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美文 情感文章 散文随笔 生活随笔 心情日记 现代诗歌 古词风韵 爱情故事 语录名句 微小说 影评 杂文 佳句
×取消主题

朝夕妄想 来日方长

发表时间:2020-06-28用户:白痣阅读:171
  “黎耀辉,不如我们由头来过。”何宝荣倚在门口望着黎耀辉轻吐出来,黎耀辉始终不敢看向何宝荣的双眸,但毫无疑问,他再次落入何宝荣的情网当中,这是事实,改变不了的。
  由头来过的那一天,是黎耀辉的生日,他的第34个生日,何宝荣曾经也陪他一起度过了14个生日。其实很多时候黎耀辉都是不记得自己的生日的,常常是何宝荣提醒他,若是何宝荣又离开了,则是会等到生日过去很久,才会偶尔想起今年又没有同何宝荣一起过生日。那天,就像往常一样,黎耀辉从店里回到公寓正准备开始煮面,突然响起急促的敲门声,黎耀辉隐约能猜到是谁,盯着那扇门很久很久,敲门声依旧不间断。“黎耀辉,黎耀辉,开门啦!”是何宝荣。
  “你做什么呀?”“喂,你就不准备让我进去坐坐呀!”何宝荣站在门口向里面探望。“在这儿讲。讲完了走。”何宝荣一把推开黎耀辉径直走了进去,“喂,黎耀辉,你穷到什么程度了?”何宝荣一脸嫌弃的指着锅里的面说。“啊,我比得过你?可以包吃包住有人包养你,我没有啊!”“喂,用不着这么说吧,我只是好心给你过生日来的啦,谁知道,啧,well.”何宝荣耸肩撇了撇嘴,黎耀辉被何宝荣的话提醒了一下,用余光扫了一眼日历:1996年4月17日。“走啊,我用不着你给我过生日!我有手有脚自己也能过,反正又不是第一次自己过!”黎耀辉把何宝荣撵到了门口,“黎耀辉…”这三个字的力量就好像有一股电流穿过了黎耀辉,瞬间,万籁俱寂,只剩咕嘟的煮面声。“黎耀辉,不如我们由头来过。”
  黎耀辉和何宝荣是在1979年才确定关系的,那年,黎耀辉17岁,何宝荣18岁。何宝荣曾经问过黎耀辉中意的女孩子是哪种类型的,他告诉何宝荣:“自己中意的就好。”其实黎耀辉认为很多时候自己同何宝荣相处要比其他人,包括父母在内都要舒服很多,虽然何宝荣总是任性,闹脾气。但是对于何宝荣,他总是不太放心的,因为他太好看了,在黎耀辉见过的人中,就算穿一件简单的咖色外套也没人能比何宝荣漂亮,有时候,黎耀辉也会对他产生雌雄莫辨的感觉。对于黎耀辉,何宝荣总是有十足的把握的,他清楚自己的魅力,就像午夜中最魅惑的那株娇艳玫瑰,让黎耀辉心甘情愿为他痴醉。何宝荣就像黎耀辉手中的风筝一样,只要黎耀辉不松手,那无论他飞的多高多远,最后都会飞回到黎耀辉这里安歇的,他也相信,黎耀辉一定不会松手的,他不会舍得丢下自己一个人在天地间漂泊的,所以,何宝荣才有底气一次次的由头来过。
  “喂,黎耀辉。”何宝荣玩弄着黎耀辉胸前的钥匙项链说,黎耀辉看着趴在胸脯上的何宝荣一言不发。“喂,说句话啦,我还是想去外面玩玩。”“怎么玩呐?钱给你花光了,不够的。”黎耀辉庆幸现在父母还没有发现他们遗失了那么多钱。“我有啊,我这回拿了好多钱,够补上花完的那些啦!”“你哪来的钱?”“我不中意同你讲喽!”“你不讲我也知道!”何宝荣从床上坐起来穿上了背心,“喂,你想去哪玩啊?”“不知道啊,很多地方咱俩都没去过。”“那就这样,咱们走到哪算哪,然后没有去过的地方嘛——以后咱俩一块儿去!”
  每次何宝荣都要讲很多很多的“以后”,现在完不成的事情都要寄托在以后,“以后”对于黎耀辉来说似乎很远很远:在某个转移时空,另一个何宝荣黎耀辉会重遇故地,兑现着“以后”的事情。但好像对于现在的黎耀辉来讲,“以后”就像是未来一样,抓不到,也猜不准,只能用脑子里的认知去拼凑对未来的憧憬,所以,对于何宝荣“以后”的诺言,黎耀辉一次也没有应允过。
  “不是吧,每次都这样清汤寡水的,喂,你看看,你看看,我被你养成什么样子了。”何宝荣往黎耀辉面前凑了凑,黎耀辉抬眼看了一下,“快点啊,今天有事跟你讲!”“诶呀,跟你说过啦,下次给我买条鱼炖炖啊,这以后我会营养不良的…”“喂,你想不想吃了?”何宝荣摇头晃脑的坐下来极不情愿的端起碗,黎耀辉也坐下来给何宝荣夹了一箸菜,盯着碗内的饭很久,“我跟我爸他们讲了我要去外面玩,他们——不中意我去。”“又不是他们去,是你去的啦,跟他们没关系。”“但是我总不能偷偷跑出来吧!”“对喽,以前我不就是偷偷跑出来的嘛。”“喂,咱俩跑出去,谁养咱俩啊?你养啊?”“喂喂喂,别戳我,黎耀辉,你想这么多干什么嘛,走一步看一步嘛。”
  最后黎耀辉还是没能说过何宝荣,但身为子女,偷偷从家里拿了一大笔钱跑出去玩,于情于理都不合适。他知道,自己没有何宝荣那样的决绝,何宝荣是孤注一掷的,就像当年何宝荣离开家的时候,并没有十足的把握黎耀辉一定会收留何宝荣,但是依旧那样决绝的走了,黎耀辉没有这种勇气。
  何宝荣一开始就猜到黎耀辉家里人一定不会让黎耀辉走的,但他也没料到,黎耀辉会这么迅速告诉黎父黎母的,何宝荣始终不中意黎耀辉把所有事都告诉他父母,也说过黎耀辉好多次,但每次黎耀辉都像木头一样不吭声。但何宝荣就是何宝荣,他最后总是有办法能让黎耀辉屈服的,只要他娇嗔的向黎耀辉提出要求,黎耀辉一般是拒绝不了的,这是这么多年来何宝荣猜到的软肋。
  “喂,何宝荣!鱼都快炖干了,你还不去看看!”黎耀辉扔下抹布急忙跑到炉子前关上了火。“喂,没看到我在搞这个嘛,哇,挂个帘子真危险呐,好的啦,下来!”这时,黎耀辉已经把鱼从厨房端到桌子上了,何宝荣笑眯眯的闻了一下,“小心刺啊,上回你被刺…”“知道啦,小心刺,不用担心我啊,八婆!”何宝荣小时候吃鱼时被鱼刺卡过一次,当时被吓得已经坐在床上等死了(何宝荣是很怕死的),后来费了很大气力,也没找见鱼刺,所以之后很长时间何宝荣都是不敢再吃鱼的。
  1996年5月12日,何宝荣和黎耀辉开车从香港出发。他们要去自由女神像前留影纪念,去伦敦逛街,然后再去尼亚加拉大瀑布冲凉,登上富士山,去撒哈拉沙漠骑骆驼,到荷兰去欣赏郁金香,最后到达阿根廷,去看南美洲大瀑布。等到一切都游览完毕,他们会开着这辆车沿原路返回到他们的小公寓里,把照片都贴在墙上,纪念这次的二人世界旅行。
  但其实,他们两个人都在看地图,谁也不记得如何去的,所以回来时,就可能择另一条路了。
分享到:
发表评论(文明上网,友善发言,匿名评论无需登录)
还可以输入:400 个字符
评论列表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网站首页|关于本站|网站地图
文字站感谢每一位喜欢本站的人,欢迎将本站分享给你的朋友!最温暖的文字记录站 ─ 文字站!文学交流群: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若无意侵犯您的权利,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蜀ICP备14019085号 Copyright © 2015 文字站 www.wenzizhan.com 版权所有
分享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