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美文 情感文章 散文随笔 生活随笔 心情日记 现代诗歌 古词风韵 爱情故事 语录名句 微小说 影评 杂文 佳句
×取消主题

迷途知返(短篇小说)

发表时间:2023-04-09用户:文献阅读:1878
  眼看快要放暑假了,又到了家长们为孩子寻找各种兴趣班补课的学习黄金时期。这样做的好处:一是上班的家长把孩子交给老师更放心,解决了孩子在家无人看管、担惊受怕的顾虑;二是发展了孩子的兴趣爱好,学一门特长、技巧,提高素质、增长品位和修养,这也是当今培养下一代,应对社会竞争的共识和潮流。
  朱明、方亮同在省人民医院医护人员家属楼7栋同一单元上下楼的住户,两人的父亲还是同一科室的医师。方亮的父亲是内科主任医师,两人的孩子同在东湖小学三年级读书,朱明在2班、方亮在3班。平时上学放学,两人出双入对,是玩的十分要好的朋友。可是两个人的性格截然不同,朱明安静稳重,做事细心。方亮热情外向、好动活泼。两个人的学习成绩都很好,而且都对美术感兴趣。朱明父亲两年前就为他在市少年宫蓓蕾美术班报了名。方亮父亲在朋友的介绍帮助下,为儿子在省少儿活动中心陈虹老师美术班学习。据说他们虽不在一起,但都是名师上课,特色鲜明。两人都学习很努力,各自得到了老师的好评和鼓励。
  学校放暑假后,朱明、方亮各自的少儿美术班,每天都安排半天培训,共有20多天连续上课。这是一个让孩子丰富暑假生活、增长艺术素养、提高绘画技能的大好时机。然而让人没有想到的是,已在省少儿活动中心学习了两年的方亮,突然要转到市少年宫的蓓蕾美术三(2)班学习。理由是外婆老家有事回去了,市少年宫离家近,可以让朱明奶奶送他两个人一起上学。
  其实事情远没有方亮父母说的那么简单。原来省人民医院内科家属楼住着20多位医护人员及家属。为了联系方便,早几年就建立了一个天使微信群,除了工作联系方便,信息交流共享,生活互助互帮,还会将小孩学习、参加社会活动等成果用图片和视频的方式,在群里通报。可不是吗,朱明的母亲沈惠珍就经常发小孩在市少年宫绘画班的作业图片到微信群,引来同事及家属的点赞和好评。前几天沈氏又报告朱明参加市少儿美术比赛获得一等奖的喜讯,并展示了作品图片。看起来确实不错,画面干净饱满,色彩鲜艳、,引来一片赞美。让方亮父母羡慕和佩服,看过自己儿子的绘画作业,虽然在名师手下学画,但画面就不如人家画得好看。你看朱明画的人像人,动物像动物。而方亮的绘画就显得特别的粗糙、幼稚。不像是画出来的,像随便任性涂鸦出来的,根本谈不上美观,所以当同事们提出让他也发几张小孩的绘画作品时,他总是说,作业老师没有发下来而搪塞过去。
  心里着急的老方总是在儿子面前夸奖朱明聪明好学,画画认真,画的画像印出来那么看着舒服好看。儿子对父亲的说法很是不满,不屑一顾。急了会顶他父亲:“你懂得什么是儿童画吗?那只是照图临摹画。说不定还是老师修改出来的呢!那叫成人味的假儿童画,不是真正的儿童画。”老朱对儿子的回答总是不以为然,坚定地认为好看,形准确、画面干净、能获奖的就一定是好画。儿子在外人的眼里精明能干,他觉得儿子比朱明智商高,那为什么画出来的画就没有朱明画的好看呢?究其原因,恐怕就是老师教学水平的问题。如果方亮也能在朱明的班上学画,一定比朱明画得更好。于是他产生了想给方亮转学的想法。听说老朱与老师很熟悉,凭着自己科室主任的地位,让老朱找他的老师疏通一下关系,暑假开始转到少年宫,恐怕不是一件什么难事吧?于是,他将这个想法跟妻子商量,妻子刘琼也有同感,他更在乎的是同事朋友们的看法。为什么都是名师教学,他们之间的差别会这么大呢?丈夫老方又是老朱的上司,小孩如果不如他人,自己会很没有面子。但是刘琼提醒老方:“换班之前,最好还是要跟儿子商量一下,听听小孩的意见”。
  “我认为没有必要告诉他,他现在还小,没有辨别好坏的能力。缺少危机感,等联系好了再跟他说也不迟,到时候他会知道,父母都是为了小孩有出息才这么做的”。老方回答。
  第二天下班后,老方约老朱一同回家,两人肩并肩下楼边走边聊,老方把自己的想法告知于他。老朱听完后,爽快地答应了方主任并说:“没问题,我等一下就打电话跟廖老师联系一下,我认为凭我与廖老师的关系,暑假美术班加进一个人应该没有大问题,再说他们两个好朋友共同上下学,有一个伴,也可以互相学习、互相照顾,何乐而不为呢?”朱大夫之所以承诺帮这个忙,除了看在自己上司开了口,有求于我,不要错过这个与领导拉关系的机会,还有马上要进行职称评定,医院给内科分配了一个名额,想让主任在两个有资格竞争高级医师中推荐自己。朱大夫与廖老师结识,是在看病中偶然相遇。廖老师母亲某晚突然心脏病复发,情况十分危急,送往医院。正好遇到值班医生朱启怀坐诊,由于处置及时、精心护理,母亲住院一周后,病情得到了控制好转出院。在此期间,他们了解彼此都是吉水老乡,从此两人结为好友,当得知廖老师是市少年宫少儿美术教育的名师后,朱大夫就把儿子朱明交给了廖老师,让他好生培养。
  朱大夫果然雷厉风行地为方亮进入市少年宫疏通好了关系,并通知他7月5号正式上课。待一切手续办完后,方主任才告知方亮说:“由于外婆老家农忙,需要帮助舅舅家料理家务,没人送他上下学,父母医院工作都很忙,于是父母通过关系,找人帮忙让他转学到离家稍近的市少年宫绘画班继续学画。方亮听后面无表情,显得很无奈。特别听说每天让朱明奶奶送他们上课时,他显得有些很不情愿。虽然他们的父母同在一个科室的同事,又是上下楼的邻里关系,打小玩在一起,但近来父亲老是在方亮面前夸朱明、贬自己,让他很反感,特别以后还要同在一个班上课,无形中让他有一定的压迫感和不爽。
  7月5号吃过早饭,母亲刘琼牵着方亮来到朱家,朱明和他奶奶,正好在门口等他们。刘琼把方亮交给朱明,嘱咐他们两个人,今后好好相处,认真学习,听老师的话。交代完这些以后,刘琼赶紧下楼,骑上电动车赶去医院上班。朱明奶奶领着朱明、方亮,坐10路公交3站后下车。来到少年宫,朱明想牵着方亮的手一起进教室。但方亮并没有反应,显得很冷淡,默默地跟在朱明后面走进了教室,“老师好!”朱明有礼貌地报告,说完将方亮介绍给了老师。廖老师让大家安静下来,开始向同学们介绍新来的方亮。“同学们,从今天开始我们班又多了一位新同学,他的名字叫方亮。”小朋友们听后,热烈鼓掌表示欢迎!廖老师安排他们坐在同一张桌子上。
  介绍完了新同学以后,老师开始讲课。只见老师用遥控操作,屏幕上立即出现一幅儿童画《快乐音乐会》。老师用讲故事的方式导入课题:今天的天气特别好,你们看左上方红彤彤的太阳露出大半个笑脸,使整个画面呈现出阳光明媚的感觉。这时在森林里,正好举办一场快乐的音乐会。小伙伴们都准备好了各种才艺,只见小兔子拿出一只笛子,很认真地吹起来,小鸟们站在树枝上开始了歌唱,其他动物们非常陶醉地听着。画面采用水笔勾线,蜡笔上色的方法。画面上有蓝天、褐色的大树,树枝伸展张开;地下是绿色的草地,开满了鲜艳的花朵。前面右边,小白兔穿着红色的连衣裙,手上拿着竹笛,在吹着好听的山歌。左边小花猫,在伴着歌声舞蹈。后面的黒小熊,在手舞足蹈的为大家欢呼鼓劲。
  整个画面热闹欢快,下面老师来给大家复习一下作画的步骤和方法,第一步:构图起稿;第二步:水笔勾线;第三步:蜡笔上色;第四步,调整完成。老师出示绘画步骤过程视频。演示完成后,老师布置作业,今天大家临摹这张画。学生们在老师发下来的八开图画纸上画了起来。只有方亮坐在位置上东张西望,好奇地打量着大家。老师走到方亮跟前,关切地询问:“方亮同学有什么不明白的吗?”“没有!”只见方亮紧盯着老师的范画,好像在思考琢磨着什么。几分钟后,他才开始动手画画。不一会儿他在画面右前方添加了一个背对着画面的熊猫,熊猫右手握着一根指挥棒在指挥大家唱歌。老师看过后问他:“画面上并没有小熊猫啊?”方亮说:“这么多的动物同时在唱歌,如果没有一个指挥,这个演唱会就会乱套的!”老师听完他的解释以后,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皱了皱眉头,走开了。
  第二节课,很多小朋友已进入到勾践阶段。画面表现的动物及树木花朵都采用的是简笔卡通画的形式,老师让他们边画边记住各种动物的表现特征和规律。孩子们十分听话的记着老师的话,不敢有丝毫的改变。方亮第一次到一个新的环境,陌生的同学,严厉的老师,一切都好像感到很不适应。他的这种情绪影响了他的作画状态,纸上很难看出一个完整的画面,而且涂改很多。他心烦意乱,索性停下笔来,看着在身边仔细作画的朱明。他如果只是看着他作画还好,但不可思议的是,他却故意找茬作乱,说这样不行,那样不对。有时直接到人家的画纸上乱涂乱画。朱明实在忍无可忍,气愤的使劲推了方亮一下,不想这一推让方亮站立不稳,摔倒在地。于是,他马上从地上爬起来,挥起拳头向朱明砸去,课堂上顿时乱成一团。老师赶紧过来制止了方亮的暴行。为了避免矛盾激化,老师让朱明坐在后面的位置上做作业。
  安顿好了朱明,老师就来到方亮的跟前,俯下身子对方亮进行个别辅导。方亮对老师的指导和示范表面上附合点头,内心是绝对有抵触情绪的。根本原因是廖老师的教学方法与少儿活动中心的陈老师的方法完全不同。陈老师在讲课之前,经常会出示一些国际国内获奖的儿童画与学生分享和讨论。那些画是儿童发自内心的感受和体验,用自己的双手直接真实地表达出来的,画面充满了儿童的情趣和情感。
  陈老师经常鼓励小朋友作业时自由想象、大胆表达、独立自主的完成作业和创作。
  然而在这里,方亮的心情显得特别压抑。作画只能这样不能那样,老师通过让孩子照规矩模仿制造出“像样的画”来博得家长的认可,孩子则为了获得肯定与奖励,误认为画画就是亦步亦趋按照指令复制,要么是复制整张画,要么是将练习过的各种局部复制加以组合。否则老师就会指责学生观察不仔细、上课不听讲、目中无人、自作主张。这些与陈老师的和颜悦色的讲话和口气完全不同。
  这种成人化的少儿美术评判标准,造成了少儿美术培训机构的畸形发展和恶性竞争。这些所谓的优秀作品,成了家长们炫耀孩子聪明能干的资本。同时也助长了少儿培训机构不思进取、投机取巧、一味地迎合家长的虚荣心的不良风气。为了提高知名度,争夺优秀生源,创收増利,个别机构送交的学生的参赛作品甚至直接由老师或者家长代笔润色。
  方亮在作画过程中的另类构想和大胆地表现。是他在少儿活动中心名师陈虹老师的教育理念和方法、长期教育熏陶训练的结果。这些少儿美术教育培养的先进理念和方法,给少儿美术教育改革注入了强劲的活力,她在长期地教育实践中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影响和感染着一大批立足于少儿美术教育的青年教师。对于这些,方亮父母是不会理解的,他们和大多数家长一样,不懂得少儿美术教育的真正目的和意义,一味地追求绘画的功利性,讲究画面的光鲜亮丽,形象准确真实好看。以至于不经孩子同意,就擅自转学,给孩子适应不同教学方法带来困扰,更严重的是给他心理上造成伤害。
  上完了最后一节课后,朱明的奶奶来接两个小孩。看见朱明冷着面孔,方亮对他也爱理不理,奶奶就预感到两人有什么矛盾?让她不明白的是,平时最要好的朋友。怎么第一天在一起上课,就突然变成了仇敌呢?奶奶问朱明,到底两人发生了什么事情?朱明没有回答。奶奶看架势再去问方亮也没有必要。两个孩子默默不作声地跟随奶奶坐公交车回到各自的家中。下午朱明父母下班回来,奶奶向他们报告了上午两个孩子在一起上课的情况,并把疑问提出来了,让他们了解一下具体情况。朱明父亲想了一下,示意妻子和奶奶不要声张,说自己准备单独找朱明了解情况。
  老朱敲门来到朱明的屋子里,坐在朱明身边,小声询问上午发生的情况。朱明见到父亲后,仿佛有满腔的委屈,眼泪就很快掉下来了,他说:“在上课做作业的时候,自己并没有招惹他。方亮自己不做作业,还莫名其妙地在我的画纸上乱涂乱画,于是我气愤的推了他一把,他就过来动手打人。听过孩子的叙述,让老朱也感到很茫然,本来高高兴兴第一天好朋友一起上学,竟会搞出一场不痛快的闹剧!
  这时电话铃声响起,老朱拿起话筒听对方是方亮父亲的声音。“老朱,刚才我回家,问方亮上课的情况。他就冲我嚷道,说以后再也不去那里上课了。我问原因,他说没有原因,就是不去。所以我想问问你,知道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事情吗?”“哦,朱明奶奶告诉我,他们可能在课堂上发生了不愉快的事情。我刚才也个别找周明了解了情况,他说两人在课堂上发生争执,甚至动手打了起来。”朱明爸爸如实把自己知道的都说了。
  老方放下话筒,妻子在旁边急切地问道:“老朱怎么说?”“他说具体情况也不清楚。据说两个孩子在课堂上打了起来,没说为什么打架。”“两人从小就是十分要好的朋友,从来没有发生过口角,更不要说打架斗殴。”妻子十分不解的说道。停顿了片刻以后,老方若有所思地说:”方亮刚才一直嚷嚷,说再也不去是少年宫学画了。莫非他与老师之间有什么纠葛?于是他不好对老师发火,就把气撒到朱明身上。”“你的分析有道理,我们的孩子个性很强,只要他认准了的事别人很难改变他。我认为你事先没有征得方亮的同意,就急于为他换班,可能让他感到不爽。要不等一下我去跟他好好交流一下,看这个事该怎么解决。”
  吃完晚饭,洗漱完毕,方亮母亲沈惠珍来到方亮的卧室。递上一杯水,关切的问他:“今天到一个新地方上课,是不是特别不适应?如有什么不爽和怨气,你不妨跟妈妈说出来,别闷在心里,看妈妈能不能给你出出点子,让你迅速渡过难关。”母亲的关怀和安慰,让方亮渐渐的放松了对母亲的敌意。终于开口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你们一直跟我讲廖老师也是名师,你在她那里学画一定会在短时间里见成果,我今天上了一次她的课,就发现上她的课特没劲。”“怎么没有劲呢?“妈妈问。“她总是要求我们只能这样,不能那样。我在画面上添加了一个东西,色彩上改动了一下,他都不高兴,说我自作主张,所以弄得我特别的郁闷。在少儿活动中心,陈老师总是鼓励我们不要一味的模仿,要根据自己的理解和感受,大胆的想象,大胆的表现。她在指导中总是十分耐心的启发我们思考表现。方法上鼓励我们用夸张、变形的各种手段。陈老师不会轻易的批评我们,更不会象廖老师那样,动不动就在学生画面上做修改。陈老师常说,儿童画就要体现儿童的特点和天性。画得像成人绘画一样那是在拔苗助长,得不偿失。”妈妈细心的倾听着儿子的讲述,她想自己很少跟孩子这样面对面地平等交流,探讨对某个事件的看法。今天听了一个仅有9岁儿子的心声,感到现在的孩子,比过去我们的童年,真是聪明成熟了很多。虽然方亮的做法显得简单粗暴,伤害了朱明,对老师略显不恭,但错误的根源还在我们家长。我们不应该为了一己私利,致孩子的感受和思想于不顾,自作主张,酿造了今天这样尴尬和被动的局面。“方亮,这里我和你爸应该向你道歉,我们在事先没有和你协商的情况下擅自决定,给你转学换班,在你毫无思想准备的情况下,让你难以适应新环境、新情况,我们不怪你。但你对朱明的伤害,是不能被允许的,你明天一定要向他好好道歉,请求他的原谅。继续做相好的朋友好吗?”沉默了片刻,方亮点头表示同意。
  “现在最紧迫的问题就是下一步该如何安排自己的暑假学习。明天你还能跟朱明一同去上学吗?”妈妈心平气和的与孩子商量。“我还是想回到陈老师那里继续学习,老师对我很有信心,我的出走一定让老师感到很失望。我不想伤害老师,请你和爸爸放心,我一定会好好学习,以后一定拿一个大奖回来给你们看。”方亮好像看透了父母的心思,他对自己信心百倍,这让母亲感到很宽慰。从方亮屋里出来,沈氏来到卧室,方大夫放下手中的书籍,迫不及待的问:‘’你与他谈的如何?”沈氏一五一十的把整个过程与老方作了汇报:“我们在这件事情的处理上,显得草率,很不理性。没有站在孩子的角度思考问题,你说是吧!”
  老方点头表示认同:“那这样吧,我现在马上跟陈老师打一个电话,请求陈老师让孩子继续回到她的班上学习。”老方急切地说。“那你赶紧联系陈老师,态度诚恳一些。就说方亮说了,我除了在陈老师那里上课,其它什么地方都不会去。”“好的。”老方即刻拨通了陈老师的手机号码。“您是陈虹老师吗。”“是的,你是方主任吧,”“”是的,不好意思,又来打扰您!”“什么事?”“还不是我家方亮学画的事情,暑假前由于方亮的外婆临时决定回老家,没有人接送他,我就托人帮忙将他安排在我们家附近的市少年宫廖老师的美术班上课。结果去了没几天就闹情绪,吵着要回你的班上课,没有办法,我们只有厚着脸皮再次来求你帮这个忙。当然,我们知道这件事情,一定会让你很为难,但实在是没有办法,方亮这孩子十分崇拜您,这几天他一直哭闹着说。在您那里上课他感觉到很舒心愉快,而且进步很大!”
  “廖老师我认识,她确实是一位很敬业的好老师,他向来工作严谨、负责,社会影响也很好。但我认为方亮这种外向型性格的人,恐怕很难适应它那种传统的教学模式。按理来说,我这里招生本来就很火爆,方亮出去空出来的位置,将很快补充到位,好在暑假开课没过几天,我还没有答应补充新生,再说方亮这孩子脑子灵光、思想活泛,他走后,我确实有点舍不得,他既然认定就在我这里好好学,我就对他网开一面,你让他尽快过来好吧。”“ 好的,谢谢陈老师。”
  整个暑假期间,方亮为了安心学习上课,直接住到了江北大学他叔叔家,学校靠近省少儿活动中心,叔叔学校放暑假,有时间接送并陪伴方亮。方亮经过了这场换班风波以后,更加珍惜学习的大好时光,积极参加儿童画创作,他画得《你是我的太阳》,参加第十届国际少儿美术竞赛并获得了银奖,实现了他对父母和老师作出的庄严承诺。

  2023年4月10日于上海
分享到:
发表评论(文明上网,友善发言,匿名评论无需登录)
还可以输入:400 个字符
评论列表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网站首页|关于本站|网站地图
文字站感谢每一位喜欢本站的人,欢迎将本站分享给你的朋友!最温暖的文字记录站 ─ 文字站!文学交流群: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若无意侵犯您的权利,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蜀ICP备14019085号 Copyright © 2015 文字站 www.wenzizhan.com 版权所有
分享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