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美文 情感文章 散文随笔 生活随笔 心情日记 现代诗歌 古词风韵 爱情故事 语录名句 微小说 影评 杂文 佳句
×取消主题

我在滨海县八滩镇第二初级中学复读初三的那段时间

发表时间:2019-10-08用户:景山小爷阅读:90
我在滨海县八滩镇第二初级中学强化班复读初三的那段时间

(2006年-2007年)

汽车,载着母亲与我,还有姐姐,一路从张家港市,返回到盐城市,滨海县八滩镇的家乡,在到达滨海县加油站的时候,所有乘客就都下车了,是时,我们并不清楚滨海县去往八滩镇的班车在哪里可乘,因为对于滨海县里,我们是颇为陌生的。当我们将行李放下车的时候,有一些的载客的黑车司争机争着询问我们去往的地方,稍后,我们乘上一辆黑车,母亲与之谈好从滨海到八滩的车费总共是三十块钱,然而待到乘上了黑车之后,那个司机才说,并不是从滨海到八滩的车费是三十块钱,而是将我们送到去往八滩的车辆停靠地点的车费是三十块,年少气盛的我觉得被骗了,于是就对着母亲大吼大叫,厉声的责备母亲为何要乘那黑轿车。后来,到达班车停靠地点以后,母亲就又叫了一辆面包车,花了一百多块钱的车费,将人与行李载至八滩镇北街头的外婆家,之后的一些时间里,我们就在外婆家里暂住了。直到后来,母亲在船闸桥北租到小林海家的房子暂住下来,我们才不再暂住在外婆家。
暂住到外婆家的第一件要办的事,母亲就是去八滩中学询问转学的情况,我也跟着母亲去八滩中学询问转学事宜,八滩中学相关负责的主任提出要有先有转学证,然后还要审核,才能进到八滩中学读初三,之后,我就与母亲又回了一趟崇实初级中学开一张转学证,开完转学证,就又返回八滩的外婆家里。返回八滩以后,母亲就不再去八滩中学去询问转学事宜了,而是直接去了八滩第二初级中学询问转学事宜,八滩第二中学简称八滩二中,因为八滩二中是一所不分学生资质情况的学校,所以只要是从江南返回八滩的学生都可以转学到八滩二中学校里读书,并不需要什么转学证,故此,当母亲与我到八滩二中询问情况以后,八滩二中一个叫杨春的老师接受了我的转学申请,然而时值临近中考,初三学生的人员情况早在两个星期之前就已申报入档,故此,我就留了一级,在初二的一个班级里接着读。是时,我坐在南边一组的最后一排,与我同桌的是一个做禹勇武的男同学,禹勇武的家在八滩镇粮西村。新转去的班级里,所有的同学都说着家乡话,叫我倍感亲切。班级里有不少漂亮的女同学,然而有些漂亮的女同学学习成绩却很差,其中有一个漂亮女同学,名叫王文,她的学习成绩倒是在班级里数一数二,不过之后却被转学而来的我后来居上,我成了班级里的第一名。成绩与王文不相上下,班级里的同学以一种崇拜的眼光看我,有一个女同学称呼我为新来的,那个女同学对我非常崇拜,第一名,在班级里难免会受到女同学们的崇拜,这是没法避免的。
转学进到八滩二中不久,母亲就在船闸桥北的一户叫做小林海的家租了房子,小林海一家在外地买了房子,故此,他在八滩的家就空了下来,由八滩船闸桥西卖馄饨的他家亲戚负责招租事宜。在租住到小林海家的房子里之前,还在外婆家暂住的时候,有一天,小留中和小二在房间里打架,那天外公外婆不在,母亲和姐姐也不在,我正在看书,见这两表弟打架我实在心烦,于是,我狠狠的暴揍了这两个表弟,他俩被我暴揍之后才安静了下来,其中,小二被我暴揍以后心有不甘,他用力的以拳头捶着自己的头,仿佛在埋怨自己没用,看他那情形并不是埋怨我暴揍了他,而是埋怨他打不过他的哥哥小留中。
在我转学进到八滩二中读初二的时候,离期末考试也不远了,曾经认识的朋友,比如,程国虎,已经与我不相熟悉了。是时,程国虎在初三强化班里准备着迎接中考,每当我骑着自行车上学放学,途中,倒也偶尔遇到过几次程国虎,不过,只是擦肩而过如同陌生路人而已。八滩二中的门口有摆摊卖鸡蛋饼的,那鸡蛋饼是盐城特色小吃,摊鸡蛋饼的工具有一个大圆的铁鏖子,一个类似竹蜻蜓的刮子。盐城特色的鸡蛋饼与山东特色的鸡蛋灌饼与煎饼是不同的,面的形态与山东杂粮煎饼的形态相似,实质却是有区别的。山东杂粮煎饼和的稀面里添加了玉米粉,而盐城特色的鸡蛋饼所和的稀面里是没有玉米粉的。将稀面以勺舀上,倒在铁鏖子上,再以刮子如同画圆的动作使稀面在铁鏖子上被塑造成一个大圆形。将鸡蛋一个打入其上,以刮子刮匀至饼面,待饼固定成型以后,再以小铲铲之,使之翻至另一面在铁鏖子上加热。之后,再在饼上放一根一剖为二的火腿肠,再在火腿肠扫上酱,或为辣椒酱,或为甜面酱,再洒上榨菜丁、切碎的香菜,然后就用小铲将饼叠起,饼的两头同样叠起。如此,一个盐城特色的美味鸡蛋饼就这么做好了。
在八滩二中读初二下半学期的那会,有一天在课堂上,那个教英语的娇小可爱女老师的胸.罩带子的一根滑到了T恤的领口,此情此景,使得我们底下这些同学全无上课的心思了,尤其是我们这些男同学,而那个娇小可爱的女老师却一点也没有察觉,依旧在兴致勃勃的讲着课。我清楚的记得,娇小可爱英语老师露出来的的胸.罩带子是红色的,那露出的胸.罩带子宽度约为一厘米。

说到女老师,这下再来说一下男老师,教政治课的是一个年纪三十多的男老师,那个男老师喜好将短袖的下摆放进西裤里,似乎这样能显出其腿长。有一天下午上课的时候,政治老师带着课本来到班级,就在上课上到一半的时候,政治老师的裤.裆处突然鼓了起来,本来,这样的事情,我们是见怪不怪的,然而有一个女同学对于课堂上发生的这件事却起了浓厚的兴趣。下课以后,那个女同学就与班级里的一些男同学哈哈大笑的喧嚷着说政治老师在上课的过程中裤.裆部位硬了。
在八滩二中念初二下班学期的时光颇为短暂,转眼之间,就到了期末考试的时辰了,初二下半学期的期末考试对于我这个从苏南转学回来又念了将近一年初三的学生来说,简直是简单到不能再简单了。在期末考试的过程中,班级里的同学有好些个都在眼巴巴的望着我奢求我把答案传给他们,其中有一个叫唐余洁的漂亮女同学,更是望眼欲穿的期盼我将答案传给她。然而,我不为所动,即使在如此美色之前,我也依旧保持自我清正廉明的本色,休想用美色来引诱我,别以为长的漂亮就可以找我要答案,见要不到答案,唐余洁的一个好姐妹,也就是当时对政治课老师的裤.裆部位感兴趣的那个女同学开始威胁我了,当然,我是指考完第一门以后。只见那个女同学威胁我说,要是下一门考试的时候我不把答案传给唐余洁的话,就有我好看的。我吓得连忙捂住我的裆.部,还好,我的裆.部暂时没有鼓起来。为了表示我的一身正气,我义正言辞的对那女同学说:“想要我把考试答案传给你,没门。”看到我这样毅然决然的态度,那个女同学就又用好话哄我了。
隔天,又一场考试开始了,我一边看着试卷,一边摇头,唉,为何如此简单,就不能来一点具有挑战性的题目吗?如此简单的题目,真是腻味啊,腻味啊。我早早的答完了题目,然后就装模作样的悠哉悠哉的检查试卷,唐余洁在我旁边一个劲的催我把答案传给她,真是的,催什么催啊,这么简单的题目,你自己不会做吗?学了那么长时间了,你把心都用在了哪里呢?唐余洁用她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一刻不停的盯着我,楚楚动人,温柔可人,可我就是不为所动,想要我传答案给你,呵呵,没门。就在这时,唐余洁给我传来一张纸条,纸条上歪歪扭扭的写着一行字,只见那行字如此写道:“你把答案传给我呗,怕什么哟,又不是要跟你那个。”为了表示我对漂亮女孩的怜香惜玉,我的意志终于动摇了,我把试卷的答案写了一些在纸条上传给唐余洁,但是,我在其中一些答案上改动了一些,防止她那门科目的考试成绩高的离谱,这样的话,可就不好了,差不多,意思意思也就可以了。可谁知,唐余洁得到我传过来的纸条时,就好像如获至宝似的,她如饥似渴的打开纸条,将我传给她的答案写上,然后继续跟我要其余的答案。我说,这还真是一个喂不饱的姑娘啊,敢情你一道题目都不会做,所有的题目都要跟我要答案啊,给我留一点我自己的空间好不好。
其后的几门考试,我几乎没怎么给唐余洁传答案,最后全部考完以后,当初那个威胁我的女同学就在班级里四处炫耀说,我给她传了好多答案,好像这样说,她很有面子似的。可是我几乎没有怎么传答案给唐余洁,所以她这样炫耀,我是很难堪的。

短暂的初二下半学期结束以后,学校就放暑假了,又过了一两个星期,我去学校拿期末考试成绩单,得知,我被分在了初三的强化班里。那时,八滩二中的初三有两个强化班,一个是初三2班,一个是初三1班,我被分到了初三2班。按当时的规定,所有被分在初三这两个强化班的学生都要在暑假的时间里补习一个月的课程,但是对于我这样从江南回来的优秀学生,又在初三里学过将近一年的课程,那么,在如此炎热的酷暑时节,我肯定是要待在家里的呀。就这样,我以我行我素的任性状态迎接着九月一号的开学,哪知,九月一号开学的那天,初三2班里,所有的学生都在课堂上端坐着呢,一个三十多岁的男的正在讲台前讲着课。母亲带我到初三2班里报道,讲台上的那个老师脸色严肃的对我母亲说:“你家孩子暑假没来补课,我这个班级不收这样的学生,让他去普通班里去混吧。”听到这话,我的心里真不是滋味,敢情才来报道,就给我这么一个怪吓人的感觉。母亲据理力争,说了一些不补课的理由,那个老师就对我母亲这样说:“那这样,你去找徐主任,如果徐主任同意,那么刘景山就可以到我班里来。”哇喔,乖乖,照你这样说,我这么优秀的学生在你班里还丢你脸了是不?母亲就与我去学校的办公室找徐主任去了,正好出班级门不远,学校里的一些老师就从学校办公室往外走,母亲就问其中一个年纪五十多岁的男的说:“请问一下,徐主任在哪?”那人就说:“你有什么事?”母亲说:“你就是徐主任?”那人回答:“正是。”母亲就对徐主任说:“我家这个学生因为什么什么原因暑假没来补课,现在他班的班主任说要问一下你,如果你同意,我家的这个学生他就收。”那人问:“是哪个班?”母亲说:“初三2班。”于是,母亲和我就跟着那人就走到初三2班里,那人对初三2班讲台上的那个老师说:“没事,让他在你班念吧。”如此,讲台上的那个老师也就不说什么了,也就同意了。真是的,早这样不就可以了吗,还说叫我去普通班里混,我这么优秀的学生,岂是你叫我去普通班我就去普通班的,那样的话,我岂不是很没面子,呵呵,面子。
很好,如此,我就知道,在讲台上的那个老师名叫王成舟,也就是我们那个班的班主任,而那个被称为徐主任的,名叫徐步高。班主任王成舟是教我们物理的,徐步高么,你说他是主任,但是他也上课,他教的是我们的历史课。很好,就这样我就开始了我一年的强化班生涯。好,那么在这样一场腥风血雨称王称霸的小圈子里,是谁准备好了?答:我准备好了。谁准备好了?我准备好了。很好,那么现在,在开始谈说我这乌烟瘴气的一年强化班的生涯时,肯定是先要介绍一下这个班级里的一些老师啦,同学的啦。那么之前说的那两个老师,一个叫王成洲,一个叫徐步高的,我就不介绍了,他们一个是物理课老师,一个是历史课老师,很好,眼尖的朋友发现王成洲的洲与王成舟的舟不一样啊,为什么会这样呢?那是因为,还用说吗?我不记得他叫王成舟还是王成洲了呗。然后教语文课的老师呢,名字叫糜海林,三十多岁,他呢,在八滩街里开了一个服装店,他这是又卖衣服又做老师,真可谓教书育人经商致富两不误哈。那么数学老师呢,则是一个笑起来有点像周润发的一个三十多岁的男的,名字叫吴迅。英语课老师名叫顾军,三十岁左右,男的,瘦高型身材,戴着一副近视眼镜,与唱歌的许嵩有点像,简直文质彬彬的。接下来说到化学老师,化学老师名叫王一东,五十几岁的样子,男的。然后是生物课老师,四十几岁五十岁不到,男的,姓叶,也是当时八滩二中的一个主任。简称叶主任,在二中的教学楼北开了一个小店。然后是地理课老师,地理课老师的名字那家伙,他叫张飞你说他父母给他这名字起的。然后是政治课老师,政治课老师叫什么名字来的?忘了。就叫他政治老师好洛。
好,这一系列的老师算是介绍完了,接下来呢我就要介绍介绍班级里的同学了,那么首先,我要介绍的是谁呢?当然了,像我这么一个在漂亮美女面前坐怀不乱的人,肯定是要先从班花开始的呀。那么班花是谁呢?她叫刘敏敏,大美女,生的可真叫一个漂亮,有一双会笑的眼睛,提到会笑的眼睛我们能想到谁呀,当然是美女主持人李艾呀,刘敏敏长得跟李艾比较相似,所以,你们说,她称不称得上大美女呀?这个刘敏敏呢,笑起来的时候嘴有点歪,最有特点的,当然除了我说的她那双会笑的眼睛以外,还有她的身材,性.感的身材,再说一下她的发型,她的前额么,有斜斜的刘海遮着,可爱的很,再加上鬓角垂泄下的两绺头发,以及高不及肩的斜马尾。介绍完刘敏敏,接下来我要介绍的就是祝足了,祝足这个女生,她笑起来的时候嘛,两颊有一对深深的酒窝。然后又有一个女生,名叫周惠敏,不知道班里的一个叫李源的男同学为什么要把周惠敏称为大扁担。

接下来,是姚婷婷,姚婷婷娇小可爱,面容稚嫩。然后是孟晗,孟晗是班主任王成舟的外甥女,平时喜欢披散着头发,不知道是不是在验证某一款洗发水的飘逸效果。然后是谭铭铭,周婷婷,吴玉莲,崔露译,于青玲,许杨华,张岩,殷洋洋,还有一些女同学,因为时间过去太久,具体姓名我就记不清楚了。也是,记住大美女刘敏敏就好了嘛,当然了,还有隔壁班的那个王文,说实话,当时我暗恋的对象并不是班花刘敏敏,而是隔壁班的王文,也就是我当时在转学到初二时,班级里的那个女同学啦。初三1班与初三2班仅一墙之隔,初三1班与初三2班同为强化班,这个我暗恋的对象王文呢,她就在初三1班里学习着。许杨华家与王文家离的比较近,所以每当上学放学的时候,许杨华就与王文一起道走着,往来于学校,与她们家之间的路途。

好,女同学介绍完了,各位朋友,现在我要介绍男同学了,男同学里,有刘季,当然,这个刘季可没有大汉开国皇帝的相貌什么龟背隆准大胡子那样威武,我这样说,好像我看过大汉开国皇帝的相貌似的,但是话又说回来,谁知道历史书里对皇帝相貌的记载是果真真实的呢?甚至对于他们做的那些丑事的记载,说不定也添加水分也未尝可知,当然了,要是用幽默的手法来表现那些人物历史,那就更妙了,何必非要添油加醋溜须拍马或者故意贬低之类,来搞的那么虚伪呢?然后是陆国良,陆国良大部分时间和我同桌,刘季在一开学的时候也和我同桌,我习惯称陆国良为阿郎,那时,不是有一部叫《再见阿郎》的电视剧嘛,因为那段时间我过于关注阿郎那部电视剧,所以我就称陆国良为阿郎了嗨。然后是,缪子雄,缪子雄胖胖的,戴着一副近视眼镜,他家在八滩船闸桥东大马车站以西的街边开了一个小超市,而陆国良家则在八滩船闸桥西隔几家开了一家钢材店卖钢材。班级里的男同学分别还有,吕宏叶,吕邦耀,潘长春,徐古胜,徐六一,六一儿童节,哈哈哈。王国辉,杨跃跃,用滨海方言的话,杨跃跃应该说成杨耀耀的音。王大猛,陆有明,黄海洋,周挺,张杰,徐琛。当然,肯定不止这么些同学啦,其他同学的名字我就不介绍了,再说了,我哪里还想的起来那么多的同学的名字哟。那么就在这些个我说出的名字当中,我再挑几个说说他们各自的特点,首先,我来说说吕宏叶,这个叫吕宏叶的同学,如果用一个词来形容,那就是,辣称,很好,那么就有人问了,什么叫辣称,辣称是滨海方言的一个词汇,用来形容一个人下.流,好se,吕宏叶就是这么一个下.流,好se的人。吕宏叶个子倒是蛮高的,比我还高,我一米八一,吕宏叶一米八五,他常常的开崔露译的玩笑,又经常在班级同学面前讲荤段子。那时,我可是一个对荤段子非常鄙视的一个人,所以,吕宏叶讲的荤段子,会让我止不住的对他特鄙视。然后再说说吕邦耀,吕邦耀这个同学在绘画方面颇有特长,曾经在黑板上画过一头熊,来暗讽缪子熊,那头熊被吕邦耀画的惟妙惟肖,所以,我才说,吕邦耀在绘画方面颇有特长,在打篮球方面,他也比较有水平的。在打篮球方面有水平的还有潘长春,张杰,他们在学习方面不行,在打篮球方面倒挺在行的,当然,打篮球是一样,打游戏也是一样,他们都有事没事往游戏厅里跑去打游戏,徐六一曾经在一个周末在游戏厅打游戏被班主任王成舟逮到了,第二天一早上课的时候,徐六一就被班主任王成舟狂揍的呀,又是扇脸,又是打头的。与打游戏不相上下的,还有读修仙小说,那种在地摊上买的修仙小说是班级里许多男同学的爱好,缪子熊,陆国良他们迷恋修仙小说,班主任王成舟的办公室抽屉里曾一度装载着厚厚的修仙小说,那都是从班级里的同学书桌里收去的。现在,再来说说徐古胜,徐古胜被杨跃跃和王国辉他们称为毛头,不知道这个称呼是怎么来的。受那时杀马特风的影响,徐古胜的头发总是吹成洗剪吹的样子。在学习成绩方面,徐古胜在班级里名列前茅这是没的说的。然后就是王国辉,王国辉是从前北河岸村圩港小学校长的孙子,一肚子的闷.骚,他在班级里的学习成绩也不错,班级里第一名名次在我与徐古胜之间来回转悠,但更多时间,我是稳居第一名,徐古胜稳居第二名,第三名的,不出意外的话,就是王国辉稳居其位了。但说来也怪,谅王国辉怎样努力,也无法排上第一名和第二名的位置,这就有点意思了。现在,再说说杨跃跃,杨跃跃的父母在八滩街东桥头开了一间熟食店,卖些像什么猪头肉啦,千层卷啦,腐竹之类的冷菜熟食。杨跃跃写的字颇有艺术范的感觉,用数学老师吴迅的话说到杨跃跃的写的字,那可就具有现实的意思了,说:“人家有名的人随手一画的字,咦,那叫艺术,但是你呢,你也这么随手一画,谁认可你啊。”黄海洋,周挺,张杰,这三个同学我就分别用一句话来概括。黄海洋的名字叫黄海洋。周挺的名字叫周挺。张杰的名字叫张杰,当然,不是唱歌的那个张杰,谢娜也不是这个张杰的老婆。至于王大猛,则是班级里的班长了,然而王大猛虽叫王大猛,其人却连小猛都算不上,他常常被缪子熊开玩笑,有一次他被班里的几个男同学按在地上,陆国良隔着裤子捏着王大猛的鸟,看的孟晗哈哈大笑。

接下来,我在八滩二中的初三的经历就开始了,一开学,我比较低调的坐在北起第三组的最后位置,那时,谁也不知道我的成绩咋样,估计都以为我成绩不行的嘞。正如之前我有提到过,是时与我同桌的,是那个叫刘季的同学。开学后不久,老师提的问题总是我举手回答,为啥?同学们都害羞,不敢举手,于是,风头就都被我给抢了。特别是在第一堂英语课的时候,英语老师顾军让我们用英语自我介绍的时候,我以一口流利的英语介绍博得班级里的同学一致鼓掌。自此,我的学习好的名声就在班级里被同学以及老师默认了。那时,我以傲视群雄的姿态,回答课堂上各科老师提的问题,每逢回答完,必逢同学们情不自禁的掌声赞美。我回答问题的声音洪亮,语速极快,思维缜密,逻辑性强,使许多同学望尘莫及。同学们开始崇拜我,老师也开始重视我,各科的老师都开始以我的名为重,那段时间,我风光无限。
记得有一节英语课的时候,英语老师顾军让我们到各组的组长面前背课文,纳么长的一课课文,我竟然轻轻松松的快速的就背好了,组长是个可爱的女生,她以羡慕的目光看着我。在一次上历史课的时候,历史老师提问孟晗回答问题,孟晗站起来后不能回答,于是我举手回答,那个问题里涉及到马可波罗这个人物,我在回答说到马可波罗这个人名的时候,说成了英语的音,嘛科波洛。精彩的回答完毕以后,班级里的同学一片鼓掌叫好,历史老师徐步高也对我连连夸赞。
后来,我不再与刘季同桌,而是与杜金龙同桌,杜金龙也是从江南回来的学生,和我一样,他也念过一年初三,但是他的学习成绩,是远不如我来的优秀的。在多次的班级考试中,我以极高的成绩每门学科几乎都是第一名。如此良性循环,我稳居第一的宝座,无人能够动摇。班级里的老师每每上课,都习惯以我为例子叫同学们都向我学习,是时,我听到的最多的各科老师在课堂上讲的话是:“你看人家刘景山怎样怎样,再看看你们。”在老师们的一片赞美声中,在同学们的一致羡慕下,我膨胀了,飘飘然了,在整个八滩二中,我的名声传开了,整个八滩二中的初三班级,都把我当成了遥不可及的榜样。每逢年级里的考试,我总能得第一名,初三1班的那个强化班的第一名总是比我的分数要低的许多,无论谁想追赶,都是无法企及的。
不久,我调到了中间的位置,和陆国良开始同桌,大美女刘敏敏坐在我的后面的位置,每逢做作业,考试的时候,刘敏敏总是不安份的用她那双性.感的美脚碰我的脚后跟,为啥?希望我传答案给她呗。坐在我左边的是张杰,前边是周婷婷,斜对面是姚婷婷,再前几桌是杨跃跃,王国辉,徐古胜他们几个。徐古胜喜欢逗姚婷婷,他常称姚婷婷为猴子。是时,流行着一首秋天不回来的歌曲,班级里的一些男同学非常喜欢哼唱这首歌曲,歌词是这样唱的:“初秋的天,冰冷的夜,回忆慢慢袭来……”然后唱到高潮:“就让秋风带走,我的思念,带走我的泪,我还一直紧紧守候在,相约的地点……”当然了,每节课的课间操,还是要做的,但是八滩二中的课间操并不像我在张家港时念的中学里做的那种课间操,所以,每逢课间操,我就装模作样的在那里摆动着身体意思意思。
现在我来说一说讲政治课的老师,话说,讲政治课的老师讲课的时候有点滑稽,他总是习惯一手拿书,另一手手掌朝上自然弯曲摩挲着胯骨部位,以至于课间休息的时候,徐古胜和王国辉他们就时常的以模仿政治课老师讲课的样子取乐。而杨跃跃喜欢嘲讽祝足,有一次课间休息的时候,祝足双腿交叉的站在教室的西墙边,杨跃跃就对我们说:“看祝足站的那骚.样喔,就跟卖的似的。”杨跃跃又喜欢在私下向我们讨论说祝足和别的男的同居之类的话,也不知道真的假的。说到这个,我想起来了那时流传在学校里的一则新闻,说当时,学校里有一个女生谈恋爱,后来怀孕,被学校开除了。才十五六岁的花季少女,初中生呵,就这么谈恋爱怀孕了,哎,好是无知。
在八滩二中的一年,来不及好好品味,就匆匆溜走了,在时间的浪潮下,消失的无声无息,那时,我们几个结伴而行的同学,总是骑着破旧的车子。那年的八月十五中秋节,我骑着破旧的车子与结伴的同学走在放学的路上,在经过八滩纱厂的时候,我的自行车杠突然断成两截,这下好,没法骑了。陆国良就同情的下车帮忙抬我的那辆断了的破旧自行车,是时,天空中挂着一轮明月,陆国良叹气的说:“唉,真是月圆人不圆啊。”

渐渐的熟悉陆国良以后,我就偶尔的欺负陆国良了,有一次在晚自习前的时候,我用拳头故意打了一下陆国良,陆国良问我打他干啥,缪子雄也护着陆国良,说:“打我们家阿郎左泥?”左泥,滨海方言,意为干啥。但是缪子雄明显在我作为一个全校学习的榜样面前自觉不敢指责我的所作所为。所以,缪子雄只最多只能发表一下我用拳头打陆国良时的不满的意见就立刻坐会原来的位置了。我却高傲到不可一世,我蔑视的对陆国良说:“我学习成绩好,我打你你还有意见?”陆国良反驳的说:“学习成绩好就可以随便打人么?”哎,我说,我就打你,怎么了,不服?不服那我就再打你一下,于是我握起拳又打了陆国良一下,陆国良差点被我给打哭了。想想当时我那种行为,哎,学习成绩好就可以打人么?没错,学习成绩好,那么就应该帮助别的同学使别的同学的成绩也变好,而不是在那里自我膨胀到欺负别的同学。就好像有钱的人要帮助没钱的人,先富带动后富,而不是在那里没品的用钱做坏事。同样道理,当官的就要一心一意为民谋利益,而不是利用手里的职权做见不得光的事情。
有一些不规规矩矩的学生,初中的时候已经开始偷学抽烟,他们躲在厕所里,利用课间休息的时候,来一支香烟品尝品尝,这些学生,应该怎么说他们呢?初三开学不久,我就已经常看到有初一初二的几个学生在课间休息的过程中躲在厕所里抽烟,他们用鼻子抽着香烟,那种被烟呛得咳嗽的感觉似乎使他们很享受,唉,叛逆的少年啊。在说到和女生争执的这件事上的时候,我不得不告诫大家:“朋友,千万记住,不要和女生争执,尤其是不要和漂亮的女生争执。”这不,在八滩二中读初三那会,有一天中午我们正在教室里休息着,班级的后墙上挂的音响里在播放着一首黎明唱的歌曲,本来,这件事没啥大不了的,可坐在我后桌的刘敏敏却和旁边的同学笑着说这首歌是刘德华唱的,这可真是暴露了其无知的,你说你不懂就不懂呗,偏在那里装懂,有意思吗?于是,为了坚持事实的真相,我就转过身来纠正刘敏敏的错误,说,这首歌不是刘德华唱的,是黎明唱的,很好,这下刘敏敏兴奋劲上来了,她跟我拗着说:“刘德华唱的,就是刘德华唱的。”我义正辞严继续纠正说:“不是刘德华,是黎明。”“就是刘德华,就是刘德华。”这下我怒了,我和刘敏敏反复的争辩,可刘敏敏竟然笑嘻嘻的特享受和我争辩的这种过程你说。为了证明刘敏敏的想当然确实是错的,我就问坐在北边最后一排的潘长春,我问潘长春:“工藤,你说,这首歌是不是黎明唱的?”潘长春摇摇头说:“我不晓得欧。”这下,把刘敏敏给得意的。对于任性的女生,任性的漂亮女生,我只想告诉你一个字,忍。不要试图跟漂亮的女生讲道理,正如我之前说的,女生要的不是一个正确的答案,而是享受跟你吵架的那种女生认为非常爽过程,当你发现女生错,而你对的时候,记住,要学会哄哄她。然后我说一下为什么潘长春叫工藤,那是因为,潘长春给他自己起了一个绰号,叫:工藤井树。不知道他在什么电视里看到的这么一个绰号,说不定是受到动画片柯南的影响,嗨,谁知道呢。那么,说到刘敏敏的屁股,我不得不提一下,什么?提刘敏敏的屁股?嗨,我提她屁股干啥?我是说,说到刘敏敏的屁股,我不得不说一下,是这样的,大概是刘敏敏的屁股爱出汗,所以我不止一次的看到刘敏敏在下课离开座位走出教室的时候,用手反摸着她的屁股。到了初三下学期的时候,天热了,刘敏敏就时常的在座位上半抬起屁股,然后用书本扇着屁股,如此,就证实了我对刘敏敏屁股的第一个猜想,那就是,刘敏敏屁股爱出汗。
再来说说徐古胜和孟晗的恋爱情况,他俩发没发生关系我不清楚,只是在课堂上的时候,徐古胜总是三番五次的掏出饮料给孟晗,这就算是他俩的恋爱动态了。

初三上半学期到了一半的时候,天气就渐渐变冷了,约摸十一月十二月的一天,数学老师吴迅选了我和徐古胜,王国辉,杨跃跃,崔露译以及初三1班的王文,张任全及另一个男生参加在滨海初级中学举办的奥林匹克数学竞赛,张岩也想参加,但是数学老师吴迅没有选张岩,以至于张岩伤心的哭了。说实话,奥林匹克数学竞赛对我来说,我是不在行的,数学老师吴迅之所以也选了我参加的原因,这还用说嘛?我的数学平时成绩总是第一名呗。这属于心理学中的刻板效应。在选好参加奥林匹克数学竞赛的学生名额以后,数学老师吴迅就给我们发了一些竞赛练习题,我一看,这些竞赛练习题都啥玩意啊,那些出题的人是吃饱了没事干撑的慌吧。三个字,我,不,会,但是不会咋办啊,硬着头皮撑着答下去呗。去滨海初中参加数学奥林匹克竞赛的那天是星期天,那天早晨我放假在家睡觉,之前一天的时候,母亲决定不让我参加那啥玩意的数学奥林匹克竞赛,但是第二天一早,数学老师吴迅亲自到我家暂住在小林海家门外叫我赶快和其他同学一起去滨海县里。数学老师都登门了,咋办,只好起床穿好衣服和数学老师吴迅以及一起的同学去往滨海县里洛。学校是给我们包的一辆面包车,所有一起去县里参加竞赛的同学都等着我呢,当我和吴迅上了车以后,司机就载着我们去到滨海初级中学了。当我到达滨海初级中学以后,我不禁感叹,滨海中学的建筑真是豪华呀,我们乡下的八滩第二初级中学在滨海初级中学的面前,简直是撑不开门面呐。我们这些一起参加竞赛的同学就和滨海初级中学的学生一起坐在一个教室里准备开始参加竞赛,当竞赛的题目发下来以后,我一看,都是些啥玩意啊,我只想说三个字,我,不会,但是不会咋办呐?乱答呗。乱答的结果是啥?竞赛得不到名次呗。那次数学奥林匹克竞赛,八滩二中参加的学生没一个获得名次的,以至于吴迅哀怨的说:“你看看你们,竟然没有一个获得名次,早知道我就选张岩的,张岩当时找我好几次要参加竞赛,可我却看重的是你们,当时张岩没有被我选上他都难过的哭了,可你们倒好,一个都没有得到名次。”所以说,朋友们,当你在一个小圈子里呼风唤雨的时候,记住,千万别膨胀,因为,当你出了你那个小圈子以后,就会发现,高手比比皆是了。

说到数学老师吴迅这个人,你说他幽默,他还比较幽默,你要说他严厉,他还是很严厉的,他是学校里的主任之一。话说有一回,徐琛和班级里其他几个同学与初三1班里一个八滩交通管理所所长的儿子发生冲突,然后到了当天晚自习,吴迅就厉声的叫出徐峥他们几个同学去教室外面,之后我们就听到吴迅在教室外对那几个同学又打又骂,那种激烈的氛围,与教室里安静的气氛,形成了强烈对比。然而,吴迅打骂那些学生,是因为那些学生犯了错误,而语文老师糜海林打周艇同学,那就纯属说不过去了。话说那天语文老师糜海林在课堂上喊周艇站起来,但是周艇拒不站起,这下就惹恼了语文老师糜海林,糜海林就走到周艇的座位旁边,一把扯住周艇的衣领,将周艇粗暴的拉离坐凳,然后用巴掌狂扇周艇的脸,看的我们这些同学心惊肉跳的。那么关于老师打学生这件事,我想说的是,如今这个以考试成绩为指标的教育形式,对老师来说,以一个班级里达到指标的生数的多少来衡量其教学质量,并从而涉及到其工资奖金,再加之家乡对学生的期望,造成了老师打学生现象的屡禁不止,犹以乡村地区的学校更为普遍,我们如何可以说,老师打学生是学生的错或是老师的错或是家长的错,或是教育制度的错呢?我们只能说,时代发展到某个阶段的时候,只能在这个阶段发生这样的事情与该阶段相适应,但是,我要说的是,如果阶段已到了须使教育走向更精深层次的时候教育还跟不上的话,那只能说,必有一股隐性的力量催生这不够先进的的教育体系走向与先进的新阶段相适应的路子。当然了,我不是教育家,更不是教育改革家,这仅仅是我对老师打学生的一种看法而已啦,要我来说,教育这块领域,非得要经历好一番功夫才能搞得好,我们看看,一个真正的超级大国不仅仅是在经济上在世界上响当当的,在文化艺术输出方面,肯定也是首屈一指的,咱中国就是不久就要超过美国的那个超级大国,因此,在文化艺术输出方面,肯定是要比现如今的美国更一流。比如,现如今的美国有哈佛大学,耶鲁大学等世界数一数二的大学,而咱中国,现今的大学在世界上似乎并没有排到前五名吧,好吧,我这么说,好像又回到“以一个班级里达到指标的生数的多少来衡量其教学质量”的问题上来了,但是,作为不久的将来超过美国转而成为第一的超级大国,咱中国肯定也要有在这世界排名第一的大学的呀,还有像什么诺贝尔奖,那玩意算啥呀,咱应该让别的国家在多种领域方面得奖的人到咱中国来领奖,这,才符合世界第一超级大国的气质,但是看看现在呢,哎,我不说了,当未来的时候,咱中国的老师在看到我在回忆录里记载的有关有老师打学生的内容时,他们肯定会特别惊讶,并匪夷所思的疑惑说:“不会吧,真的假的,竟然还有老师打学生?”
那化学老师王一东,在我读初三的那年,倒没有被我看到过打学生,在一次化学课的课堂上,化学老师王一东在谈到背诵问题的时候跟我们说:“你们看那些信耶稣(行雅稣)的人,他们中有些是一字不识的老奶奶,可人家都能把赞美诗一字不落的唱下来,为什么会这样,那是因为人家一心一意行雅稣,那么为什么你们不能把化学公式背下来,可见,是你们三心二意,没有用心啊。”又一次课堂上,化学老师王一东在谈到有老师把学生喊到办公室给那学生讲解他做错了的题目的时候,说:“我办公室里有一个老师,也是教化学的,有一次,他把一个学生叫到他的办公桌前给他讲解了好几遍,结果,那个同学哈哈大笑说:“老师,就凭你还能把我讲懂?”所以说,老师一定要针对学生薄弱的环节用心讲解,这是一个水平问题,而学生,也不能把老师讲的方法内容故意的当成耳边风,要做到不耻下问,有不会的地方就一定要问,直到弄懂为止。”然后在又一节化学课堂,化学老师王一东在谈到学生与学生之间的相互问答的时候说:“以前我见过这样的例子,那就是,有些学生有不会的题目去问会的学生,那个会的学生在那道题目上把不会的学生讲懂了,结果在以后考试的时候,那个把不会的学生讲懂了的学生遇到一样的题目竟然不会了,而那个被会的学生讲懂了的不会的学生把那道题目给答了出来,所以说,在学习方面并不是你会了你就可以掉以轻心,要不断的练习,反复的巩固,扎实自己会的知识点。这样,你学到的才不会忘记。”

好了,就这样吧,初三上半学期,结束。然后就是放寒假,寒假作业自然是有许多的了,多是一张一张的讲义,那么像我这么优秀的学生,肯定是要认认真真的做好那些寒假作业的啦。以至于开学以后,数学老师吴迅在翻到我的数学寒假作业以后,在班级里表扬我,说:“你们看人家刘景山的试卷,轻飘飘,轻飘飘(数学老师吴迅撅着嘴,连说两个轻飘飘)一开始我把他的试卷拿在手里的时候吓我一跳,差一点(滨海话:差咧嘎)没接住,说明人家是非常用心去做题目的,把试卷都摸的轻成了这样,哪像你们,一个一个的,都去相互抄袭。”没办法,谁叫我第一名,第一名不管做什么,都免不了被老师夸赞一番,唉,习惯啦,无非就是又多了一个让同学们崇拜我的理由啦,唉。那么在寒假里的时候,隔壁的那个老夏奶家的儿子儿媳妇就回来过年了,老夏奶在家带着她的两个孙女上小学,时常的,老夏奶就打其中一个小一点的孙女,而且是下手非常狠的那种打骂,至于原因是啥,我想大家也是知道的,没错,重男轻女。那时,老夏奶一直不满意她的儿媳妇生的是女孩而不是男孩,故此,老夏奶的心里就非常失望,所以老夏奶就对那个小一点的孙女特别来气,并不一定是她那小一点的孙女做错了事就打她,而是没事找事就去狠狠的打骂她的那个小一点的孙女。以后的几年,当我到了高中以后,不再暂住在小林海家,老夏奶的儿媳妇总算给老夏奶生了一个男孩,以后在从滨海回到八滩以后,我和母亲就看到老夏奶带着她的那个几岁的小孙子时高兴的笑容,从她的儿媳妇生下男孩以后,老夏奶就不再打那小一点的女孩了。重男轻女说到底,就是面子的问题,虚荣心在作怪。
那么接下来,开学了,我也就开始了初三下半学期的学习时光了,初三下学期充斥着许许多多的模拟考试,一次又一次,对于我来说,这并没有啥新鲜的,因为每次考试显而易见,我都是第一。在临近中考前的海下若干所乡村初中的联考中,我的成绩更是远远的超过那些一起联考的学校的最好学生一大截,朋友们呐,那时,我的光芒简直照的八滩二中几乎所有老师学生的眼睛睁不开来。终于,距离中考还剩下0天了,我们就去八滩中学奔赴考场,等那中考试卷一发下来,我的水平就显现出来了,咋跟我平常在八滩二中考试的难度不一样啊,咋那么难?我在心里嘀咕着,但是在我蔑视群雄的心态下,不管多难,我还是在之后公布成绩的时候达到六百多分的成绩,这六百分的成绩八滩二中有十多个,也就是说,我不是第一名,而是十几名,那时,我感到一种莫名的羞耻与不理解,不理解的是,班级里咋可以有同学的成绩比我还高,羞耻的是,我不允许班级里有任何一个同学的成绩比我还高,然而事实情况却显而易见,我排到了十几名,往昔风光满满的第一名啊,不见了,不见了,曾蔑视群雄,傲然挺立的第一名啊,就这样在时光的催促下,成为我的青春记忆浪潮里的,惊鸿一瞥……
那么中考,就这样结束了,然后呢,暑假的时候,我就在八滩南河岸村暂住的小林海家过着暑假了嗨,那时,二阿姨和小婷婷在摩托车上摔了下来,小婷婷摔瘸了腿,就和二阿姨暂住在老夏奶家养伤,老夏奶去了他儿子家,所以,她家的房子就空了下来,就这样,那段时间,二阿姨和小婷婷就与我们一家成为了邻居。是时,天气非常炎热,小婷婷因为走路不方便,所以很少来我家暂住的房子里串门,但是,一旦来我们家串门,却惹起了一顿吵架,这,是咋回事咧?原来啊,是小婷婷把老夏奶家的立式电风扇拿回我们家想要换回姐姐从老夏奶家拿过来用的另一台电风扇,但是姐姐却不乐意了,姐姐就对我说:“肯定那台电风扇坏了,所以她就故意想用那台坏电风扇换我之前拿的这台好电风扇。”小婷婷呢,她听到以后就生气了,然后就和我的姐姐开始争吵,我呢,也和姐姐站在同一条阵线和小婷婷争吵,然后,吵着吵着,小婷婷见吵不过我和姐姐,就哇哇大哭了起来,我和姐姐呢,就幸灾乐祸的看着小婷婷哭,感觉特解气。后来,小婷婷的伤养好了,二阿姨和小婷婷就不再暂住在老夏奶家了,但是关于这段回忆,我也说不清是在中考结束后的那个暑假,还是在初二结束后的那个暑假,总之,就是这两个暑假的其中一个就是了。
随后,就是中考分数下来,我得知我考了六百多分,进滨海高中是毫无疑问的了,滨海高中是县里的高中,属于四星级高中,那时,八滩高中还不是四星级高中,八滩高中才三星级,但是,对于我这个平时第一名惯了的学生,我无论如何也难以接受我的中考成绩在班级里排到十几名的情况。领初中毕业证的的那天,我突然头晕心慌,走路感觉脚底打飘,那么这样我就不可以去学校领毕业证了,母亲就替我把毕业证给领了回来。唉,我那份膨胀的自尊心啊,在那段时间的现实面前,不得已,只能按着现实来了,不然,还能咋样,最多只能辩解说:“是改卷子的人改错了。”这样,才好安慰我这受伤的虚荣自尊心。

更多交流,可以添加我的微信:1327835231
分享到:
发表评论(文明上网,友善发言,匿名评论无需登录)
还可以输入:400 个字符
评论列表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网站首页|关于本站|网站地图
文字站感谢每一位喜欢本站的人,欢迎将本站分享给你的朋友!最温暖的文字记录站 ─ 文字站!文学交流群: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若无意侵犯您的权利,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蜀ICP备14019085号 Copyright © 2015 文字站 www.wenzizhan.com 版权所有
分享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