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美文 情感文章 散文随笔 生活随笔 心情日记 现代诗歌 古词风韵 爱情故事 语录名句 微小说 影评 杂文 佳句
×取消主题

《偷心》第二章

发表时间:2020-05-11用户:白荣阅读:300
  天空还在淅淅沥沥下着雨,青岛小镇又刮起了大风,站在门口的女娃被房檐上滴下的水弄湿,大街上还能听到啪嗒啪嗒的踩水声,朝远望去,天空灰蒙蒙没有尽头,而这一切使的整个世界好安静,街道许久才等来一个人的吆喝,每个人如同笼中之鸟一样被禁锢于家中,这一切的一切,总有一些不和谐的声音。
  “周妈,给我关紧窗户,我快要被楼下的声音吵死了!不行的话告诉他们别发出声音了,我可是要休息!”“小姐,是有人在搬家,过了这一会儿就好了。”“我不要,给我告诉他们,要再吵到本小姐休息,爸绝对不会放过他们的!”此时周妈除了无言以对,已经想不出其他办法了,三小姐的脾气就是被这么惯出来的,“唉,好吧,我去告诉老爷。”
  宁砚茹放下手中的笔,走近窗户,“这个搬家的人一早就在这,现在还没有弄完,也真是磨蹭。”她边拉开帘子边想。这个搬家的景色真是跟身边的景色格格不入呢,一群人搬着一堆东西往屋里走,溅起的水泥都落到他们的衣服上,倒也不在意。“这要是我们,妈妈早就该说起我们来了,他们竟然这么不整洁?”宁砚茹勾起嘴角歪着头想。
  眼光随着搬东西的人转移到了拉东西的车上,宁砚茹不懂车,也没有兴趣,便继续转移,这时,她发现车背后微倚着一个人,踮起脚尖来才能仔细看到他,他的穿衣气质也与身边的人格格不入,不是资产家的高贵气质,也不是农民低俗的气质,是那种给人慵懒感觉的人,宁砚茹一下对他来了兴趣,或许他是嘉表哥那样的人呢,宁砚茹希望看到他的正面,可他迟迟不转过身。过了一会儿,他挺起了身,朝屋里走去,之后回过头对身后的人说了句什么。宁砚茹才真真正正看清了他的脸。什么嘛,砚茹低下了头撅着嘴,还像嘉表哥,原来就是一个长的很漂亮的老男人,手里还夹着烟,嘉表哥从不抽烟的。如果他够幸运的话,以后可能会和爸爸一起去畅谈烦人的国事,可能会成为宁家的常客,然后再让爸爸把她们姐妹三人介绍给他。宁砚茹真是生气自己看走了眼,闷闷回到了桌子上拿起了笔。“1940年8月31日,夏末的最后一天,依然雨蒙蒙的,可就在这个天气,我家旁边竟然有人在搬家……”
  “小姐们,太太老爷,晚饭做好了。”周妈朝楼上喊道。宁砚幺第一个冲下楼梯,一下扑到周妈怀里,仰起头撒娇的说:“周妈,今天要吃什么呀,你知不知道,中午因为搬家的那人,气得我都没有吃饱饭,哼!”“我的小姐,去看看不就知道了。”周妈笑着刮了一下宁砚幺的鼻子。“砚幺,周妈干了很久的活了,你还在那里赖着她,快去吃饭。”宁砚茴微笑着走下楼梯,拉开了妹妹,向周妈道了声谢,周妈站在一旁低了低头回礼。“今天搬来的那个也不知道是什么人物,竟然连面都没有见,以前不知道有多少人盼着来见我!”宁老爷将报纸打开说着,对那人的态度似乎很不满意。“爸,我跟你说,我今天在窗户边看到那个人了。”“嗯?他是何方神圣啊?”“不知道,反正看着年龄已经不小了,比大姐还大的那种。”宁砚茴听了这话,用手捏了一下宁砚茹的脸,“说什么呢,是在暗讽我大吗?小心你这小脸蛋儿。”宁砚茹笑着往后缩了缩,“大姐,就那个人……”“好啦好啦,我的宝贝们,什么事吃了饭后说好不好?”宁夫人打断了砚茹的话,就像被凉水浇灭了刚刚热情一般,宁砚茹低下头吃起了饭什么也不说了。
  一个人躺在床上时是可以将大脑放空的时候,什么都可想,什么都可不想,世间一切都静了下来,只有外面点点雨声。宁砚茹极其喜欢黑夜,黑夜总是比妈妈的怀抱更加安全,可以将自己蜷成一团,紧闭双眼,没有幺妹的吵闹,没有妈妈的唠叨,也没有了爸爸的激昂,所有声音都消失了,只是依稀能听到自己的呼吸声。能在妈妈怀里撒娇的是幺儿,能帮爸爸做事的是大姐,而自己却像家里一个可有可无的人。资产家的女儿,要么就受尽万千宠爱,要么就会成为家里的一个影子,要么就要为家族献身。而自己希望的是以后生命中能出现一个人,害怕时有一个胸膛可以依靠,高兴时会陪你在舞会上跳舞饮酒,伤心时会用手轻抚你的发梢,用唇轻吻你的额头,给以自己足够的安全感。
  外面的雨替砚茹倾诉着一切,雨滴下来的声音像极了家里大钟走过的声音,这只会让自己头痛欲裂,曾经这种感觉不知道多少次把自己弄醒,医生说是小时候发过病留下的后遗症,可是悲哀的是,在自己被这种感觉折磨时,身边没有一个人,没有一个人可以听自己倾诉,偌大的房间里,只会让自己产生深深的恐惧,她不知道黑暗还有多久才能过去,她不知道他的光明何时能到来,只能在深渊下熬过每一天。人们看到的宁砚茹是贵气优雅的小姐,却从未知道华丽衣袍里爬满了虱子,在那张人皮下是倍受折磨的灵魂。
  她渴望爱,从小便如此,但每个人都给她爱,却不是十足的爱。“如果有一天,能有一个人,给予我足够的爱,无论他是什么,男人也好女人也罢,元帅也好乞丐也可,我一定也付出十足的真心去对他。”这句话宁砚茹不知道说过多少次,她的日记本上不知道有多少句这样的话。时间带走了她的愿望,可能也永远的带走了。寄回来的时候不知是哪年哪月,不知她是否还在。
  雨越来越小了,痛感也渐渐轻了,开始睡觉吧,只有在梦里才能构想一切的虚无,在梦里,有一个人,一个非常漂亮的人,转过身来抬头望着你,说着:“See you again , miss……”
分享到:
发表评论(文明上网,友善发言,匿名评论无需登录)
还可以输入:400 个字符
评论列表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本文用户信息
用户昵称:白荣
文章总计:36
个性签名:蝴蝶死在路上,云边藏着念想
本文所属文集

来源:原创
标签:爱情青岛
文章数量:18 篇查看目录
本栏近期热门
本栏最新文章
网站首页|关于本站|网站地图
文字站感谢每一位喜欢本站的人,欢迎将本站分享给你的朋友!最温暖的文字记录站 ─ 文字站!文学交流群: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若无意侵犯您的权利,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蜀ICP备14019085号 Copyright © 2015 文字站 www.wenzizhan.com 版权所有
分享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