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美文 情感文章 散文随笔 生活随笔 心情日记 现代诗歌 古词风韵 爱情故事 语录名句 微小说 影评 杂文 佳句
×取消主题

为何在放荡,沉迷陌生汉

发表时间:2020-07-29用户:白荣阅读:217
  如蓝色大海般的天空中,被白云团团填满,一条公路绵延到远方,路旁绿树丛生,他们的车在疾驰,车内戴着黑色墨镜的何宝荣在尽情欢呼,风吹乱了他的头发,黎耀辉在驾驶座叼着烟上看着何宝荣放肆地笑,就像一支野蔷薇在原野中肆意盛开。
  镜头拉近,黎耀辉捂着脸站在路旁,脑内放映着这幅画面,手放下来,何宝荣已经走远了,从未回头。
  “请问瀑布怎么去?”
  “这条路到不了瀑布。”
  黎耀辉无奈地皱了一下眉头,手提着瀑布灯跑了回来。
  “说自己晓得看地图,走错路啦!”
  “走错路用不着死吧?走错路不就掉头喽!”何宝荣掀开盖在头上的毯子烦躁地说。
  黎耀辉将灯扔进车里,用力关了两次车门准备开车,摆弄了好一会儿钥匙,靠在座背上骂了一句说:“买汽车还不如坐公车,这废铁还不动呢!”见何宝荣没理睬,扭头丢下一句:“你来吧!”自己便到了副驾驶座上。
  何宝荣从后座上起来,赌气地打开车门,像小孩子发脾气一样地说:“有废铁好过没有啊!”砰的一声又关上了车门,“大家也都不富裕,总好过挤三十多个小时的公车吧!”
  “旅行就是这样子的嘛!”
  “我可没想过是这样子的!”何宝荣又摆弄了好一会儿,车还是不能开动。
  “麻烦你下去推推车。”何宝荣用埋怨地口气说道。
  黎耀辉木头似的去推车尾,车果然开了,只是何宝荣没停下来,黎耀辉委屈地想追上去却只能看着车渐渐开远。走了一段之后,何宝荣停下了车,点上一支烟,等着黎耀辉从后面跑过来。
  天空将云压的很低很低,远处天空和马路仿佛已经接壤,一眼望不到边。马路延长到远方,也是一眼望不到尽头,就像他们不知道前面未来是哪里。车内何宝荣叼着烟无聊地开着车,黎耀辉则手夹着烟望向窗外。
  那天,他们没有找到旅馆,便在车上凑合了一夜:何宝荣盖着毯子在后座上睡觉,黎耀辉则靠在驾驶座上眯着。黎耀辉很早就醒了,转头看看何宝荣,他还在叼着烟睡着,自己抓抓后脑勺,拿出地图看了很久,想找到这是哪里,离大瀑布还有多远。看了好一会儿,还是没有任何线索,便拿上一瓶酒下车来吹吹风,让自己清醒一下,在外面好好看看地图,但,仍旧是焦头烂额。
  不知过了多久,何宝荣醒来睁开眼,所望之处是车顶,微微倾头一看,黎耀辉在车外挠头看着地图,然后眼睛扫过方向盘,驾驶座,瀑布灯,红毯子,看到这些,何宝荣厌烦地掀开毯子下了车,插着兜走进前面的一片草地。
  “喂,你去哪儿啊?”
  何宝荣没有理睬黎耀辉,径直走向远处。黎耀辉见何宝荣没有回答自己,回过头来不安地皱了皱眉头,总觉得有什么不好的事要发生了。
  过了一刻,何宝荣回来了,不过并没有向黎耀辉走来,他是站在路边眺望对面。黎耀辉警惕地走了过去,与何宝荣并肩站在一起。
  “黎耀辉,你有没有觉得好闷?”这句话一出,黎耀辉的心立刻咯噔了一下。
  “……”
  “这几天,和你在一起的日子好闷,不如我们分开一下,有机会再重头来过。”
  黎耀辉缓缓看向何宝荣传过来的眼神,又迅速转移目光,沉默了一会儿,转身如木偶一般走向车前。何宝荣则准备打车离开,只是一时没有空车可搭,便头也不回的消失在马路的旷野中了。一阵风吹过来,把车盖上的地图吹远了,黎耀辉想去追,但最后是眼睁睁看它飘走了。
  他明白,何宝荣的重头来过有两个意思:要么两人由头来过继续恋情,要么由头开始各自开始各自的生活,互不相干。他永远也不知道,何宝荣每次的由头来过到底是哪种意思。
  在阿根廷的工作很难找,因为对当地语言不熟悉,这里又没有多少中国人,所以经常碰壁。和何宝荣分开后,黎耀辉来到布宜诺斯艾利斯,找了好久,才找到一份在酒吧做侍者的工作,这是当地著名的探戈表演地之一,每晚都能欣赏舞者跳跃在黑白格之间的翩翩舞姿。只是心中烦闷,每天只好蹲在门口听酒馆内歌舞喧嚣。
  和何宝荣分开后,黎耀辉生活确实简单了不少,总是两点一线,从租来的单人公寓到酒吧,再从酒吧到公寓,并没有什么起伏。这种平淡生活黎耀辉应该是中意的,但总缺少些什么事情。每当深夜回公寓时,路旁静的令人发怵,街灯洒下的光晕仿佛是保护光环,好像又看到那个离开家的小男孩抱膝坐在光晕里一副可怜兮兮样子地看着他。但黎耀辉不会停下,他清楚,何宝荣不可能来这儿,他也不知道自己在这儿。依对何宝荣的了解,觉得何宝荣不会在这里受太大罪,但依何宝荣的性格,也必定不会安分。为了维持生活,何宝荣到底该怎么办,黎耀辉也不知道,只是他一向没有生活能力,在这异国他乡,更是举步维艰。
  看到一辆巴士驶了过来,黎耀辉猛吸一口烟,拿着广告去接待下车的客人,有时遇到脾气不好的客人,则会把广告扔到脸上,侍者和客人也很多,所以非常拥挤吵闹。
  “欢迎欢迎,欢迎欢迎,请进请进……”
  “欢迎欢迎欢迎,里面坐里面坐……”
  黎耀辉谄媚地将最后一位客人迎了进去,准备休息一下迎接下一趟客人,回头一瞬,一辆小轿车停在了酒吧街旁,下来了几位男士。
  其中有一个,是何宝荣,黎耀辉没有认错。那个最先下来的男子就是何宝荣,戴着墨镜,穿着格子外套,一脸轻佻地昂头笑着下了车,随后还有几位外国佬跟着下了车,和何宝荣做着亲昵的动作,伴着他的笑声,黎耀辉眼睁睁看着他们搂着何宝荣进了这间酒吧。何宝荣没有理睬黎耀辉,或许是墨镜的缘故,甚至看不出他有片刻迟疑,黎耀辉只是严肃震惊地看着何宝荣的侧脸从眼前飘过。酒吧内的手风琴响了起来,屋内也便热闹起来。
  一对舞者,正相拥跳着探戈,音乐声在酒吧内回荡,何宝荣则在一旁看着自己的洋人男友和其他人打牌,时不时撒个娇。黎耀辉在门外裹了裹衣服,心中正烦闷,但他不能做些什么,唯一可以做的只是用烟撒闷气,静静在门外立着。过了片刻,何宝荣摘下墨镜向洋人男友索吻,他俩便拥吻起来。此时,黎耀辉正好叼着一颗烟从大窗外向内望过来,看着何宝荣的动作,他从未想过何宝荣真的会当他面做出这种动作,失望,冷漠,不安,嫉妒瞬间涌上心头。
  何宝荣有美色,他的美色足以维持他的生计,原来他只需要在不同的怀抱中释放魅力,等待着陌生人的善待就可以,这还是他当年的伎俩。黎耀辉虽然明白,但从来没想过何宝荣真的会这么做。他为什么来到布宜诺斯艾利斯,又为什么非要到这家酒馆?就是为了让自己看到,然后心生嫉妒?黎耀辉思绪很乱,现在脑内所有想法都跟着何宝荣进到了这家酒吧里。
  几个小时后,何宝荣和其他几个人出了酒吧,这次何宝荣是最后一个出来,赌气失落地把一盒烟扔到了地上,上车前理了理头发张望了几眼,最后才略带不安地坐上了车。在对面坐着吃面包的黎耀辉把所有都看在眼里,看到他们的车启动,黎耀辉不由自主地站起来来到车后盯着他们的车开走,就这样,仇视地望着那辆车。
  车内,何宝荣点着了一支烟,在星火中,扬起下巴微眯着眼,得意地回过头去,望了几秒,又回过头来,斜仰着想着什么,光影打在他的半张脸上,落寞,将头扭向一边,不甘心地吸了一口烟,眼内尽是失望。
分享到:
发表评论(文明上网,友善发言,匿名评论无需登录)
还可以输入:400 个字符
评论列表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本文用户信息
用户昵称:白荣
文章总计:36
个性签名:蝴蝶死在路上,云边藏着念想
本文所属文集

来源:原创
文章数量:9 篇查看目录
本栏近期热门
本栏最新文章
网站首页|关于本站|网站地图
文字站感谢每一位喜欢本站的人,欢迎将本站分享给你的朋友!最温暖的文字记录站 ─ 文字站!文学交流群: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若无意侵犯您的权利,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蜀ICP备14019085号 Copyright © 2015 文字站 www.wenzizhan.com 版权所有
分享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