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美文 情感文章 散文随笔 生活随笔 心情日记 现代诗歌 古词风韵 爱情故事 语录名句 微小说 影评 杂文 佳句
×取消主题

人在苏州吴江那几年(2015年-2019年)(1)

发表时间:2020-05-15用户:景山小爷阅读:355
  2014年7月9号的时候,我和母亲乘火车从咸阳,返回到盐城滨海县的家乡,自此,我与咸阳的话题,就告一段落了。
  2014年7月9号,伴随着火车的开启,我,也踏上了我人生的另一篇章,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生,一个刚毕业的农村大学生,一个家庭经济捉襟见肘,家庭账户余额没有一千块钱的大学毕业生,很难想象,他,那段时间是怎么度过来的。但是他从来没有为钱过多的担心过。
  记得,那段时间,也就是2014年的7月中旬以后,家里家徒四壁,因为缺钱,家里的三亩田里之前又没有种什么粮食。
  那时,玉米已经长成形了,母亲就时常的去南边那块三分地里把刚成熟的玉米拿回来煮。
  七八月的气温,热的让人没法忍受,家里的那个电扇,在这时候,吹的就尽是热风了,时常的有一些幸灾乐祸的乡里人,过我们家门口假惺惺的建议我说,出去找工作去呀,大学生要外出找工作的呀。同时也对我母亲建议说:“你让他出去找工作去呀,你把他留在家里干嘛呀。”每当这时候,母亲就会提到说的人借三千块钱作为外出找工作的费用,然后说的人要不就是灰溜溜的走了,要不就是厚颜无耻的继续说,你不出去工作哪里的钱啊。
  那段时间,我从咸阳带回的那个手机还可以用,里面的那张黑卡虽然没话费了,但是时常的,还能上网,我不知道那黑卡怎么回事,不知道它为什么没有话费了还可以有时间能上上去网,而且是一直到第二年2015年的5月底我去金家坝之前的几天才为止。因此说,那段郁闷而又无所事事的时间里,我并不感到无聊。
  网上有不少搞笑的视屏,网上的搞笑视频在落魄的时间里,给我带来一些欢乐。
  2014年9月开始,农村信用合作社开始来催一万块钱的贷款钱了,然而父亲却在8月二十几号的时候回来了一趟,不过他不是为了还贷款钱回来的,而是为了回来走一趟礼,为了二叔家那个娃考上大学,那年二叔家那个娃考上了盐城工学院。父亲是偷偷回来的事先也没跟我们说一声,而且较为可气的是,他回来出礼比还贷款表现的更为积极。当然,父亲那趟回来是没带多少钱的,他那两万块左右的工资要等到年底才能发到手,中途是不发的。而且更为无语的是,那年八月的时候,他工作的那个在吴江金家坝的防火板厂就没有什么工作要做了,父亲打工的厂里就付两千块钱一个月的保底工资,父亲因此就在厂里替哥哥家带小孩,哥哥家的小孩那时一岁多一点。然而,对于哥哥家来说,父亲给他带小孩,他和他老婆却不给他伙食费,意思是说小孩照带,而父亲用自己的伙食费作为带小孩的费用,以至于最后年底结账的时候,父亲的工资还剩下一万三千块钱多一点。当然,这是后话了。回到九月开始的时候。
  记得那时,镇里的农业信用合作社过来催款,我听到人来直接溜到西边的那户邻居的屋墙外躲了起来。
  2015年的过年,过年前几天,父亲从吴江金家坝返回家里,他结余了一万三千多块钱的工资,然后到家以后于第二天和母亲去镇上农村信用合作社把那之前因为大四的学费而拿的一万块钱贷款连同六百块钱的利息还掉。之后就用那剩余的三千块钱作为过年用,以及父亲返回吴江的车票。
  2015年过年,姐姐家也从太仓返回八滩过年,我还记得当时的春节晚会,放的什么我记不清楚了。父亲在回来之后的两天去街上的电视维修店买了一个旧的彩电,17英寸的小彩电。之前的时候,姐姐送给我们因为她在八滩的家通了有线电视而不用的一副机顶盒与小锅,所以,我们就不用另外的买机顶盒与小锅来安装在电视机上了,只需要买一根连接线。
  过完2015年春节以后,到了农历正月初八的时候,父亲返回了吴江的金家坝镇。
  记得当时,在父亲返回吴江以后大概十天,他经我们一个滨海老乡介绍,去了金家坝镇上的另外一个防火板厂,父亲在那另外一个防火板厂上班的工资的数额一天大约一百九十块钱,加上有时经常加班,一个月平均有六千块钱左右的工资,工资是放在信封里发的,信封上写有工资的数额。至于父亲打工的那个新防火板厂的老板是他以前在张家港南丰镇的另一个老板投资的防火板厂打工时认识的,当时那个老板在南丰那家防火板厂里负责销售方面的事情。介绍父亲去那个新厂的那个滨海老乡是和哥哥在一个在吴老板的防火板厂打工的人,名叫赵师傅,他在那个叫吴老板的那个防火板厂负责管理方面的事情。那个吴老板,就是我的哥哥打工的那个防火板厂的老板。
  那段时间,我在家里仍然是重复着看电视剧,上网上的无聊。记得那时中央一台那部《微笑妈妈》的韩剧结束以后,我就期待着看下一部电视剧了,下一部电视剧的名字我忘记了,剧情的故事讲的是六十年代的故事,里面有个叫叶秀罗的,然后这部电视剧结束之后又开始了另一部电视剧《养父的花样年华》,里面有个叫郎德贵的,抚养四个小孩,剧情蛮感人的。之后,电视剧《养父的花样年华》结束后又开始了另一部电视剧《因为爱情有多美》。之后,电视剧《因为爱情有多美》结束以后,又开始了下一部电视剧《因为爱情有晴天》,当播放到电视剧《因为爱情有晴天》的时候,已经是五月底了。
  大概在三月底到四月的时候,母亲在街上买了十二只小鹅,先是买了六只,后来又买了六只,总共十二只养在家里的三轮车里。
  五月三十一号的时候,我和母亲出发前往父亲打工的城镇-苏州市吴江区金家坝镇。之所以我和母亲去吴江,是因为父亲的工资在之前一天的时候发下来了,在之前一天晚上打电话的时候,母亲让父亲打三千块钱到银行卡上,结果父亲喝醉酒了在电话里吵吵嚷嚷的,这使得***较愤怒,当天晚上的时候,母亲陡然转变之前不去吴江的态度,第二天一早,在什么都没有准备好的情况下,母亲和我出发去吴江了。那时,离麦收还有一个星期,油菜大多都已经开始收割,家门前的油菜已经开始熟透,废黄河边上的那块承包地上种的油菜也已熟透。去往吴江的时候,母亲将十二只小鹅放在纸箱里带着到吴江的客车停靠的站点,那十二只小鹅连同行李一起被放在去往吴江的客车的行李厢里。
  记得我当时穿的裤子因为没有另外的一条裤子可以换,因此裤脚比较脏,裤脚上有不少的泥土。在吴江车站下来以后,我感到颇尴尬。
  记得当时一到吴江客运站下来的时候,我和母亲就将行李和小鹅从客车的行李厢里卸下来。小鹅好像饿了,要吃菜。于是,母亲就让我将装小鹅的三个纸箱放在车站西边的那个乘客休息处看着,于是,我就看着小鹅,母亲去车站里的草坪上找一些青草来喂那些小鹅。那些小鹅因为之前没有放在河里洗一下,身上那个脏的,而且因为在车肚里闷了几个小时,身上发出的那味道,臭。我一个人尴尬的坐在吴江汽车站西边的旅客下客区的座位上。有一个女生从一辆汽车上下来坐到我坐的旁边,她问我去震泽坐哪辆车。我当时并不知道震泽,于是就指了指车站让她进去车站里询问。我害羞,不好意思看着女生和女生说话,我就目不转睛的注视着前边,并用眼睛的余光注视着坐在我西边休息的女生。
  记得在客车开到江阴服务区停下来的时候,父亲就在电话里说已经把三千块钱打到母亲的银行卡上了,本来我不想去吴江的,既然父亲已经把钱打上卡了,我就对母亲说等到了吴江以后再打票乘车返回滨海。母亲也不怎么想去,所以,母亲就决定在到达吴江汽车站的时候再乘车返回滨海。在到吴江汽车站下车之前和下车之后,我和母亲商量说,既然来了,就先在父亲打工的厂里待几天再回去吧。母亲对此也是同意。
  小鹅喂的差不多了,母亲就和我去吴江车站里了。到吴江车站里,母亲询问去往金家坝的班车,售票的人说去金家坝得乘北厍的班车,从吴江通往北厍的班车票价是十块钱,去金家坝乘那班车的票价则是六块钱。我和母亲就买了两张北厍班车的车票。北厍班车大概个把小时发出一辆,我和母亲于是就在车站里等去往北厍的班车。在乘车前检票的时候,我们一行人在那里等,我和母亲先是错过了一班车,因为上车的人一下子就蜂拥的涌了过去。因为在我以为,这北厍的车像以前我在咸阳乘车去户县游玩的情况相似,不会有什么不同,没想到仅两分钟检票口就关了。在检票口这里还留有一拨人没来得及检票乘车,我和母亲就在其中。
  在等车的过程中,母亲和我将装着小鹅的纸箱放在旁边,小鹅叫唤着,周围的乘客有的感到新奇。
  来到吴江金家坝第三天的时候,我写了下面的这篇记事:
  “五月三十一号下午,我和母亲到的金家坝父亲打工的厂里。写这篇记事的时候,外面在下着很大的雨。那时,我在父亲的宿舍听着门外雨点打在地上的声响。那时,我不知什么时候再回八滩老家,估计大概一周后又回去的八滩老家。当时,在从吴江开往北厍的汽车上,我看到沿路的同里汽车站,听说同里古镇是江南著名旅游景点,我就觉得以后有时间我就可以到同里去旅游旅游。
  父亲今天厂里因为前一天通知停电的原因而没有上班,母亲和父亲一起去金家坝镇上的银行办银行卡。
  十月份以后不知道还会不会到西安去发展,我心心念念的一直想着再回到西安去。”
  来到吴江金家坝的第二天,我和母亲去了一趟金家坝街上的菜场,父亲打工的厂离金家坝街不远,位于金长路。
  在2015年7月28号这天,我在父亲打工的厂里的宿舍里写了这篇记事:
  “从6月份的28号到7月份的28号,过去整整一个月。这气温算是进入了三伏,叫人难以忍受如此这般酷暑。如今,我闲宅这里,没有工作,待往后气温稍微降一点,可再去觅职。这一月以来,甚显漫长,寻找工作有几时,然石沉大海,杳无音讯。”
  到了6月29号的时候,我和母亲从八滩老家出发,带回去的十一只鹅又跟着我们被带了过来。
  在8月5号这天,我接下去记载七月所发生的事情。先从2015年的6月30号这天说起。
  2015年6月30号这天,父亲打工的厂里并没有发工资,而是拖到一周后的七月七号。
  父亲的工资在2015年7月7号的时候发了下来,和上个月一样,工资是放在信封里面的,数额有五千四百多块钱。工资发下来的当天下午,父母就赶去金家坝镇里的农业银行存钱了。在打卡的过程中,母亲没有及时按完数字,这样余下的四百块钱就没有存上去,银行卡的余额就为显示为两千六百块钱了。(这里按先前替父亲规定好的来进行,就是每月三千块钱存起来,剩下的钱则用作每月的生活费用)。
  然而怎么说呢,跟先前的生活状态相比,是绰绰有余了,但是明显来说,我快乐吗?显然没有。记得在7月4号的时候,距离父亲发工资还有三天的时间,父亲厂里的老板来到父亲的宿舍门口问我和母亲什么时候离开厂里,他说厂里不是工人不允许长住,走亲至多只能待几天。
  霎时,一种寄人篱下的感觉油然而生。接下来的几多时间里我虽然厚着脸待在父亲打工的厂里宿舍,但我心里不是滋味,总觉得逐客的感觉在我心底挥之不去。这也罢了,毕竟只提及过一次就没什么下文了,叫我很感到烦恼的,却是父亲。父亲爱饮酒,他每次喝完酒之后就对母亲大声的嚷嚷些芝麻绿豆的小事。
  2015年7月9号,从八滩老家带过来的最后两只鹅被母亲杀掉了,为的是送去居住在太仓的姐姐家里。
  那天早上,在杀完鹅并待鹅完全死去,我和母亲将鹅装袋并准备去往太仓了。一起带着的,还有一些秋冬的衣服,趁着将鹅送去给在太仓的姐姐家的机会,母亲打算在姐姐家的洗衣机里把这秋冬衣物提前洗好。当行李都打理好了以后,父亲已经下班了,我和母亲出发去往金鼎楼公交站台,为了让父亲吃午饭,我和母亲就不让父亲过来送别我们了。然而当我和母亲到达金鼎楼公交站台不久,父亲就一个人跟着过来了,直到我和母亲乘上了321路通往北厍汽车站的公交车,父亲才回厂里去。
  公交车很快开到北厍镇,我们又从北厍打票,到达吴江。到吴江的时候天色还很早,于是我和母亲就在车站里等候。开往太仓的汽车是在下午一点半的时候过来,如果我和母亲早点来到吴江,那么我们就可以赶上早晨十点半从吴江开往太仓的汽车。
  车站里一波的人来,一波的人走,那空落的位置,转眼间又是旁人坐上,好像那从不静止的人生,说不上下一秒又会是在什么地方。
  中饭的时候,母亲到车站里卖盒饭的店里买了两盒客饭,我将我的那一份盒饭拿到外面,匆匆忙吃完。吃完午饭之后我就又在吴江汽车站的北出站口站了一会时间。
  一点半的时候,汽车过来了,我和母亲乘上汽车。汽车一路的开,经过昆山,在昆山站的时候,下来了一大批的人。汽车停在昆山汽车站的时候,我透过车窗,欣赏昆山汽车站,昆山人力资源市场,就在昆山汽车客运站的不远处。当车再次启动,不久,我和母亲就到达了太仓。整个旅程不到三个小时。
  按照姐姐所说,我和母亲在太仓汽车站下来,然后乘坐115路公交车到达桃园菜场,姐姐和姐夫李强以及外甥小大卫一家就住在离桃园菜场没多远的桃园小区。
  当我和母亲到达桃园菜场站点的时候,姐姐就带着电动车来迎接我和母亲,一起过来的,还有外甥小大卫。桃园小区离桃园菜场的公交站点没多远,在去往桃园小区的时候可以看到一个公园。那桃园小区的外面有个自助图书馆,在自助图书馆的旁边停有不少为游客旅行方面的自行车。
  进入桃园小区,左拐没多远,就是姐姐一家的住处,为一排平房,专供打工一族出租之用。那小区里大多是一些三四层的楼房。
  姐姐家租住的房子面积比较小,屋内陈设的物品占据了大部分地方。索性屋里有空调,人就不感觉气温炎热了。
  小大卫把玩具堆的满床都是,姐姐来不及收拾。冰箱里还有一些水果,姐姐拿出来招待我和母亲。母亲到了姐姐家里以后将杀好的两只鹅处理干净,当天晚上的时候就炖掉了其中的一只鹅,剩下的一只鹅被姐姐放到了冰箱里。无奈外甥小大卫不喜欢吃炖鹅,于是,我们几个人除小大卫以外将炖鹅吃了。
  晚上的时候,我们就在姐姐家屋里的地板上过夜,外甥小大卫也睡在地板上,地板上铺了一张凉席。在还没有很晚以前,姐姐带着小大卫和我们一起到桃园小区外面逛了一下。那小区的门口有人跳广场舞。
  第二天,10号,母亲将带来的衣服放到大姐家的洗衣机里洗了。第三天的11号,天降大雨,台风灿虹影响太仓地区。母亲准备回去,被姐姐挽留。12号,是姐姐的生日,早晨的时候,姐姐带我们去太仓市里的教堂,外甥小大卫也被姐姐带着和我们一起去教堂,中途遇到了厂里休假一天回来的姐夫,顺道就把小大卫带了回去。母亲与姐姐还有我继续去往教堂,到了教堂以后,我们听了两个小时的牧师讲道,在十点钟的时候,我们一行三人出了教堂,去往菜场买菜。
  回到桃园小区,姐姐就开始准备午饭,姐夫出去买啤酒。就在姐夫出去的时候,有一个中年女骗子过来跟我们要钱。母亲给了她两块钱,姐姐又给了她两块钱,结果那骗子要十块钱,被母亲哄走了,临走的时候,那个中年女骗子还拿走了桌上的一个皮蛋。
  吃完了午饭,时间到了中午十二点钟左右的样子,姐姐带着小大卫将我和母亲送别到桃园菜场的公交站台。公交车开过来,我和母亲乘坐公交车去往太仓汽车站,到达太仓汽车站下车以后,母亲买了两张去往吴江的汽车票。下午一点半左右的时候,汽车开始开走,我和母亲乘坐的班车一路的经过昆山,然后到达吴江。
  初次到达三里桥的时候,我觉得三里桥蛮繁华的,在三里桥那边有一片广场,叫做运东广场。时值星期天,该处的人群比较密集。三里桥附近的工厂比较多,是吴江市经济开发区的所在地,路上成群结队的,大多是在工厂上班的人,年轻人居多。
  逛完了三里桥,我和母亲就回头走向中达电子厂的放向,母亲逢到几个路人就询问他们关于中达电子厂的信息。
  到了中达电子厂的门口,母亲又去门卫那里询问关于中达电子厂招工的信息,那门卫提出要通过中介。母亲问是否可以不通过中介,于是那门卫就叫我们去中达电子厂的南门那边询问。
  到了南门一,门卫叫我们去南门二询问,那中达电子厂占地面积还真是大,有好几个大门。当到达南门二以后,母亲得出的信息显而易见是通过中介。
  我和母亲又返回经过瑞仪光电厂,在瑞仪光店厂的门口,母亲和门卫的一个姑娘聊了些许关于那个姑娘工作的一些事情。聊完回走的时候我问母亲跟那个姑娘聊了些什么,母亲说她在和那个姑娘聊天的过程中得知,那个姑娘是甘肃人,年纪跟我差不多大。那个姑娘在到了那个厂里两年以后仿佛变了一个人一样,那个姑娘以前不会喝酒,但是那时每月发工资以后,那个姑娘就都要和同事去唱歌,去吃饭去喝酒。
  返回到运东大道红绿灯口的时候,大概已经是晚上的十点钟了。我们走的比较累,于是坐在路边的坐凳上歇息。大概夜里十二点多钟的时候,我和母亲从歇息的地方往十字路口以西的方向走去,在十字路口以西方向,有一座桥,那桥的名字叫做“江兴大桥”,江兴大桥的两边有楼梯直接通往桥面上。
  我和母亲过到北边,在一条水泥路的人行道边歇息。我实在是走的累的不行了,于是就睡在了人行道边的水泥路上。
  快到夜里的两点钟,天空突然下起了小雨,母亲拿出手机看时间,没想到找来找去竟找不到手机。我和母亲于是连忙回去之前歇息的那边寻找。
  我和母亲又在找到手机的那边待了些时间,后来天下雨了,我和母亲就又到旁边的公交站台边的凳子上歇息了。最后到了凌晨四五点钟的时候,我和母亲就又往三里桥过去了。
  清晨的三里桥,显得比较宁静,人不似之前一天那么繁华,仿佛一下子由喧闹恢复了宁静。后来母亲去三里桥车站的对面一个中介了解一些招聘信息。
  沿着三里桥的方向向东走,前面不远处就是瑞仪光电厂的南门。有缕缕趟趟的身着墨绿色的瑞仪员工进去那厂的大门里。
  瑞仪光电厂的大门口有卖菜夹馍的小吃摊,母亲买了两个菜夹馍。
  吃完菜夹馍以后,我和母亲又往东面过去,在东面有个村子,村子的名字叫做,庞北村。里面住着不少穿着瑞仪厂服的员工,密密麻麻。母亲寻思着去那里租房,我就站在村子的门口。
  等待的过程中,人群一趟一趟的从村子里出来去往瑞仪厂,难得见几个身着白色衬衫的员工,那像是瑞仪厂里的管理人员,或是文职类的员工。
  母亲出来以后,那厂里的员工也走的差不多了。母亲对我说,她看中了一间类似门面的房子,租金为一个月六百,问我同不同意租。我建议母亲考虑考虑再租下来或许更好一些,我嫌六百块钱一个月的房子相对来说有点贵,于是母亲就考虑我的意见,不租了。
  之后,我和母亲就在庞北村的公交站台乘上公交车去往同里。金家坝离同里不远,因此,从吴江去往金家坝,乘公交车的话,要先到同里汽车站,然后在同里汽车站乘上去往金家坝的公交车。
  到达同里汽车站以后,我和母亲在朱红色木质走廊的旅客休息区待了一会,之后,我和母亲准备去往同里的绿化带地带去乘凉,当时的天气很炎热。我和母亲从同里汽车站向北走去,途中,母亲去超市里买了一些吃的。往北的那边,有一座桥,在桥南面有一个度假村。
  我和母亲过了桥之后,顿觉一阵热浪扑面而来。那两侧的绿化带根本无法乘凉,我和母亲只能继续向北走去。后来气温实在太炎热,我和母亲就在路旁的几块大石头上坐下歇息了。
  不久,我和母亲又沿着路面往回走。一路过竹林,走绿化带,为了避免晒人的太阳。母亲从小路绕到桥下面,桥下有阴凉,那阴凉处还有一个水泥船。我站在桥岸上观望了一会,后来实在被太阳晒的无法忍受,于是我也就去到桥下乘凉去了。桥下果然凉快,热风阵阵的。之所以说桥下果然凉快,是因为阳光完全晒不到桥下面。于是我和母亲就坐在水泥船的舱里休息了。
  到了下午两三点,温度依旧还是炎热,我们从桥下上到桥面上走回同里汽车站,一路上汗流浃背,直到在同里汽车站乘上261公交车,才不再炎热,公交车上开着空调。
  到了金家坝汽车站后,我和母亲又立刻乘坐公交车去往之前母亲给我找的一个数控车床的小厂。因为我看不上那个数控车床的工作,所以,我就没有应聘那个数控车床的工作。
  回到金家坝汽车站的时候,我和母亲又乘上开往同里的261公交车,在到达幸二站的时候我们下来,返回到一个厂门口显示着招工信息的工厂的厂门口看看显示在电子屏幕上的招工信息。问那厂的门卫,那厂的门卫对招工一事一问三不知。又问和在厂门口那些找工作样子的人谈话的穿着稍微像厂里管理人员一样的人,那人一声不吭的走开了。
  之后,我和母亲又来到一个净化厂看那招工信息,结果那厂的厂长不在。于是我和母亲等了一会之后就不再等了。再然后我们就是乘坐261公交车返回到金家坝汽车站,在临近金家坝汽车站的时候我们又看到一家厂里在招人,于是我们在金家坝汽车站下来之后又折回到那个招人的厂里询问,结果,那厂里下班了。
  以后的几天,我和母亲好几次来到金家坝汽车站旁边的这个厂里询问。最后不了了之了。
  在之后的一段时间里,母亲和我一起找了一段时间的工作,那段时间,我在手机网络上搜索过吴江人才市场信息。我发现,每周三周六有一个庞山湖人力资源市场在提供求职的岗位,周日有一个汾湖人力资源市场在提供招聘信息,周四的时候,还有一个人社大厦也在提供招聘信息。
  于是第三天,这么说就是星期二了,我和母亲乘上261路公交站去往同里汽车站,在同里汽车站乘上205路公交车去往庞山湖人力资源市场。庞山湖人力资源市场坐落在吴江经济开发区大楼的旁边,因为当时是星期二,所以没多少人。我们进去庞山湖人力资源市场的二楼,那里展位的格子密集,没有人。在旁边有一个自助系统,母亲就把我的身份证放到自助系统的操作面上,显示出来的职位一个是电子厂的操作员,还有一个是卖保险。
  第二天,星期三,我和母亲再次乘上公交车去往汾湖人力资源市场看看,汾湖人力资源市场在芦墟镇里,我就和母亲去芦墟镇去看看芦墟镇的汾湖人力资源市场。
  公交车一路开过荒凉,之后就到了热闹的街里,又往南开去,转到了芦墟大酒店。在这一过程中,我看到车外经过一片湖,那湖的周围。是一个沿湖设立的公园,那湖的面积较大,大概那湖就是汾湖。同时公交车又经过一个汽车站,那个汽车站的名字为临沪汽车站。
  汾湖人力资源市场在芦墟大酒店西边的一个站点,步行不多远就到了。当我和母亲到了汾湖人力资源市场大门外边的时候,汾湖人力资源市场的外边有一两群人可能也是到那边看招聘信息的。汾湖人力资源市场的大门里的西北角有一个亭子,亭子下有一片小湖。通过了解得知,那个人力资源招聘市场举办的招聘会的时间是每周日。
  参观完汾湖人力资源市场,我就和母亲去芦墟的街上逛了一趟。
  转眼间,时间来到了周六,那一天,我和母亲早早的来到庞山湖人力资源市场,时值招聘的时候,庞山湖人力资源市场里的人比较多,市场里的招聘的工作岗位的种类有许多。在此期间,我找到两三个跟我专业相关的,我在大学时的专业是人力资源管理,招聘的也就是人事助理这个岗位。而那些岗位,只招一两个人。在一个机械制造业的企业招聘柜台前,我投递出第一份简历,负责那个企业在市场里招聘的是一个戴着眼镜的女士。那个负责那个企业在市场里招聘的女士问了我几个关于人力资源管理的问题,我紧张到语无伦次。特别是在问我工作经历的时候,我一无所答。我在简历上写着说,在西安天利成企业做半年人事助理。后来,那女的看了我填的大学,她表示比较好奇。她问我(大致的意思):“你这大学?”我回答(大致的意思):“三本的。”她说(大致的意思):“好了,知道了。”于是把我的简历放到了一大叠简历里面。我分明感觉到一种无形的被歧视感升上心头。对学历的歧视。确切一点说,对民办本科与非民办本科之间差异的歧视。后来,我又到另一家企业的招聘处准备投递简历,那一家又什么花样呢?不要男的要女的。这之后,我就和母亲从庞山湖人力资源市场里面出来了。我们手里拿着四五张招聘信息的报纸,又在中途碰到两个中介人员。
  不一会儿,我们来到三里桥,母亲去村子里面买了一些凉菜。后来下雨了,我和母亲走到海悦花园公交站台,等车的人有许多,天空不停的下雨。
  星期天的时候,我和母亲又去往汾湖人力资源市场。汾湖人力资源市场门前聚满了寻找工作的人。当时人力资源市场的大门还没有开,人们都站在外面,把道路堵的严严实实。门开以后,我和母亲进去招聘的展位看了看。
  之后,我们找到一个招收操作工的招聘信息,母亲决定让我过去看看,那个负责招聘人员问我学历,我说本科。那个负责招聘人员说我这么好的学历应该找专业对口的,会有很多,而不是招聘的这个操作工职位。后来那个负责招聘的女的说(大致的意思):“干脆你留个信息,到时候有相关方面的信息我帮你推荐。”
  又到了周三,我和母亲再次去往庞山湖人力资源市场,这次有个招聘厂长助理的职位,母亲让我投个简历,我投了。没有下文。又有招聘海悦花园保安的职位,母亲也让我去填简历。后来看到一个招快递的,工资3500块钱到8000块钱,后来,我和母亲去询问,负责招聘的人问我住在哪,我说住在同里。招聘人员说同里及靠近吴江市区这片的不需要人了,需要的是震泽横扇一片地区的。打听完以后,母亲表示我可以登记一下,我执意不登记。
  出离人力资源市场的大厅,我和母亲走到了外面往西走去,走了五分钟以后我和母亲商量似乎可以去震泽横扇那一片送快递,于是我们赶忙返回,登记了信息。最终是没有一个下文,石沉大海。
  那天,我和母亲顺道参观了同里古镇。我们是沿着同里农贸市场那条路进去的古镇,同里农贸市场的西面有一座桥通到同里古镇景区。
  过了桥以后,我和母亲向北走去,进入一个古朴的街道,我和母亲走了不一会之后,就快走到了那条街道的北头,那条街道的北头有一座小桥,小桥的南边不远的地方有一个戏台子,戏台子南边不远的地方有供人休息的凳子,呈回字型,沿树干而设,我们就坐在那里休息。
  来来回回的经过古镇街道的游客里有不少外国人。
  坐在凳子上休息到下午两点钟左右的时候,因为天气炎热,我和母亲就从凳子上起身,因为之前在凳子上休息的时候,我一个人向北过了小桥看到,过了小桥的西边的景区比较热闹,所以,我和母亲就再到北边逛去看看。北边有一座小桥,古镇的人家沿水边而设,在西边的一座桥上,有一座朱红色木质的建筑,桥的下面停泊着小船,那河却是很窄,当我们过了桥以后向西转去,甚觉那道路拥挤窄小。河岸上搭建有不少小吃的摊位,有一个外国人坐在那里。
  我和母亲来到三桥的景区,那地方有三座桥横跨在河面上。我们在第一座桥的地方跨了过去,然后,我和母亲向南走去,后来,我和母亲离开同里古镇的时候,不知道怎么离同里汽车站那么远了,到了迎燕路上了。
  天上的雨下的酣畅,我们沿着迎燕路往东走去,后来到了一个公园,我们在公园走了一会,之后就去到北边的同里汽车站乘坐公交车返回父亲在金家坝打工的厂里宿舍。
  以后的时间,我就没再出去找工作,因为天气已经进入了暑天。
  在八月初始,母亲买了一辆自行车,这自行车是旧的,不久之后,母亲又买一辆,这两辆自行车每辆都是20块钱,也算是有车一族了。
  八月的吴江,天气格外炎热,父亲打工的厂里的宿舍正对西面,炎热的太阳不忍直视,窗户被晒的发烫。
  那段时间,电视放不出来,因为小锅坏了,直到再次出去找工作之前,我就一直是待在父亲打工的厂里宿舍里玩手机。中午的宿舍,热的人睡不了觉,然而在最炎热之际,我又患上了感冒。暑天里的感冒,很不舒服,吹风扇不敢吹,不吹风扇又炎热到难过。那感冒持续到五六天,就差不多好了。
  我没有找到工作这件事对父亲而言,是一种打击,父亲不理解,如果理解了,他也就能放得下大学生就应该进好单位这个念头了。
  大概过了两星期以后,温度稍微好那么一点,我和母亲就在八月的一个周六出去找工作。那次出去跟以前有所不同,以前都是乘公交车出去,那次是骑自行车出去,从金家坝骑着自行车去庞山湖人力资源市场。在那之前,我已很久没有再骑自行车,当再次骑自行车出行,那心情,真是格外的怀念在咸阳念大学的那段时光。
  天渐渐地放明,当我们到达莘二公交站台的时候,天就彻底的放明了。
  进入同里界以后,我发现道路的两旁有不少小湖泊。过了屯南三友社区,我们来到一座桥,那桥往西偏去,拐了个弯。
  桥西处的不远,是屯村汽车站,屯村汽车站旁边有一个吴江大润发超市。在屯村汽车站北面有一个屯溪幼儿园。摆摊卖小吃的人赶在城管上班之前在路边摆好小吃摊位卖小吃。
  过了屯村汽车站,我和母亲不停留,屯村汽车站西面一点是方港。方港过去了是俞厍港桥。俞厍港桥过去了是云水谣。过了云水谣,在十字路口处往北过去不远就能看到同里汽车站。那个时间,同里汽车站南段路程在修建,路中间东侧的路面是封闭起来的。
  当然,去庞山湖人力资源市场直接往前沿着迎燕路走,不必从北面绕过去。迎燕路称得上是靠近同里镇中心的地方了,同里镇镇政府就座落在迎燕路上,迎燕路街边店铺的房子许多是仿古建筑。
  我们继续西行,不久,我们看到路北面的一个石门,上次我和母亲从同里古镇里出来的时候就是从这石门出来到迎燕路上的。
  再往西过去一点,就显得不太繁华了,那里有一座桥,桥过去不久是静思园。而人行道却高低起伏。那边有十字路口,那雕刻有静思园三个字的石头,就放置在十字路口的西北角。字是朱红色的,石头是浑黄色。
  过了静思园,前面便是瑞仪五厂坐落的地点,庞山湖人力资源市场距瑞仪五厂不远了。
  不久,我们来到一座高架桥的下面,穿过高架桥,庞山湖人力资源市场就显于眼前了。
  那时,人力资源市场门前人少,有一两个保安站在那里。我和母亲把自行车停到车棚,车棚里停有不少电动车。那时,时间大概是七点多钟左右,母亲以为招聘会场已经有人了,但当母亲走到了人力资源市场门口,被告知要到八点半的时候才可以进去。我们方知,我们来的早了。
  到公交车的站台边,我们等了一点时间,见时间还很早,我就和母亲商量先去吴江市蔬菜批发市场看看。吴江市蔬菜批发市场就在江兴西路的尽头,那是我先前在网上查到的信息。
  我们于是趁还早,就向西骑着自行车过去看看吴江蔬菜批发市场,在到达云黎路与运东大道交叉路口的时候,我们往北转去。前面有一道桥,过了桥以后,我们到达海悦花园。在海悦花园红绿灯口处,我们向西转去。经过泰金宝电子厂,泰金宝电子厂西边不远处是江兴大桥。
  我一个人骑自行车比较快,于是就先上到了江兴大桥。那江兴大桥,比较陡,骑着自行车上去,特别费力。当我辛苦的到达桥顶的时候,突然有一种会当凌绝顶的感觉。那时的我,抱着侥幸的心理开始往下冲。哪知自行车越来越快,越来越快。我的心里陡然升起一种可怕的感觉。我的腿开始发软,手开始不自觉的发抖。风迎面的吹着我的面颊,我的恐惧,升到极点。后悔之情油然而生,要是那时摔倒了,下场将非常凄惨。自行车没有刹车,我任由它把我往恐怖的境地里带而我全然无所措施。最危险的情况是,前面有一辆电动三轮车往我前边拐,我当场吓得面色惨白。我的手开始不由自主的想要颤抖。我在脑海里想着危险的画面,腿也开始颤抖。
  这时,一个念头在我脑海中恐惧的一闪而过,我的心里绝望,这种念头令我想要慌乱。这时,冥冥中响起一个声音在我内心深处,这声音这样说:
  “稳住,别慌,紧紧的握住自行车的手龙头,心,不要恐惧。”
  那一刻,我茅塞顿开,于是我就遵循心里说的话语,牢牢的握住自行车龙头,一点也不去因为快要撞上前面的电动三轮车而左右摇摆。但此时的心里,还是非常惧怕,因为电瓶三轮车已经就在眼前。
  这时,奇迹发生了,前面开着电瓶三轮车的人朝我这边望了望,他就给骑着自行车的我让了一个一尺多宽的道,就在他给我让出一个一尺多宽的道的时候,我骑的那辆没有刹车的自行车的车身几乎贴着那辆电瓶三轮车的边上飞快驶去。如果在我的自行车车轮碰到那电瓶三轮车的后边时那个开电瓶三轮车的人还没发现我或者才发现我,那么,后果将很悲惨。
  所以,对于那些出车祸的人,这里,我想对他们说,若是你们不争不抢,不要那么赶,说不定就不会遭遇那些飞来横祸,车祸,只在一瞬间,不是所有的人都能化险为夷,希望看到的人,好自为之。
  但我这里我却要说,我把这次际遇归结于上帝对我的拯救,如果不是灾难之时上帝在我内心深处提醒我给我正确的指引,我恐怕也不能这样如此化险为夷,有一点这里必须要说明,为了寻求侥幸的刺激,争抢时间,那么发生了事故难道不是咎由自取?
  就这样,我平安的过了江兴大桥。在江兴大桥西边的红绿灯口处,我顺利的停了下来。
  那时,我不再前行了,我把自行车停到人行道等母亲。十分钟以后,母亲拖着自行车从桥上走了下来,后来我把经历的那一幕惊险的事情告诉了母亲,母亲就知道我又捡回一条命了。
  我暂时忘掉那段危险经历,和母亲继续朝西过去,当迟迟的没有看到蔬菜批发市场的时候,我就起了放弃去那里的念头了。我把自行车停到附近的一个公园,母亲去买早餐,我们天还没亮的时候就一路过来吴江,连早饭都没有吃。
  母亲买了十块钱两盒蒸饺,又买了两块发糕。
  返回到人力资源市场的时候,已是八点四十分,陆陆续续有很多人向市场内走去,我们也跟着进去。在人力资源市场二楼的一个招聘展台前,我看到有一个沙发厂在招长白班。我拿了一张简章,公司的地点在同津大道。询问了几许情况后,我得知,周一下午去那沙发厂的南门口面试。
  出了庞山湖人力资源市场,我和母亲去了一趟江陵大桥的旧货市场,母亲想要去那边看看有什么便宜的能用作做小吃生意的电瓶三轮车。我们沿着运东大道,来到江陵大桥,那天气着实炎热。而空气中又下了一阵热雨,久显得愈加闷热了。
  到了江陵大桥以后,我和母亲把母亲在凌晨的时候在父亲宿舍做好的米饭拿出来吃,顺便在树下躲着雨。
  随后我们沿着江陵大桥下面的小路朝北转去,不一会儿就看到旧货市场。那旧货市场有卖旧的电瓶三轮车,有一辆还蛮新的,大概那辆电瓶三轮车只卖一千三百块钱的样子,母亲爱不释手。考虑到房子还没租,我就劝母亲放弃那辆电瓶三轮车,后来,母亲就依依不舍的放弃买那辆电瓶三轮车了。
  时间将近两点钟左右,天气阴沉,于是我们就开始返回,哪知我们刚刚到达江陵大桥的桥上,天就下起了雨。无奈,我们只好到大桥下的公园里边躲雨。之后,雨停了,我们就沿着江陵大桥返回,然而下过雨的天气依旧很炎热。
  在到达云黎路与运东大道交叉路口的时候,我们没有向东转过去,而是去了南边的一个超市里买一些吃的。期间有几个人问我海洋馆在哪里,我说我不知道。现在我知道了,海洋馆就吴江经济开发区在运东大道的南边不远处。
  后来我们又去了同津大道去看那个星期一要去面试的沙发厂,走了那么远才到。
  之后天就傍晚了,我们一路返回,父亲打工的厂里规定在晚上七点半的时候关大门,所以,我把母亲甩在后面,我一个人拼命的金家坝赶了。
  到了距同里汽车站南面没多远的公园的时候,我累的一屁股坐到了栏杆里的一块石头上休息,左大腿的坐骨神经疼的厉害。
  母亲不久之后也过来了,我就继续一个人飞快的骑着自行车回金家坝,一直到幸二的三岔路口的时候,我就知道,再怎么拼命的往回赶也是来不及了。我就坐到了莘二公交站台台前边的大转盘北面的那块大石头上休息,天色,已经晚了。
  二十分钟以后,母亲过来了,母亲在中途吃了买来的半个西瓜,留下半个西瓜给我,这一路上又累又渴,因此,母亲带给我的买来的那半个西瓜很及时。
  吃完西瓜以后,我和母亲知道回去父亲厂里已经是来不及了,之前母亲在屯南村租了个房子,于是我们就去屯南村租的院子里。那院子很闹,左右的邻居都是上班的工人,很不安静。而且蚊子也有很多。我和母亲匆匆的过来,没有带电风扇。那隔壁有一个租户,是一对年轻的夫妻,估计是在厂里上白班。
  夜里十一二点的时候,隔壁还传来看电视的声音,以及两个人说话的声音。我那时非常累,腿上的神经疼的要命,又有蚊子飞来飞去,买来的蚊香不管用。
  深夜一点半的时候,母亲把我喊醒,我们要出发去往父亲在金家坝镇打工的厂里的宿舍,父亲打工的厂里一点半开门,父亲做的刮模板的工作是凌晨两点半的时候开始,到早晨九点钟左右的时候结束。
  深夜的天空,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而空气倒是很清新。在屯南村经过两三个小时的卧床休息,腿上的神经不再疼的那般厉害了,腿上有一种血液流通的感觉,很神奇。
  到达金家坝父亲工作的厂里的金长路头的时候,天上的雨就下的大起来了。
  到了父亲厂里的宿舍,我一觉睡到早晨的七八点钟,顿感全身轻松。
  吃午饭的时候,父亲询问我前一天出去找工作的情况,我就把那家沙发厂招工的情况跟父亲说了。
  之后的星期一,我和母亲就又早早的从父亲的厂里出发,去往前天去的那个位于同津大道那边招工的沙发厂去了。时间到了早晨九点,天气炎热,在快到屯村汽车站的时候,母亲去路北边的蔬菜店里买了几块钱的馍,又到旁边的超市买了些小菜。还有一些零食。之后,母亲又去路南边的巷子首买西瓜。
  到了云水谣以后,我和母亲就停下不走了。云水谣的湖水对面的绿化带里有三块挨着的大石头,我坐在中间的那块石头上休息,同里湖对面的绿化带比较阴凉。我又去了同里湖去欣赏湖水,美丽的同里湖。
  我和母亲一共待在那边两个小时左右的时间。
  十二点五十分左右的时候,我和母亲开始从同里湖那边出发去往招聘的沙发厂,温度着实炎热。到达同津大道以南的时候,我的内心忐忑不安,其中有几个人顺着道路南下而去,估计也是前去应聘。后来我们到达同津大道的甘泉路口,我和母亲听了下来。我迟迟的站在路口不走,想让母亲先去打探打探情况,后来我们一起过去。停到离厂稍西的地点。
  我远远的站在在那边等着母亲前去打探情况,后来母亲气愤的一路过来,我知道,招聘的事没下文了。
  听母亲说,那厂的门卫躲在黑乎乎的玻璃窗里面,外人看不见,等过去拍门的时候门卫里才有人出来。之后母亲想要跟着那一群前去应聘的人一起进去,然而门卫不让进,因此,母亲就不建议我去那个厂里了。
  回到父亲在金家坝镇打工的厂里,父亲询问我去那沙发厂招聘的结果怎么样了,我对父亲说,那厂里四五千块钱的工资是骗人的,里面招聘的人说了,要当六个月的学徒以后才能达到每个月四五千块钱的工资。
  整个一天下来,我的胳膊被晒的发紫,胳膊的皮肤里感觉烫人。我就休息了两三天,在那两三天里,我向母亲表明了志向,我说我绝不会再去找替万恶的资本家打工的工作了,说到打工,我仅在大三的时候在西安长安区的大苏村的一个玻璃厂进去,就一天,大四的时候在和平村工业园的一个彩钢板厂里,仅半天。
  母亲同意我的想法,并与我一同计划接下来的方案。我跟母亲商量说,工还得假装的找下去,做做样子,那样的话,父亲就以为我们是找工作的。
  三天以后,我和母亲就照着规划好的计划开始,那一天,我们骑着自行车去了北厍工业园。北厍工业园非常荒凉,但不乏有大的企业,其中有一个欧普照明的企业坐落在北厍工业园区。那厂房的设计,很有特色,有两座楼之间是用玻璃型的天桥相联的。在从欧普照明的厂房通往宿舍去的路面之上也是用天桥相连通。那厂的绿化措施做的非常好,那宿舍楼简直如同我大学时大学东区新建的教学楼。
  我们继续向东过去,然后就返回了。返回的过程中,我们沿途看到又不少的小厂,大多是生产激光字牌的,有不少的小厂要招学徒工。
  后来,我们经过一个村庄,那村庄坐落在水泥道路的西侧,我和母亲打算到那个村庄里面看看是否会有房子可租。在到达北面的一座桥后,我们向南转去,进入到一个沿水而建的村庄。那小路沿着小河岸边而设,有些狭窄。
  后来母亲问了一户人家,那户人家有房出租,那房门是两扇开的门,可以走进做小吃生意的电瓶三轮车。当天那家的房屋联系人不在家,在北厍的街上,于是我们那天下午就在那屋里待了一下午,避避暑。
  那个下午,我头疼的非常厉害。四点半左右的时候,那房的联系人回来了,是一对三十多岁的夫妻,然而就在那房联系人回来前的五分钟,我们就从那户房的联系人的姐姐口中得知,那房已经有人租下来了。
  回去的时候,我头不疼了,我们去到了北厍街,在北厍街的南面,有一个菜市场,那天回去的时候,母亲来到那菜场买菜。那菜场非常热闹,人很多。我站在西面的超市门口看着路上穿着性.感的女的。
  之后的一周左右的时间里,我又去了两趟北厍,在北厍车站那边附近有个广场,广场可供游人乘凉休息。
  北厍广场南面靠东处,有一个菜市场,母亲那天在那菜市场买了一条花鲢鱼,花鲢鱼比白鲢鱼要贵,但花鲢鱼的却比白鲢鱼口味好。
  之后,我和母亲又去了北厍的东郊,在北厍东郊看到一个大湖泊,只见那湖水波浪滔天,那湖面上阵阵狂风迎面刮来,波浪仿佛在湖底沸腾。我和母亲站在湖边,湖边的温度不再是我和母亲初来时炎热,反而颇为凉快。
  更多交流,可以添加的QQ1327835231
  
分享到:
发表评论(文明上网,友善发言,匿名评论无需登录)
还可以输入:400 个字符
评论列表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本文用户信息
用户昵称:景山小爷
文章总计:22
个性签名:暂无
本栏近期热门
本栏最新文章
网站首页|关于本站|网站地图
文字站感谢每一位喜欢本站的人,欢迎将本站分享给你的朋友!最温暖的文字记录站 ─ 文字站!文学交流群: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若无意侵犯您的权利,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蜀ICP备14019085号 Copyright © 2015 文字站 www.wenzizhan.com 版权所有
分享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