕青睁开眼睛,看向安然,“安然,公司当时,帮我出专辑的时候,我就赌了一把,用我们两个人的故事来做专辑主题。你说,他会不会生气?我把她的秘密公之于众了,这就跟揭开他的伤疤,再撒一把盐一样。一旦他生气了,我就永远也别再想见到他了。”
  “慕青,你别来问我,我真的不知道。”安然摇摇头“你还是好好准备吧,马上就要上台了,师弟师妹们都等着呢。!”
  演唱会开始后,夏慕青站在舞台上,唱了一首又一首。
  变幻的灯光打在她的脸上,自信的笑容给他平凡的笑容增加了不少色彩。夜色渐浓,演唱会也马上结束了,可是,他依旧没有看到,居哲的影子,安然也在台下替她默默地叹了一口气。
  就当夏慕青准备唱最后一首歌曲时,结束演唱会的时候,舞台入口出现了一个人影,身形挺拔,脸庞英俊,怀报金花,向着夏慕青款款走去。
  粉丝们都尖叫了起来,还有几个人直接喊出了居哲的名字,前排记者见状,立刻抓起相机,连接拍了好几张。夏慕青转过身,见到人立即捂起了嘴,再也说不出话来。
  结果后台工作人员递上来的话筒,居哲抿抿嘴:微微一笑,把捧花递给夏慕青给同时温柔地说:“慕青,好久不见,我好想你,你呢?”
  夏慕青不语,眼泪潸然落下,居哲转过身,对着台下音响师点点头,这个时候,音乐响了起来,是《听不见你的声音》的旋律。居哲轻轻地将夏慕青拉到自己的身边,用手指了指耳朵上的助听器,认真的看着夏慕青说道:“现在,我能听到你的声音了。慕青,谢谢你,谢谢你,谢谢你。这首歌,是献给你的。”
  夏慕青一脸惊讶的看着居哲的举动,直到一曲终了,他才回过神。
  原来,这一切都是真实的。
  梦里他们,钟能相聚。
  梦里的花,终会绽放。
  他们的幸福,由他们自己掌控

  陌黎文
分享到:
发表评论(文明上网,友善发言,匿名评论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还可以输入:400 个字符
评论列表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本文用户信息
文章总计:4
个性签名:暂无
本栏近期热门
本栏最新文章
网站首页|关于本站|联系我们|网站地图|常见问题|手机客户端
文字站感谢每一位喜欢本站的人,欢迎将本站分享给你的朋友!最温暖的文字记录站 ─ 文字站!文学交流群: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若无意侵犯您的权利,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蜀ICP备14019085号 Copyright © 2015 文字站 www.wenzizhan.com 版权所有
投稿
分享
导航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