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美文 情感文章 散文随笔 生活随笔 心情日记 现代诗歌 古词风韵 爱情故事 语录名句 微小说 影评 杂文 佳句
×取消主题

《霸王别姬》

发表时间:2020-03-26用户:苏沐阅读:302
  
  “哎,你们听说了吗,梨花苑的头牌戏子在昨个夜里悬梁自尽啦!”
  “梨花苑?那不是二十年前因着一台《霸王别姬》名动永安城的戏班子吗?”
  “可不是嘛,那老班主的两个得意门生∶云上诗、风间词,生生是把这《霸王别姬》给唱活了。我还听说,死的这位,就是唱虞姬的那个云上诗!”
  话说二十年前,哪里有云上诗、风间词这号人物,不过是戏班子里两个打杂的,日常见了不过打个照面,却是比得别人爱下功夫,哪知,那好学的勤快劲全被这老班主看在了眼里。后来,老班主直接叫来二人,拿出了一本戏折子。
  “你二人若能将这《霸王别姬》唱好喽,这台子上,受人捧场的就是你们。”
  二人听后自是笑得合不拢嘴,忙道∶“谢谢师父!”
  半年后,《霸王别姬》登台,梨花苑自此声名鹊起,师父赐名,云上诗、风间词。
  二人同台唱戏,感情也是愈发的好,同吃同睡何足道哉,抚琴舞剑,青梅煮酒却是羡煞旁人。
  “师弟,你爱唱戏吗?”
  云上诗酌了杯酒,笑道∶
  “这梨花苑我打小就来,不过这坐在台前却是比不得在台后苦得舒坦。师兄您甭看这戏台子前坐的人多,当真听得懂这台上的风花雪月的却是没几个。我既能听懂,你说我爱不爱唱戏!”
  “那师弟愿不愿意跟师兄我唱一辈子戏,就唱这出《霸王别姬》”
  “好,就唱一辈子!”
  若说这《霸王别姬》初登台时是因技艺使得梨花苑宾客如云,那么云上诗、风间词的《霸王别姬》二十年历久弥新便是因了把这虞姬和霸王愈唱愈活,好似重回垓下,看血泪相和流。
  世人皆道,唱戏的人是疯子,听戏的人是傻子,果不其然。
  二十年后,云上诗硬是把自己活成了虞姬,戏中人,人如戏。风间词也是认了这个真儿,脂粉既抹,再度人间。
  “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骓不逝兮可奈何,虞兮虞兮奈若何。”
  ……
  “劝君王饮酒听虞歌,解君愁舞婆娑。赢秦无道把江山破,英雄四路起干戈。自古常言不欺我,成败兴亡一刹那,宽心饮酒宝帐坐。”
  ……
  二十年,梨花苑对面的医馆换了掌柜,旁边的点心铺子成了布庄,唯有这出《霸王别姬》的台下仍是座无虚席,掌声如雷。
  老班主年纪虽大了,可这心里却跟明镜似的,旁人或许不知道,这台上的人儿,谁入了戏,谁没入戏,他比谁都清楚。
  戏已散场,客已俱去,空戏楼里,惟一老翁唱道∶
  “悲可悲,笑可笑,卸去浓妆真面目,曲终人散台空空,只留一人品惆怅。”
  意味悠长。
  后台,风间词的嘴欲张又合。
  “师弟,这是我最后一次陪你唱霸王了。”
  云上诗一时没反应过来,手中的脂粉盒子打翻在地。
  风间词笑笑,手捻兰花指,捏腔唱道∶“师兄已心属良人,红妆已淡,戏崖已~了~”
  “可当年是你说这出《霸王别姬》咱俩是要唱一辈子的,一辈子,差一天,差一时,差一分,差一秒,都是不作数的。”
  “行了,师弟。这霸王,他再怎么演,不还是得有一死吗?是你先入了戏,忘了戏子的身份。若非穷困,谁又肯来当个戏子,罢了~,罢~了~”
  语罢,风间词踏门离去。终是霸王别了姬,再无风云起唱词。
  后来,云上诗再未唱过《霸王别姬》,他自心知,这梨花苑里并非没有第二个风间词,只是再若当年的《霸王别姬》怕是没了。
  云上诗死前说了一句话,他说∶“这人间,不过是抹去了脂粉的脸。”
分享到:
发表评论(文明上网,友善发言,匿名评论无需登录)
还可以输入:400 个字符
评论列表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本文用户信息
用户昵称:苏沐
文章总计:20
个性签名:骨清魂香的文字,红墙黛瓦的历史。
本栏近期热门
本栏最新文章
网站首页|关于本站|网站地图
文字站感谢每一位喜欢本站的人,欢迎将本站分享给你的朋友!最温暖的文字记录站 ─ 文字站!文学交流群: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若无意侵犯您的权利,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蜀ICP备14019085号 Copyright © 2015 文字站 www.wenzizhan.com 版权所有
分享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