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美文 情感文章 散文随笔 生活随笔 心情日记 现代诗歌 古词风韵 爱情故事 语录名句 微小说 影评 杂文 佳句
×取消主题

我在咸阳读大学的那段时间(大四下学期)

发表时间:2020-05-13用户:景山小爷阅读:280
那时候,在一月二十几号的时候,母亲所工作在的天利成模板厂才将前一个月的一千五百原工资发下来,那一年显然经济上捉襟见肘,显得困难重重。记得前一年的时候,以至于前两年,父亲的工资都能在一年到底的时候有一万几千块钱的余留,而到了这一年,过年的时候所余留的,就只有几千块了,而这一切发生的原因,我和母亲将之归因在于如下:
即,2014年放春节假前我们没有直接去父亲所工作的苏州吴江那边的防火板厂里。
春节未始,父亲就已在一月十六号的时候回到八滩的老家了,当时母亲是想不回去的,她就想,只要让父亲打三千块钱到银行卡里就行,但我却坚持不同意,坚持的要回去,坚持的相信,父亲这年还会有一万多的工资结余的。我和母亲因此在一月二十几号的时候,乘火车从西安返回到家乡了。
到了家乡以后,我理解,原来自己一直坚信的判断,是错的,父亲的确还剩下不到多少钱了,期间有一大部分,或许是用在了哥哥的家了,但我以为,是父亲所在的那个厂,效益低,造成了父亲工资情况的糟糕。其次第二重要的,是母亲没有掌控好父亲的工资使父亲的工资流向不明。
在我和母亲回到家里的第二天,父亲一直待在他弟弟的家里,不敢露面,后来在春节前两天他才来一趟家里,因为只带了一千块钱给母亲。后来过年了,父亲也没有回来过年,依旧待在他弟弟的家里和他弟弟的一家过年,以及他的母亲。
过完年后的第二天,母亲催促我向父亲催钱,说实话,我根本不想去找父亲催钱,因为这根本不是一种催促的事情,而是一种发自内心的,责任感。是根本不必要催促一言的。
在我找到父亲的时候父亲把放在口袋里的两千元拿给了我,并说了一些无可奈何的话,当我看到父亲如此,心软的我也就不好再说什么了。当我把拿到手的两千块钱给母亲的时候,母亲显得十分气愤,她在我面前严厉的斥责父亲其它的钱用到了什么地方,但显然,这已无从考证。记得当时,我和母亲没有直接从西安去往父亲在吴江上班的那个厂里。
在家里度过了郁闷的数十天以后,我和母亲就无语的返回西安了,到达西安的那天似乎是农历的正月十二,按理说,正月初八就应该到厂里,但我们在家里认为晚两天过去也没事,于是就没有在初八那天准时到达西安的厂里了。
记得那天乘的返回西安的火车上面,有一对盐城建湖的夫妻,出发去往宁夏打工的,那个女生脾气暴躁,在与她的老公一路闹着矛盾,她喋喋不休的说着自己的苦语,关于她的老公,以及她的家里不如意情况,后来两人吵了起来,又打了起来,其中那女生把脖子上的项链都扯下来丢到别的乘客身上了。后来又后悔的找个回来。中途在火车开到开封站的时候,那女生嚷嚷着要下车,后来因为看到天色夜黑,所以就没有真的下火车去。她好像还把两人的火车票给撕了,似乎那是在西安转到宁夏的火车票。她把两张车票给撕了。关于那段小插曲,我还能记得一点具体情况。现在,我就试着把它具体一点写出来。
关于小夫妻上火车的时候,大概,是在盐城的下一站建湖站,那夫妻俩上车来的,当时,我坐在车厢的后面,那车厢的后面非常拥挤,这两人就拿着那么多包塞到我坐的旁边。其中那个女的稍胖,不过略有几分姿色,带个帽子,当两人坐下以后她还主动跟我说话,称我为帅哥。后来,不知因为何故,那女的开始絮絮叨叨。开始诉说着她看似无语的遭遇。我耳闻到,说她的老公家之前向她借了几万块钱建楼房,说如果不是为了要这几万块钱才不会嫁给她,然后又骂她老公的妈也就是她的婆婆为老裱子。其后又提到说她的老公有一次在KTV里和别的女的一起唱歌,结果被她发现后她直接把什么给摔了然后就走了。还有一个小插曲是这样的,女生的老公要带来的吃那种泡椒凤爪,结果那女的不准她老公吃,说叫她吃她妈给她准备的那些吃的,说那泡椒凤爪是她买的,结果她老公执意把凤爪拿过去吃了。
其后又是一阵絮絮叨叨,她老公倒是一言不发。后来她老公似乎听不下去了于是就走到前面的车厢坐下了。到了查票的时候,那女生过去拿身份证,后来两人就打起来了,前面说的那女的把项链给拽了摔到别的乘客的身上。然后似乎她老公扇了她一巴掌,她抓了她老公的脖子把她老公脖子抓破了。这是在她回过来她放行李的旁边听她对她的一个亲戚说的,与两人一起乘火车的还有两人的一个亲戚,是个比两人大七八岁的女人。
之后就是一直吵吵闹闹,深夜了都吵的一火车的人睡不着了,不过大家谁都没有怨言,就静静的听她吵吵。其后,在开封站,那女的赌气要下车,似乎她亲戚制止不住了。后来她又不想下去了,以为,下去之后黑灯瞎火的,第二天还要打票回去,不划算。
之后火车到达郑州站停靠,在郑州站上来的乘客非常多,她的行李中有一个掉到了过道里没来得及拿回来,结果被一个上车的乘客一脚踩上,只听得咔嗤一声,那包里似有玻璃制品的东西碎了。结果后来查看的时候就听得那女生对着车厢骂骂咧咧的。当时我挺感慨的,因为那包是我没来得及拿回来。要是我及时拿回来那包,那女的包里的结婚照也就就不会被别的上车的乘客踩碎了。
那天是正月十二,经过一夜的旅途,于第二天上午九点多到十点的样子,西安火车站,就到了。那天西安的天空下着雪,气温非常低。我还依稀的记得我和母亲走在西安火车站广场外的情景。街道上路面潮湿,那雪花稀稀落落的从天上飘下来。我和母亲走到五路口那里的地铁站台,然后乘着地铁返回到后围寨。
到达后围寨,我们没有出到地铁口的楼梯外面,而是在楼梯出口那边等。母亲去给我充了手机话费,又买了几个菜夹馍,记得我就站在后围寨地铁口出票的外面等了好久。乘了一夜火车,又没有座位,当时站着真的很累。后来母亲把手机话费充完过来以后,我们就一起把行李拿出后围寨地铁口。等到出后围寨地铁口的时候,才感觉,温度更加的低了。
天空阴阴沉沉,不时的飘过阵阵雪花。记得在我踏出后围寨地铁口以后,我竟一时分不清东与西的方向了,我竟将通往咸阳方向的方向看成东面,将去往西安方向的方向看成西面。直到走了八九分钟我的方向感才恢复过来。
当走到后围寨立交桥往南的时候,我发觉我的手指冻的不可屈伸,我不住的埋怨,不住的埋怨那时寒冷的天气。
后来,我和母亲来到西部车城的公交站台,我们于是就在这里乘公交车去往王寺十字了。当时行李特别多,有一个美女在站台边等车,我感到很尴尬。确实是这样,那时,我只要一和母亲拿那么多行李乘车,我就感到很尴尬,很自卑。
之后公交车来了,我和母亲就拿着行李上公交车了,在到达王寺十字公交车站点时,我们下来。随后我们乘上一辆电动三轮车,之后该车将我们一路载去大苏村的天利成模板厂。
在到达天利成模板厂下来以后,我们毫无心理准备的进去厂门里,才恼火的发现,宿舍里的东西不见了,代替的是另外的景象。也就是说,厂里又收了另外的人了。后来母亲找厂里负责招聘的人,那个叫刘健的找说法,才晓得是辞退我的母亲了,理由就是,因为迟到了两天且没有提前打电话告知具体迟到原因。
我记得那时我气急败坏了,把宿舍里是母亲以前买准备卖小吃的那张桌子给掀了。放在宿舍里的物品提前一天被拿到了二楼的一间宿舍里,之后我和母亲在这里又待了一个星期,才完全的从厂里离开去。厂里一开始就让母亲出去找房子,只是那几天持续下雪,因此这件事就一直拖一个星期才办完。
记得这一个星期,是我感到人生非常无语的一个星期,我仿佛寄人篱下,晚上睡觉的时候,我直接穿着白天的衣服,鞋子也不脱就睡。天气很冷,我很无奈。白天醒来的时候,母亲就出去买菜,我就在房间里踱步徘徊。我感到压力非常大,害怕厂里的管理人员过来催走。在踱步的这几天,我写了几篇文章,发到了我经常上的那个文学网站。我就通过这样的方法来排解郁闷的心情。
在我们过来的第二天,负责招聘的刘健打电话把我叫下来,于是我就下去跟刘健谈话,刘健问我们是要闹事还是要挣钱,我说也不是要闹事,就是说说排解排解愤怒的心情而已。然后刘健打算安排一个抬板子的活给我干,母亲意思是我能做些处理模板用的边角料铁的事情,因为那比较轻松,可惜刘健没同意,说那活不适合我这大学生干。后来,我就什么活都没干,待在楼上那个宿舍里一个星期。直到之前母亲年前没发的一月份的工资发下来为止。
当时那一个星期,天空在下雪不停,从我在的宿舍的门外看去,天空一片灰沉沉,厂里又有积雪,那路面混合着泥土与积雪的掺杂,晴空不见光景。
在那一个星期,即使内心很苦闷,我还是控制不住自己在微信里和陌生的女的聊,骚的欲,望,有一个二十四岁shao妇,渭南人,家住后围寨,被我给加上了,然后我跟她就在微信里聊着各种下,流的话tiao逗她,我跟她约定见面,她老公出去打工去了,剩她一人在她家里带个一岁多点的小孩。后来因为情况的不允许,因为那段时间我一时找不到出去的机会。在以后补充的那一章节关于约见这个shao妇的事情会有具体提及。
使我内心苦闷的一个星期终究在我的等待中过去,离开天利成的那天,母亲去原来买三轮车的废品收购站买了一辆旧的大三轮车,之后就用这辆三轮车把全部行李载上。在装行李的过程中,有一个厂里负责的人在那边和洗工作服的人说话,其实是在看着我们防止我们搬了厂里的东西。
其后,在一切都收拾好以后,我们就出发离开天利成了,在三轮车拖到厂门外的那时候,厂里负责看厂房的老头过来询问我的母亲为什么把厂里的床板也放在三轮车上拖走,母亲对看门的老头说还会还过来的,然后又跑去跟刘健说东西还没搬完还会再过来的,其实只有几个装煤的框子。在厂门外等的过程中,我看到天利成厂门口贴着几张招聘通知,有几个看似刚毕业的女生再那里看,以及询问厂里。
那时,我就感到很尴尬,一三轮车的东西,好像捡垃圾的一样,面对着前面不远处的几个穿着光鲜亮丽的女生,我真的恨不能找一个地缝钻进去,可是哪里有地缝可钻,我还是不得不去面对这样尴尬的场面。
大概过去了一个星期,母亲的工资发下来了,我和母亲从厂里出发,母亲把行李装在三轮车上,待一切置办好以后,我们就沿着厂门口那里向西走去了。走在那段时间被我走过多少次,那条,厂门前向西的水泥小路,当我再一次的走上这条水泥小路,我便残忍的发觉,这是我在大学时代最后一次走在其间。代表了我一段时光的消逝。
我和母亲走在我最后走的那条水泥小路上,直向西走。一路上路面有几分泥泞。路上的积雪时常的有,与泥土一同混为灰色。天气显而易见是冷的,两边的柳树都枯的仿佛是死掉了一般。然而走在这里我的心情是放松的。最后在北陶村路口向北方向没多远,我们就停止继续向前行走的步伐了。在我们眼前的,是租住的房子,如同门面房一般,租房的左边是一户修电动车的招牌,而租房的路的东面则是一段白色围墙。屋前的路面泥泞不堪,是积雪消散未尽的堆积,以及潮湿不走的积水。
住到这里以后,在夜里总能听到路面上呼啸而过的渣土车的声音,那段时间听到这种声音着实的是苦不堪言,直到以后慢慢熟悉了,便不以为意了。
隔壁的这家电动车修理铺每天早上八九点开门营业,他是一个年近三十的咸阳本地人,他每天早上总把那几首音乐反复重复。那几首音乐是DJ,有一首是《这片海》的DJ,还有一首《快乐阿拉蕾》。
当住到北陶村之后没几天,母亲就到咸阳玉泉路那里租了一个小型的液化气罐,液化气是准备用来做小吃生意用的,后来因为资金不足,生意就没做得成。与此同时,母亲总是拖着三轮车和我一起出去,我们虽然那时没做成小吃生意,但做小吃生意的心却始终是有的。
在二月底到三月初没开始的时候,母亲和我毫无目的的拖着三轮车在街上寻找商机,这是一种极其自夸的说法,不过,却独属于这段时间。资金的不足,条件的不具备,再加上母亲的防备心甚,我们就只有每天把行李装在三轮车上来回拖着了。
三月初的时候,母亲在金家村的一个酒瓶回收点找到了一个刷酒瓶的活,于是我也跟着在第二天一起过去。结果一天刷下来,我和母亲两个人加起来才仅挣四十块钱还差点,把我给郁闷的。后来又干了两天,平均每天挣四十块钱。后来就不干了,是我不想干了。那刷酒瓶的活累不说,一天到晚下来才只有这点钱,我实在是没有兴趣干下去了。在这期间的三天里,我有一天是在午饭过后心情不好去了沣河边上游玩的。所有的事情都不如意,好在还有那一次的沣河边上赏景,是令我非常开心的。
接下来的几天又是无所事事,直到三月十几号那天,去市里买煤。买煤的经历是这样的。
在那之前几天,我在网上查询咸阳市里煤炭的供应点,查询到一家是在渭阳路上。于是我就骑着自行车出发去往市里寻找手机里所说的那个地点。我来到陈阳寨的时候我就在那里到处询问扫地的清洁工,询问他们附近哪有煤炭供应的地点。结果大多说不清楚,要么就是说这里没有。
后来我漫无目的的从咸阳钟楼那里往东骑到一条老街里,我于是于是又在这条路上打听,扫地的清洁工告诉了我蜂窝煤供应点所在。就在我所在的这条路的这个路口北走。
之后我便进去了这个巷子,果真在没多远处看到有一家卖煤的店。当我把这个消息告诉母亲以后,我们在几天后的大约十号的时候把三轮车拖着而到那里买煤了。在去买煤的那天,我们没有沣河大桥走统一西路,而是在桥东的一个路口向北转,这条北转的路在那以前我走过两回,一回是在之前一年的十一月份,还有一回大概是这年的一二月份。
在之前一年的十一月份的某一天,我骑着自行车从天利成厂里去往咸阳时候路过这里,那时在通往世纪大道的那截柏油马路还没有修好,路面坑坑洼洼的。对于该路段来说是才刚开始在施工,而路的东面则是一片新砌好的安居工程小区。在是年1月份二月份我再次骑车经过这里的时候,发现路已经修好了。是一截崭新的柏油马路。
我们于是就在这里走着,当走到快到世纪大道的时候,路西边的一个关锁着蓝色卷闸门的门面房的墙上写有的有房出租的字样吸引了母亲的注意。她停下三轮车就过往那边询问了,我则远远的坐在自行车上而表现的漫不经心。就在此时,有一个购物归来并穿着黑色毛衣的三十六七岁样子的女子经过我的身边,我正返回观看便见她径直走向门面房那里,原来这个女子就是该间房子的房东。
确切的说,是该间房子房东的儿媳妇,而房东为她的婆婆,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太婆。
经过一番谈话,母亲就把这间要出租的门面房租了下来,租金是一百块钱一个月,母亲付了一百块钱,这门面房就算是租下来了。日期就以该年该月的十号为起始点。这件事定好我们就又往咸阳市里走了。
沿着这条路继续向北走去一百五十米左右的样子,就是世纪大道。我们过到世纪大道,又沿着世纪大道向东走一点。
随后就是过马路而到达北面的扶苏路,在往北去的不远处,有一个小区,小区名为,艺龙金河湾。再往北,就是沣河桥了。这座沣河桥没有那么的大,并且看起来非常老旧。
过了该沣河桥,便看到左前方矗立着一个酒店,酒店名称为,沣河湾假日酒店。而在酒店的另一处则是一个婚纱影楼,整座建筑的格局都呈现出欧式风情。令人过此顿觉耳目一新。
再往北走,就是渭河一号大桥了,渭河一号大桥宏大,但就渭河三号大桥而言,则显得长度有点不足了。在我的印象里,渭河三号大桥最长,人走在上面最胆颤。
渭河一号大桥中间竖立着一个如同钳子的建筑,远远的在南边人就可以看到。
在这个钳子般的建筑上延伸出许许多多钢绳,固定在桥身上使桥更加结实。
大桥的下面是渭河,之后是咸阳湖东段。
在我们下到桥的北端以后,我们就到达人民路上了。确切一点的说,是人民东路。我们随后沿着人民东路向西,进入北平街以南,北平街以南的街道是小吃街,许多卖小吃的都集中在这里。我们沿此向南,后又望西,之后就到达卖煤的路口。
记得在卖煤路口那时,母亲拖着三轮车的时候车轱辘把一个站在那里的女生的脚背给轧了,女生的脚背被轧的时候显得很不耐烦,母亲听到以后赶忙赔礼道歉,女生也就没再不依不饶了。
在卖煤的对面,有一个卖蔬菜的店,母亲去店里买一些蔬菜,当买到多少钱的时候母亲想把零头两角钱还价还掉,结果卖菜的店主不还,于是母亲就只好原价买来了,我们后来还讨论,哪有这样做生意的。
前面所说的在星期五集市那里摆摊卖烤饼,就是在那次煤买回来没几天发生的情景。
之前有讲到,十号我们将水井路那边的门面房租了下来,待真正搬过去的时候是十五号,或者十六号。在这一个星期不到的时候我们是继续住在北陶村那边的门面房里的。
搬到水井路后的第二天,论文开题答辩便开始了,在接下来的一个星期左右的时间里,都是忙着这件事。之后在开题答辩完以后还有很多问题没有解决,指导老师总是叫我把打印过的东西再改。
三月二十号左右的时候,经济状况告急了,我和母亲就回了一趟家乡,母亲对我说十天后再回西安,结果一回家乡就待了四十天,并且在四十天之后返回咸阳时,也还一样没有筹到钱。
回去家里的任务除了筹钱以外还有一件事是砍麦。家里的田未经由母亲的允许就被外婆私自种下了小麦了,这对我是莫大的激怒,我和母亲一起回来,我把麦子全部砍光。
返回咸阳的时候,母亲带上之前打好的芦苇叶,我们在那一次回咸阳后决定包粽子卖。
到达咸阳以后,已是五月三号,粽子叶当天打开的时候,已经发黄、变霉。而不能再使用。一张一张的叶子都卷了起来,因为之前母亲没有把一张张芦苇叶子挨个叠着卷起来。母亲对此感到很失望。这就好像,从来一个好端端的计划,它说不行就不行了。
一个星期以后,我在为渭河边游玩,默然发现那里的芦苇丛非常多,我就打了一些叶子回去让母亲看,母亲看了以后认为这些叶子可以。
这就叫,天无绝人之路。
后来更绝,在统一路沣河桥东,那里有一簇枯萎丛,叶子宽宽大大的,于是我就和母亲说,这是上帝特地放在那里留给我们的。以后包粽子的时候我和母亲就时常的来这边打粽叶了,以及渭河边的芦苇叶丛。
五月十二号,是第一天卖粽子的日期,记得那天母亲包好粽子,就和我一起拿到咸阳职业中学东面的路上摆去,粽子被摆在一个小方桌上,本来一开始的时候母亲是要将粽子摆在盆子里,结果被我拿出来一个一个的摆到了桌面上,后来被风一吹,粽子就都干掉了,显的一点都不那么新鲜了。
在下午五点多钟的时候,收税的过来给我开个发票,说要交十块钱的摊位费,结果我一气,把小方桌给搬到路对面了。结果收税的还不让,又跑过来叫我们走。
我们又停留了一个小时左右,最后收税的又过来叫我们走,临走前两分钟还有人买走了两个粽子。
第二天以后,我们在商贸学院外面摆摊卖粽子,我以为商贸学院这里不会有人管,结果,之前一天收税的那人又过来收税,结果被我吼了一通。如今想想,我认为这是不合适的,在别人地盘上坐生意的,怎么一点不把好处让一些给别人?如果不把所赚的一点撒出去,这就说不过去了。故此收税合理交税更合理。在那一个月的时间里,我们根本就没有交过一次税,那人,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算了。
当时一开始到商贸学院去卖粽子的时候,正值放学时间,母亲要把粽子端到南区门口29路公交站台绿化带上卖,结果我坚持要去对面北区绿化带上那条被踩出的小路上卖,结果意见出现了分歧。我显得非常的气愤,我对母亲说,你把粽子放过去吧,看你能卖出多少个粽子,我看一个也卖不出去吧。结果,一个中午放学下来,粽子竟然卖的还剩下两个。这结果令我大为惊叹,还是母亲的主意是对的。听母亲的话看来是没有错的。
过了放中午学的时候,我们就到北区外那条被踩出的小路上摆摊了,在这里摆摊的时候是我坐在摊位后的凳子上等着人过来买粽子。至于母亲,她是不喜欢等的,她就想一下子把粽子全部兜售出去,哪怕价格低一点也无所谓,这一点又与我相反,我倒是愿意等。后来想想,还是母亲的这个思想更高明,这是做大生意的思想,而我这种思想,仅仅是目光狭隘的小生意思想。我们一共在学校那里经营了一个月的时间,到六月十一号,天气太热了,吃粽子的人少了,因此我们就不卖它了。
那段卖粽子的生涯,虽然短,但留给我的记忆,却悠久流长。从开始卖粽子卡上剩余三百块钱到最后不卖粽子,卡上依旧仍余三百块钱。
在此期间,也就是五月底到六月初,我把论文交了以后各种不符合的要求一次一次搅扰着我的心情。虽然那论文是我自己写的而不是从网上复制粘贴的,但我自己都觉得写的驴唇不对马嘴。关键这还不算,自己还固执的认为写的没问题,是指导老师太苛刻了以至于故意跟我过不去。
我每打印一次,边国慧老师就叫我重新打印,每打印一次,边国慧就叫我重新打印,我要疯了,论文怎么写怎么不符合要求,怎么写怎么不符合要求。不仅如此,其他的人也是这样。记得有一次在重新打印的时候听到有一个女生在手机里说,就好像我钱多似的,叫我一遍遍的打印。
那段时间,学校北区那里的几个打印店,很忙。我们这些一遍遍打印论文的学生,也是很忙。
在卖粽子的的那段时间,有些场景叫我难以忘怀。
有一次,有一个女生和一个男生过来我摊前买粽子,这个女生很漂亮,高高的,腿上穿着牛仔短裤,那腿很是白嫩。她自己买了一个粽子以后又对那个男生说,我也帮你买一个吧,结果她咬了那个给那个男生买的粽子一口,然后又吃起自己手里的粽子。
又有一次,是天色已经暗的时候,有几个女生过来我摆摊的这里询问粽子价格,后来旁边的一个女生要付钱,结果这个女生说不用,她说,我请你们,最后,我以便宜两个的价格把十几个粽子全部成交了。
又有一次的下午,我在北区外面的小路上摆着摊,一个穿着黑色长裙的
女生向学习方向走去,在经过我这里的时候准备买两个粽子,结果她从钱包里直接的就掏出了一张一百块钱。但很明显的是,我没有那么多零钱可以找。那怎么办呢,那个女生站了一会儿。我于是索性对那个女生说,这两个粽子你就拿去吧,等之后有了零钱你再拿给我好了,反正我经常下午在这里摆摊的。结果那个女生没有听我的,她去了旁边的草莓摊上买了两斤的草莓,然后把化下来的钱给了我四块钱。
还有一个女生,也很有意思,她走到我摊边买粽子,然后对我说:“你也是我们学校的?我见过你。”我说是的,我是人力资源管理系的。大四。她于是说:“就说嘛,我在我们学校见过你。”然后我们彼此聊了几句。在我剥粽子的时候,她似乎很健谈,我倒不怎么健谈。在两个粽子剥完以后开始装袋了,她把钱包打开,她说零钱不够,怎么办。并把打开的钱包放到我眼前。结果我看见她钱包里有四五张一元的钞票在边上放着。又有一些大票的钱在边上放着。
见此情况我就表示很郁闷了,我对那个女生说,四块钱,正好么。结果这个女生调侃我也不知怎的,她说,你确定?于是就将一块钱的钞票一张一张的从钱包里抽出来。结果抽到第四张的时候又抽出第五张,我说可以了,于是她便把抽出来的五块钱拿给我,我就把其中多拿的一块钱退给了她,并说,可以了。她显得有点不确定的问:“可以了?你确定?”我说,嗯,我确定。她说,好吧。然后她微笑的看了看我,走的时候略显几分调皮。我去。这件事真有趣,我感觉那个女生是逗我开心呢这是,不过我的确开心。因为她很漂亮,跟漂亮的美女说话本来就是一件开心的事情,何况她还逗你。
卖粽子的一些事情就说到这里,接下啦就再说说包粽子。包粽子是一件有点麻烦的事情,母亲特别会包粽子,她包的粽子很漂亮,她包的是传统的菱形粽子,那四个角十分的分明。
母亲包的粽子很讲究,我总是对这点颇有异词,我对母亲说,包粽子何必要这么讲究,这么慢的包粽子,一天才能包多少个,为什么不像别人包的特别快呢。但是母亲明显不以我的话为意,母亲宁愿少包一些数量粽子,也要保证每个粽子的品质都要到位。
每当包粽子的时候,我们就去28路公交车终点站的对面,那里安静,又有树荫凉。记得有一次我在生炉火的时候太着急,使打火机从我手中落下蹭到一块小石头上,结果一声嘭响了打火机的碎片从我耳边飞过,这时我才意味到这多危险,要是碎片飞到我的眼睛里,那可真是麻烦了。所以说,这件事告诉了我一个道理,这个道理就是,着急办不成事情,不仅如此,甚至处在太着急的状态下会使事情留下不可逆转的后果。
除此之外,我们还去咸阳职业学院附近的绿化带那边包粽子,那里的取水比较直接,绿化带的草地上就有自来水,可以直接淘米以及洗粽叶。
我们又在咸阳市东边的建章路那里的星期三市场去过一趟,但那里不好卖粽子,于是就没有卖粽子。母亲把三轮车停在路边,我就在三轮车旁边等母亲进去集市买菜出来。那里集市上有卖小鹅的,价格竟为三十快钱一个。
在母亲买好菜从集市里出来以后,我就骑着自行车去北面看去了,北面曾是我到达过的西西安小镇别墅群。西西安小镇真美,我又一次看到了。上一次来这里的时候是冬天,这一次,却是一个夏天尚未开始的季节。也许等到下次,那时或许会,秋高气爽,大雁归回。
我和母亲又分别在渭河的岸上走过。我们分别去过渭河的岸边有好几回。
有时候是在去咸阳市的街上回来路过的,有时候则是天气太热了到这里乘凉。有时,则是那一天没有粽叶包粽子了到这里来打粽叶。
渭河的岸边很美,人在这里宛如身在画中。
我知道我来过这里很多回,但以后的时间里,我何时再能光临,曾经此地呢。
六月十三号的时候,摆摊卖粽子就此画上了句号。六月十五号悄悄到来,我拿着打印的依旧不符合的论文参加了论文答辩,在那一天去往论文答辩的同学有很多,我们这些分别了有一阵子的同学在那天得以齐聚一堂。我看到了当年的老朋友贾福亮,他就坐在我的旁边,还有王勋,我们一起相互寒暄着。
上午的时间渐渐的过去了,同学们的论文都弄的有声有色的,还剩下几个人,没有赶上上午的论文答辩,我们这几人于是就在下午继续进行。我就是这几个人中的一个。当我信心满满的开始答辩的时候,我才发现我准备的有多么的糟糕。后来提问老师提问的时候,直接有一个陈姓的老师把我的这篇论文给打不及格了。
我当时不以为意,以为没什么事,后来我跟我们班一起同去边国慧老师办公室的冉琪同学询问边国慧老师论文答辩情况的时候,那陈老师就过来边国慧这里了,他对边国慧老师说,冉琪的论文经过评审小组审定决定定为优秀论文,然后边国慧老师就夸了冉琪一番,陈老师又低声的把边国慧叫过去谈论我,我于是大体知道怎么回事了。且在谈论我饿过程中声音又被我给听到了。只听那姓陈的说,评议小组决定定我的论文答辩为不过。于是到这里,边国慧老师就开始推卸责任了般的斥责我了,她跟那姓陈的说:“我跟他说过多少遍了他写的论文需要改但他一次都没有给我改对。”
说实话,那件事对我的打击挺大的,我那时心情真是郁闷到了极点,且悲伤,难过。
下午,我一个人骑着自行车去咸阳湖边散心,我坐在咸阳湖堤上的一个小路边缘,面朝北,垂首叹息,我不明白,不甘心,命运为什么对我这么不公。
我很是绝望,很是压抑,压抑中透露着心里对大学的恨,我不住的叹气,又无可奈何的叹气,为什么出大学要比进大学那么难。这时,天无绝人之路,冥冥中内心深处有一个声音对我说:“另起炉灶、另起炉灶。”这宛如沉睡中突然的霹雳,一语惊醒梦中人。对啊,另起炉灶,从网上复制一篇,只管复制,尽情的复制,其它一切都不必管,这世界喜欢虚假不喜欢真实。这世界喜欢虚假不喜欢真实!
后来回去以后我就在网上抄了一篇,没想到抄的这篇非常好,条理清晰,结构到位,对问题分析的十分透彻,我自己看完以后都感觉好的不得了。后来我把这篇复制好的论文交给边国慧老师,结果边老师看完以后也说好。她甚至开始由衷的赞扬我。故此那句话,世界喜欢虚假,不喜欢真实,算是充分明显了。
后来在一个星期之后的论文第二次答辩,我已极度的优势通过了答辩,虽然论文二辩规定所有人必须都通过,但明显提问的老师对我没有一点异议!
六月二十四号的时候,我把论文最终整理好交给系里的主任,至此,论文的事情到处圆满结束。
当论文结束以后,我就感觉肩上的千斤担子仿佛一下子就释放了,我感觉前所未有的轻松,竟不自觉的感到有一种喜极而泣的感觉。真不容易啊,一波三折。
六月二十四号以后,我就寻思着在这最后的两周时间里骑着自行车逛遍西安城,哪知在二十五号起,我就开始风热感冒了。那天早上起来,脖子内的颈椎疼的不能扭头,我不知道这是什么情况,但我知道的是,骑自行车去逛西安城,是不可能的了。母亲却是希望我逛不成西安的,以免骑车出去遭遇什么事故。
六月二十九号,一个陌生的q q号码把我给加上,我以为是谁,一询问原来是丹兄。
丹兄说他在一个西安广告公司当经理,叫我有时间过去看看。直到七月二号我的感冒完全好了我才骑着自行车去看他。
关于去看丹兄的那次记事,我在前面的篇章里有详细的提及,这里就不再赘述了。
在我患风热感冒的那一段时间里,我还不忘在qq里和女生调情,甚至有一次还冒着大雨出去会见美女,结果美女没见着,浑身却被雨水浇透了。之后回返到中途,我极其的要拉肚子,于是就一路憋到沣河湿地公园的厕所里爽快的拉了一通。感冒也就是在那次拉完肚子以后好的。
还有一个是陕西中医学院的妹子,不过没有见面,只是在qq里聊那些下流的话。那个妹子非常喜欢聊下流的话,我总是被她的表现弄的激动,但她到底把我的qq给拉黑了,是在几天以后。
见完丹兄回来以后的第五天,也就是七月七号,属于我们所有大四学生的毕业序幕就就拉开了。我们在这一天毕业,去学校办理毕业手续以及,拿毕业文凭。
母亲见证了我的毕业时刻,她跟我一起去的学校办理毕业手续,亏得母亲跟我一起去办理毕业手续因此一天就办完了,不然凭我一个人办可真是要办两天或者三天才能办完呢。
办理毕业手续的人太多太多,那些女生非常霸道,人长的漂亮不说,办事还办的特别高效。像我们这种谦逊礼让的男生在这方面根本不是她们的对手。至少在排队办理毕业手续这件事上是这样。幸亏母亲出手,弥补了这一不足,使得事情往高效率上发展,否则我还傻傻的等,女生一个一个在我面前耀武扬威着。
在办理毕业手续的当天,天气极其的炎热,图书馆一楼这里有空调,人在这里显得较为凉快。
当中午快结束时,我还有一项内容没有弄好,于是我和母亲出去到学校西面美佳旁边的一个面馆去吃午饭。午饭过后的下午这一点钟,母亲第一个排到了队伍的前面,以至于这最后一个流程下来轻而易举。
之后我就去拿毕业文凭了,毕业文凭是在二号教学楼商学院的办公室拿的,那毕业文凭总共有两项内容,一张是毕业证书,还有一张是学位证书!
在我拿到这两张文凭的时候,我的心里高兴可想而知,这两张文凭纸上贴有我的照片,我觉得那是我自入大学后直到毕业,所拍的最帅的一张照片。那两样内容分别有两个硬壳套,一个为墨绿色硬壳套,一个为深蓝色硬壳套。那大一点的犹如工商营业许可证的证书上分明写着我是管理学学士的字样,使我感到颇有面子。我竟然也是管理学学士了,听着就过瘾。同时拿到手的还有档案,那档案被装在档案袋里,被封好,上面印有陕西国际商贸学院的印章。
文凭和档案取到手以后,我就和母亲到学校南区的28路公交站台边乘车返回了。我们没有直接回去水井路租的房子那里,而是在蓝马啤酒厂那里下车去到咸阳渭河特大桥下乘凉去了。在走到桥南处的一个商店,母亲给我买了一瓶果啤以及两袋袋装的花生米,那包装花生米的袋子上印有某某清真食品的字样。
到了桥下以后,人就甚显凉快了,这里有桥的遮蔽,日照晒不下来,又有风从桥下吹过,因此是盛夏时分乘凉的好去处。
我坐在东侧的草坪上,毕业文凭和档案袋放在我的旁边,我望着东北角缓缓开过的列车,心想,几天以后再看到东北角,就不再是列车的身影了。
此际的心中纵然是有万千感慨,但不得不承认,毕业了。
八号的时候,我和母亲又去了钓台镇派出所办理户籍返回,我们早早的乘车去往陈阳寨,然后在陈阳寨那里乘22路公交车去往钓台镇派出所,22路公交车,几多熟悉,在某年的一个国庆节前一天,我和贾福亮乘坐22路公交车去往沙河风情园,如今,我和母亲乘坐22路公交车,去往钓台镇派出所办理户籍返回。心里,有几分感慨,感慨时光一过,感慨,时过境迁。
到了钓台镇派出所以后,我看到不少排队等候的人,他们与我一样,都是过来办理户籍返回的学生,他们很多无不是在抱怨,早知道当时不迁户籍的。即使迁了户籍如今还是迁回去,如此折腾,真是甚显麻烦。
在排队等候的过程中,我看到了雷磊,他也过来办理户籍迁回。雷磊是西安鲁家村人,照理说。他是西安人,不必要迁回,但是他也在开始的时候把户籍迁到了学校。在谈论户籍问题的时候雷磊对我说,其实农村户口更好,比城市户口好,有农田,拆迁补贴什么的,他怕这次迁回去以后因为户籍变动的原因就享受不到这种好处了,我对此却不以为然。
我和雷磊在等待的过程中抽了两支香烟,又在那边的警用摩托车上坐了一会儿乘凉。后来排队的人太多,母亲就趁前一个办理完户籍出来的人在开门的空当时从门口挤了进去。
门里面的人很多,都堵在了那个狭小的十几平方米的空间里,办理户籍的民警忙的不亦乐乎,最后在不朽的努力之下,户籍迁回就办完了。
在办理户籍迁回的过程之中,我看到一个身着黑色衣裙的高挑女生着急的在人群里徘徊,她长得蛮漂亮的,我竟然在临了的时候还能看到这么一个漂亮的女生。我和雷磊看她着急的样子于是叫她在窗口边把办理的所需东西递到离窗口处最近的人那里,以省得排队的时间,但她明显不想这样,她想直接就办好,她对我们说她的火车票打在十一点半,要来不及了。故此我们就看着这位美丽的姑娘着急而爱莫能助了。
办理完户籍以后,我和母亲就往回走去了,我们走到钓台街上,母亲在街上买了一些蔬菜,还有一个西瓜。钓台街并不繁华,那街道与当时的东张村等村子相类似。
我们又来到22路公交车的地方,母亲在站点旁边的一个商店里买了一些吃的。在我等母亲买完吃的东西出来之时,我又看到那个先前着急想要立即办理完户籍的黑色衣裙女生来到这个商店买几瓶冰镇矿泉水,那时的她看起来不再是着急的样子。
当我目送着那个高挑而漂亮的黑衣裙女生离我远去的时候,我就知道,我的大学,也从此离我远去了。
九号,我和母亲乘火车回去,十号一早,我和母亲到达盐城火车站,下午,我们最终到达滨海八滩的家乡这里。
至此,四年的大学生活,到此,就结束了,一个美丽的地方,虽然渐行渐远,但依旧充满怀念。
如今时隔至今,大学时的激情早已挥霍殆尽,但我却总能在闲暇的时光里,将这一件件的片段回忆起,也许,这些我所书写的内容对别人来说没有多少意义,但对于我而言,这些却特珍贵。里面所记录关于我的缺点、优点、所犯过的错,所游历过的地方,乃至所结识过的友谊,都是我不可多得的财富。以及我的母亲,虽然在大学期间,我总是要寻求所谓的自由,但是母亲在看顾着我,故此,我就不致坠入歧途。
到这里,我再补充一件这个被我遗漏掉的事情,是发生在我大三下学期的事情。
那时,我在微信的附近人里添加了一个微信名为李木子的女人,那个女人是陕北延安人,在西安开一个化妆品店,年龄当时为三十一二岁。她并没有拒绝和我聊天,并且又在我的提出下决定和我见一面。与李木子在微信里聊天的过程中我倒是没有说过什么下,流的话。
那天我和李木子约定见面的地点是咸阳湖,她乘坐着公交车到达桥北,戴着一副镜面为粉红色的墨镜。她打扮的很是时尚,扎着一个马尾辫,看起来像是二十四五岁的模样。与我说话时她的普通话也说的非常标准,声音听起来显得很是年轻。当时的天气很热,她从包包里掏出一个扇子给我,我们沿着咸阳湖岸堤边走边聊。她说她很喜欢和我这样年轻的人一起交谈,如此可以令她感觉年轻。当走到东面风雨廊桥施工段那里,我们就坐在旁边小路的凳子上休息了。
在休息的过程中,李木子和我聊了许多,她说她是小学文化,但她特别喜欢学习人生道理,她还给我讲了一个故事,但那个故事我之前有听过。她说她还喜欢到处旅行,但她说她不喜欢在到过的地方拍照留恋。她说她从来也不会在到过的风景地点拍照。当她说到她前几天刚乘坐高铁去过上海的时候,我便问她高铁的速度怎么样,她说从上海到西安乘坐高铁大概只要四五个小时。她还说她羡慕猪的生活,她说她来世想做一头猪,无忧无虑。
后来,我和李木子起身走了,李木子的高跟凉鞋在之前走到这里的时候把她的左脚跟给磨破了,她在左脚跟与高跟凉鞋的空隙处垫了层喜欢。我和李木子就这样又一路的经过渭滨公园。
在渭滨公园的一个卖小吃的地点,李木子给我买了一份凉皮和肉夹馍,她自己也买了一份肉夹馍和凉粉。吃完以后我和李木子就起身离开继续向西边的站台走去了。
在过到一个竹林的地方,我一下子把李木子给抱住,想要亲吻她,结果当然是李木子扭转着头不让我亲吻。
既然难以吻到,我就抱了李木子一会儿,李木子郁闷的问我是失恋了还怎么的,反而安慰了我几句。之后李木子叫我不要再拥抱她了,我因此就放开了拥抱着李木子的双手。后来又走没多远我按捺不住又拥抱住了李木子想要亲吻李木子,这时李木子显得有点生气了,后来,我没有亲吻成功,于是我就最终放弃亲吻李木子的举动了。
上到咸阳湖岸堤上的时候李木子有点不理我了,她对我说,叫你不要抱了你还抱。后来我就哄她,她不听,我又哄她,主动挽着她的肩膀,她才不生气了。后来,她到了桥北公交站台以后就坐上了59路公交车离开了,在上车门的一瞬间她回过头来对我会心一笑。

更多交流,可以添加我的QQ1327835231
分享到:
发表评论(文明上网,友善发言,匿名评论无需登录)
还可以输入:400 个字符
评论列表1 条评论
温婉晴天2020-05-18 17:45回复
你似乎忘了排版,还有就是好长的一篇文章啊!😳
本文用户信息
用户昵称:景山小爷
文章总计:22
个性签名:暂无
本栏近期热门
本栏最新文章
网站首页|关于本站|网站地图
文字站感谢每一位喜欢本站的人,欢迎将本站分享给你的朋友!最温暖的文字记录站 ─ 文字站!文学交流群: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若无意侵犯您的权利,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蜀ICP备14019085号 Copyright © 2015 文字站 www.wenzizhan.com 版权所有
分享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