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美文 情感文章 散文随笔 生活随笔 心情日记 现代诗歌 古词风韵 爱情故事 语录名句 微小说 影评 杂文 佳句
×取消主题

《偷心》第一章

发表时间:2020-05-07用户:白荣阅读:556
  “卖报卖报,八路军和日军在华北地区展开战役了,卖报,先生,买张报纸吧……”阳光撒进屋内,我看着手腕上的表不停地转动,消耗着分秒时光。
  1940年,世界反法西斯战争拉开了新的序幕,中国与日本在华北地区掀起了一场大战,中国处于水深火热之中,贫富差距愈来愈明显。嘈杂的街上伴着小贩卑微的吆喝声,不知哪里总会跑出一个乞丐伸手乞讨。但是我很庆幸,我生活在了那样一个家里,一个资本家庭中,可以喝着咖啡亦或穿着礼服去跳舞,不管外面世界乱哄哄。
  此刻,听到周妈的脚步了,她应该是要走到三妹的门前的,“三小姐,下来吃早饭吧,外面已经大亮了。”果然不错!
  “嗯……周妈,我还想睡一会儿,就一会儿嘛。”三妹用因为伸懒腰而发出的慵懒的声音向她撒娇。
  “唉,好吧,但是一会儿老爷要出门的时候一定要下楼,不然老爷该生气了。”
  “哎呀!他不敢的,不要啰嗦了,周妈!”三妹就是这样,她翻了个身,用被子捂住了头继续睡了。
  我在屋子里收拾好背包,出来了,一直在找爸爸。
  “爸,爸?”
  “砚茹,怎么了?爸爸在后花园。”
  “姐,爸昨天说好了今天要开着小轿车送我去上学的,今天怎么就不算数了?!”
  “这几个月爸爸多忙你也不是不知道,我可以送你去,收拾收拾,我正好去一趟报社。”
  听姐姐这么说,我也只好做做样子的顺了顺头发,去后花园找到了爸妈,果然,爸爸没有提起昨天答应的事。
  我其实喜欢学堂比喜欢家里更多,家里爸爸总会找来很多朋友谈论很多听不懂也没兴趣的东西,但是因为家门教育,还是要在别人来时出来打招呼,即便是陌生人也这样,爸爸总说这是给自己以后铺路,所以每当有人问起我们时,爸爸总会一脸自豪地说:“这是老大宁砚茴,21啦,张兄,别嫌我把她们芳龄都说出来了啊,这个是老二宁砚茹,在礼贤书院上中学,最后这个,就是我常常跟你提起的砚幺,诶呦喂,哈哈哈……”爸提起三妹总是很开心,这倒会使我觉得妒忌,大姐帮着爸妈打理家事,也算扛起了半个家,三妹随便撒撒娇,就能让暴躁的爸爸开心起来,好像只有自己,什么都帮不了,什么都干不了。
  “……华北那场战役绝对胜!那是彭德怀指挥的!你们不知道他打仗多厉害啊……”“我还是怕啊,日本人万一突破防线,我跟我娘可承受不住……”走在大街上,听着街上学生们的战争赌注和轿车驶来的嘟嘟声,突然感觉一切都那么虚幻迷乱,似乎一瞬间都能破灭一样。“老板,我要两袋豆糕,一袋红豆糕,一袋绿豆糕。”宁砚茴走到铺子前,面带微笑的说。“小姐,今儿个没卖红豆糕了,两袋绿豆糕行不?”“嗯,也可以,谢谢。”宁砚茴伸手去拿袋子,正要接过找回的钱,却被身边一个人先拿到了一步,转过头一看,“诶?旭安?怎么到这儿来了?”“我瞧着表姐一手拿一个袋子也不够拿钱了,我就替你拿过来吧!”赵旭安翘着身子斜眼望着宁砚茴。“走,我们先走吧,老板,谢谢了啊!”
  “怎么又吃这东西,甜得发腻,咦~受不了。”“你不爱吃不代表我们不爱吃,幺儿可喜欢吃这个呢!”“几天不去瞧姑妈了,怎么样,还好吧?”“你说的这是什么话呀,当然很好,而且好的不得了!”宁砚茴昂起头转向旁边。赵旭安瞅准了时机,把手伸进袋子里,迅速拿出了一块豆糕,“喂—,”宁砚茴拉长了语调,“干嘛呢,不是不喜欢吃吗?堂堂赵家大少爷竟然偷豆糕吃,呵,说出去也真丢脸。”赵旭安撇了宁砚茴一眼,刚刚吃的太急,被噎住了。“赵旭安,赶紧把钱给我,你拿着想干嘛呀?”“咳咳咳……”赵旭安拍着胸脯想往下顺顺豆糕,宁砚茴被这场景逗笑了。“哎呀,噎死我了,原来不仅甜的发腻,还干的要命……”“别扯开话题,还我钱!”“呦,堂堂宁家大小姐竟然为了几块银子对她的表弟咄咄相逼。”“我跟你说赵旭安……”
  街上依旧还很热闹,不过又多了两个人吵架嬉笑声,中午的艳阳洒到每个人的身上,所有人都忘记了战争,忘记了鲜血,享受着中午的安宁,微风吹过青岛小镇,燥热的天气多了几分水汽的湿润,学生们也下学了,两个女孩儿手拉手谈天说地,那边男孩子骑着自行车载着女孩子回家。他们都不知道现在这场战役是否会胜:若胜,便皆大欢喜;若败,必弃笔从戎。
  “妈,来看看,你那懂事的大外甥来啦!”宁砚茴边脱鞋边说,“你停,别动,我给你找找你穿的那双鞋。”“哎呀呀,茴,小安又不脏,让他进来吧”宁夫人踩着高跟鞋走了出来。宁砚茴也没办法,瞅了赵旭安一眼,他正一脸坏笑呢,谁让妈这么宠爱这个外甥呢!
  一见宁夫人出来,赵旭安立马变成一副乖巧的模样,“姑妈,进来身体怎么样啊,看着您气色还挺好的。”“我气色不错啦,她们都挺让我省心的。”“这样的,这是嘉嘉从英国给你们带回来的礼物,我觉得还挺稀奇的。”赵旭安因为边换鞋边掏礼物差点摔倒,幸亏扶到了旁边的墙壁,宁砚茴装作没看见,盯着天花板憋笑。
  “嘉嘉回来啦?你说说他,怎么不来看看姑妈呢,回去啊,告诉他,要他来亲自拜访拜访我。”宁夫人带有抱怨的语气撅着嘴说。“好好好,我听姑妈的,回去先训他一顿,让他不来看我们亲爱的姑妈!”赵旭安挽着宁夫人的胳膊往屋里走。“表哥—”赵旭安一听声音就知道是幺妹的,便往楼上看去,“嘿,幺妹!”“呦,听说嘉二少回来了,所以安大少这几天连宁家的门都不进了。”宁砚幺撇了一个白眼没好气的说。赵旭安此刻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好坐在沙发上傻笑。
  “砚幺,别在楼梯那趴着了,下来,不是要豆糕吗,给你买来了。”砚幺一听“豆糕”俩字,马上露出若隐若现的虎牙,两步并作一步的跑到姐姐那里,“嘿嘿嘿,姐姐真好,嗯嗯嗯,还是那样好吃…”
  砚幺就像一个不闻人间世事的小女孩一样,只顾的吃喝玩,才不会管外面已经战火纷飞了,就这么笑下去吧,有什么事,两个姐姐和一家人都会保护好你的。宁砚茴这样想着。
分享到:
发表评论(文明上网,友善发言,匿名评论无需登录)
还可以输入:400 个字符
评论列表1 条评论
红尘老街2020-07-09 13:30回复
👍好文,赞!
本文用户信息
用户昵称:白荣
文章总计:37
个性签名:蝴蝶死在路上,云边藏着念想
本文所属文集

来源:原创
标签:爱情青岛
文章数量:19 篇查看目录
本栏近期热门
本栏最新文章
网站首页|关于本站|网站地图
文字站感谢每一位喜欢本站的人,欢迎将本站分享给你的朋友!最温暖的文字记录站 ─ 文字站!文学交流群: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若无意侵犯您的权利,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蜀ICP备14019085号 Copyright © 2015 文字站 www.wenzizhan.com 版权所有
分享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