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美文 情感文章 散文随笔 生活随笔 心情日记 现代诗歌 古词风韵 爱情故事 语录名句 微小说 影评 杂文 佳句
×取消主题

我在张家港市乐余镇读小学四到六年级的那段时间(2)

发表时间:2019-10-03用户:景山小爷阅读:148
  搬去乐余九大队暂住不久,电视里在播放一部叫做白发魔女的电视剧,里面有一个角色叫竹一寒,那部电视剧的片尾曲有一句这样唱:“你是我最简单的快乐。”
  在乐余九大队暂住的那一年半时间里,我和哥哥经常到小兆海家里去玩,小兆海也时常的来我们暂住的这里来玩。小兆海家里有不少的玩具,门前有一个滑梯,到滑梯上滑下来,裤子的屁股部位就会被滑梯上的灰尘给染黑。因此,小兆海家门前的那个滑梯,我和哥哥是不会玩的,小兆海也不玩滑梯。小兆海家里有一台黑白电视机,我暂住的家里也有一台黑白电视机。我和哥哥还有小兆海,就时常的守在电视机前看动画片。电视里播出的动画片有海尔兄弟,啄木鸟乌迪,还有降妖队。记得在播放海尔兄弟的时候,那开头曲就会这样唱:“打雷要下雨,雷喔。下雨要打伞,雷喔……”当唱到:“智慧就是,这么简单。”的时候,小兆海就会条件反射的跟着电视里一起说:“嗨”。在平时玩的时候,我会说:“降妖队。”小兆海就会跟着说:“降妖队,出发。”在播放啄木鸟乌迪的时候,小兆海也会模仿动画片里啄木鸟乌迪的声音:“啊呵呵啊嚯,啊呵呵啊嚯,呵呵呵呵呵。”有一次哥哥带着小兆海去江边玩耍回去小兆海家的时候,小兆海的母亲看到小兆海肚皮划的伤的时候,说小兆海摔跤差点被石头划破肚皮流出肚肠,并责怪我的哥哥没有带好小兆海。
  那时,我的父亲还在张晓芳的工程队里做小工,替人家砌房子,张晓芳听名字像是女的,其实是男的,当我们一家还未过去张家港的时候,父亲就在张晓芳的工程队做小工,有一次,父亲从楼上摔下来,脚趾头被摔骨折了,那时,我和母亲、哥哥姐姐还在八滩镇北河岸村的家里,是在电话里听说的这件事。父亲的脚趾头摔骨折以后在医院里用石膏绑上纱布固定,又在暂住的家里修养了一个月左右的时间。在父亲在张晓芳的工程队做小工的那段时间,父亲经常带回螃蟹、冷菜等好吃的回来,那些是砌房子的人家请张晓芳工程队里的人吃的,父亲就把剩下的带回来给我们吃了。
  父亲在做小工的过程中认识了两个单身汉,一个叫张老四,还有一个不知其名。父亲和秦永兴走的也比较近,秦永兴后来在他兄弟秦国宾的介绍下到张家港市南丰镇玉龙防火板厂工作,不久之后,秦永兴又介绍了我的父亲去玉龙厂一起工作,于是,我的父亲就不在张晓芳的工程队做小工了,转而去了秦永兴介绍的玉龙防火板厂工作去了。父亲在玉龙防火板厂工作的工资一个月一千多块钱,养家糊口有点捉襟见肘,好在母亲在暂住的乐余九大队承包了一些水稻田,所以虽为贫穷,但是我们比较知足,所以贫穷的感觉对我们而言就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父亲在南丰镇玉龙防火板厂打工不久之后带回一只小猫,那只小猫黑白相间,生活里有了那只小猫,童年倒是增添了些许的乐趣,然而逗猫不注意的话也会惹来危险,有一次我凑近那只小猫看,那只小猫一爪抓到了我的眼睛,霎时,我的眼睛疼的流出了眼泪,我忍着疼痛扒开眼睑看了一下镜子,发现我的右眼睑被猫爪划了一道伤口,万幸猫爪没有抓到我眼球,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如果说这件事是我没事找事,另一件事那可就是我无意之举了。
  那是一次早餐时间,母亲买了一些油炸花生米,那香喷喷的花生米,对于童年的我怎能不欢呼?我发垂涎三尺的对着花生欢呼道:“哇喔,是花生啊。”一边欢呼,我一边伸手拿花生,就在我在美食的勾引下丧失理智的伸手拿取的时候,我一胳膊肘打坏了桌子上盛着稀饭的碗,那坏了的碗边划破了我的胳膊肘的静脉,瞬间血流如注。看到这一突如其来的场景,我吓坏了,母亲也慌了,好在家里有止血的药水,母亲把止血药水倒在我被划伤的胳膊肘,又用纱布简单的包扎了一下我的受伤胳膊肘,就带着我去羊兆海家南边的医务室看医生去了。医生给我受伤的胳膊肘被划破的伤口消了一下毒,又用了一些药倒在伤口,再用纱布包扎好。如今,我的胳膊肘因那次的伤口留下的疤痕仍如此清晰。至于被小猫爪子抓伤的眼睑的伤,则很快就痊愈了。
  暂住的东边邻居是那户戴眼镜老奶奶的家,戴眼镜老奶奶每天早晨总是跪在门前的场地上对着太阳磕头。我家是信耶稣的,戴眼镜老奶奶家是拜假神的。
  在我念五年级的时候,学校里选拔运动会参赛学生,选拔好的到时候就去乐余镇中心小学参加比赛,我也参加了运动会参赛选手的选拔,结果我也被选中了,选中过后接下来就是下课以后或是放学以后在操场进行一段时间的田径练习。母亲为了防止我在田径练习的过程中出现什么情况,就在学曙光小学校门口摆摊卖油煎韭菜饼,借此机会观看我在学校操场上的情况。母亲还没过去曙光小学学校门口摆摊卖油煎韭菜饼之前,已另有别人在那里摆摊韭菜饼了。母亲过到那边去摆摊,于是就与那人形成竞争关系。那人也是一个中年妇女,我的母亲模仿那人的制饼方法,就探索出油煎韭菜饼的方法了。当时班级里有一个同学,那个同学为了免费吃油煎韭菜饼,就到两个摊位前免费要这油煎韭菜饼,如果将油煎韭菜饼给那同学,那个同学就会在这个摊位前对别的前来购买油煎韭菜饼的学生说另一个摊位所卖的油煎韭菜饼的坏话,以此方法骗吃油煎韭菜饼,母亲在免费送给那个同学几个油煎韭菜饼以后就不再送了,那个同学就在那里叫别的同学别买我母亲摊位卖的油煎韭菜饼,结果我一生气,就把那个捣乱的同学给赶跑了。油煎的韭菜饼,似乎很受欢迎,班级里的同学喜欢买着吃。制作摊位的架子是一个玻璃柜,是在乐余九大队暂住的屋子里原来就有的一个玻璃柜子,然后母亲对之改造一下,就成了摆摊的架子了,制作好摆摊的架子,临近下午放学,母亲就用手推车把架子和液化气等设备材料运到曙光小学的门口准备经营了。
  在乐余镇九大队暂住的屋子门朝南边路,从路上自西向东走过,可以看到屋子房门里的情况,在我念五年级的时候,母亲在正对屋子大门的墙上用板尺划了一个大十字架的轮廓,然后,母亲又将买来的红色油漆用刷子刷出大十字架,从路上往屋内看,就可以看到墙上的那个大红十字架了。
  母亲又将门前的自来水管弄开准备安装自来水,然而母亲一时安装不好,导致门前自来水管里的水喷了好一会,直到修水管的人知道情况以后过来,才将自来水安装好。
  一直以来,父亲总是喜爱喝酒,父亲每次与他认识的人在一起吃饭总会喝的酩酊大醉,有一天晚上,父亲在和玉龙防火板厂里认识的工人家里吃饭的时候,喝的太多,以至于一起吃饭的两个朋友送我父亲回来,回来的半途,父亲因喝太多酒,从他骑的自行车上摔了下来,导致额头流了很多血。到暂住的家里的时候,父亲说着醉话,凳子也坐不稳。母亲把父亲带到父亲睡觉的床板上的时候,父亲往床底爬去,母亲就把父亲从床底拽出来,扶到床板上,不一会,父亲呕吐了,空气里遍布着浓重的酒味。母亲又替父亲清洗额头的伤口。第二天,父亲醒来的时候,对额头的伤口怎么来的不记得了,在我印象里,那次是父亲喝酒喝醉的最厉害的一次。
  在乐余镇九大队暂住的那一年半时间里,哥哥在外面东游西荡的过程中认识了一个叫李海浪的滨海同乡,又认识一个叫陈栋梁的朋友。我和哥哥也偶尔的去过李海浪家和陈栋梁家玩。有一次我和哥哥以及陈栋梁去一条河里游泳,哥哥和陈栋梁在游泳的时候都穿着内裤,我却一丝不挂的游着泳。那条河里比较脏,在游泳的时候我的胳膊汗毛上沾满了黑乎乎的淤泥。游了一会以后,哥哥和陈栋梁从河里上了岸,我继续在游泳。当哥哥和陈栋梁不知去了哪里的时候,我才从河里上了岸。到了岸上以后,我光着屁股去找我哥哥和陈栋梁,我走过河边的小路来到河的斜对面,突然看到小路那一边河对岸有两个二十岁左右的女子在钓鱼。她俩看到我的时候眼睛寸步不离的盯着我的小鸟看,那时我实在不知道我的小鸟有什么好看的,那两个女子偏要眼睛寸步不离的盯着我的小鸟看。如今,我在想,别让我知道那两个女子是谁,否则,我会走到她俩的面前,叫她俩蹲下,然后我把我的鸟放在她俩的脸旁,让她俩好好的看个过瘾,看她俩还知不知道羞。我被那两个女子看的不好意思了,只好捂着我的小鸟走到别的地方找哥哥和陈栋梁了,原来我哥哥和陈栋梁就在我旁边不远的地方在等我过去一起回去。
  在陈栋梁家后面的那条河里,我和哥哥以及陈栋梁也在其中游过泳。那次游泳我差点淹死。具体情况是这样的,我和哥哥以及陈栋梁在那条河里游着,我和哥哥来到一条停靠在岸边的水泥船上,突然,水泥船主过来了,我和哥哥就连忙跳到河里往陈栋梁家方向游去。哪知,我在河水里走了几步,突然一脚踩到水深处,河水没过了我的头顶。我惊慌失措的扑腾着,心想,不好,这下我要淹死了。哥哥游了几步以后,回头看我在河水里扑腾着,就返回把我给拽到河浅的地方,我才得以喘口气。之后,我和哥哥以及陈栋梁从河里游回陈栋梁家北面方向。在游过去的过程中,我惊讶的发现,在深水中游泳没什么大不了的,只要保持手脚划动水的状态,就不会往下沉,我就这样在深水里和哥哥以及陈栋梁游了两三百米。
  在乐余镇九大队暂住的最后一两个月的时间里,家里来了两个女的,那两个女的其中一个叫李华,是以前在八滩镇教堂讲道的,另一个女的是李华的儿媳妇。那两个女的不知是怎么知道我家在乐余九大队暂住的地方的。她俩过来是为了向我父母推销一种叫丸美的芦荟保健品。确切的说,这种推销应该叫直销。具体情况是这样的,那天,母亲和哥哥去街里买梨,秋天,梨上市了,母亲很喜欢吃梨,每次梨上市以后,母亲都会买许多梨回来吃。母亲和哥哥买梨回来以后,在半途遇到了李华和其儿媳妇,因为母亲以前在去八滩教堂作礼拜的时候认识李华,所以,李华就和其儿媳妇来到我家暂住的乐余九大队的家里了。
  李华来到我家暂住在乐余九大队的家里,花了几个小时的时间说些直销的虚妄之言,并大肆吹嘘丸美芦荟的效果。父亲听了一会之后就去睡觉了,母亲听到半夜也去睡觉了,李华和其儿媳妇也就在我母亲安排的一个房间里睡觉了。第二天,李华和其儿媳妇在我家暂住的乐余九大队的家里吃完饭,又留下几个丸美芦荟产品以及几本关于芦荟的书以后,就走了。以后的一段时间,母亲到街上买了芦荟秧子回来。我把芦荟叶子切开,那胶胶的果冻状的芦荟肉吃起来不甜,所以我并不喜欢,母亲将芦荟栽在盆子里,那芦荟就被我们当作盆栽观赏了。
  2002那年秋天,因为暂住的地方要拆迁了,所以母亲就在乐余十三大队租了一个民房,乐余十三大队离乐余镇街上很近,在搬去乐余十三大队的那一天,父亲的四妹和小嫣茵来我家暂住在乐余九大队的地方坐客,我已经很久没有见过小嫣茵,只觉得小嫣茵很漂亮,小嫣茵那时还没有结婚。乐余九大队暂住的屋子门前河里有菱角,小嫣茵和我姐姐就在河边捞菱角,小嫣茵看起来好像喜欢吃菱角的样子在剥着菱角吃。我的印象里,就只有那次对小嫣茵有点印象,那次以后,我就没再见过小嫣茵。我们一家在乐余十三大队租住的那户民房的屋子东边有一条小河,屋子东北边有一片竹林,屋子的东南边有一片菜园,菜园里有几棵桔子树。
  沿着租住的地方往北走去,可以看到一个小坡,过了小坡上到路上,路北有一条东西走向的河流。沿着河流南边的路往西走去,有一个十字路口横于眼前。过十字路口,往北转去,有一座桥连接南北覆于河流之上。过桥往北,向西去百十米路的距离,有一条向北转去的路通往乐余镇中心小学。而向西过去的路则通往乐余镇崇实初级中学。沿着北去的路走去,乐余镇中心小学不久就显于路的东边了。继续往北走去,沿街店铺相接。再往北走去,有一个宽阔的十字路口映于眼前,十字路口的东边有一个邮局。十字路口西边不远处有一座桥,桥北边有一条小路,小路边有蔬菜水果的摊位,小路的北边有集市。
  过到桥的西头,有一个十字路口,沿着十字路口的往北过去,数里之外有一所高中,名为乐余高级中学。路西为一个斜坡路,此地为乐余镇街上的西郊,沿着此路过去,不远处有一个酒店,位于该路的南边。再往西去,就不再是乐余的街了。西到路口,往北转去,走一段距离,再转向往西的路,到路口处再往北转,行至路口,再往西走,曙光小学就到了。
  在我念小学四年级下学期、五年级上学期及下学期的时候,我们一家暂住在乐余镇九大队,等到我念小学六年级上学期与下学期的时候,我们一家就暂住到乐余镇十三大队了。在我念小学四年级下学期的时候,我在班级的成绩比较好,班里的老师对我比较赞许。所以,我就凭借我的学习成绩好,就在班级里为所欲为。有一次,我在操场上和同学玩的时候,把操场花园里的一种不知名的植物种子里的汁液挤爆到同学的脸上,那个同学就跑去班主任老师那里告状。班主任老师是个五十岁左右的女的,因为我的成绩名列前茅,所以班主任老师就对我比较赞许,当那同学跑去班主任老师那里告状以后,班主任老师就把我叫到讲台上,表示对我欺负同学的行为感到很失望。并对我说因为我的为所欲为,学期末的三好学生不再颁给我了。我一听我的三好学生的名额要被班主任取消,我顿时感觉天旋地转,我痛哭流涕的对班主任老师说:“我错了,不要取消我的三好生资格。”但是班主任老师不为所动,任由我痛哭流涕。后来,放寒假的时候,我果然没有得到三好生奖状,只得到了一个积极分子的奖状,把我给郁闷的。班级里有一个叫李艳的女同学,人长的非常漂亮,水灵灵的眼睛让我心醉,那抹迷人的微笑,偷走了当时我的心。好些个夜里,我在幻想里对她动手动脚。当她在班级里和我说话的时候,我的心,就会止不住的狂跳。那时,我并不懂什么叫爱情,只知道,跟她说话,我的心情就会愉快。还有一个女同学叫黄燕,黄燕是班级里的语文课代表。之前我在写到偷东西的记载里提到过莫玉波,莫玉波的学习成绩比较差,班主任老师让一个学习成绩好的女同学帮扶他的学习。有一次我们这些朋友下课在操场上玩,莫玉波买了一个冰激凌,又给我买了一个冰激凌,又给别的小伙伴买了冰激凌。班主任老师发现以后,在上课的时候就批评莫玉波,说莫玉波忘恩负义,她说莫玉波应该给那个帮扶他学习的女同学买冰激凌,不应该别的同学买冰激凌却不给那个女同学买冰激凌。
  到了五年级的时候,老师开始教英语,班主任老师叫徐卫星,是教语文的。潘老师是教自然课的,英语老师是一个五十几岁的男的。徐卫星三十几岁,是个男的,他除了小学五年级教语文课,还兼教体育课。小学五年级的语文课本是那种十六开的课本,封面有“语文”两个汉字,语文课本封面上有图画。在语文课本里面的课文中,也配有插图。而在数学的学习中,每次碰到做试卷的时候,特别是要答那种应用题,我就感觉没兴趣。那时学习英语,只是学习简单的单词。我仍记得当时那个英语老师在说西瓜时的那个表情与发音,只听那个老师说:“来,跟我一起念,西瓜,watermelon”特别是在那个老师说到melon的时候,我就禁不住的感觉英语竟然还有那么一点意思的样子。
  课间活动的时候,我们这些男生的娱乐项目有丢沙包,跳格子,踢毽子,女生则一般玩的是跳橡皮筋,有时,我们男生也玩跳橡皮筋。丢沙包的活动不仅在曙光小学课余活动出现,当我还在八滩圩北小学读小学两三年级的时候,课间活动就已经风靡丢沙包了。沙包的形状,是一个鼓鼓的四方型的球形状,为布块缝制,其内装入玉米粒,或也有在其内装入沙子。玩丢沙包的时候,乃为两人一组,两人远远相面而站,一人丢掷沙包,待沙包飞至过来,一人跳起街之,若反应过慢躲闪不及,难免就有沙包掷于脸上之嫌。若是脸上被那沙包砸那么一下,那可真算是火烧火燎般疼痛呵。
  踢毽子,则就简单了,把那插着花花绿绿羽毛的毽子往空中轻轻一抛,待毽子落下,便抬一脚以鞋帮踢之,毽子就再度飞起来,待毽子落下,再次抬一脚以鞋帮踢之,如此反复循环,直到毽子落到地上则计算所踢毽子的个数。踢毽子有一脚踢之,亦有两脚交替替之,所掌握之要领,无非是眼疾脚快,技巧灵活罢了。
  而跳橡皮筋,则更是要考验耐心与技巧了,两人以双腿绷住橡皮筋,跳橡皮筋的人踩住所绷橡皮筋的一边,跳起,将另一边勾住,义脚踩住原先一边,花样繁多,不一而足。
  跳格子,则是很多人小时候都熟悉的一种娱乐项目,即,在地上画几个连于一起的方格子,以脚踢瓷砖块,按次序使所踢瓷砖块入所画方格内,所踢瓷砖块不能超过格,不能在所规定格子外,不能在所规定格子内,不能碰线。
  说到田径跑步,我不甚在行,班主任徐卫星挑选我和班级里的其他几个同学参加不久之后在乐余中心小学的校运动会。我所报的项目为田径八百米。在练习的过程中,我难以坚持,八百米的跑步对我来说,简直就像一场繁重的体力消耗战。我的爆发力比较好,耐力却不行,要是短跑我还能有那么点兴趣,至于八百米跑,我却不甚感兴趣。一起参加跑步比赛训练的,还有李冬、金鑫,还有几个同学,我就不甚清楚了。
  到比赛那一天,我们这几位参赛选手在学校老师的带领下,乘车去了乐余中心小学,在比赛前,我穿着运动裤头,感觉非常不自在。等到我开始跑的时候,我在开头百米的时候跑的比较剧烈,一不小心就撞到了一起赛跑中的另外选手,我就摔倒在地,膝盖被跑道上的煤渣给划破了一点皮。我忍着膝盖的疼痛,站起身来继续跑。那八百米的跑步真是太难熬了,我就这么慢慢的跑,脑海里想着,什么时候结束这场折磨人的八百米赛跑呵。父母在旁边看着我,父亲看到我落后成那样的状态,嘲笑的对我说:“呵呵,真丢人,没希望了,你跑输了。”而我却只想趁早结束这场八百米难捱的赛跑。终于,在其余选手都跑完以后,我还有一圈就跑完了,于是,我就继续忍着不舒服的状态,跑完全程。
  回去的时候,我坐在父亲带过来的自行车的前横杠上,父亲继续嘲笑着我丢人的样子,母亲则表现出无所谓的样子。那次的田径比赛,我得了第三名,我得奖的原因是,那个选手绊倒了我以后,我全程坚持的跑下来。

  更多交流,可以添加我的微信:1327835231
分享到:
发表评论(文明上网,友善发言,匿名评论无需登录)
还可以输入:400 个字符
评论列表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网站首页|关于本站|网站地图
文字站感谢每一位喜欢本站的人,欢迎将本站分享给你的朋友!最温暖的文字记录站 ─ 文字站!文学交流群: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若无意侵犯您的权利,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蜀ICP备14019085号 Copyright © 2015 文字站 www.wenzizhan.com 版权所有
分享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