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美文 情感文章 散文随笔 生活随笔 心情日记 现代诗歌 古词风韵 爱情故事 语录名句 微小说 影评 杂文 佳句
×取消主题

我在江苏滨中读高中的那段时间(高一下学期-高三)

发表时间:2019-10-11用户:景山小爷阅读:101
高一上半学期结束,然后就准备迎接高一下半学期,放完寒假以后,我进到高一下半学期,高一下半学期的前一个月,我还是在熊家忠的班级里就读的,等到之后的一个月后分文理科的时候,高一8班的所有同学就相继到各自分的班级里去了,有些同学在分到别的班级里的时候是分在同一个班级的,比如徐尧,张国诚,就和我一起分到了陈而的班里,这个陈而是谁呀?是我高一分班过后的班主任,姓陈,名而。是一个教化学的老师,男,四十岁左右的样子,浓眉大眼,脸颊有一双酒窝。为了考取好大学,我来到了理科班学习,我以为这下我总算可以不再看到那个秃发的数学老师了,然而,没想到,换了一个班,数学老师还是他,他跟着换到了陈而的班里来教数学。既然事实如此,咋办?忍呗。
2007届滨海高中强化班分为理科强化班和文科强化班(陈而班是理科普通班),当然,在高一上半学期的时候,文理科强化班就已经大致定下来了,到高一下半学期分班时,那在年级分班考试成绩低的学生就从强化班里被刷到普通班里学习,到高一下半学期分班以后,理科年级里的第一名的名次就落在强化班里那个叫祁杰的学生的身上了,当然,对于祁杰这个学生长啥样,我是没有见过的,倒是陈而总是在班级里说祁杰学习成绩多好多好,就好像当时在八滩二中的时候,学校里的老师总是说我的学习成绩多好多好一样。之所以陈而总是说起祁杰,是因为陈而兼教理科强化班的化学课,这也就免不了陈而要拍祁杰的马屁了。那么之所以我分在了陈而的班里,这还是托人找关系的了,当时分班之前,母亲叫父亲从张家港回来一趟找一下当时滨海高中的教导主任之一的鲁锋武,当年父亲在八滩高中读书的时候,和鲁锋武是关系比较好的同学关系,之前我有说过,父亲当时在八滩高中读书的时候在班级里担任班长的职务,而鲁锋武当时的学习成绩也比较好,所以我的父亲和鲁锋武就比较熟悉了。父亲从张家港回来找到鲁锋武为我分班的事情说了以后,鲁锋武就把我安排在了陈而的班里了,因为陈而在当时的滨海高中里是出了名的严厉,所以,鲁锋武才把我安排在陈而的班里。在分到了陈而班里以后,母亲对我说,当时我父亲在托鲁锋武的关系安排我分班事宜的以后,父亲对陈而嘱托说,如果我在班级表现的不规矩,就揪我的耳朵。在分班以后的一段时间里,陈而看到我的母亲以后对我的母亲说:“你的孩子刘景山并不调皮嘛,在班级里挺规矩的。”当然,有些同学可就遭殃了,比如,一个叫郑洋洋的同学,当然,这个郑洋洋同学是个学习成绩在班级里垫底又非常不安分的一个学生,陈而多次在班级里严厉的责打过郑洋洋同学,打的那叫一个惨,郑洋洋的父母又很支持班主任陈而对他的严厉责打,这些个父母,简直是被名利冲昏了头脑,竟还口口声声认为在老师的严厉责打下就是对他们的孩子关爱似的。有一次班主任陈而甚至还对着郑洋洋同学母亲的面狠打郑洋洋同学,而郑洋洋同学的母亲竟然还很乐意看到班主任陈而对她的孩子这般狠打。郑洋洋同学的家里是做生意的,在我以为,之所以造成了他们孩子的叛逆,也许就是他们在平时忽略了对他们的孩子的关爱吧。
再来说说分文理科班级这件事,这文科是以历史科结合另一科来分的,比如,分到以历史配上政治的那些个班级,就叫史政班,分到以历史配上地理的那些个班级就叫史政班,文科就这两类搭配,之前的一届是有历史配上生物的搭配的,到我那一届,滨海高中就没有历史配生物的搭配。然后是理科班级的分配,理科班级的分配是以物理结合另一科来分配的,比如,分到物理配上化学的那些个班级,就叫理化班,分到物理配上生物的那些个班级就叫理生班。之前说的那个理科强化班的祁杰,就是在理化班的一个班级,文理科强化班只有两个,一个是文科的史政强化班,一个就是理科的理化强化班。当然,在多数学生的心里,理科无疑是优于文科的,当时的我完全不顾及自己在数理化方面根本就不感兴趣又不在行的事实,那时,我之所以跟着别的学生那样的心理走,还是虚荣心闹的呗。

当然,对于新分的这个班级的班主任陈而来说,他也是知道他的这个班级在年级里的学生成绩水平也是平平的,人们总有一种心理,那就是,看到一个优秀的地方,总以为那个优秀地方里所有的个体都是优秀的,然后就急于将自己也投身到那个优秀的地方,对于一个学校,一个国家,这种心理状况可谓比比皆是,就比如滨海高中,乡下的学生对于滨海高中是非常的向往的,因为滨海高中每年都有那么一两个考到清华北大的,学生的家长于是由刻板效应,就联想到自己的孩子进到滨海高中也能说不定考个北大清华啥的,或者考个复旦也说不定,当然,考个南大也还是可以的,浙大也不错。然而,学生的家长却提前看不到滨海高中强化班与普通班的存在,楞以他们的孩子进到滨中学习为自豪,正如是时滨海高中的口号所言:“今天我以滨中为荣,明天滨中以我为荣。”这样的心态还体现在是时的滨海高中的副校长陆剑的身上,在我才进到滨海高中读书不久,学校里开一个全体高一新生的会议,其中副校长陆剑就在台上讲话说:“你们考上滨中,用我们那时话说,真是羡慕死了。”由此可见,在滨海地区,尤其是滨海农村地区,是多少人以高中在滨海高中就读为荣的。是时滨海高中的校长名叫李建,若凭学历来看,李建不过就只是一个大专学历而已,然而其之所以在那时为滨海高中的校长,则得益于他的妻子,为啥咋?呵呵,教育局里头有人呗。所以说,若单从所念学校及所具文凭来看,在之后进到的社会工作中能有出色的地位的话,那可就不一定了哟,当然,这种论调我不喜欢宣扬,没啥意思,因为,脚踏实地,才有乐趣可言,虽然平凡,也没啥过不去的。
到陈而班里读书两个月不到,有一天中午,我吃完午饭去学校的时候,在经过一个路口的时候,天空突然乌云密布,下起了冰雹,那天的日期是2008年5月12号。到了学校以后,班级里许多同学在强忍着瞌睡的睡意听老师讲课,5月份,春末夏初,毫无疑问,下午上课是一种煎熬。当然了,本来这一天或许跟以往一样是没啥特别的,可等到了晚自习的时候,学校里的师生就不安定了,原来这天四川汶川发生了八级多的地震,一场天灾在2008年5月12号降临在四川汶川地区。几天以后,学校组织全校同学到操场上面相西南方向低头默哀三分钟。又组织全校师生为灾区捐款。以后的一段时间里,学校又组织了一场以抗争救灾为主题的诗朗诵,陈而班级里诗朗诵的负责同学是徐尧。排练的时候,徐尧显得指挥力十足的样子,又是安排这样的,又是安排那样的。那段时间,新闻里大幅播报的,就是那场地震的抗震就在情况,在是次的救灾中,涌现出了许多感人的故事,人民解.放.军在党和国家的领导下,克服艰险,排除万难,赶在抢险第一线,为抢险救灾作出杰出的贡献。
那么说到徐尧,我就说说陈而班里的一些同学的情况,徐尧,是不用说的了,说说班长,班长是一个叫刘重庆的同学,家是正红乡的,正红乡与五汛镇、蔡桥镇同属于苏北灌溉渠的南面区域。班级里的同学大概有六七十个,其中我还有点印象的同学的名字分别有:徐尧,刘重庆,刘崇果,李果,郑洋洋,陈泰峰。
在我分到陈而班不久,全年级学生在各班班主任的带领下,于该年春季去新建成不久的滨海县通榆镇苏北灌溉总渠去赏春踏青,远足郊游。那苏北灌溉总渠距离是时滨海高中有近二十里的路程,然后我们这些学生从学校走到通榆桥,走累了,但是通榆桥下的河堤风景,却叫我们这些学生陶醉不已,写到这里,我想到了与苏北灌溉总渠相类似的另一个风景地,咸阳湖。在远足的地方游玩两三小时以后,我们全年级学生就集合再次的步行,以返回学校,很好,第二天的时候,许多学生的脚底就起水泡了,我的脚底也起了水泡。
高一下半学期就这么在我使劲学啊学啊,可咋学都学不会物理与化学,就在这么尴尬的状态下,暑假开始了。2008年8月8号,奥运会在北京举办。8月初时,母亲带着我和姐姐在父亲打工所在的张家港市乐余镇十三大队的防火板厂去过暑假,那是一个小厂,只有十个工人左右,所以,那厂的效益情况可见一斑。北京奥运会开始的时候,我就在父亲宿舍的电视里看奥运直播。8号的时候是开幕式,以后是比赛直播,然后每天滚动着奖牌情况,最后是闭幕。

然后在那个暑假的时候,父亲给姐姐介绍了厂里的一个叫小二明的二十多岁男的,那小二明的父母和哥嫂都在厂里打工,和父亲经常在一起吃饭喝酒,再加上他们家是响水县的,所以就这么熟悉认识了。父亲有意让姐姐嫁给小二明,正好借着放暑假的机会,和母亲说说这件事情。母亲看到小二明及小二明的父母以后,觉得还可以,那小二明的父母自称信耶稣,宿舍房间里有灵歌的光盘,母亲去看小二明父母的的时候,小二明的父母就用VCD放那灵歌的光盘,如此拉近与母亲的距离。不仅如此,小二明又与我的母亲在星期天的时候去乐余镇的教堂作礼拜,如此,母亲那时一点也不怀疑小二明的父母也是基督徒。然而事实情况却是,小二明的父母是假装信耶稣的,他们并不是基督徒,他们假装是基督徒(或者,他们真是基督徒,只是他们贪爱世俗的心太重),如果他们是假装信耶稣的,那么,据我推测,他们假装基督徒的过程与目的可能是这样:他们与我的父亲套近乎,然后得知我的父亲的家里情况,得知我的母亲是信主的,为了拉近关系,于是小二明的父母也假装信主,这样,他们让我父亲给小二明做媒给我的姐姐就没有多大难度了,小二明的父母可能假装信主,然后取得我母亲的信任,他们认为他们假装信主,然后我的母亲就会同意把我的姐姐嫁给小二明了,但是他们的如意算盘打错了。这件事就暂时按下不说,待事情发展到该年后的一年,自然就要具体叙说。
然后,母亲,我,还有我的姐姐,我们就返回滨海,准备我高二的开学了,高二开学以后,班级就从原来的教学楼换到了原教学楼南排的班级,我所就读的高二的陈而的那个班级,就在底楼靠近西边的一个教室。文科班也在那个教室,那文科强化班,也就是高一1班有一个叫吉洁的女生,惹得我们这些男同学心旌荡漾,只见那吉洁女生出落的是性感苗条,她的那双修长美腿引得我们无尽暇想,每当下课时分,我们这些男同学站在教室门外嬉闹玩耍,或见到吉洁下楼上厕所,我们这些男同学就喜笑颜开。当然,多数下课时间,我们也是要去厕所的,一旦在途中遇到吉洁,我的心里就心花怒放。当然,除了吉洁,还有文科班别的一些女生,也是非常漂亮的,以至于我一度对文科班非常向往。
十月份的时候,我在理科班的学习实在是撑不下去了,于是就决定转文科班去学习,母亲也同意了我的决定,如此,我就到了文科班进行学习,陈而就介绍我到高二2班胡华作为班主任的文科班里去就读,那高2班的班主任胡华曾是陈而的学生,所以,陈而才介绍我到他班里就读的。新转入别班的学生是没有座位的,所以,我就将课桌椅搬到了班主任胡华的班级里,文科班的美女就是多,我的心里偷着乐。转入文科班不久,我们就不再顾老奶奶家暂住了,母亲将家搬到了安苑小区的一个车库里暂住,那车库空间狭小,我们就挤在这么一个狭小的空间里租住。在搬去安苑小区之前,中秋节的时候,小二明的哥哥和他舅舅带着买来的月饼和苹果来看我们,那时,我们还暂住在顾老奶奶家里,那些月饼和苹果,母亲没有动,都放在租住的房间里了,以及搬去安苑小区以后,那些月饼和苹果都被带在租住的房间里放着。
高二2班的班级位于教学楼南排的二楼最东边,教学楼南排三楼最东边的,是高二1班,也就是当时的文科强化班。这高二2班的班主任,名字叫胡华,是一个二十八九岁的男老师,教班级里的政治课,是时的政治课,学的是马克思主义哲学,简称马哲,班主任胡华就是哲学研究生,不知是哪个大学的研究生,毕业后就被分配到了滨海高中担任高二2班班主任兼教哲学课程。胡华长得瘦高,说话声音尖细,讲课时爱用左手反撑着腰,其教学风格倒无严厉可言,比较幽默,喜好讽刺学生。有一次,班级里一个女同学在自习课的时候看杂志,被班主任胡华发现了,胡华就叫那个女同学把杂志交出来,那个女同学不交,于是胡华就叫那个女同学站起来,那个女同学不情不愿的站了起来,很好,很听话的一个女同学,就在胡华得意的转身的时候,那个女同学“啪”的一下把杂志扔到了胡华的身上了,把胡华给气的。

接下来我说一说高二2班别的学科的一些老师。胡华,不用说了,政治课老师,然后是语文老师,语文老师是一个五十多岁的男的,名叫刘军和。然后数学老师叫赵慧,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女的。那么化学老师,毫无疑问,就还是陈而了,不过是时的化学课内容就不再像理化班学习的化学课那么让人头疼了。没错,文科班的化学课比较简单,毕竟小高考的时候,不用考化学。所以说,对于化学这么学科,意思意思就可以了。然后是英语老师,英语老师是一个三十多岁的男的,名叫周爱东。周爱东是有家室的了,但是不知道咋回事,班级里一个叫王艺月的女同学竟然疯狂的暗恋着周爱东。那么历史老师,名字叫啥我就不清楚了,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女的,戴着一副眼镜。当然了,别以为文科是闹着玩的,那么多历史内容,又要记笔记,又要列提纲,然后还要花大量的时间背啊背,可真不是闹着玩的,之前一度我以为历史课好玩,可真到了文科班级里以后,才发现,历史课并不好玩。至于物理生物地理课啥的,到学期末考完以后就了事了,所以,那三两门科目的老师我就不说了,关键是也没啥印象了,所以,就没啥好说的了。
现在,我再来说一下高二2班的同学,那文科班高二2班的同学,我记得的,分别有:王蓓蓓,这个叫王蓓蓓的同学就是我之前提到的,那个口味独特,暗恋英语老师周爱东的那个女生。有人就要疑问了,那女生不是王艺月吗,咋成了王蓓蓓了,很好,就好像曹操又叫曹孟德,你说曹操为曹操没啥问题,你说曹操为曹孟德也没啥问题。王艺月和王蓓蓓就是这么一个情况,一个人,两个名字,所以,说王蓓蓓也可以,说王艺月也没问题。好,然后是,王悦,说到这个王悦,不知道大家还有印象没?没错,就是之前我提到的那个跟熊赟来谈恋爱的那个女生,我说的这个同学,就是那个女生,王悦,她跟王蓓蓓比较要好,两人似乎是形影不离的闺蜜。那么这个王悦,她的个子呢,是矮矮的,外向型的一个女生,比较活泼,跟班级里一个叫陈曦的男同学时常发生矛盾。然后王悦的父母在滨海县的街上经商,具体做什么生意,我就不知道了,也许是开了一家酒店啥的。那么这个叫陈曦的同学,不咋学好,一身的香烟味,然后学习成绩是一塌糊涂,课堂上喜好睡觉,做事我行我素,不把班主任胡华放在眼里,被班主任胡华多次批评。然后我再来说说于顺德,这个于顺德长着一副奥巴马的面孔。于顺德写的一手好字,当然了,文科班许多学生写的字,都比较漂亮的。然后是杨威,这个杨威喜好穿粉色的衣服,穿女生穿的衣服,然后行为举止颇具女生的风格,喜欢跟班级里的女同学打闹嬉戏,他最喜欢与之打闹嬉戏的,是一个叫陆影的女同学,以及,杨娟娟、陈艳梅。当然,杨威跟于顺德之间的打闹嬉戏也是常有的事。然后是,张洪宇,张宏宇表面上看,给人一种不正经的样子,喜好说些荤段子,毕业以后,他与班级里的杨娟娟同学成为了一对,具体情况是咋样的,他俩是咋走到一块的,我就不清楚了。然后是,尹海郦,这个叫尹海郦的女同学是个大美女,其身材高挑,双眼深邃,面容似梨花带雨。扎着一条晃晃悠悠的马尾辫,笑起来的样子,面颊有浅浅酒窝。这个叫尹海郦的漂亮女同学,她是语文老师刘军和的外甥女,尹海郦同学在班级里的学习成绩比较不错,人长得又漂亮,学习成绩又好。在一次自习课做作业的时候,尹海郦有一道题目不会做,然后她将那道她不会做的题目写在纸条上传给我,要我给她解答,然后我就详细的在纸条上给她写明了解题步骤,在写解题步骤的时候,我在字词中用到了成语,以至于尹海郦微笑的说道:“呵呵,还用成语呢。”

当然,人长得漂亮学习成绩又好在文科班里来说,这样的例子似乎比比皆是,比如,班级里另一个叫陈艳梅的女同学也是如此。文科强化班高二1班除了大美女吉洁,还有一个叫潘慧文的漂亮女生,其学习成绩也是非常不错的。说到班级里调皮捣蛋的同学,除了陈曦,还有两个,一个叫陆飞宇,一个叫潘春雷。这俩同学形影不离,课堂上无话不谈。陆飞宇喜欢没事哼着歌曲,他在说话的过程中对n和l的音就是分不清。陆飞宇和王悦比较聊的来,当然,陆飞宇和吉洁也是比较熟悉的。潘春雷是在我转入高二2班不久,也从别的理科班转到高二2班里来的,潘春雷的家乡是射阳县的。潘春雷喜好用发蜡将其头发弄成杀马特的造型,被班主任胡华多次批评,是时,滨海高中规定学校里的男生头发不得留长,头发以前额不盖住眉毛,侧面不到达耳朵,后脑勺不到达衣领为标准发型。潘春雷在被班主任胡华多次苦口婆心的批评下,一气之下,将头发几乎剃光了,又染上葡萄紫的颜色,被班级里陆飞宇他们开心的摸啊摸。潘春雷和陈曦也经常在课堂上打闹嬉戏,那陈曦经常在数学课上捣乱以至于被数学老师赵慧批评过好几回。开始转到高二2班的时候,我与杨威同桌,杨威对于历史课是非常感兴趣的,我时常的借杨威的笔记本记历史课的笔记,杨威也乐意将笔记本借给我记笔记。后来,我与潘春雷同桌,有一次在数学课上我与潘春雷争执一道题目,以至于争执的声音太大,惹得数学老师赵慧不悦,数学老师赵悦皱着眉头在课堂上质问说:“潘春雷,刘景山,你们给我安静点。”当然,在与潘春雷同桌的那期间,我总是看潘春雷不爽。高二下学期以后,我把我的课桌椅搬到了最后排坐着了,不再和别的同学同桌,于是,我一个人逍遥自在,舒舒服服,没有压力,以至于在最后期末考试的时候,我的成绩竟然考到了班级第二名,这可真是匪夷所思,之前在压力重重的环境下,我的成绩咋考都考不高,最后在一个人独自逍遥自在的坐在教室最后边的时候,我的高二下班学期的期末考试竟然考了个班级第二名的好成绩,那时,我感觉我的学习兴趣又被激发了出来,我似乎找到了当年在八滩二中强化班的那种风光的感觉。
2008年10月,我和母亲,姐姐,就暂住在安苑小区的那间车库,房间里有一台我们带过去的小彩电,每当放学回家以及周末时候,我就一边背着学习笔记,一边看着电视消遣时间。
那年销售的桔子不知道出了啥状况,有报道说桔子里生了虫子,然后桔子市场价格大幅下跌,往年同样价格的桔子在那年可买更多的桔子。
然后那年美国总统竞选,奥巴马击败了竞选人希拉里,成为了美国首届黑人总统。
十月以后,天气是渐渐的冷了,尤其是那车库,房间里是见不到阳光的,有一天晚上,母亲将生好的炭炉放在房间里取暖,然后就去接我放晚自习回家。放晚自习回到家里以后,姐姐将房间的门打开,随后就坐到她的被窝里,突然,姐姐在坐回到她的被窝里的一刹那,头不由自主的往旁边装着水的水盆里倒去,好在姐姐反应的快,险些碰翻水盆。房间里密不透风,又生着炉火,故此,姐姐就一氧化碳中毒了。好在,我和母亲回来的及时,才避免了严重的后果。
在安苑小区暂住了一个月左右的时间,我们就搬家了,母亲在一户叫程老奶奶家里租了一间民房,如此,我们就搬去了母亲在程老奶奶家租的民房里暂住了。搬家的那天,寒风凛冽刺骨,我们就这样,从安苑小区的车库搬到了程老奶奶家的民房租住。新租的房旁边是一个驼背一家住的,那个驼背四十多岁的样子,他和他的妻子及他们的孩子一起住在那里,他们的孩子是一个十四五岁在读初中的女孩。那个驼背以收捡废品为生,他的家门口堆放了许多硬纸盒与废铁之类的废品,但是那个驼背暗地里却是在制造销售假酒,他有一套制造假酒的工具,将洋河酒以普通酒加上水兑之,然后用那套工具封装好,卖到与滨海地区多家酒店、会所,从中谋利。对此,我们是不说的,这些事情,我们采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态度,毕竟,那是一个驼背。其实,如果非要纠结,那么,像这样的情况,也许。算了,这些事,我不说了,毕竟,我不是专门调查这些制假贩假的事的。

从新租的民房往南走去,沿着路的西面,可看到一条南北走向的黑色污水沟,污水沟里发出阵阵的臭味。沿着水泥路继续往南走,可看到一个幼儿园坐落在路西边,然后幼儿园斜对面有一个公共厕所。过了幼儿园,前面有个转弯,转向东边,转弯口两边有居民楼,转弯口的北面有一个小店。然后过了转弯口,可看到一个小的十字路口,十字路口的北边是一个巷子,若是在晚上走在该条巷子里,则黑漆漆的,给人以一种压抑的感觉。高考结束以后,我和母亲过来该地找租房,路过这个巷子的时候,我看到一对母女从那个巷子南头的一间房子里出来,那女的女儿约摸二十三四岁的样子,那女的拎着一个大包行李,而那女的女儿似乎嫌行李难看,于是就对那女的甩脾气,而那女的则严厉的责骂她的那个年纪约摸二十三四岁样子的女儿。然后十字路口的北面,也是一个巷子,那个巷子,我没有走过。至于十字路口的南面,则是一条稍微宽阔一点的水泥路,水泥路的两边座落有居民楼。过了该条南向的水泥路,南头就到了滨海街的育才西路了,沿着育才西路往东走里许,就到达育才路十字路口,到育才路十字路口往南走去,滨海高中就到了。
在暂住的房子这边,距离程老奶奶家西边不远,有一个邻居,那邻居家也有在滨海高中读书的学生,那个学生名叫龚凯,上学放学的时候,如果在中途遇到的时候,我就会和他一起走着。当时,龚凯与我所就读的高二2班都在教学楼2楼,龚凯和陆飞宇比较熟悉,他经常来到我们班级外面找陆飞宇打闹嬉戏。
不知道是不是租房附近的空气不好,在租过去不久,我感冒了好一阵子,恶寒怕冷,发烧头痛,四肢无力又盗汗。但是又要撑着感冒导致的身体的痛苦去班级里上课、上晚自习,尤其是上晚自习的时候,那种因感冒而引起的腰酸以及困意,好烦人的。那阵子从感冒到痊愈,前前后后的时间加起来,估计一直有一个月的时间,所以,那段时间,我的状态,可想而知的了。
在搬去程老奶奶家的民房暂住不久,我迷上了一部叫做意难忘的电视剧,该部电视剧里面有一个叫王胜天的角色,梳着像周润发一样的那种发型,于是我就受其影响,用着啫喱水,也梳起了这种我自认为特别酷的发型。就因为这,每天我都在梳我的发型上花不少的时间,然后在上课的时候还要经常担心发型有没有乱,然后还要时常的照镜子,以确定发型是否松散。那段时间,就因为这奇特的习惯,一度使我身心疲惫。每天早上,上学之前,我都要用自来水抹在头发上,啫喱水我一般一个星期用那么两回,然后在那一个星期里,我就只用自来水抹在头发上,然后用木梳梳头,残留在头发上的啫喱水与自来水混合,发型固定的效果就更好了。当然,如今我早已不喜欢再梳那种发型,男生不必在头发上花那无聊的时间。
在高二2班上半学期的时光,就这么过去了,接下来就是高二的寒假,高二寒假的时候,父亲和哥哥从张家港回来过的年,那小二明的父母试图不让我的母亲知道,就想和我的父亲把姐姐和小二明的婚事给定下来,以至于小二明的父母买了礼物没经过我的母亲同意将买来的礼物送到了父亲的母亲家里。在还暂住在顾老奶奶家的时候,母亲就已经去响水的农村去了解小二明家的情况了,母亲发现,小二明家地处响水农村偏远地区,房屋又破旧不堪,很穷,所以,母亲在那时就已对姐姐和小二明的婚事动摇了。是时,又来了那么一出,母亲就更决定不将姐姐嫁给小二明了。于是,小二明家的嘴脸就露出来了,小二明的舅舅和小二明的母亲过来我们租房的这里将悔婚的钱算一下赔给他们,那些钱包括他们平时在厂里买给我父亲的烟酒钱之类以及中秋节买的月饼和送给我父亲的母亲的礼物的所值的钱,然后一计算,叫我们还五千多块钱给他们。母亲就将父亲一年结余的五六千块钱的工资里的五千多块钱赔给了他们。与此同时的,母亲迅速的回去八滩老家,在南河岸村找一个叫王四的给我姐姐说媒,说媒的对象是旁边不远的一个叫李强的男的,是时,李强三十岁,在泰州打工,谈过一个对象,后来又分了,故此,王四就将李强说媒说给了我的姐姐。然后母亲找到李强的父母,迅速将我姐姐和李强的婚事定下来,通过商议,李强的父母家以一万多块钱作为彩礼钱,就这样,姐姐和李强的婚事就这么成了。李强家有一间平房,李强的父母住在平房旁边的瓦房。李强的父母有两个儿子,大儿子就是李强,小儿子已结婚,女方是八滩街里的。拿到彩礼钱后,母亲用彩礼钱的一部分作为过年以及过年后我的学费以及我和母亲的生活费用。在结清了小二明家的钱以后,母亲就立即安排李强及李强的父母来到我们在滨海暂住处商议结婚事宜,饭菜是在隔壁的驼背家准备的。过完年以后,在我高二下半学期开学不久之后,姐姐就和李强结婚了,参加姐姐和李强婚宴的时候,母亲没有请别的亲戚。婚宴是在距离滨海高中不远的一家酒店里办的,偌大的一张桌子坐着的,只有我和母亲、姐姐、李强、李强的父母、以及,李强的两个舅舅。一年以后,在我高考的那一天,姐姐生了一个小孩,取名,李大卫。

高二下半学期开学后不久,母亲和我就不再租住在程老奶奶家,母亲在滨海文化宫租了一间房子,故此,我和母亲就搬到了文化宫租的房里暂住了。滨海文化宫旁边有一个娱乐会所,会所的名叫,金碧辉煌,每当夜幕降临的时候,那会所里有不少打扮妖艳的年轻女人乘着三轮车到达该会所,然后付完三轮车夫的车费以后,就一扭一扭的径直走向会所的大门。那些个在夜幕里进入会所的打扮妖艳的年轻女人是些什么人呢?我想,大家猜也猜到了,没错,就是那些,为了钱出卖身体,并为此乐此不疲的失.足.女。
那么高二下半学期过去的是很快的了,转眼就已是期末考试,期末考试的时候,我发挥不错,考了全班第二名的好成绩。不知道咋回事,大概是早读课的时候我读书读的时间太长,然后期末考试之前的几个星期,我的支气管突然疼的,疼的呀,连走路都得慢悠悠的走,不然的话,疼呀。疼痛持续两个星期,好郁闷的。在那两个星期里,我就每天都按时吃阿莫斯林消炎胶囊。期末考试前两个星期的时候,全体高二2班的师生拍照留恋,拍照的时候,我的支气管还是非常疼。然后照完照片,又过了两个星期,我们就开始了期末考试了,在考试过程中,我的心态非常平静,觉得题目特别简单,以至于考完后得知我的成绩在班级里排名第二。故此,我学习的兴趣再次的被激发出来,以至于在高三的时候,我的成绩经常名列班级前十名。
那么自然那一个暑假,我是非常高兴的,然后一直高兴到高三开学,就不高兴了,为啥?这还用说,要天天早起去学校上课了呀?然后高三开学的时候,我去滨海高中去看我分在了哪个班,我分在了高三5班,高三5班所在的教室是在当时滨海高中靠近南边操场的那座教学楼里,那教学楼总共就有两层,文科班的所有班级,就都在那两层楼里,高三5班就在那两层楼中的第一层,就是那中间靠近楼梯的,楼梯西边的那一间教室。高三5班的班主任是一个三十岁出头的男的,名叫王信丰,这个王信丰,头剃的光光的。王信丰是苏州大学研究生毕业到滨海高中教课及担任班主任的,学的是哲学专业,在课堂上的时候,王信丰可谓是口若悬河,讲的许多内容都跟政治课无关,但是有一点就是,听王信丰讲课,你会感觉特别轻松,而且貌似他讲的还有那么点道理。当然,胡华也是跟王信丰一样都是哲学研究生毕业,但是他俩讲课的风格不一样。
然后语文老师,还是刘军和,没变,数学老师也还是赵慧,没变,历史老师变了,不再是高二2班的那个历史老师了,而是换了一个颇为幽默风趣的女老师,虽然这个女老师长得不漂亮,但是风趣又幽默呀。然后英语老师也是一个女老师,三十七八岁的样子。

接下来我再说说班级里的一些同学的情况,高三5班的班长,是一个女生,名叫朱昊琛,朱昊琛是一个特长生,学美术的,也不知道是学音乐的,然后被安排在王信丰的班级里就读,并担任班级里的班长。然后是尹海郦,尹海郦也被分在高三5班。高三5班总共有六十几个学生,我比较有印象的,有这么些,之前那两个同学,就是这么个情况,然后,还有,比如,王成臣,王成臣是一个大高个,个子有一米八七左右,爱好打篮球,学习成绩也不错,与我同桌过一段时间。然后是李磊,李磊的父亲是滨海一个农业银行的大堂经理,李磊长得有点胖,但是李磊的父亲却比较帅,李磊的父亲两颊有浅浅络腮胡须,李磊遗传他的父亲的容貌,两颊也有浅浅的络腮胡须。当然,李磊平时在班级里非常在意自己的容貌,特别喜欢在女同学面前耍帅,他时常的在班级女同学面前询问他与班级里一个叫烧饼的同学哪一个更帅。这个叫烧饼的同学名字叫胡永盛,胡永盛的脸有点大,他自比自己为明道,喜欢班级里的同学称他为明道。然后是刘书含,刘书含笑起来的时候脸颊有一对酒窝。然后是周燕,周燕的数学成绩非常好,周燕与理科班一个叫李挺的男生谈恋爱,周燕时常的在班级里唉声叹气。然后是周浩,比较有特点,他的脸颊两边长着浓密的络腮胡子。他的穿着同样比较有特点,他喜好穿着露出小腿的裤子,脚上不穿袜子,鞋子脏兮兮,颇似一副艺术家的模样。班级里的同学习惯称他为胡子。然后再说说这个蔡衍,这个蔡衍同学呢,他长得胖乎乎的,其模样憨态可爱,为班级里男同学捉弄的对象。然后是蒋礼,蒋礼的个子也比较高,有一米八五的样子,蒋礼的父母在滨海县里的一个菜市场里卖藕,家境比较殷实。高三开学后的一段时间,我与蒋礼同桌,蒋礼的学习成绩不太好,经常看我写的作业的答案,所以蒋礼在看我写的作业的时候我就好心的让他看我写的作业的答案,如此,蒋礼也对我也比较感激。蒋礼比较好se,经常在班级里说荤段子,以至于我也学上了,也经常在班级里讲荤段子。蒋礼与王成臣,李磊,胡永盛一样,也喜欢打篮球。然后是马一啸,朱悦,这些同学都喜欢在体育课的时候凑在一起打篮球。然后是郭京杭,徐沛舒,朱功友,朱功友是后来转到王信丰班级里复习的,平常见不到他,只有在考试的时候带着一支笔过来班级。朱功友的学习成绩非常不错,在班级里数一数二。然后是杨跃跃,杨跃跃我就不多做介绍了,他正是以前在八滩二中读初三的时候,与我同学的,那个杨跃跃同学。然后是,陈星星,姚迪,刘晨姝(女),顾影(女)。还有一些同学,有的名字我忘了,有的名字我还记得,我就不一一介绍了。
那么学习,无疑是你追我赶的,在那种激烈的你追我赶的学习氛围中,这就过去了大半学期,至于说我的学习成绩,那时,在高三上半学期的时候,还是不错的,每次考试的时候,我总能达到班级里前十名,甚至前五名。在与王成臣同桌的时候,早读课的时候我就不复习了,别的同学包括王成臣他们就好像念经一样在哼哼唧唧的复习着学习内容,我呢,就正好利用这个机会,打开歌词本纵情的放声唱歌。我这样还好,朱昊琛与我相比,恐怕有过之而无不及,为啥要这么?这是因为,有一次在上历史自习课的时候,历史老师叫我们所有同学放声的背知识要点,我们就在课堂上放声的哗啦哗啦背啊背,突然,全体同学一阵安静,只听得朱昊琛在深情投入的跟着耳机里的音乐唱着歌,同学们面面相觑哈哈大笑,朱昊琛竟还不知发生啥事,还在继续唱着歌曲,待旁边的同学提醒她,朱昊琛这才知道全班同学以及历史老师在看着她呢,于是,她尴尬的赶紧将耳机从耳朵上拿了下来。有一次晚自习的时候,有一个男同学用课桌上堆着的书本挡MP4,当然,我们是不注意这件事的,可没想到,班主任王信丰在班级的窗户外边转悠呢,就逮到了那个看MP4的同学。只听得班主任王信丰就厉声的叫那个同学把MP4拿到窗户边,然后那个同学胆战心惊的将MP4拿到窗户边,那个同学的MP4就被班主任王信丰给摔的粉碎了,然后班主任王信丰又隔着开着的窗户拽着那同学的衣领狂扇那同学巴掌。一边扇一边骂,那位同学在MP4上看的是黄se录像,被王信丰发现了。
后来,上晚自习变成自愿的了,也就是说,愿意上晚自习就去学校上晚自习,不愿意上晚自习就可以不去上晚自习,我,肯定是选择不去上晚自习的啦。之所以滨海县教育局会有这么一份关于取消晚自习的文件,是因为当时全国发生好几起因为学生压力大而导致学生跳楼的事件,然后滨海县教育局就引起重视了,然后就发了这样一个文件。这份文件,无疑,来的太及时了,有多少个年代,高中晚自习是可以不上的呢,但是,这个好机会,被我给赶上了。

高三下半学期在紧张的高考总复习中,渐渐逝去,转眼迎来了高考,高考前几天,姐姐在我和母亲暂住的文化宫的那间房间里养胎,高考第二天,姐姐就要生了,于是母亲一边忙着照顾高考中的我,一边忙着姐姐生小孩的事情。高考也许是三天,第一天考的是语文,第二天考的是数学,第三天考的是英语,记得在第一天考语文的时候,我的状态就不好,发挥的不行,那作文题目叫,绿色生活,我写的是一团糟。第二天,考数学,我有很多题目不会答,考完数学以后,我的内心非常沮丧。第三天,考英语,英语考的还可以。但是,我知道我的语文和数学的成绩肯定会很遭。两三个星期后,高考成绩下来,我好像是考了246分,是时,二本分数线,文科好像是三百二十几分。我的高考成绩够三本,那时,文科的三本分数线是二百一十几分。
得知高考分数以后,那段时间,我时常的唉声叹气。我不想复习,母亲也不想让我复习,学习太累了,但是为了在熟悉的人面前感觉有面子,我和母亲就谎报我的高考成绩,对外宣布我的高考成绩是三百四十几分,这样,自以为就感觉有面子了,超过二本分数二十多分,肯定以为不会被别人嘲笑了。为了掩盖考试分数低的情况,我在填三本志愿的时候故意填离江苏,填的远一点,于是,就填了在咸阳的一座民办本科大学。
以后的四年,我就在咸阳南郊大学城的那个民办本科大学里就读了。2010年9月到大学毕业后的2014年7月,期间的爱恨情愁,路途风景,我都写在了之前写的那部《我在咸阳读大学的那几年》里了。多少熟悉的地点,梦回多少次的咸阳,四年的大学时光,转眼如梦。
2017年7月29号,我在上海大场基督教堂受洗归主耶稣基督,从此,我就在走一条与这个世界不同的道路了,上帝从世人之中拣选了我,使我靠着主耶稣基督得救、成圣,如果此刻阅读到这里的你没有信耶稣,我衷心的希望你也信耶稣,如果此刻阅读到这里的你跟我一样是信耶稣的,我衷心的希望你更坚定的信耶稣,在信耶稣的这条路上,我们一起努力。

更多交流,可以添加我的微信:1327835231
分享到:
发表评论(文明上网,友善发言,匿名评论无需登录)
还可以输入:400 个字符
评论列表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网站首页|关于本站|网站地图
文字站感谢每一位喜欢本站的人,欢迎将本站分享给你的朋友!最温暖的文字记录站 ─ 文字站!文学交流群: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若无意侵犯您的权利,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蜀ICP备14019085号 Copyright © 2015 文字站 www.wenzizhan.com 版权所有
分享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