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美文 情感文章 散文随笔 生活随笔 心情日记 现代诗歌 古词风韵 爱情故事 语录名句 微小说 影评 杂文 佳句
×取消主题

我在张家港市乐余镇读小学四年级到六年级的那段时间

发表时间:2020-05-09用户:景山少爷阅读:491
  (2001年-2003年)
  汽车一路的开着,我的左脚一路的疼着。当时开往张家港的汽车走的是204国道,在到达盐城中途停车的时候,有卖茶叶蛋的大妈在车窗外吆喝着生意,吆喝的话是我听不懂的盐城话,说到盐城话,当时我是听不懂的,虽然滨海县是盐城市所辖的一个县,但是滨海方言与盐城方言在发音上是有一定的区别的,盐城方言发音比较软,滨海方言发音比较重,一般来说,滨海方言发音没有翘舌音,而盐城方言在发音方面,有些字词是要发翘舌音的。204国道经过南通,南通以南濒临长江入海口,有一个港口,港口名为通沙汽渡,港口连接长江南和长江北。汽车开到此处港口,便开上了渡船,长江水面浩浩荡荡,极目远望,江面上烟波浩渺。不时的有渡船的鸣笛声响于江面。
  过了通沙汽渡以后,汽车出了渡船,就沿着204国道继续开去,不久,就到了张家港市乐余镇了。我们下车,母亲卸下行李,以及车顶的那两篮筐的鸡,有趣的是,有些鸡竟然在篮筐里下了蛋。去接我们的是父亲的三妹和父亲的三妹夫以及小兆海,父亲的三妹及父亲的三妹夫带了一辆平车,用以装载我们带过来的行李。装好行李,我们就在父亲的三妹及父亲的三妹夫的带领下去了父亲租住的地方,小兆海当时只有五岁,他趴在他父母带来的装着的我们的行李的平车旁边,小兆海因是初次见我们,故此略显害羞的样子。
  父亲的三妹及父亲的三妹夫把我们带到了父亲租住的地方,那是一个江南水乡的村庄,村庄的名字叫庙港村,我们习惯称其为乐余九大队。父亲租住的房子是朱永平家租下来的房子,朱永平住在别处,不在乐余九大队,朱永平是从潘老师家租下来的房子,那房子是潘老师家的房子,潘老师是当时乐余镇曙光小学的教导主任,他家住在离我的父亲租住的东边不远处的地方。那时,我的父亲经常帮潘老师家忙事情,故此潘老师就对我的父亲很感激。
  父亲租住的房子门前有一条小河,小河的流向为东西方向。那里的人比较和睦,几乎家家都是烧香拜观音。在父亲租住的西边邻居是张英杰家,那时,张英杰只有三岁。在父亲租住的东边邻居是戴眼镜老奶奶家,戴眼镜老奶奶每天早晨准时面向南边跪下朝太阳磕头,并备有香与祭品之类的东西。在父亲租住的西边几家,有一户叫陈老奶奶的家,在陈老奶奶家的西边是卢正平家,卢正平有一个哥哥,是武汉大学毕业的。卢正平家的西边邻居是租住此地的杨群家,杨群的父母也是滨海人,故此,杨群是我的老乡,说话彼此都听得懂。杨群比我哥哥小两岁,杨群有两个姐姐。杨群家西边的邻居是吴亚兵和吴亚玲奶奶的家,吴亚兵和吴亚玲是兄妹,吴亚兵比吴亚玲小一岁。吴亚兵和吴亚玲的奶奶的家的西边就没有人家了,是一片田地,田地的北边有一条东西流向的小河,到吴亚兵和吴亚玲的奶奶的家的西北边时,小河上面有一条南北走向的小路将河流隔开,小路的西边是一个水塘,东边是小河流到西边的尽头。
  从戴眼镜老奶奶家往东过去的那户邻居我记不清了,只记得那户人家的小孩与我同在曙光小学读书,比我大两年级。再往东过去,就是秦国宾家,秦国宾家隔两三家,就是潘老师家,潘老师家东边过去几家是秦媱家,秦媱家东边过去几家是张涛家,张涛家东边过去没两家是秦永兴家,秦永兴与秦国宾是兄弟。秦永兴家的东边有一户琉璃瓦建筑的人家,从该处琉璃瓦建筑的人家向北转弯过去,有一个小高坡,沿着小高坡上去,有一条东西走向的小路。而琉璃瓦建筑的人家往南也有一条小路,小路的不远处与一条东西走向的路相交叉。
  北边小高坡的北边下方,有一个卖零食的小店,从小路往东过去,有一座小桥,小桥西口有一条南去的小路。从小桥西口向南,不远就是小兆海的父母打工的小厂。那厂曾是一个幼儿园,大门的空地上铺满了细石子。在空地的边上有一个滑梯。从该路再往南过去,有一个医务室,医务室的东边有一座小桥,过了小桥,就是乐余镇九大队的集市。
  还从那条北边的小路说开去,向东过了小桥以后,再走四五里远的时候,有一条向南的小路连着那条东西走向的路,那条南向的小路的两边是一条被隔断的小河。小路的南边路头有一个卖零食的小店,沿着被隔断的小河的南岸边,有一条东西走向的小路,向西过去可到达乐余镇九大队,向东过去两里远,有一个十字路口,十字路口的东边是乐余曙光小学,十字路口的北面过去不远有一座桥,桥北口有一条东西走向的路,沿着该路往西过去可到达乐余九大队。途中经过张哲朋家和莫玉波家。那沿着被隔断的小河的南岸边东西走向的那条路的西边有林华家,陆燕家,还有在附近的黄燕家。乐余曙光小学的东边不远有一家是金鑫家,从乐余曙光小学东边往乐余镇街里过去的路程中,有许良家。这些一写而过的人名,比如许良、金鑫、黄燕、陆燕,吴亚兵、吴亚玲等等,都是我之后在乐余曙光小学读书时的同学,也有一些是我父亲认识的人,比如秦永兴、秦国宾等。
  当我到达了一片与过去不相同的地方以后,我就渐渐的喜欢了乐余。在初来乍到在乐余九大队的时候,那时,天气还很冷,没过多久,就是2001年的春节了。
  2001年那一年,我十一岁。过完年以后,转眼就是春天,只记得春季的江南好风光。那时,因为父亲与潘老师认识,所以我就去了曙光小学读小学四年级下学期。当时的我属于借读生,要缴一些借读费,那时父亲在张小芳承包的工程队里做小工,替人家砌房子。在转去曙光小学读四年级以后,我的学习成绩竟然莫名奇妙的非常突出,惹得老师连连夸赞。在初转入曙光小学读四年级下半学期时,教小学四年级数学的老师给我出了一张试卷,以此测验一下我的学习,与此同时还有一个叫陆亚南的女生,也是转学过来准备在曙光小学读四年级的,陆亚南也是滨海人。后来我在办公室答完试卷以后,成绩的结果是八十几分,只见办公室其中一个六年级替老师做事的学生夸赞说:“不错,还可以。”
  在曙光小学读四年级下半学期的第一堂课做作业的时候,我因为没有带铅笔芯,所以那时,我就用普通话对老师说我没有带铅笔芯。于是,那个老师就问班级里的同学有谁可以给这位同学一支铅笔。于是,一个叫陆燕的女生给了我一支铅笔。
  当我在曙光小学读书以后,这里的老师有素质,不看不起外地的学生,这里的学生也比较温和,与家乡的小学相比,我的幸福感瞬间飙升。在乐余九大队的那一年半时间里,我经历了愉快的童年时光,那段时光让我缅怀。以及我在那里的一些朋友。
  当渐渐熟悉了曙光小学的环境以后,我就不自觉的开始在班级慢慢变得任性起来了,那时,陆燕经常被班级里的同学欺负,因为陆燕学习成绩经常垫底,为班级里的同学所不耻,我看到别的同学习惯欺负陆燕,我就也渐渐的喜欢起欺负陆燕的行动了,与此同时的是,班级里还有一个同学叫许良,是一个有点呆傻的同学,许良是男生,陆燕是女生,那时,许良与陆燕同桌坐在班级北边一排的最后面。许良虽有点呆傻,但也经常欺负陆燕,但许良也经常被我们这些同学欺负。所谓的欺负行动,包括骂些难听恶心的话,并掺杂着些许的拳打脚踢。我们这些同学欺负起陆燕与许良来的时候,简直是眼睛也不眨,并乐此不疲,觉得,欺负弱小的同学会令我们感到颇有成就感。许良有时会反抗,我就会生气,然后,我打许良的力度就会更大一点。
  班级里有几个外地的同学,龚叶和陆亚南是滨海人,与我是同乡。还有一个是别的省的。龚叶是男生,陆亚南是女生。与我同学的,至今我还有点熟悉记忆的,有吴亚兵,吴亚玲,卢正平,张涛,金鑫,李冬,莫玉波,张哲朋。到小学六年级的时候,这些同学都与我在同一个班级做同学。记得在那时,每当放学的时候,我总是会和吴亚兵、卢正平、张涛他们这些同学骑着自行车一起回去乐余九大队。
  在四年级下学期的时候,天气渐渐变得炎热起来,当时,曙光小学的操场是泥土地面,春末夏初的时候,我们这些同学就在操场的泥土地面上挖小蝉。
  不仅在学校里挖小蝉,周末放假的时候,我就和哥哥在潘老师家附近的北面挖小蝉。
  后来,我认识了吴亚兵和吴亚玲,以及卢正平,于是,在周末的时候我就会去吴亚兵吴亚玲家里玩,或者去卢正平家里玩,更多时候,是去杨群家里玩。杨群家与吴亚兵吴亚玲家和卢正平家都挨的很近。
  那时初春,我还没有到曙光小学读书,天气还有寒气,我的鼻涕在那样的天气里就会常常的流出来。因此我就习惯用棉袄的袖头擦我那被我擤过鼻涕的鼻子。因经常如此,导致棉袄袖头发黑,所以当我初次到吴亚兵吴亚玲家玩的时候,吴亚玲看到我的时候就对我的鼻子开玩笑,说我的鼻子是黑鼻头。那时,吴亚兵和吴亚玲兄妹在他们的奶奶家里住,他们的父母在北京工作,吴亚玲比较外向,爱笑。至于卢正平,卢正平的哥哥是大学生,但是卢正平的学习却不怎么好,卢正平比较贪玩,卢正平家的场地边栽有桔子树,不仅卢正平家,那里许多家的门前都栽有桔子树。也许是张家港的气候适合桔子的生长,所以张家港的人家门前普遍栽有桔子树。至少在乐余镇和兆丰镇我就目睹过有许多人家的门前栽有桔子树。除此之外,还有枇杷树,在张家港暂住的那几年时间里,我目睹过枇杷树及其所结的枇杷果,那种黄黄的,酸酸甜甜的,如葡萄般一串串结在琵琶树上的枇杷果。桔子开花在春天,结实在夏天,成熟在秋天。我记得在桔子成熟的时候,我偷摘过卢正平家门前的桔子。剥桔子的时候,会有绿色的汁溅到手上,假如把溅到手上那绿色的桔子皮里的汁不小心抹到衣服上的话,那么,衣服可就不容易洗了。
  在乐余九大队的那段时间里,我在卢正平家里看过电视,那时周末放假,我总会去到卢正平家里,和卢正平去他家楼上看电视,那时卢正平总喜欢看一个日本的节目叫超级变变变,卢正平还有一些碟片,有一个碟片里有憨豆先生的全集,然而那时我看不懂罗温爱金森的幽默风格。那时喜欢看奥特曼,喜欢看漫画书,卢正平总喜欢模仿奥特曼。杨群家里有几本漫画书,我也时常的到杨群家里看漫画,看电视。那时我特别喜欢偷拿同学的漫画书,我也偷拿过卢正平的漫画书,偷拿过杨群的漫画书。
  在乐余九大队暂住的那段时间,童年的我们这群小伙伴的娱乐活动可谓是多姿多彩,比如,钓龙虾,暂住的门前那条小河里淤泥比较多,所以就有许多龙虾可以钓取。在钓龙虾之前,我们需要准备好的,有芦苇,棉线,还有饵。钓龙虾的饵用的是癞.ha.蟆肉,在钓龙虾的时候,我和哥哥就将癞.ha.蟆被分割的那些部分系在棉线上,棉线的另一端被系在芦苇柴上。我和哥哥就将制作好的钓杆抛饵入水,钓杆的另一头被放在水边,随后的工作就是静看水面的变化了。一旦棉线慢慢的动,我们就知道有龙虾咬饵了,于是我们就慢慢的将钓杆拉离水面,并将网兜慢慢的靠近浮出水面以下可被看见的饵,这一过程必须要有耐心,不能着急,否则龙虾在浮出水面之前就会溜走。一系列工作做好以后,就可以捕虾入网了,看准时机,眼疾手快,网兜一捞,一只龙虾就被网住了,有时,一个饵上会有两只龙虾,一般来说,用癞.ha.蟆的内脏钓龙虾的效果最好。相对癞.ha.蟆的肉,龙虾更喜欢吃癞.ha.蟆的内.脏。
  有时,我和哥哥会和杨群、卢正平、吴亚兵一起钓龙虾,更多的时候,我是和我哥哥一起钓的龙虾。钓龙虾的饵用蛇来制作效果也是不错的,在那段时间,我杀了好些蛇,杀蛇非常容易,我是这样杀蛇的,首先,我用装着竹竿的网兜把河边草丛里游的蛇捉起来,那被我捉在网兜里的蛇会蜷成一团。接着,我就把网兜里被捉的蛇放到地上,待蛇在地上游的时候,我一脚踩住蛇的头,然后用力的左右捻蛇的头,蛇的头就被我给踩烂了。接着,我就从被我踩烂的蛇头部分轻轻一撕,蛇皮就顺滑的被我剥到蛇尾了,然后我就用美工刀把蛇尾的疙瘩不好剥的地方剁掉,一条被剥了皮的蛇就完成了。接下来我就把蛇剁成一小截一小截,之后的流程就跟用癞.ha.蟆钓龙虾一样了。记得有一次我在杀蛇的时候,我动作慢了点,当时我掉以轻心,以玩乐的心情用砖头逗一条被我用网兜捞到路上的蛇。就在我逗蛇逗的起劲的时候,突然那条蛇纵身一跃,张开蛇口,伸出分叉的舌头,好在我躲闪及时,避开了那条蛇的蛇口。当时我感到一阵后怕,要是被那蛇咬到,那可不是开玩笑的,为了惩罚那蛇对我造成的害怕,我一脚踩死它的头,用比踩任何一条蛇头更用力的方式踩烂那条蛇的头,然后剥开它的皮,再用美工刀将它大卸八块,如此,几个解恨的龙虾饵就制作好了。当然了,钓龙虾这项娱乐活动不仅是在乐余九大队那一年半的时间里所具有的,就是在2003年搬到张家港市兆丰镇暂住以后,我和哥哥也还是经常的进行该项钓龙虾的娱乐活动。与钓龙虾类似的娱乐活动还有钓黑鱼,这个就简单了,钓黑鱼的饵是从河边抓的田鸡。
  当然了,温和的娱乐活动也不是没有的,那就是,玩水浒牌。那时,风靡一时的水浒一百零八将的纸牌在我们这些小学生中被玩的风头正劲。那水浒一百零八将的纸牌是方便面里装有的,因此学校西边的那几个小店被我们这些小学男生跑“烂”了,为的就是买方便面,目的在于,得到方便面里的水浒一百零八将的纸牌。没事的时候,我们这些男同学就聚在教室外面玩纸牌,玩的方式是用一张纸牌打在地上用纸牌震动的余波翻另一张对方的纸牌,如果对方纸牌被翻过来,那么对方被翻过的纸牌就收归另一方所有。当时,那水浒一百零八将的纸牌对我们这些男同学的you.惑不下于钞票,我们这些男同学为赢得对方的一些好牌而努力的奋战着,我更是采取偷窃的手段把牌偷归我所有。
  那时,我因为嫉妒莫玉波有许多不可多得的好牌,所以我决定偷莫玉波的牌。具体偷牌的过程是这样的,在一次上学的时候,我的自行车坏了,因为我在四年级下半学期的时候学习成绩名列前茅,所以莫玉波就喜欢和我玩。那次放学的时候我坐着莫玉波的自行车,莫玉波的家在曙光小学的北边过去向西里许的地方。我瞅准莫玉波的衣服口袋里放了不少好牌,因此我就在莫玉波自行车的后面故意和莫玉波说话分散莫玉波的注意力,待莫玉波的注意力被分散,我就伸手入莫玉波的衣服口袋,小心翼翼的掏出莫玉波放在衣服口袋里的水浒一百零八将纸牌,当莫玉波回到家里发现纸牌没有了,对于莫玉波而言无疑是不幸的,但是当时的我才不会管莫玉波失去好牌的心情。除此之外我还偷过莫玉波的课外书,那时我喜欢看童话书,正好莫玉波有几本童话书,所以我就脸不红心不跳的偷了莫玉波的童话书了。记得有一本是格林童话,还有一本是海的女儿。
  或许玩水浒一百零八将的纸牌会荒废学业,就好像俗话说的玩物丧志,所以那时曙光小学管事的老师就常常的没收我们这些男同学们所心爱的水浒一百零八将的纸牌。
  说到偷东西,我不得不说我在曙光小学读四年级的时候,我在超市里偷东西的事情,当时,班级里的几个同学经常讨论在商店里成功到偷到东西的事情,比如莫玉波就当场为我们这些同学展示过一件他在商店偷的玩具四驱车,那简直是叫我们这些同学眼红又嫉妒,为了赶时髦,我也就开始尝试着和哥哥去商店里偷东西,尝试几次以后还不错,在偷到零食的时候并没有被发现。偷东西的具体过程是这样的,我和哥哥走进商店假装买零食,进去商店以后,我和哥哥就到处转悠,趁卖东西的人不注意的时候我就抓住我想要偷的零食放进衣服的口袋里,如果零食的包装大一点,那么我就把零食揣进衣服里,接着再捂衣服的边不让零食掉出来。偷成功以后我和哥哥就什么也不买走出商店,分享所偷窃的成果了。如此我偷一些,哥哥偷一些,那做贼的感觉,在那时的我看来,真可谓是刺激又紧张,成就感十足。一般来说,我和哥哥去偷窃的商店是秦永兴家旁边那家琉璃瓦房子的北边的那个小店。就在又一次我和哥哥在那个小店实施偷窃行为的过程中,我的偷窃行为被店主发现了,那被我放在衣服里捂着的方便面被我碰出了响声,所以店主就叫我们把偷的零食拿出来。被发现的那一瞬间,我的内心是恐惧的,我和哥哥赶快跑出小店,店主追了过来,我就把我偷的方便拿出来扔到小店东面的田里,但我这一做贼心虚的举动被店主看见了,于是店主就在那里斥责我们,我和哥哥一溜烟跑了,以为只要不被我父母知道就好。
  下午的时候,父亲回来问我那天做了什么错事,我的心里咯噔一下,怎么,难道被发现呢?不会那么吓人吧,怕什么来什么。为了掩饰我做贼的心虚,我就说我作业没做好,父亲说不对。我又说我上课迟到,父亲又说不对。就在我实在找不出借口的时候,父亲就对我说了我偷东西的一事。我看到父亲说我偷东西,我就连忙否认我偷东西,父亲见我还不承认,于是就告诉我那个小店主向我父亲揭露了我那件偷窃的行为。父亲说的时候母亲也在旁边,那么等待我的是什么不说也知道了,那就是母亲对我和哥哥的一顿打。母亲拿出绳子,并叫我和哥哥跪在地上,然后母亲就用绳子狠狠的抽打我和哥哥的大腿,我和哥哥疼的嚎啕大哭,母亲并不顾我和哥哥的嚎啕大哭,继续用绳子抽打我和哥哥的大腿,一边打一边问我和哥哥还敢不敢偷东西了,我和哥哥声泪俱下的说不敢了不敢了。母亲估计打到可以了,就放下绳子,严厉的叫我和哥哥继续跪下好好反省。自从那次我偷窃过程中被发现以后以及我被我母亲教训以后,从此我再也没有偷东西的心。
  在那段时间,我和哥哥偷过人家放在屋外的钢铁,这得要从2002年过完年后捡人家放在屋外的烟花爆竹纸筒说起。那年过年后没几天,我和哥哥挨家挨户去捡人家放在屋外的烟花爆竹的纸筒,几天下来,我和哥哥捡了不少的烟花爆竹纸筒。后来我和哥哥把捡到的所有烟花爆竹纸筒砸掉底部的泥土块,然后把收拾好的烟花爆竹纸筒压扁捆起来,拿去卖钱,那些烟花纸筒总共卖了五十多块钱。记得在收拾那些烟花爆竹纸筒的时候,有些没有放掉的烟花爆竹就被我拿出来放在屋子的门口点着玩,只听一声嘭的巨响,把我的耳朵给震的隆隆作响好一会。如此,我就开始了更大的野心,那就是和哥哥去偷人家放在屋子外面的钢铁。在那年的四月,哥哥出去玩的时候找到一家人家的外面有很多钢铁,说到哥哥怎么发现那家人家的屋子外面有钢铁的,我认为也许是有几次和吴亚兵、杨群这几个小伙伴去那家人家的旁边河边钓龙虾的时候发现的。那几次去那边钓龙虾的时候,哥哥发明了一个更先进的钓龙虾工具,哥哥发明的那个更先进的钓龙虾工具是这样的,首先将一小截铁丝圈成小圈,哥哥心灵手巧,做工非常精细,那小截铁丝在哥哥的手里就这样起了作用。随后,哥哥就将蚯,蚓穿在那圈好的铁丝绑在竹竿上,然后把穿好蚯,蚓的铁圈系在竹竿的一端,这样就可以远远的把河里的龙虾引到铁圈上了,这种钓龙虾的方式叫,引龙虾。
  说到我哥哥的心灵手巧,这在他还在我八滩镇北河岸村的家里就表现出来了,那时,我还在圩北小学读书,有一款娱乐活动风靡当时,那就是打四角。所谓的打四角,就是用作业本或者没用的书本叠成方方正正的正方形,那正方形有大有小,有厚有薄,这就要看用多少书本的纸来叠了。四角的具体玩法,人数不限,玩家用四角用力打墙,谁的四角反弹的远,谁就开始用那个四角打另一个四角,如果对方的四角被打翻过来,对方的四角就归另一方收取。哥哥打四角的水平很高,但是哥哥叠四角的水平更高,哥哥叠的四角可谓是精雕细琢,每个角都规规矩矩方方正正,哥哥虽然叠四角的速度慢,但是每叠一个四角,就会在那个四角里呈现出巧夺天工般的美。但是我在做工精细方面却不行,我是一个大大咧咧的没有耐心的人,在细节方面我是难以用到心的,比如我在叠四角的时候,就会叠的歪歪扭扭,叠纸飞机的时候,情况也是如此。
  那几次引龙虾以后,我就在哥哥的鼓动下带着自行车来到那家人家的屋外偷钢铁了,结果我们偷着偷着,就被发现了,那家人拽住我和哥哥的自行车不让我们走说要报警,并说我们的自行车也是偷的,我害怕的哭着,哥哥却一点也显示不出害怕的感觉。后来一起过来的旁人对那人的喋喋不休不放过我们的行为似乎感到反感,于是就叫那人让我和哥哥走,那人又喋喋不休说了一会之后,就让我和哥哥走了。在路上的时候,我心有余悸的对哥哥说话,哥哥却不以为然的说这次运气不好。然而另外一次在哥哥偷铁被父亲知道以后并被父亲痛打一顿的时候,我对哥哥的偷东西的行为就感到有一些难过了。
  那是一次哥哥和不好的朋友出去玩的时候,和那不好的朋友一起去一个船上偷铁链,不知那一天我哥哥和不好的朋友去偷铁船上偷铁链的事怎么被我父亲发现的。那一天我记忆深刻,母亲在叫哥哥跪下以后,还没开始拿绳子抽哥哥,我父亲就拿起凳子疯狂的用凳子砸我哥哥的后背,我印象里的父亲是温和的,从不打我,从不骂我,又没有打过我哥哥,可那天却如此疯狂的用凳子砸我哥哥,那天的场面使我对父亲有点失望,父亲的形象瞬间在我心里蒙了一层阴影,哥哥被我父亲那样疯狂的用凳子砸,我的心是及其心痛的,我恨不得被打的是我,而不是我的哥哥。我的哥哥多可怜,可父亲竟然还那样疯狂的用凳子砸我哥哥,父亲不仅用凳子疯狂的砸我哥哥,父亲也把我的心给砸伤了。那天,在我哥哥被父亲用凳子疯狂的砸几下的时候,母亲连忙阻止了父亲失控的举动,并狠狠的责骂着父亲,父亲才放下凳子。哥哥跪在地上哭的场景,哭碎了我的童年柔弱的心。
  自从记事以来,我很少和哥哥打架,唯独有一次和哥哥打架的情形我记忆犹新,那是当时还在北河岸村的家里发生的事情,那时,我不知道为什么事情和哥哥打架,我用手指甲把哥哥的手背给划破了一点皮,哥哥哭了,我看到哥哥哭,我的心瞬间就感到难过极了,不知道为什么,看到哥哥受伤,我的心里就会比较难过。
  在去曙光小学念四年级下学期以后以后,父亲给我买了一本宋词三百首,带cha.tu版的,书里面绘画了一些姿态yao.rao的古代女人的图片,这勾起了我shou.yin的chong.动,于是我就时常的睡在被窝里一边着那些古代女人的图片一边进行shou.yin。有时我会和哥哥在一起shou.yin,记得有一次,是五年级下学期的样子,我和哥哥在床上看杂志里的美女的图片,我看着看着,就情不自jin的开始看着杂志的里的美女的图片开始shou.yin,shou.yin到最ci激的状态时,突然从我的小niao头上流出一点微huang颜色的ye.ti,当时我吓坏了,不知道我的小niao出了什么事。我惊恐的问我哥哥我的小niao出了什么情况,哥哥安慰我说没事,不必紧张,但是我却特别紧张。从那次以后,我每次shou.yin到最ci激的状态时就都会流出jing.ye了。那时,我除了自己shou.yin以外,我还会时常的把我哥哥的腿抱着,然后用我的小niai使劲的蹭我哥哥的腿,直到达到最ci激的状态为止。
  在乐余九大队暂住的那近两年的时间里,有些电视剧是我记忆犹新的,比如那段时间热播的电视剧情深深雨蒙蒙,以及西游记新版和西游记后传。在播放西游记新版的时候,是2002年的春天,那时我们这些小伙伴在沉迷于钓龙虾的这项娱乐活动中,之前我说钓龙虾是用芦苇杆制作的钓具,其实不仅有芦苇杆制作钓龙虾的钓具钓龙虾,还有用龙虾笼子补龙虾。记得在周末的时候,我一边看着西游记新版电视剧,一边忙着跑去河边用竹竿勾出龙虾笼子看看龙虾有没有在笼子里。龙虾笼子有两种类型,一种是由上下两个隔着一公分的距离的圆形铁圈平行箍在网里。另一种是一连串方形铁圈平行箍在网里。两种龙虾笼子都可以收缩拉长,里面都要系上癞.ha.蟆肉做饵。前一种龙虾笼子在底部圆心处有一截绿色塑料长线,长线的顶端系着一小块泡沫,将这种龙虾笼子放到河里以后,笼子底部的线就会随着线顶端系着的小块泡沫浮在水面上,待收网的时候,就用竹竿挑起浮在水面上的泡沫,龙虾笼子就被拉上来了。一般在竹竿的顶端会系一个铁钩,这样将龙虾笼子拉出水面就比较方便。
  另一种一连串方形铁圈的龙虾笼子捕龙虾就更简单了,这种龙虾笼子有若干个孔,孔边系有绿色的塑料线,孔外直径比孔内直径大,孔呈削了尖的锥子状。每个孔内有系饵的绿色塑料线,将癞.ha.蟆肉系紧在孔内的绿色塑料线上,完事之后再将笼子抛入水中,将笼子一头的绿色塑料线系紧在岸边钉的木桩上,待收网的时候,就拽着绿色塑料线往岸上拖,一串串的方形铁圈就伴着网渐渐的被拽出了水面,运气不错的话,笼子里就会钻进了不少的龙虾,要是运气不佳,那么笼子里没有龙虾也是有可能的。关键在于掌握时机与技巧。
  说到龙虾,那么我就再说一种鱼,那就是黄鳝,张家港普遍种植水稻,在我暂住乐余九大队的那段时间里,及目望去田野,田野里冬春季节显为油菜的景象,夏秋季节显为水稻的景象。在夏秋季节种植水稻的田里有黄鳝在田里的水淤里,补黄鳝的人就用补黄鳝的L型笼子捕黄鳝,那L型笼子的两端各有两个塑料锥子型塑料丫口,丫口朝外,黄鳝进入丫口就难以出来了,在比滨海地区也有这种补黄鳝的L型笼子,用滨海方言称这种补黄鳝的L型笼子为丫子。
  说到水稻,我的印象就很深刻了,那时,母亲在杨群家门前小河的南边承包了两亩田种植水稻,那时,农田还有税,承包者也要缴纳农田种植税。种水稻的场景我如今记忆犹新,当时流行在张家港地区种植水稻的方法采取抛秧种植法,所谓抛秧种植水稻,就是提前将水稻种子撒在秧板里,待水稻苗生长到一定程度以后,就将秧板一片片拿到田埂上,抛秧入田。准备迎接秧苗入田的田要在秧苗被抛入以前的一段时间耕耘,并将田埂边水沟里的水放入田里,施以肥料。每块水稻田的田埂都有水沟,水沟是从河边一路挖着穿过所有稻田的地头的,在水沟连接河边的地方有抽水机,使河水从河里被抽到沟里。每家每户的田头的水沟边有蛇皮袋装入泥土堵住的缺口,若是放水阶段,就将蛇皮袋移开,水就从水沟涌入田里了。农田不需要水的时候就用装入泥土的蛇皮袋堵住农田水沟边的缺口,水就进不去农田了。至于那培育秧苗用的秧板,则是由透明塑料制成的长方形板,板的正面有一个个整齐排列的小凹槽,每个小凹槽的底部有一个小孔。培育稻苗的时候,将泥土填入板面的小凹槽,再在每个小凹槽里放入水稻种子,放入水稻种子以后再在小凹槽上盖上土,完事以后就将秧板放入事先准备好的水田里,待一块块整齐的绿油油的水稻苗显于眼前,就知道距离抛秧的时候不远了。
  在抛秧的时候,以手抓住秧苗,然后往稻田上空一扔,因为秧苗根部有瓶塞型的泥土,所以秧苗的重心就在根部,当秧苗落下的时候,不论起初抛的时候根部是如何朝上,但落到田里的时候,就都根部朝下,苗头朝上了。那时,我就像这样抛过秧苗。
  当然,除了水稻油菜作物以外,也有种小麦的,记得有一次收麦子,我和哥哥以及杨群、卢正平一起去田里捡烤麦子,那些麦子在被收割完以后,麦地里的麦秸被烧掉,我们这些小伙伴就去那被烧过的麦田捡烤麦子,有些遗落的麦粒就会被烤的香喷喷的,吃起来很好吃。我们捡的不亦乐乎。
  除此之外还有烤龙虾,也是我们这些小伙伴偶尔吃的一道点心。烤龙虾的方法非常简单,将钓得的龙虾扔进烧着的草里,等香喷喷的味道出来以后,就可以吃了,不过没有盐,吃起来口感不好,还要做好拉肚子的准备,因为那些龙虾会被烧的半生不熟。正常的龙虾烧制方法是,将钓得的龙虾清洗干净,剪下龙虾肚皮两侧的白绒,抽掉龙虾尾部的筋,剥去龙虾头上的壳,这种方法制作龙虾比较清洁,在烧制的时候在锅里倒上油,待油蹦溅的时候放入生姜,蒜瓣。倒虾入锅,加水盖盖煮闷。放入盐,味精就不放了,龙虾的黄够鲜了。一道好吃的闷煮龙虾就做好了。
  至于龙虾生长的河淤环境,在此我不得不用一个脏字形容,那黑黑的淤泥,那带着腥臭味的淤泥是龙虾的乐土,龙虾在该种环境下生长,觅食,越是脏黑的河淤,龙虾生长的越多。
  搬去乐余九大队暂住不久,电视里在播放一部叫做白发魔女的电视剧,里面有一个角色叫竹一寒,那部电视剧的片尾曲有一句这样唱:“你是我最简单的快乐。”
  在乐余九大队暂住的那一年半时间里,我和哥哥经常到小兆海家里去玩,小兆海也时常的来我们暂住的这里来玩。小兆海家里有不少的玩具,门前有一个滑梯,到滑梯上滑下来,裤子的屁股部位就会被滑梯上的灰尘给染黑。因此,小兆海家门前的那个滑梯,我和哥哥是不会玩的,小兆海也不玩滑梯。小兆海家里有一台黑白电视机,我暂住的家里也有一台黑白电视机。我和哥哥还有小兆海,就时常的守在电视机前看动画片。电视里播出的动画片有海尔兄弟,啄木鸟乌迪,还有降妖队。记得在播放海尔兄弟的时候,那开头曲就会这样唱:“打雷要下雨,雷喔。下雨要打伞,雷喔……”当唱到:“智慧就是,这么简单。”的时候,小兆海就会条件反射的跟着电视里一起说:“嗨”。在平时玩的时候,我会说:“降妖队。”小兆海就会跟着说:“降妖队,出发。”在播放啄木鸟乌迪的时候,小兆海也会模仿动画片里啄木鸟乌迪的声音:“啊呵呵啊嚯,啊呵呵啊嚯,呵呵呵呵呵。”有一次哥哥带着小兆海去江边玩耍回去小兆海家的时候,小兆海的母亲看到小兆海肚皮划的伤的时候,说小兆海摔跤差点被石头划破肚皮流出肚肠,并责怪我的哥哥没有带好小兆海。
  那时,我的父亲还在张晓芳的工程队里做小工,替人家砌房子,张晓芳听名字像是女的,其实是男的,当我们一家还未过去张家港的时候,父亲就在张晓芳的工程队做小工,有一次,父亲从楼上摔下来,脚趾头被摔骨折了,那时,我和母亲、哥哥姐姐还在八滩镇北河岸村的家里,是在电话里听说的这件事。父亲的脚趾头摔骨折以后在医院里用石膏绑上纱布固定,又在暂住的家里修养了一个月左右的时间。在父亲在张晓芳的工程队做小工的那段时间,父亲经常带回螃蟹、冷菜等好吃的回来,那些是砌房子的人家请张晓芳工程队里的人吃的,父亲就把剩下的带回来给我们吃了。
  父亲在做小工的过程中认识了两个单身汉,一个叫张老四,还有一个不知其名。父亲和秦永兴走的也比较近,秦永兴后来在他兄弟秦国宾的介绍下到张家港市南丰镇玉龙防火板厂工作,不久之后,秦永兴又介绍了我的父亲去玉龙厂一起工作,于是,我的父亲就不在张晓芳的工程队做小工了,转而去了秦永兴介绍的玉龙防火板厂工作去了。父亲在玉龙防火板厂工作的工资一个月一千多块钱,养家糊口有点捉襟见肘,好在母亲在暂住的乐余九大队承包了一些水稻田,所以虽为贫穷,但是我们比较知足,所以贫穷的感觉对我们而言就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父亲在南丰镇玉龙防火板厂打工不久之后带回一只小猫,那只小猫黑白相间,生活里有了那只小猫,童年倒是增添了些许的乐趣,然而逗猫不注意的话也会惹来危险,有一次我凑近那只小猫看,那只小猫一爪抓到了我的眼睛,霎时,我的眼睛疼的流出了眼泪,我忍着疼痛扒开眼睑看了一下镜子,发现我的右眼睑被猫爪划了一道伤口,万幸猫爪没有抓到我眼球,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如果说这件事是我没事找事,另一件事那可就是我无意之举了。
  那是一次早餐时间,母亲买了一些油炸花生米,那香喷喷的花生米,对于童年的我怎能不欢呼?我发垂涎三尺的对着花生欢呼道:“哇喔,是花生啊。”一边欢呼,我一边伸手拿花生,就在我在美食的勾引下丧失理智的伸手拿取的时候,我一胳膊肘打坏了桌子上盛着稀饭的碗,那坏了的碗边划破了我的胳膊肘的静脉,瞬间血流如注。看到这一突如其来的场景,我吓坏了,母亲也慌了,好在家里有止血的药水,母亲把止血药水倒在我被划伤的胳膊肘,又用纱布简单的包扎了一下我的受伤胳膊肘,就带着我去羊兆海家南边的医务室看医生去了。医生给我受伤的胳膊肘被划破的伤口消了一下毒,又用了一些药倒在伤口,再用纱布包扎好。
  如今,我的胳膊肘因那次的伤口留下的疤痕仍如此清晰。至于被小猫爪子抓伤的眼睑的伤,则很快就痊愈了。
  暂住的东边邻居是那户戴眼镜老奶奶的家,戴眼镜老奶奶每天早晨总是跪在门前的场地上对着太阳磕头。我家是信耶稣的,戴眼镜老奶奶家是拜假神的。
  在我念五年级的时候,学校里选拔运动会参赛学生,选拔好的到时候就去乐余镇中心小学参加比赛,我也参加了运动会参赛选手的选拔,结果我也被选中了,选中过后接下来就是下课以后或是放学以后在操场进行一段时间的田径练习。母亲为了防止我在田径练习的过程中出现什么情况,就在学曙光小学校门口摆摊卖油煎韭菜饼,借此机会观看我在学校操场上的情况。母亲还没过去曙光小学学校门口摆摊卖油煎韭菜饼之前,已另有别人在那里摆摊韭菜饼了。母亲过到那边去摆摊,于是就与那人形成竞争关系。那人也是一个中年妇女,我的母亲模仿那人的制饼方法,就探索出油煎韭菜饼的方法了。当时班级里有一个同学,那个同学为了免费吃油煎韭菜饼,就到两个摊位前免费要这油煎韭菜饼,如果将油煎韭菜饼给那同学,那个同学就会在这个摊位前对别的前来购买油煎韭菜饼的学生说另一个摊位所卖的油煎韭菜饼的坏话,以此方法骗吃油煎韭菜饼,母亲在免费送给那个同学几个油煎韭菜饼以后就不再送了,那个同学就在那里叫别的同学别买我母亲摊位卖的油煎韭菜饼,结果我一生气,就把那个捣乱的同学给赶跑了。油煎的韭菜饼,似乎很受欢迎,班级里的同学喜欢买着吃。制作摊位的架子是一个玻璃柜,是在乐余九大队暂住的屋子里原来就有的一个玻璃柜子,然后母亲对之改造一下,就成了摆摊的架子了,制作好摆摊的架子,临近下午放学,母亲就用手推车把架子和液化气等设备材料运到曙光小学的门口准备经营了。
  在乐余镇九大队暂住的屋子门朝南边路,从路上自西向东走过,可以看到屋子房门里的情况,在我念五年级的时候,母亲在正对屋子大门的墙上用板尺划了一个大十字架的轮廓,然后,母亲又将买来的红色油漆用刷子刷出大十字架,从路上往屋内看,就可以看到墙上的那个大红十字架了。
  母亲又将门前的自来水管弄开准备安装自来水,然而母亲一时安装不好,导致门前自来水管里的水喷了好一会,直到修水管的人知道情况以后过来,才将自来水安装好。
  一直以来,父亲总是喜爱喝酒,父亲每次与他认识的人在一起吃饭总会喝的酩酊大醉,有一天晚上,父亲在和玉龙防火板厂里认识的工人家里吃饭的时候,喝的太多,以至于一起吃饭的两个朋友送我父亲回来,回来的半途,父亲因喝太多酒,从他骑的自行车上摔了下来,导致额头流了很多血。到暂住的家里的时候,父亲说着醉话,凳子也坐不稳。母亲把父亲带到父亲睡觉的床板上的时候,父亲往床底爬去,母亲就把父亲从床底拽出来,扶到床板上,不一会,父亲呕吐了,空气里遍布着浓重的酒味。母亲又替父亲清洗额头的伤口。第二天,父亲醒来的时候,对额头的伤口怎么来的不记得了,在我印象里,那次是父亲喝酒喝醉的最厉害的一次。
  在乐余镇九大队暂住的那一年半时间里,哥哥在外面东游西荡的过程中认识了一个叫李海浪的滨海同乡,又认识一个叫陈栋梁的朋友。我和哥哥也偶尔的去过李海浪家和陈栋梁家玩。有一次我和哥哥以及陈栋梁去一条河里游泳,哥哥和陈栋梁在游泳的时候都穿着裤头,我却没有穿着裤头的游着泳。那条河里比较脏,在游泳的时候我的胳膊汗毛上沾满了黑乎乎的淤泥。游了一会以后,哥哥和陈栋梁从河里上了岸,我继续在游泳。当哥哥和陈栋梁不知去了哪里的时候,我才从河里上了岸。到了岸上以后,我去找我哥哥和陈栋梁,我走过河边的小路来到河的斜对面,突然看到小路那一边河对岸有两个二十岁左右的女子在钓鱼。她俩看到我的时候眼睛寸步不离的盯着我的小niao看,那时我实在不知道我的小niao有什么好看的,那两个女子偏要眼睛寸步不离的盯着我的小niao看。如今,我在想,别让我知道那两个女子是谁,否则,我会走到她俩的面前,叫她俩蹲下,然后我把我的niao放在她俩的脸旁,让她俩好好的看个过瘾,看她俩还知不知道羞。我被那两个女子看的不好意思了,只好捂着我的小鸟走到别的地方找哥哥和陈栋梁了,原来我哥哥和陈栋梁就在我旁边不远的地方在等我过去一起回去。
  在陈栋梁家后面的那条河里,我和哥哥以及陈栋梁也在其中游过泳。那次游泳我差点淹死,具体情况是这样的。我和哥哥以及陈栋梁在那条河里游着,我和哥哥来到一条停靠在岸边的水泥船上,突然,水泥船主过来了,我和哥哥就连忙跳到河里往陈栋梁家方向游去。哪知,我在河水里走了几步,突然一脚踩到水深处,河水没过了我的头顶。我惊慌失措的扑腾着,心想,不好,这下我要淹死了。哥哥游了几步以后,回头看我在河水里扑腾着,就返回把我给拖拽到河浅的地方,我才得以喘口气。
  之后,我和哥哥以及陈栋梁从河里游回陈栋梁家北面方向。在游过去的过程中,我惊讶的发现,在深水中游泳没什么大不了的,只要保持手脚划动水的状态,就不会往下沉,我就这样在深水里和哥哥以及陈栋梁游了两三百米。
  在乐余镇九大队暂住的最后一两个月的时间里,家里来了两个女的,那两个女的其中一个叫李华,是以前在八滩镇教堂讲道的,另一个女的是李华的儿媳妇。那两个女的不知是怎么知道我家在乐余九大队暂住的地方的。她俩过来是为了向我父母推销一种叫丸美的芦荟保健品。确切的说,这种推销应该叫直销。具体情况是这样的,那天,母亲和哥哥去街里买梨,秋天,梨上市了,母亲很喜欢吃梨,每次梨上市以后,母亲都会买许多梨回来吃。母亲和哥哥买梨回来以后,在半途遇到了李华和其儿媳妇,因为母亲以前在去八滩教堂作礼拜的时候认识李华,所以,李华就和其儿媳妇来到我家暂住的乐余九大队的家里了。
  李华来到我家暂住在乐余九大队的家里,花了几个小时的时间说些直销的虚妄之言,并大肆吹嘘丸美芦荟的效果。父亲听了一会之后就去睡觉了,母亲听到半夜也去睡觉了,李华和其儿媳妇也就在我母亲安排的一个房间里睡觉了。第二天,李华和其儿媳妇在我家暂住的乐余九大队的家里吃完饭,又留下几个丸美芦荟产品以及几本关于芦荟的书以后,就离开了。以后的一段时间,母亲到街上买了芦荟秧子回来。我把芦荟叶子切开,那胶胶的果冻状的芦荟肉吃起来不甜,所以我并不喜欢,母亲将芦荟栽在盆子里,那芦荟就被我们当作盆栽了。
  2002那年秋天,因为暂住的地方要拆迁了,所以母亲就在乐余十三大队租了一个民房,乐余十三大队离乐余镇街上很近,在搬去乐余十三大队的那一天,父亲的四妹和小嫣茵来我家暂住在乐余九大队的地方作客,我已经很久没有见过小嫣茵,只觉得小嫣茵很漂亮,小嫣茵那时还没有结婚。乐余九大队暂住的屋子门前河里有菱角,小嫣茵和我姐姐就在河边捞菱角,小嫣茵看起来好像喜欢吃菱角的样子在剥着菱角吃。我的印象里,就只有那次对小嫣茵有点印象,那次以后,我就没再见过小嫣茵。我们一家在乐余十三大队租住的那户民房的屋子东边有一条小河,屋子东北边有一片竹林,屋子的东南边有一片菜园,菜园里有几棵桔子树。
  沿着租住的地方往北走去,可以看到一个小坡,过了小坡上到路上,路北有一条东西走向的河流。沿着河流南边的路往西走去,有一个十字路口横于眼前。过十字路口,往北转去,有一座桥连接南北覆于河流之上。过桥往北,向西去百十米路的距离,有一条向北转去的路通往乐余镇中心小学。而向西过去的路则通往乐余镇崇实初级中学。沿着北去的路走去,乐余镇中心小学不久就显于路的东边了。继续往北走去,沿街店铺相接。再往北走去,有一个宽阔的十字路口映于眼前,十字路口的东边有一个邮局。十字路口西边不远处有一座桥,桥北边有一条小路,小路边有蔬菜水果的摊位,小路的北边有集市。
  过到桥的西头,有一个十字路口,沿着十字路口的往北过去,数里之外有一所高中,名为乐余高级中学。路西为一个斜坡路,此地为乐余镇街上的西郊,沿着此路过去,不远处有一个酒店,位于该路的南边。再往西去,就不再是乐余的街了。西到路口,往北转去,走一段距离,再转向往西的路,到路口处再往北转,行至路口,再往西走,曙光小学就到了。
  在我念小学四年级下学期、五年级上学期及下学期的时候,我们一家暂住在乐余镇九大队,等到我念小学六年级上学期与下学期的时候,我们一家就租住到乐余镇十三大队了。六年级上学期快放寒假的时候,母亲在兆丰镇红发村租了一个楼房一楼的房子,于是,六年级上学期放寒假前以及六年级下学期的时候,我们一家就租住在兆丰镇红发村。
  那时,班级里有一个叫李艳的女同学,人长的非常漂亮,水灵灵的眼睛让我心醉。当她在班级里和我说话的时候,我的心情高兴。班级里的女生漂亮的还有王燕,王燕是班级里的语文课代表。之前我在写到偷东西的记载里提到过莫玉波,莫玉波的学习成绩比较差,班主任老师让一个学习成绩好的女同学帮扶他的学习。有一次我们这些朋友下课在操场上玩,莫玉波买了一个冰激凌,又给我买了一个冰激凌,又给别的小伙伴买了冰激凌。班主任老师发现以后,在上课的时候就批评莫玉波,说莫玉波忘恩负义,她说莫玉波应该给那个帮扶他学习的女同学买冰激凌,不应该别的同学买冰激凌却不给那个女同学买冰激凌。
  到了五年级的时候,老师开始教英语,班主任老师叫徐卫星,是教语文的。潘老师是教自然课的,英语老师是一个五十几岁的男的。徐卫星三十几岁,是个男的,他除了小学五年级教语文课,还兼教体育课。小学五年级的语文课本是那种十六开的课本,封面有“语文”两个汉字,语文课本封面上有图画。在语文课本里面的课文中,也配有插图。而在数学的学习中,每次碰到做试卷的时候,特别是要答那种应用题,我就感觉没兴趣。那时学习英语,只是学习简单的单词。我仍记得当时那个英语老师在说西瓜时的那个表情与发音,只听那个老师说:“来,跟我一起念,西瓜,watermelon”特别是在那个老师说到melon的时候,我就禁不住的感觉英语竟然还有那么一点意思的样子。
  课间活动的时候,我们这些男生的娱乐项目有丢沙包,跳格子,踢毽子,女生则一般玩的是跳橡皮筋,有时,我们男生也玩跳橡皮筋。丢沙包的活动不仅在曙光小学课余活动出现,当我还在八滩圩北小学读小学两三年级的时候,课间活动就已经风靡丢沙包了。沙包的形状,是一个鼓鼓的四方型的球形状,为布块缝制,其内装入玉米粒,或也有在其内装入沙子。玩丢沙包的时候,乃为两人一组,两人远远相面而站,一人丢掷沙包,待沙包飞至过来,一人跳起街之,若反应过慢躲闪不及,难免就有沙包掷于脸上之嫌。若是脸上被那沙包砸那么一下,那可真算是火烧火燎般疼痛呵。
  踢毽子,则就简单了,把那插着花花绿绿羽毛的毽子往空中轻轻一抛,待毽子落下,便抬一脚以鞋帮踢之,毽子就再度飞起来,待毽子落下,再次抬一脚以鞋帮踢之,如此反复循环,直到毽子落到地上则计算所踢毽子的个数。踢毽子有一脚踢之,亦有两脚交替替之,所掌握之要领,无非是眼疾脚快,技巧灵活罢了。
  而跳橡皮筋,则更是要考验耐心与技巧了,两人以双腿绷住橡皮筋,跳橡皮筋的人踩住所绷橡皮筋的一边,跳起,将另一边勾住,义脚踩住原先一边,花样繁多,不一而足。
  跳格子,则是很多人小时候都熟悉的一种娱乐项目,即,在地上画几个连于一起的方格子,以脚踢瓷砖块,按次序使所踢瓷砖块入所画方格内,所踢瓷砖块不能超过格,不能在所规定格子外,不能在所规定格子内,不能碰线。
  说到田径跑步,我不甚在行,班主任徐卫星挑选我和班级里的其他几个同学参加不久之后在乐余中心小学的校运动会。我所报的项目为田径八百米。在练习的过程中,我难以坚持,八百米的跑步对我来说,简直就像一场繁重的体力消耗战。我的爆发力比较好,耐力却不行,要是短跑我还能有那么点兴趣,至于八百米跑,我却不甚感兴趣。一起参加跑步比赛训练的,还有李冬、金鑫,还有几个同学,我就不甚清楚了。
  到比赛那一天,我们这几位参赛选手在学校老师的带领下,乘车去了乐余中心小学,在比赛前,我穿着运动裤头,感觉非常不自在。等到我开始跑的时候,我在开头百米的时候跑的比较剧烈,一不小心就撞到了一起赛跑中的另外选手,我就摔倒在地,膝盖被跑道上的煤渣给划破了一点皮。我忍着膝盖的疼痛,站起身来继续跑。那八百米的跑步真是太难熬了,我就这么慢慢的跑,脑海里想着,什么时候结束这场折磨人的八百米赛跑呵。父母在旁边看着我,父亲看到我落后成那样的状态,嘲笑的对我说:“呵呵,真丢人,没希望了,你跑输了。”而我却只想趁早结束这场八百米难捱的赛跑。终于,在其余选手都跑完以后,我还有一圈就跑完了,于是,我就继续忍着不舒服的状态,跑完全程。
  回去的时候,我坐在父亲带过来的自行车的前横杠上,父亲继续嘲笑着我丢人的样子,母亲则表现出无所谓的样子。那次的田径比赛,我得了第三名,我得奖的原因是,那个选手绊倒了我以后,我全程坚持的跑下来。

  更多交流,可以添加我的QQ1327835231
分享到:
发表评论(文明上网,友善发言,匿名评论无需登录)
还可以输入:400 个字符
评论列表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本文用户信息
用户昵称:景山少爷
文章总计:3
个性签名:更多交流,可以添加我的QQ1327835231
本栏近期热门
本栏最新文章
网站首页|关于本站|网站地图
文字站感谢每一位喜欢本站的人,欢迎将本站分享给你的朋友!最温暖的文字记录站 ─ 文字站!文学交流群: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若无意侵犯您的权利,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蜀ICP备14019085号 Copyright © 2015 文字站 www.wenzizhan.com 版权所有
分享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