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美文 情感文章 散文随笔 生活随笔 心情日记 现代诗歌 古词风韵 爱情故事 语录名句 微小说 影评 杂文 佳句
×取消主题

我和侯爷互换身体了

发表时间:2020-08-09用户:温婉晴天阅读:209
  整个京城都知道,容小侯爷和秦相千金不和。

  作为绯闻的中心人物,秦与意却百思不得其解,她到底什么时候得罪过容小侯爷,让这个人三番五次过来挑衅找碴儿啊!

  就好比现在,她的轿子被堵在小巷子内,进退不得,自己的冤家对头正在对面气势汹汹地指挥轿夫们:“不许让她!”

  容小侯爷,你让我过去会死啊!这样堵着你自己也动不了不是?!

  秦与意面色狰狞咬牙切齿地指挥轿夫:“冲过去,他敢拦我就敢撞,撞坏了我赔!”

  一时间狭窄的巷子内推推搡搡,互不退让,兼着两人隔空吵嘴,仆从帮腔,轿夫互骂,真是好不热闹!

  只是这时也不知是哪个轿夫脚滑,哎哟一声摔倒,一时间只听得扑通哐当之声,一个连着一个,一家挨着一家,两人的轿子都倒在一块儿了。

  丫头和随侍轿夫们摔得轻些,片刻间便爬起来了,只是这轿中的两人挨了这突如其来的一下子,一人脑袋上顶了一个大包扑到在地,各自昏迷了。

  于是又听得这丫头小童的哭喝声,互骂声,劝阻声,声声不息,热闹极了。

  秦与意再醒过来时,已是在另外一个极为陌生的房间,床边站着一个小厮,一名衣着华贵的老妇人正等着她醒来。

  “你们是……”话一出口,她才觉出不对,自己怎么成了男子的声音,而这声音听起来好生耳熟,不是自己那个冤家对头的声音又是谁的!

  秦与意吓得从床上跳起来,抓过一边的镜子照了一眼,顿时两眼一翻眼见要晕。

  小厮忙扶着她,一旁的老妇人惶急道:“我儿,你这是怎么了!”

  怎么了?她也想知道啊,秦与意欲哭无泪地跑出府,一路向着秦相爷的府邸奔过去。半路上却见一个美貌少女策马跑过来。

  两人一打照面,顿时都如遭雷劈!

  她怎么会变成我?!

  我怎么会成了他?!

  两人心中竟不约而同地有了同样的想法。

  两人对视了片刻,秦小姐正想说什么,身后秦相爷已率着家丁赶了过来,容小侯爷回过头,一把年纪的侯爷也正气喘吁吁地快步过来。

  两人最终被老爹们各自拎走。

  秦与意坐在堂上,听着容老侯爷训话:“虽说那秦小姐的确刁蛮任性,但是和你说了多少次,不要与她一般见识,你怎么就是不肯听我的话?不过这秦小姐也的确太没家教,光天化日之下,衣衫不整,骑马上街,这般招摇过市,实在是令人不齿……”

  容老侯爷话还未说完,秦与意便忍不住,开口喝道:“休要胡说八道,诋毁吾……秦小姐声名!”

  容老侯爷:“……”

  容老夫人:“……”

  秦与意开口道:“……秦小姐又聪明又可爱,有什么不好?”

  半晌,容老夫人抖着声音,连声唤道:“传大夫!快快传大夫!不是说我儿只是小小磕伤,不会有事的吗?!”

  而另一边的相爷府,秦小姐的闺房内,她的贴身丫鬟玉钗也是一脸震惊道:“小姐!你怎么能帮那个小侯爷说话?!英俊潇洒,风流倜傥什么的……小姐你怎么了!”

  第二日,秦与意一早便被容老侯爷叫起来。

  “你这病症不轻,我与你娘商量了一晚,还是打算去请宫里的御医瞧瞧。今天你同我一起面圣,去见见皇上。”

  两人进宫时,皇上正在御花园里赏花,听了容老侯爷的来意,皇上扑哧一声便笑了出来,开口道:“相爷侯爷你们二人不愧是在朝堂上斗了这么多年的冤家,想什么都如此相似。”

  皇上说着,冲花园内的凉亭一努嘴,道:“那里头不就正诊着一个吗。待秦小姐诊完了,容小侯爷便去看看吧。”

  两人刚走进凉亭,便看见那御医摸摸胡子,开口道:“相爷千金已无大碍,我看她活蹦乱跳的,也瞧不出什么伤疾啊。相爷您说贵千金得了失心疯,到底是因何之故?”

  相爷面色犹豫,开口道:“我这小女一向与容侯爷家的小侯爷不对盘,可是昨日她居然夸赞容小侯爷英俊潇洒,风流倜傥,这不可能!”

  坐在一边的“秦小姐”冷冷地哼道:“容小侯爷的确英俊潇洒,风流倜傥,十岁作诗名动京城,十五岁策马边疆威震鞑虏,何错之有?”

  凉亭外的容老侯爷笑了,摸摸胡子对一旁的“容小侯爷”道:“看来你说这丫头聪明,倒也没说错,还是很有那么几分慧眼的嘛!”

  亭内众人都扭过头来,一边的“容小侯爷”点点头道:“可不是,秦小姐一向聪明伶俐,诗书典籍,针线女工无一不通,确实是个天上有地上无的妙人儿呢!”

  容老侯爷:“……”

  秦相爷:“……”

  不知什么时候走过来的皇上拊掌大笑道:“京中常有传闻相爷千金与容府公子不和,但是现今看来,谣言实在不可轻信啊!二位对对方了如指掌,想必是心内早已恋慕对方已久,不如趁着今日花好月圆,成就这一段好姻缘吧?”

  青天白日,何来花好月圆,何来什么狗屁好姻缘啊!

  秦容二人互相瞪着对方,眼睛里都能喷出火来了!二人刷的一声跪下,齐声开口道:“圣上三思!”

  皇上:“……好吧,既然二位如此……那此事便从长计议,从长计议。”

  秦与意从宫中出来,长舒了一口气,暗道此番在宫内可谓九死一生,往后还是少见这个爱给人做媒的皇帝为妙。

  此时“秦小姐”也跟在秦相爷身后出来,秦相爷与容老侯爷一向不对盘,见了面就忍不住斗几句嘴,此时立刻走到一块儿互损起来。

  “秦小姐”与“容小侯爷”面面相觑,秦与意终于忍不住问道:“我有一事不明,思前想后想破了头也不明白,不知能不能问你?”

  “何事?”

  “你为什么如此讨厌我?”

  “因为你是个骗子!骗子!”容小侯爷咬牙切齿斩钉截铁道。

  秦与意:“……我何时骗过你?”

  容小侯爷冷冷一笑:“你还好意思问我。”

  秦与意:“……”不问你我怎么知道啊!

  “罢了,现如今你占着我身子,还劳烦你好好看顾,不要做些有违常理之事,若是有什么不懂的,可以问我的丫头玉钗,也可以直接来找我。”秦与意开口。

  “你也一样。”

  我到底什么时候骗过容小侯爷?夜深人静,秦与意忍不住扪心自问,但是思前想后她也想不出来,自己到底什么时候得罪过这么一号人物。虽说她有轻微的脸盲之症,见过的人转头就忘,长这么大也只记得自家老爹,母上,丫头玉钗和冤家对头小侯爷的模样,但是她是脸盲又不是失忆,若是得罪过人,她是一定会记住的啊!

  百思不得其解,秦与意决定直接去问容老侯爷,他是小侯爷的爹,说不定知道。

  只是……容老侯爷长什么样啊?

  秦与意欲哭无泪,虽然才和老侯爷进了宫,但是她是真的没印象啊。

  秦与意翻了个身,闭眼睡下。

  梦里,一个面目模糊的少年气呼呼地拿手指着他,骂道:“你这个骗子!”

  第二日一早,秦与意正想去找容老侯爷,就被人找出了容府。

  自己的丫头玉钗正站在门口:“我们家小姐找你,说是有要事相商。”

  秦与意点点头,跟着玉钗一同进了一家茶楼,直奔雅座。

  容小侯爷正等在雅座内,脸色苍白,看模样不太好。

  他屏退玉钗,转过身对秦与意小声道:“你什么时候受过内伤,怎么都不和我说一声?”

  “内伤?”

  “今日我一早起来,忽然觉得腹痛不止,床上有片血迹……这应当是受了内伤之故。”

  秦与意:“……”

  算算日子,她应该是这两日来癸水,这个容小侯爷不会错将癸水当内伤了吧?

  秦与意忍着笑,板着脸问道:“你现在肚子是不是很疼?”

  “不错,看来你伤得不轻。”

  秦与意扑哧一声,终于是忍不住,出了雅座,对等在门外的玉钗道:“你去茶楼厨房泡些红糖来,加两颗大枣。”

  玉钗抬头看向房内的“秦小姐”,讶然开口道:“小姐你癸水来了?怎么也不和我说?”

  “……癸水……”容小侯爷恍然。

  玉钗转身去了,秦与意这才看向容小侯爷,笑道:“小侯爷感觉如何?”

  容小侯爷正咬牙切齿怒目而视。

  秦与意呵呵笑了,低声开口道:“虽然不知道你我为何会换了个壳子,不过现在看来还是不错啊。”

  “你……赶紧和我换回来!”

  秦与意无奈道:“我若是知道该怎么换,早就和你换了。”

  此时玉钗泡了红糖水,端了上来。秦与意接过,看了一眼,点点头,递给容小侯爷,开口道:“喝点儿这个,会舒服些。”

  容小侯爷半信半疑地接过,仰着脖子将糖水倒进嘴里。那糖水有些烫嘴,一口糖水噗地被他吐了出来,吐得一身都是。

  秦与意连忙拿过一边的手巾给他擦衣服。这件裙子她可喜欢得很,若是弄脏了可要心疼啊!

  玉钗站在一边,拿着帕子讪讪地想,这个容小侯爷这么殷勤,真是奇怪啊。

  秦与意瞥了一眼玉钗,开口道:“你家小姐将这糖水吐了,你再去多泡几杯过来。”

  玉钗应声去了。

  秦与意拿着手巾极为认真地在容小侯爷胸前擦拭,擦得容小侯爷尴尬地红了脸,推开她道:“虽说这是你自己的身子,你爱怎么摸怎么摸,可是你别忘了,你摸的是用我的手。”

  秦与意:“……”

  她怏怏地将帕子丢在一边,把剩下的半杯红糖水递给容小侯爷,言简意赅:“喝了。”

  容小侯爷接过糖水,开口道:“这样不行,你去找我师傅,他是世外高人,定然有解决的法子。”

  “哦,你师傅现下在何处?”

  “他叫司徒叶,住在南阳隐秀谷……”

  “爱卿,这番出宫走动,看看民间生活,实在是让朕感触良多啊。”茶楼二楼雅座,一名年轻男子摇着扇子,临窗而立。

  他身后,容老侯爷开口道:“皇上乃圣明天子,如今京城在皇上治下,可谓一片太平。”

  秦相爷哼了一声,开口道:“侯爷忘了南阳县霪雨不开,河堤几次摧垮之事了?”

  容老侯爷瞥了秦相爷一眼,道:“相爷倒是心系天下,只是相爷难道不知道,南阳县昨日已经天晴了,只要不再下雨,就不必担心河堤会酿成洪水灾祸。”

  “不会就好。只是这洪水之后多有疟疾,容老侯爷也准备妥当了?”

  “多谢秦相爷提醒。”

  年轻男子转过头笑道:“两位爱卿真是,走到哪里都要斗嘴一番,倒是让我想起了秦家千金与容小侯爷了。说起来,两人男未婚女未嫁,若是能成就一段好姻缘,也算天作之合呀。”

  两个老头子大汗淋漓,连忙不约而同道:“圣上三思!”

  皇上:“……那此事便从长计议,从长计议。”

  隔壁雅座内,秦与意一脸笑容道:“喝了这么多糖水,可舒服点儿没有?”

  “……好一点儿了,这糖水倒当真有用。不过来着癸水为何会肚子疼?先生从来没和我说过啊。”

  见容小侯爷正一脸好奇地看着自己,秦与意有些尴尬,转移话题道:“你可知道,女人生孩子可比这事还要疼上十倍呢。若是你我不能换过来,这生孩子的事就只能拜托你了。”

  看见容小侯爷脸色刷地变白,秦与意心里乐翻了天,面上仍旧一副波澜不兴的模样开口道:“怎样?小侯爷你考虑考虑吧,虽说生孩子是很疼不错,不过每个女人都是这么过来的,顶多是疼到死,不会怎样的。”

  疼上十倍!

  让自己生孩子!

  疼到死!

  还说什么不会怎样!

  小侯爷愤怒地站起身子,举手握拳道:“我是不会生孩子的!”

  秦与意:“……”

  隔壁的容老侯爷:“……”

  秦相爷:“……”

  皇上:“……呵呵,这声音听起来颇为耳熟啊。”

  容老侯爷幸灾乐祸地瞥了秦相爷一眼:“似乎是秦家千金的声音啊。这生孩子什么的……嘿嘿。”

  皇上已先一步走到墙边,在那纸糊的门上捅了个洞。容老侯爷一边说着“皇上,这可使不得”一边走上前也捅了个洞。

  秦相爷迟疑着走上前,不敢确定那是不是自家闺女,只得也捅了个洞。

  接着,三人从小洞里,看见了容小侯爷拍着秦家千金的手安抚道:“好好好,不生孩子便不生孩子。”

  容老侯爷:“……”

  秦相爷:“……”

  皇上一脸怜悯地看着二人,严肃道:“二位爱卿,要不要朕现在赐婚?此事恐怕是从长计议不得了。”

  秦与意刚回了侯爷府,便被老侯爷提着耳朵拎到了前堂。

  被逆子逆子地骂了好几句,秦与意纳闷地抬起头道:“……爹,怎么了?”

  “你居然还好意思问怎么了,你自己说说,你都干了些什么事!”容老侯爷掩面,“你与秦家丫头到底是怎么回事?”

  “什么怎么回事?”

  “你……你若是同她有什么,就赶紧去求皇上赐婚吧,这吃干抹净不付账可不是我们容氏子孙的作为。”

  秦与意越发云里雾里,心说这和我有什么关系?

  她想着,又抬起头道:“爹,我实在弄不明白,我和秦小姐没有深仇大恨,为何她对我总是冷眉冷眼呢?”

  秦与意有意要套容老侯爷的话,只得将事情反过来说。其实是容小侯爷总是对她冷眉冷眼才对啊,她凄楚惆怅地想。

  “你忘了,你小时候住在乡下奶娘家时,她也在乡下奶奶家,刚好是你的隔壁邻居。那时候她就总是欺负你了。”

  什……什么?!

  小时候自己住在奶奶家,隔壁的确有个可爱的小男孩,软绵绵的,皮肤又很白,就像个小包子一般。自己因为喜欢他,所以时不时地会欺负他一下。

  可是!

  后来自己也有带着他一起玩啊。在秦与意的印象里,自己和那个小男孩的交情应该是不错的。怎么,容小侯爷居然是那个小孩吗?!而且居然因为自己欺负过他的事记恨了这么多年?!

  “对了,后日便要验收你的功课了,若是让我发现你功课退步,可不要怪我。”容老侯爷扔下这么一句话便转身离开了。

  秦与意这才将思绪从隔壁小男孩身上收回来,暗道这个验收功课,想来也不过是诗词歌赋什么的吧。但是直到验收功课的那一天,秦与意才知道她大错特错了。

  看着校场大门,秦与意欲哭无泪,小侯爷要验收的功课居然是骑马射箭!

  她不会啊!

  秦与意被推着进了校场,早有人将马匹箭镞准备好,交到她手中。

  秦与意只得硬着头皮上了马,她那天见容小侯爷骑过马,还当这骑马是极为简单的事情,其实这骑术最是考验技艺,稍有不慎跌下马来,恐怕会留下一身的疾病。

  此时校场门外,玉钗不解地跟在容小侯爷身后,问道:“小姐,你来这里做什么?”

  容小侯爷气喘吁吁,心说和这丫头解释不清,他早上才想起来,今日是父亲验收他骑术射艺的日子,那秦与意压根就不曾学过这些,此番到了校场,还不完蛋?

  容小侯爷一步跨进了校场大门。

  一进门,便看见秦与意已经坐在马上,策马飞奔起来!

  秦与意脸色苍白,手心出汗,身子僵硬。这马奔跑起来,竟是将她颠得几乎要飞出去,手中的缰绳几乎要拉不住了。这若是被马甩出去,还不得摔死!

  此时耳边又传来另一马蹄奔腾的声音。接着一人冲她叫道:“放手,我会接着你!”

  秦与意实在坚持不住,便道自己赌这一把了,若是他接不住,那便算自己倒霉吧!她松开手,立刻便被马匹颠下马背。

  此时一只手拉住她,秦与意下坠之势阻了一阻。只是容小侯爷实在是高估了他现在这副身体的力气,两人竟是双双坠下马来!

  秦与意连忙伸开手臂,将容小侯爷抱在怀里,接着二人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马匹嘶鸣着跑远。

  秦与意脊背贴在地上的时候,高远的蓝天也映入了眼帘。接着,是对方那双漆黑的,讶异的眼睛。虽然这模样是自己曾在镜中见过千百遍的,但是这双眼睛,这眼神,却是他的。

  此时那眼睛里满是惊讶,显然不曾想到自己会将他抱在怀里。

  那眼睛真黑啊,又十分清亮。

  好像他的眼睛一直是这么清亮,不染世俗的微尘。

  两人摔在一起,眼对着眼,都没有说话。

  直到容老侯爷带着仆人们赶过来,将两人扶起来。

  “我只是怕自己的身体受伤而已。”秦与意挥退下人,开口道。

  “我知道。”容小侯爷淡淡地看了她一眼。

  “那你又为什么来救我?”秦与意问道。

  “只是怕我的身体受伤而已。”容小侯爷转过头,把这句话冷冰冰地丢给她。

  秦与意有些不是滋味地想,只是怕身体受伤啊……就没有担心过我吗?

  秦与意自然没能逃过容老侯爷的一顿臭骂,只是比这臭骂更加让她挂心的是,应该赶紧去找容小侯爷说的那个高人师傅了。

  不然这么下去,会很奇怪的。

  她现在已经很奇怪了。以前明明那么讨厌的人,接触了一阵子之后居然觉得他也不错。虽然自恋了一点儿,但是他也的确是十岁作诗名动京城,十五岁边疆威震鞑虏。除此之外,他也不失一个少年人的可爱。

  秦与意想起他握着拳头大声抗议“我是不会生孩子的”时的模样来。

  哈哈,笨蛋,我是逗你玩儿的。秦与意忍不住微笑起来。

  马是不敢再骑,秦与意雇了辆马车,找了借口,便匆匆忙忙离了京城,往南阳赶去。

  紧赶慢赶,总算在第八日到了南阳。这地方前阵子下雨,河水上涨了不少,虽然雨已经停了一阵子,水位却仍旧未下去。出行都极为不便。

  隐秀谷地处偏僻,轿子马车都通不了,秦与意便将仆从留在客栈,自己一个人起了个大早,带上书信等物件赶往隐秀谷。

  山路上泥土湿滑,极为难走,秦与意走走停停,过了大半日,却还是未到隐秀谷的入口。

  她不由得着急起来,若是不能在太阳落山前赶到,她就只能在山林间过夜了。

  日落前,秦与意确定,她是迷了路。

  这边厢,容小侯爷也急急忙忙地赶往南阳。

  “小姐,你去南阳做什么?”玉钗坐在马车上,不解地问着一脸焦虑的“秦与意”。

  这句话她这些天已经问过不下十遍,容小侯爷却还是没能给她答案。

  他不知道要说什么,难道说,自己听闻了南阳的水讯,很担心她吗?这怎么可能?明明已经决定不要再管这个骗子的事了,为她付出感情,就只会被她再骗一次!

  那如果不是担忧,自己又为什么眼巴巴地跑过来,就为了确定她是否平安无事?

  容小侯爷有些烦闷,索性便不再去想。

  很快他就找到了秦与意曾经下榻的那家客栈。只是仆从们都在,秦与意却是不在。她进了通往隐秀谷的山,已经有三天了。

  而走之前她曾经和仆从说过,如果到了隐秀谷,她会放信鸽过来报平安的。

  也就是说她还没到隐秀谷。

  容小侯爷立刻便觉出了不安,让玉钗与仆从一起候着,他独自一人进了山。

  他小时候就住在隐秀谷,因此对这里的地形极为熟悉,很快便在日落前找到了昏迷在树林中的秦与意。

  看到秦与意的那一霎那,容小侯爷手脚冰凉。秦与意倒在地上,脸色惨白,胸口几乎没有了起伏,简直让人要以为她是死了。

  “秦与意!”容小侯爷慌张得阵脚大乱。

  秦与意感觉到了暖,醒了过来。接着她发现,自己正被人抱在怀里,旁边燃着篝火。

  她身体极为虚弱,这山林夜间温度极低,她干粮吃完后,没有果腹的东西,饿得在山路上昏倒了。没有想到还能醒来,实在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秦与意抬起头,想看看自己的后福是什么,便看见容小侯爷一双黑亮的眼睛里跳动着火光,正一眨不眨地看着她。

  秦与意:“……”

  她有些尴尬,挣扎着想起来,容小侯爷却紧紧地抱住了她,开口喝道:“别动,你身子正虚,抱在一起可以取暖。”

  秦与意哦了一声,不再动弹,片刻又补充道:“我知道,你是担心你的身体。”

  容小侯爷的脸色却是一下子难看了几分,一副很想将她摔在地上的模样。

  “你要是摔死我,你就只能去生孩子了。”秦与意凉飕飕地道。

  容小侯爷顿住手,抿着嘴不说话。

  “前几日我迷路了,怎么走也走不到隐秀谷,不然我早就到了,也不会昏迷的。”

  “……那是我师傅的阵法。”容小侯爷有些郁闷,他少年时在这里居住过很久,对这些阵法自然是了如指掌,所以就忘了向秦与意提醒。现在实在有些气闷,暗道师傅你摆个什么破阵法啊,将我的人困了三天……

  “这么说我们快到隐秀谷了?”秦与意问道。

  “不错,今夜先歇息一晚,明日午时便可到了。”

  半晌无话,秦与意终是忍不住开口问道:“我到底什么时候得罪过你?难道你真的因为小时候我欺负过你的事记恨了这么多年?”

  容小侯爷盯着她,一字一句道:“你终于愿意承认了?”

  “承认什么?”

  “五年前,秋岚山脚,发生了什么,你不记得了吗?”容小侯爷冷冷地开口。

  但是秦与意怎么也想不起来,那不过是一件小事而已,她的记忆力真的没有那么好。

  第二日两人早早儿醒来,继续赶路。走了半晌,容小侯爷有些乏力,暗道这女孩子的身体就是不争气。

  他昨夜未能睡好,今日便有些疲倦,注意力也总是不能集中,突然脚下一滑,整个人都踏空,摔了下去!

  他脚下是个山沟,极窄极深,若是摔下去,哪里还有命在。秦与意眼疾手快,连忙拉住他的手,却被带得身子趔趄,一同摔了下去。

  两人慌得大叫,手却一直紧紧地握在一起,在山壁上翻滚而下。山沟壁上长着一棵小树,恰巧将两人挂住,阻了那下坠之势。两人松了一口气,彼此对视一眼,秦与意开口安慰道:“大难不死必有……”

  “后福”二字未出,便闻得咔嚓一声,那小树再也承受不住重力,齐根断裂开来。两人又是一阵兵荒马乱,此时容小侯爷急中生智,连忙出手扣住山沟壁,硬生生将五指插入其中,下滑了好一阵,才停了下来。

  秦与意被他拉着,抬眼看见他右手五指鲜血淋漓,简直不忍心再看下去,开口道:“你放开我,让我摔下去吧。这样你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不要。我可不想生孩子。”容小侯爷黑亮的眼睛看着她。

  过了半晌,秦与意才反应过来,小侯爷这是说了个冷笑话。她咧开嘴,笑了笑,又哽咽道:“你还是放开我吧。你的手……”

  小侯爷额头上泛出如豆大的汗珠,他勉力开口道:“你记得我叫什么名字吗?”

  秦与意有些反应不过来:“容……你叫容……”

  “我叫容笃,情深意笃的笃,记住我的名字,秦与意。”小侯爷咬着牙,“我要是坚持不住了,你愿不愿意和我一起死?”

  秦与意泪珠涟涟,点了点头。

  小侯爷松开手,两人顺着山壁滚了下去。

  在摔下去的一刹那,秦与意终于想起来了,五年前,秋岚山脚,她偶遇一个少年。这个少年当众送了她一个花冠,却被她摔在地上,骂了一句登徒浪子!

  小男孩面目白皙秀气,双眼盈盈有神,软绵绵的样子好似一个白嫩嫩的包子,此时这包子的脸上却是愤慨不已,指着秦与意大叫道:“你这个骗子!”

  小时候的秦与意头戴花冠,打扮得像个小新娘,身旁还站着个小男孩。她一脸纳闷地看着他:“我什么时候骗过你了?”

  小男孩冲上来,抓下她头上的花冠扔在地上,踩了几脚,大声哭骂道:“你昨天说要做我的新娘子的!你骗人!”

  秦与意醒了过来,第一个反应是,手好疼!

  接着,身上的触觉似乎都醒了过来一般,浑身各处都疼痛不已。她记得的最后一件事,就是她同小侯爷一起摔下了山沟,她被小侯爷抱在怀里,应该未曾受什么伤才对。倒是小侯爷,也不知怎样了。

  秦与意动了动脑袋,便看见床边坐着一个人。

  一个年轻男子,唇红齿白,眼睛黝黑而清亮。

  “你……”秦与意开口,便听见了自己女孩子的声音,“我们换回来了?”

  年轻男子点了点头:“这里是我师傅住的地方,前几日他出谷,恰巧捡到我们了……”

  “哦。”秦与意慢腾腾地答了一句。

  室内一时无声,某种微妙的气氛在两人周身环绕。

  终于,小侯爷咳了一声,别别扭扭地低下头:“这些日子,你我对彼此都已经了如指掌,你若是觉得我占了你便宜,我愿意对你负责。”小侯爷将头扭向一边,耳根子却是不由自主地红了。

  秦与意:“……”

  小侯爷有些紧张地开口道:“你不愿意?”

  秦与意:“死都愿意和你一起死了,生又怎么会不愿意。不过……”

  “不过什么?”容小侯爷抬起头,惶急地开口。

  “我的手被你捏得好疼!”

  小时候的秦与意看着地上被踩得稀烂的花冠,哭了起来。

  一旁的小容笃拉着她的手:“你愿意做我的新娘子,我就送你一个!好不好?”

  “好。”秦与意点点头。可是她没等到花冠,第二日就被奶奶送到了京城。

  五年前她因没认出小侯爷,所以错过了那个花冠,现在再收下应该不迟吧?

  秦与意坐在草地上,托着下巴看着容小侯爷用灵巧的手指编花冠,嘴角露出一个微笑。

  ……

  温婉晴天有话说
  文章来源于每天读故事,喜欢的朋友可以留下你们的评论。

  (完)
分享到:
发表评论(文明上网,友善发言,匿名评论无需登录)
还可以输入:400 个字符
评论列表2 条评论
温婉晴天2020-08-12 22:24回复
[//@°嫑怹°]谢谢!
丧茶2020-08-12 21:34回复
👍好文,赞!
本文用户信息
用户昵称:温婉晴天
文章总计:751
个性签名:温婉一笑,晴天自来。
本栏近期热门
本栏最新文章
网站首页|关于本站|网站地图
文字站感谢每一位喜欢本站的人,欢迎将本站分享给你的朋友!最温暖的文字记录站 ─ 文字站!文学交流群: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若无意侵犯您的权利,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蜀ICP备14019085号 Copyright © 2015 文字站 www.wenzizhan.com 版权所有
分享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