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美文 情感文章 散文随笔 生活随笔 心情日记 现代诗歌 古词风韵 爱情故事 语录名句 微小说 影评 杂文 佳句
×取消主题

第一章 黑衣人•黄昏咏叹调

发表时间:2018-06-02用户:樱浅宠诗阅读:332
  少女用双手翻动着画纸,一幅幅异世界的画卷将那个神秘世界的一角展现了出来:有着雪白羽翼的天马、被蔓藤包裹住的森林小屋、半透明的雨水精灵、穿着白袍的银发遮面的男子四周被飞舞的火龙围绕着……
  一
  阁楼陈旧,光线暗淡,一如夏日小憩时被遗忘的梦境。一双手拉出了阁楼角落里的军绿色的旧皮箱,小心翼翼地打开,箱子里静静躺着一沓画纸,纸张已经微微发黄。最上面的那张画纸画着迷人的风景,紫色的月亮下,是被花雨包裹住的静谧古城。
  阁楼暗淡的光线里,十四岁的少女坐在旧皮箱旁,她的头发短短的,样子清秀,拥有一种中性的俊美,嘴唇如樱花花瓣一样粉嫩。她的眉毛修长飞扬,可以看出眉毛的主人有着潇洒爽朗的个性。最吸引人的还是她的眼睛,清澈明亮,带着隐约的倔强。因为这些画,少女眼睛深处出现了憧憬的光辉。
  少女用双手翻动着画纸,一幅幅异世界的画卷将那个神秘世界的一角展现了出来:有着雪白羽翼的天马在星空下滑翔。被蔓藤包裹住的森林小屋的屋顶是一朵巨大的矢车菊蓝的花朵。半透明的雨水精灵在雨丝中诞生,穿着白袍的银发遮面的男子四周被飞舞的火龙围绕着……
  画纸中的世界魔幻瑰丽,美丽到极致,令翻动它的人发出轻轻的叹息。
  “星染……”楼下是妈妈的叫声。
  少女站了起来,她的身材比同年纪的女孩子要高挑一些,衬得宝石蓝的校服挺拔俊美。她的声音清亮脆爽,像是叮叮当当的风铃声:“来了——”星染将还没来得及看完的那沓画纸依依不舍地放回了旧皮箱,从阁楼狭小的入口处爬了下去。她一边爬一边想,画纸里的世界是否真实存在着。
  星染不知道,就在那沓画纸的最末一张,画着的是一幅全家福。曾经操纵火龙的银发男子坐在清秀温柔的女人身旁,女人的怀里抱着一个正在吐口水泡泡的婴孩。银发男子眉宇之间有着无声的威仪,他温柔的眼神却柔和了那种威严。女人不算美丽,她的脸上却散发着温润的光辉。那种宁静的幸福,透过画纸散发着超越时光的永恒。如果星染看到这幅画就会发现,那个女人和妈妈长得一模一样,而吐着口水泡泡的就是婴孩时期的自己。
  铺着蓝白格子桌布的桌上,早餐已经准备好了。妈妈坐在椅子上,脸色蜡黄,生命力仿佛已经在她的身上消失,她的眉眼依然温润安宁,眼睛深处却隐藏着不舍与悲哀。她在静谧的晨光里含笑看着女儿星染。这些年,当初小手小脚的婴儿一日一日长大,眉眼之间越来越像她心中最重要的那个人,每次看到女儿,她就会想念女儿的父亲。
  星染用湿毛巾擦了擦手,飞快地在餐桌前坐好,她正要拿面包,又想起了在阁楼里的疑问,她问妈妈:“旧皮箱里的那些画是谁画的?”
  妈妈的神色暗淡下来,原本安宁的微笑消失在唇边。星染的话仿佛一个魔咒,打破了妈妈伪装出的幸福快乐,她有些艰难地小声回答:“那是……那是你爸爸画的。”
  星染的呼吸停顿了一下,她不忍再多问,胡乱地点了点头,开始低头吃早餐。平日里美味可口的食物却有些索然无味。她已经记不得爸爸的样子了,只是偶尔在午夜的梦里,她曾经听到过一个温柔悦耳的男人在她的耳边说:“小染,我的乖女儿,我的宝贝。”
  只可惜,爸爸在星染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连遗体也没能找到。星染抬头看了一眼墙上的钟,匆匆吃完了早餐,将碗筷拿进厨房洗干净,就离开了家。
  看着女儿远去的背影,妈妈轻轻关上了门。她孤单地坐在椅子上,眼中是深深的悲哀。她的包里放着一张病历,医生说,她已经是肝癌中期。漫长的等待和思念已将她的身体摧毁,她想,她是等不到那个人回来了。
  星染骑着自行车穿过开满白玉兰的街道,天空高悬,带着永恒的湛蓝色。每一天每一秒,天空下都发生着邂逅与分离。与此同时,在离星染不远处的暗巷中却发生着怪异的事情。
  暗巷那锈迹斑斑的垃圾箱旁的红砖墙上,一团深黑色的污渍正在无声无息地扩展开来。巷子里的光线越发暗淡。地上躺着的易拉罐和碎纸片却渐渐颤动起来。墙面上的那团污渍中央有黑色的漩涡开始旋转,许多碎纸屑被吸到了半空,然后消失无踪。紧接着,一股黑色的烟雾从漩涡中冒了出来,烟雾落在了地上,一分为二,渐渐凝固成两个穿着黑衣的男人。通往这个世界的道路极其难寻,而且随时会消失。主人用了很长的时间才找到这个临时通道。他们只有两天两夜的时间去寻找猎物。
  ——找到那个混血儿,杀死她!
  这命令深植在两个黑烟幻化的黑衣男人的灵魂深处,即使隔着一个世界的距离,也坚定不移。
  二
  深海私立中学坐落在花树大道的尽头,山麓之下,白色的哥特式建筑充满异国风情。据说,深海私立中学由一位归国富豪修建而成,二十年前,一位一贫如洗的年轻人怀揣梦想离开家乡,二十年后已经成为亿万富豪的他回到这里修建了深海私立中学。
  学校的跆拳道社里,换好雪白的跆拳道服,绑着黑色腰带的星染走进铺着木地板的训练房。午后温暖的阳光照在她挺拔修长的身体上,星染拥有一种介乎少女与少年之间的混合特质。地板的暖香混合着星染温暖的微笑。
  “星染副社长好帅啊!”新进跆拳道社的女孩子捂着胸口感叹。原本跆拳道社新招的同学很抢眼的。
  可是,当星染副社长宛如王子一般出现的时候,世界上的其他存在瞬间就变成了布景板。
  星染专注地训练着,头发湿漉漉的,鼻尖上挂着晶莹的汗珠。很小的时候,她就开始学习跆拳道。爸爸不在了,她要代替爸爸守护妈妈。而如今,她已经爱上了这项运动。考试没考好,心情比较糟糕的时候,她就会来训练室训练。
  训练室的门被人小心地推开,门外的少女逆着光站着,长长的头发,精致的眉眼。她是深雪,是星染最好的朋友。
  深雪的眼中藏着忧虑,她看着专心训练的星染,不知道自己该不该把听到的坏消息告诉她。从小学一年级起,星染就是深雪的同桌。深雪被班上调皮的男生欺负的时候,是星染挺身而出,和欺负深雪的男生打架。小小的星染身上仿佛带着传说中雅典城保护神的倔强,虽然受了伤,却强忍着不哭。
  后来,因为那次事情星染的妈妈送星染去学跆拳道。星染的妈妈是一个非常温柔的女人。只是……
  深雪想到这里忍不住叹息,眼中有着挣扎的神色。昨晚,她无意中听到妈妈对爸爸说,星染的妈妈已经是肝癌中期。妈妈是市医院的医生,是她为星染的妈妈做的病理检查。
  星染的视线落在了场地外的深雪的身上。
  她和同伴道别,走向了深雪:“我去冲澡,然后我们一起离开学校。”
  跆拳道社训练室旁就是淋浴间。下午的阳光穿过透气窗,将墙壁照出浅浅的金。星染在淋浴间的莲蓬头下微眯着眼淋浴,温热的水滑过她的皮肤。她并没有留意到她的左手手心里有着一个隐约的蝴蝶印记正在变得清晰。
  深海私立中学附近,两个黑衣人正循着某种指引越来越近。其中一个略高的黑衣人的掌心放着一枚银色发丝编织而成的戒指。他的视线穿过开满花朵的深海大道,落在深海私立中学那美丽的铁艺雕花大门上。
  “就是这里,我感应到了和‘他’类似的血缘的存在。”黑衣人握紧了手中的发丝戒指,眼底闪过残酷血腥的光芒,“那个混血儿就在那里面。”
  星染已经穿好衣服,她顺手接过深雪的书包,两个人穿过一片花林。正是粉色樱花绽放的时光,走在花树下,星染和深雪的头发上、衣服上都沾染了落花。微风吹拂,衣袖仿佛都染上了风的香气。
  “我今天看到了一幅奇妙美丽的画,画里是一座被花雨包裹的古城。”星染的声音带着低低的磁性。
  “如果真有这样的地方,我也很想去看看。”深雪微微一笑。
  星染侧过头微笑:“我们想的一样。”
  深雪犹豫了整整一天,终于在温暖的夕阳中低低地说:“星染,你妈妈得了肝癌。”
  “什么肝癌?你在说什么呢?深雪,我妈妈怎么会得癌症?”星染缓缓地抬起头,微笑的表情在脸上慢慢僵硬,用尽所有的力气,终于问出了声。
  “阿姨来我妈妈工作的医院检查身体。昨天结果就出来了,是肝癌中期。阿姨……让我妈不要告诉你,”深雪握住星染冰凉的手,“但是,我觉得你应该知道这些,以免留下遗憾。”深雪能感觉到星染在颤抖,星染的悲伤那样深,通过她的手清晰地传递到了深雪的心里。
  樱花林有狂风吹袭,花瓣纷扬如雨,原本温和的风也变得狂暴起来。深雪用手按住了飞舞的裙子,诧异地侧过头。不知道什么时候,两个穿着古怪黑袍的男人出现在了樱花林里,这两个黑衣男人就像是荒原里盯着猎物的野狼,平静却充满杀机。
  星染挡在了深雪的前面,她低声嘱咐深雪:“你从后面走,别管我。”左手掌心一阵灼热,如炭火在烧,星染的视线不离黑衣人的所在,她的直觉告诉她,黑衣人来意不善,而自己正是他们的目标!
  略高一些的黑衣人疾奔而来,右手如虎爪,扼向星染白嫩的脖子。星染一个手刀斜砍黑衣人的脉门,掌缘仿佛切在了冷硬的钢铁上,令星染的手骨隐隐作痛。她后仰避过黑衣人的右手,拥有极高韧性和平衡感的身体做出了不可思议的避闪动作。
  星染在两个黑衣人的攻击下不断后退,她心中隐隐有一个惊骇的念头。那就是眼前的两个男人不是人。他们似乎没有任何痛觉,骨骼坚硬如铁,他们的眼睛深处根本没有一丝情绪!
  星染左臂被黑衣人击中,被他的指甲划出伤口,一股奇异的气息在伤口处盘旋,令血液奔涌而出,甚至将星染左手掌心浸湿。那原本隐藏的蝴蝶印记再度显现,却无人发现。
  星染低低地问:“你们为什么要杀我?”
  略高的那个黑衣人的笑声仿佛夜枭的叫声,阴冷刺耳:“要怪,就怪你的父亲。他惹得我的主人很不高兴。”
  星染眼神一凝,她的父亲不是已经遭遇意外死了吗?心跳因为黑衣人的话变得更加激烈。黑衣人的动作在星染的眼中突然变得缓慢,破绽百出。冥冥之中,星染仿佛听到了镌刻在灵魂深处的一支奇妙的歌谣。
  星染带血的左拳击中了黑衣人的下巴,将他整个人击飞到半空之中。原本卷住四周的血色樱花在瞬间直直坠落,露出了被隐藏的道路。星染牵着深雪的手夺路而逃,却被另一个黑衣人拦住了去路,黑衣人的眼睛变成了水银一样的银灰色,星染头晕目眩,她本能地伸出左手挡在眼前。那原本不起眼的蝴蝶印记,正好对准了拦路的黑衣人。那一瞬间,蝴蝶印记发出了刺目的白光,将银眼黑衣人笼罩。血色花雨纷飞,银眼黑衣人露出了惊恐的神色,他的灵魂因这白光而战栗。
  “哦,不……这是……”银眼黑衣人没能说完这句话,他整个人在白光之中化为了黑色浓烟,而这些浓烟却被白光刺得千疮百孔!
  星染和深雪趁机跑出了樱花林,她们没有通知校警,因为不知道如何解释发生的一切。
  跳上一辆公共汽车,藏在仿佛沙丁鱼罐头一样拥挤的车厢里。黄昏将至,天空绚烂如锦,在这样的天空下,似乎一切悲哀和不幸都变得遥不可及。
  “深雪,我觉得我爸很可能还活着!”星染对深雪说。所有的疑问,也许妈妈能够解答。
  “不知道那两个奇怪的人会不会追来。”深雪心有余悸。
  公共汽车载着星染和深雪离学校越来越远。而事情却仅仅是开始。多年以后,星染曾经想过,如果没有遇到黑衣人,如果那个黄昏永不结束,她的世界将截然不同。
  三
  旧楼灰扑扑的阳台边缘因为一串串白色花枝,显得清新雅致。黄昏金色的阳光笼罩着尘世里原本平庸的一切,赋予它们生动的光彩。
  星染的妈妈坐在阳台的木质摇椅上,看着娇美清新的七里香,在回忆的河流中忘记了现实的悲哀。她还记得第一次遇到丈夫的情景,那也是在一个黄昏,她在楼梯间捡到了一个昏迷不醒的银发男子。这个男人还是一个妄想症患者,他说,他来自另一个世界。星染的妈妈露出梦幻般的幸福微笑,这微笑令她原本蜡黄消瘦的脸拥有了异样的神采。
  踩着楼道上夕阳的影子,星染心情沉重地想着要怎么询问关于爸爸的一切。爸爸的话题一直是家里的禁忌。星染最不想看到的就是妈妈哀伤的神情。只是根据黑衣人的话来猜测,爸爸很可能还活着。可是如果爸爸还活着,为什么不回来找她们母女?
  用钥匙打开门,星染发现妈妈坐在阳台的摇椅上,嘴角是恍惚的微笑。她知道,妈妈又在想念爸爸了。
  星染走了过去,看着花枝上那些清新的白色小花朵,她的声音轻柔,星染妈妈听来却仿若雷霆:“妈,爸爸也许还活着。”
  星染的妈妈侧过头,双眼有着瞬间的迷惘:“你说什么?”
  星染的掌心微湿,她在裤子上擦了擦汗:“今天,有奇怪的黑衣人出现在学校里,他们对我不怀好意,还说,之所以追杀我,是因为我的父亲惹得他们的主人不高兴。”
  泪水在星染的妈妈的眼底凝聚,在泪水夺眶而出之前,她忍住了。一直担心着那个人的安危,害怕他早就死在那个陌生世界的某个角落里,现在知道他还活着,她就放心了。
  星染的妈妈沉默了很久,仿佛心底开出了一朵花,她在夕阳里无比温柔地笑了:“他活着就好。”
  星染有些不安地问:“妈妈,黑衣人变成了烟雾,我觉得他们太奇怪了,为什么爸爸会和他们扯上关系?”
  “我们今晚就离开这个城市。星染,你回房间收拾东西。”星染的妈妈站了起来。既然黑衣人已经在学校找到了星染,他们很快就会找上门来。能够化为黑烟的黑衣人很可能就是“暗灵”。暗灵这种黑暗的生物在这个世界上是恐怖的存在,他们就像是中世纪传说中的吸血鬼,拥有可怕的肉体力量,也能虚化为烟雾,却根本不惧怕阳光。
  星染惊讶地看着妈妈,“离……离开这个城市?”星染的妈妈从花盆里挖出了一块紫水晶,它有鸽子蛋大小,是完美的椭圆形,清澈得没有丝毫杂质:“本来这块紫雾石会干扰他们的感应。但是既然黑衣人在学校找到了你,他们就可以通过学校直接得到我们家的住址。”
  “妈妈,你知道黑衣人的存在,你是不是知道爸爸根本没有死?”星染没有移动脚步,这个黄昏发生的一切令她震惊,也令她看到了真相的冰山一角。
  妈妈看着女儿,恍惚间将女儿与丈夫的身影重叠:“星染,我知道你爸爸没死,我也知道他去了哪里,只是我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回来。”也许,直到她死,也无法再见到那个人。
  星染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问:“你为什么不去找他?”
  “他去的地方叫星愿大陆,我永远也无法到达。”妈妈泪光闪烁。即使要去地球的另一端,也只需要十三个小时的飞行就可以到达,但是,她和丈夫隔着一个世界的距离。
  星染雕像一般僵硬地站着,眼中有了一层薄薄的水雾,她倔强地抿紧了唇:“我们一直在这里,从来没有搬过家。你找不到爸爸,可是爸爸随时都能找到我们,只要他愿意回来。”被抛弃的疼痛撕裂着她的心,也只有深爱着爸爸的妈妈才会相信那样的借口。
  星染的妈妈垂下眼帘,佝偻着身子,整个人仿佛被星染的话压垮了意志,她涩涩地苦笑:“可是我想一直等下去。等到……”
  星染知道妈妈没有说出口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她眼圈发红,想到深雪说的话,就心脏抽搐,然后一点儿一点儿被冻结。妈妈用一生来等待爸爸,直到她死为止。
  “我去找他。”星染握紧了双拳。心底是苦涩的恨意。
  星染的妈妈惊惶地摇头:“不,那里太危险!”星染抓住了妈妈言语中的破绽:“妈妈,你说那里很危险,但是你并没有说我没办法到达。也就是说,我可以去爸爸去的那个地方。那里到底是哪里?”
  星染的妈妈想到自己不久就会病逝,留下星染孤零零在这个世界上,她的心苦涩而柔软,轻轻将星染拥入怀中,温柔低语:“你不是才翻过那个旧皮箱吗?你爸爸就是那个能够操纵火龙的银发男人。”
  世界静止,星染唯一能听到的声音是自己的心跳声。她的眼前浮现出了旧皮箱里那些画着瑰丽奇异的世界的画纸。那个银发男人的脸在火龙中隐约模糊,整张画纸仿佛真的在火焰中燃烧。那个世界,居然真实存在着。她必须去那里,找到爸爸,然后带爸爸回来见妈妈最后一面。
  “我第一次遇到你爸爸的时候,你爸爸就受了重伤,躺在楼梯间里。那个世界很危险,你爸爸也是无意中从时光陷阱,进入了我们所在的世界。时间不多了,收拾好行李,我们就离开。”星染的妈妈急急地说着,想打消女儿去找她父亲的念头。
  星染拿定了主意,没有再和妈妈争执,走进卧室,开始收拾必须带走的物品。她的心中还有疑虑。那些黑衣人是怎么找到她的?在茫茫人海中找到一个素未谋面的人,这简直是无法完成的任务。黑衣人一定有什么东西能够追踪到她!
  母女俩拖着行李箱离开了住了十多年的房子。金色夕阳下,星染回头看了看阳台上摇曳着的白色花朵,“妈妈,我们这样离开,爸爸就算回来也找不到我们了。”
  星染的妈妈没有回头,她垂下眼帘,掩藏住眼底的泪,“现在最重要的是躲过黑衣人的追踪。”丈夫说过,就算那个世界的人派出暗灵来她所在的世界搜索,也不能停留过长的时间。
  母女俩很快坐上了一辆出租车前往机场。她们离开不久,在旧楼零星铺着夕阳光线的楼道里,一个浑身缠绕着黑烟的黑衣人出现,他环顾四周,摊开右手手掌。掌心里的银发戒指上有细小的星光闪烁。
  黑衣人径直将左手放在了星染家的防盗铁门上,黑气缭绕下,防盗铁门的门锁被腐蚀一般变成了锈铁屑落在了地板上,防盗铁门应声而开。看着略显凌乱的房间,黑衣人知道那个混血儿已经和她的母亲一起逃走了。
  原本缠绕在黑衣人身上的黑烟在他的面前渐渐聚集成了一张五官模糊的脸,烟雾组成的脸上,那张可怕的嘴里发出了沙哑低沉的声音:“那个混血儿身上有光明魔法的气息,所以她才能伤害我。她的身上藏着光明魔法的秘密,你要把她带到我们的世界,交给主人来处置。”
  黑衣人闭上双眼感应着银发戒指和混血儿之间的波动,“该死的,有什么东西在干扰着这种感应,我只能确定混血儿逃走的方向。”
  他的身影快得仿佛鬼魅。一闪身就出现在了阳台上,他嗅了嗅泥土里的气味,“她们有紫雾石,可以干扰追踪魔法,不过,我还是会找到她们!”
  黑衣人的视线落在了楼下树阴里站着的少女身上。这位少女不就是下午和混血儿一起在樱花林的女孩子吗?黑衣人露出了嗜血的微笑。
  黄昏的最后一缕阳光消失,天空呈现半透明的烟蓝色,旧楼阳台上散落着枯萎的七里香花枝。从窗口眺望,附近的一棵桂花树下静静地躺着一个书包,书包的主人深雪却不见了!
  四
  机场里,人群熙熙攘攘。白炽灯冷白的光线仿佛能令候机厅里的人对时间产生错觉。星染和妈妈坐在大厅里,川流不息的人群反而令她们有安全感。
  “妈,我去买矿泉水和面包。”星染站了起来,走向大厅那头的量贩售卖区。就在这个时候,她的手机响了起来。星染看到了熟悉的手机号码。星染这才想起,因为回家就和妈妈收拾行李离开,没来得及通知深雪。
  星染接通了来电,嘴角挂着歉意的微笑:“深雪,我还没来得及告诉你,我……”
  星染的话被人打断,电话彼端传来“暗灵”冷酷的声音:“混血儿,你的好朋友在我的手上,如果你还想让她活下来,马上回你的家。我们不会杀死你,我们会带你去那个世界。”
  星染愣住。手机里传来了“嘟嘟”的忙音。星染呆立在原地,手心冰凉。她艰难地回头看了看不远处的妈妈,脑海里回荡着黑衣人的话:如果你还想让她活下来,马上回你的家……
  暮色微沉。烟蓝色的夜幕之上,星光璀璨。夜航的飞机划过天际,耀眼的光辉宛如遥远的星星在静静闪烁。候机大厅的穹顶是弧形钢结构的,钢化玻璃镶嵌在冷漠的金属架里,不动声色,如同巨大的宝石切面。
  脸色苍白的星染笔直地站在妈妈的面前,双眼溢满痛苦:“妈,他们抓住了深雪,让我回去。他们说,他们要带我去那个世界。”之前被忽略的记忆在星染的脑海里变得清晰。那道从她掌心发出的耀眼白光将一个黑衣人化为了浓烟,这不是属于这个尘世的力量。
  黑衣人这样叫着她:混血儿。
  妈妈颤抖了起来。她想说话,却太焦急、太绝望,以至于无法出声。她伸出手扯着女儿的衣袖:“不,他们会杀死你的……”想起刚出生的星染,是那么白白嫩嫩、温软馨香,女儿就是她最珍贵的眼珠子,她不能这么看着女儿去送死。
  “我不会死,我会去找爸爸,然后把爸爸带回来。妈,我一直在想,爸爸和你相遇并不是为了离别。既然你无法去他去的地方,就由我去把他带回来。”星染的双手温柔地放在妈妈的肩上,“你要好好养病,等我回来。”晶莹的泪从妈妈的眼中涌出,她摇头,说不出话来。原来,女儿已经知道了她的病情。星染,是想让她在死之前能够见到他。她这一生拥有这样的女儿,已经足够。
  “你的父亲叫兰斯洛·星瞳,是阴月王朝兰斯洛家族的次子,兰斯洛家族的嫡系都住在阴月王朝的国都流云城,”妈妈将紫雾石放进了星染的手心,带着泪笑道,“我会一直等你回来,星瞳。”这个名字在唇间咀嚼了无数次,在心房放了很久。即使时光和死亡,也无法令她遗忘的名字。
  夜色沉沉。一辆出租车载着星染离开了机场。
  那道伤害黑衣人的白光当时似乎是从她的左手掌心发出,星染低下头看着自己光洁白皙的掌心,并不觉得有什么异样。按捺住心中的重重疑虑,星染抬头注视着星空。
  出租车停在了旧楼下,旧楼的上空被诡异的云层覆盖着。
  站在了家门外,星染掏出了钥匙,还没把钥匙插入钥匙孔,防盗门就自动打开了。她的心一紧,缓缓走进了客厅。她身后的门无声无息地合拢。
  客厅的地板上被黑衣人画出了诡异的魔法阵。客厅一角,深雪坐在地板上,惊恐的双眼因为星染的出现变得激动。深雪知道,星染是担心她的安危才回来的,星染原本可以离开这个城市,永远不回来。
  “我来了,可以放深雪离开了吗?”星染努力令自己看起来从容平静。她心中不是不害怕,黑衣人的视线尖锐得如同锥子,随时可以刺伤她的灵魂。
  黑衣人盯着星染,眼睛灼热得如同荒野中的狼。在星愿大陆,拥有光明体质的人也是万中无一。主人一定很高兴自己能带回这样的礼物。
  黑衣人蹲下身,整个手掌贴在了地板上的魔法阵中央,魔法阵被他的魔力点亮。星染趁机跑到深雪的身边:“快走!”
  深雪凝视着星染,眼中渐渐有了悲哀。在星染到来前,黑衣人就将一缕黑气灌入了自己的身体,她根本无法动弹,就连抬起脚趾的力量都没有,除非得到黑衣人的允许,否则她哪里也不能去。
  “你们谁也不能走。”黑衣人的眼睛里亮起红色的光,他渐渐变成了一团黑雾,缠绕在星染和深雪周围。魔法阵被黑雾笼罩,颤抖了起来。
  旧楼的上空,诡异的云层开始翻涌,形成了环状乌云,大风呜呜叫着,这情景仿佛世界末日。紫色的闪电在云层中穿梭,聚集成电龙从高空中落下,劈入了旧楼。
  星染扶着全身无力的深雪,她已经看不清任何东西,黑色的烟雾在她和深雪的四周急速旋转,随时都会将她和深雪撕裂。魔法阵晃动了起来,星染发现脚底突然一空,她和深雪的手不由自主地分开,然后坠向了黑暗无边的深渊!
分享到:
发表评论(文明上网,友善发言,匿名评论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还可以输入:400 个字符
评论列表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本文用户信息
用户昵称:樱浅宠诗
文章总计:270
个性签名:再耀眼又有什么用?纵然被千万人仰望,也不在那个人的眼中。
本文所属文集

来源:转载/原作者:彭柳蓉
标签:小说冒险
文章数量:5 篇查看目录
本栏近期热门
本栏最新文章
网站首页|关于本站|联系我们|网站地图|常见问题|手机客户端
文字站感谢每一位喜欢本站的人,欢迎将本站分享给你的朋友!最温暖的文字记录站 ─ 文字站!文学交流群: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若无意侵犯您的权利,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蜀ICP备14019085号 Copyright © 2015 文字站 www.wenzizhan.com 版权所有
投稿
分享
导航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