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美文 情感文章 散文随笔 生活随笔 心情日记 现代诗歌 古词风韵 爱情故事 语录名句 微小说 影评 杂文 佳句
×取消主题

南城北墙

发表时间:2020-08-12用户:影月弦晨阅读:211
01:37,北墙外紫酱屋,我,橘柚,放下手机,关灯睡了……可是我睡不着,我想起前些天的一些事情,又开了灯。
“我将空空的眼神都深深的藏在我长长的刘海背面/确定你离开我才能表现出留恋/你像翩翩的情书被我偷偷的加进沉沉的思念/会让人沉湎 /惹人怜”
这是《自卑感》里的一段歌词,今天小妮写在一页纸匆匆递给我的,我初看,不明白她是什么意思直到后来……听了好多遍这歌,还是不懂。
小妮是个平日跟我不怎么来往的女孩子,她特安静,班里其他女孩子吵着闹着的时候,她一个人也是看着书,是不是会看笑,她笑起来特别甜,就像冰糖葫芦那样,甜而不腻,小呢真名叫栀枳,她小时候嫌写着麻烦,就任性给别人说自己叫小妮,一直用到现在,不过嘛,小呢听着挺可爱的,不过我还是喜欢栀枳,这多文艺。
我在班里,也就属于那种一般般的男孩子,不争不抢,小众一派,跟女孩子玩的多一点,关系都还不错,就是你不找他们,他们没人找我,也没太想去了解谁谁的,校园里谁还没有个八卦闲话唠叨,我不喜欢,所以,一但别人对我太好我就会刻意回避,保持距离,不是我不相信别人,是我确实不愿意。
“呐,橘柚,给你——”
当时我周围一圈的同学都呆了,我也呆了,这是小妮?那个安静的小呢?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小呢?
“那去呀,你还要我拿着多久?”
“哦哦!好,给我吧~”
小呢递给我就走了,就走了?废话,还有两分钟下课了,人家能不走,别人是走读,可以提前五分钟的,因为你这节多了的自习课人家晚走课三分钟呢,好像也是哦。她递给我我就一股脑的往包里塞,活怕别人看见,当时我一个寝室的室友就乱起哄——“天呐,不公啊,橘柚都要脱单了,我居然还是个在游戏里混的单身狗”。我有看见,不远处有个女生也是呆呆的看着这一切,事后,也只是趴在窗边,转笔,偶而停下来写着什么。我收拾好书包,装好笔和书,还有哪张中国地图,去食堂吃了饭,嗯——糟糕的一顿午饭,土豆片夹生,红烧肉也是腻的不行,可能稍微好一点的只有那年萝卜青菜汤了吧,果然,最朴素的才是最好的,之后,就是之后的事了。
回寝室,室友吵着要看纸条,我白了他们一眼,往厕所走去,还好,他们也只是闹闹,没有为难我,我拆开刚刚塞进包的纸条,小小一团,其实我也挺好奇的,写的啥呢?不会……哈哈哈,正经点,橘油,你想啥呢,
“柚子,你嘀咕啥呢,莫不是……”
“没有,没有,我还没看呢,枫哥,”
“好好好,对了,待会你出来,枫哥有点事找你帮个忙”
“好,枫哥,没问题,我待会出来找你,不过你得等一等,今儿肚子有点不舒服”
“呵,你还跟哥耍花样,快点看把你,还肚子疼,今天食堂的饭菜你又不是没吃,那点罗卜白菜能吃出什么问题”
“害,哥你真是,怎么不配合我,好好好,我知道了,枫哥你去忙吧”
“好,快点哈,别给厕所搞得乌烟瘴气”
“哈哈——不会啦,过一会就出来”
“我丢,好家伙,大白菜你都能搞出这味,”
“橘柚!!!咱们能不搞生化武器——我们这里都有味了”
“那有,这……前两天的存货,咯咯~,你们那嚷嚷啥呢,上个厕所你们还不许有味呢?你不想想你们自己!你说是吧,枫哥”
“你这小伙子,话里带话的,快点吧你,真是小调皮”
“得嘞,枫哥都发话了,这……也不能强人所难呀,咯咯……”
小心翼翼打开纸条,嗯哼——这啥?有书名号,有斜杠,应该是歌词,去搜搜吧,《自卑感》,这是什么鬼,小呢给我这个干嘛?
宿管(管寝室的老阿姨):“请各位归寝的同学,抓紧时间午休,不要再在走廊跑了,接热水的也不要去了,回寝室,抓紧时间午休”——这烦人的话语,就不能改改。”
后来我出来的时候,记得枫哥找我有事来着,不过,他却睡着了,手里捏着一张纸条,是给我的。
“橘柚,你是我兄弟,小呢她喜欢你,我清楚,我知道你是个什么样的人,以后对她好点,好好珍惜。”
她喜欢我……她喜欢我嘛?不知道,也许吧,我上床睡了,依稀在梦里看见小呢哭着拉我衣服,她背后,是枫哥,他只是远远的看着,手里揣着纸,也不流泪新三压。我像一个无情的坏人,不停推拉小呢的手,她手是有温度的,可是我不知道怎么去跟她讲……
中午13:10,学校起床铃响了,寝室几个像往常一样去了学校,不同的是,枫哥好像对我不那么坚强了,眼角有些泛红,我们都知道,这是为什么。
下午几节课无聊死了,嗯嗯,小呢请假了,请的病假,老师一句话也没说,同学也不敢问,平时有同学请假老师都会提的,这次,不一样,所有人好像都明白,这次不一样,我和枫哥我明白,这次不一样。
小呢好久好久没来上课了,明明只是两个七天,后来,枫哥去问了,老师说:“小呢,她身体不好,学校的饭菜她吃了不行。天天走读她身体也吃不消,”
枫哥楞住了,他以前知道小呢身体不是很好,不过他只是觉得小呢不能做剧烈运动而已,不想到如此严重。
他支支吾吾问老师:“老师,小呢,得了什么病呢?”
“这个,我也不太清楚,好像是……”
后来,枫哥也退学了,说是家里承担不起他继续读下去了,我得出去挣钱给7岁的妹妹,送她上学,退学那天,枫哥来找我,提了一瓶啤酒,我陪他喝了两杯,他好像挺开心,又不是那么开心,他跟我讲:“橘柚,我找到她了,就在南方,就在南城里,那是个美丽的地方,我要去哪里,我要去找我自己”
“去吧,哥,替我告诉她,她喜欢错人了,我只是把她当妹妹看,还有你把这个给她吧”
“嗯——好吧……”
我给她的,不过是一段歌词,
“我把卑微的心愿都小心地写在我厚厚的日记里面/等到人一散 才翻出来 看一遍/你是美丽的诗篇不着一字地把我的故事新编/等在下一次失眠”
02:17,夜深了,我不自卑,也没有枫哥勇敢,只是今夜失眠。
一个春,一个夏,一个秋,一个冬……高三毕业那天,我收到一封信,里面是小呢寄给我的。
一份栀子花的标本,落款是她的名字,栀枳,她在南城,我在北墙,明明只有几千公里,像是隔了一个世界。
我回了她一份信
“……知你心中山海,懂你梦里川河,花草池塘,山肴野蔌,愿你余生安好。”
吧嗒——我关了灯,还是那个灯,还是那个人,不是那个夜,不是那些人,我从人海来,也该回人海去了,很多时候,我只能说,“我知我喜乐,纵情跋涉,自有我应得的结果”
08:43,叮铃铃~,开灯,我,橘柚,滑开手机,页面是那份桅子花,怡秋给我发了早安,还有一句,
“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这个秋天,忘了她,我陪你,吃柚子好不好?”
噗——我笑了,真是的这家伙,
“好好好~听你的”
啊——今天是个晴天,出去跑步吧,我还是想找个机会去看望他们,
只是,后来,他们没了踪影,我抱着怡秋哭了一晚,男孩子的眼泪,痛到心坎了,比女孩子还要不值钱。
那晚,不是失眠,是一个生活的离别,是……是我现在只能怀念。
“我把卑微的心愿都小心地写在我厚厚的日记里面
等到人一散 才翻出来 看一遍
你是美丽的诗篇不着一字地把我的故事新编
等在下一次失眠”……
等到人一散,琴弦才会让你心痛,后知后觉,思念是那样浓~
分享到:
发表评论(文明上网,友善发言,匿名评论无需登录)
还可以输入:400 个字符
评论列表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本文用户信息
用户昵称:影月弦晨
文章总计:78
个性签名:世界你经管来伤,我有各种坚强!
本文所属文集

来源:原创
文章数量:26 篇查看目录
本栏近期热门
本栏最新文章
网站首页|关于本站|网站地图
文字站感谢每一位喜欢本站的人,欢迎将本站分享给你的朋友!最温暖的文字记录站 ─ 文字站!文学交流群: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若无意侵犯您的权利,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蜀ICP备14019085号 Copyright © 2015 文字站 www.wenzizhan.com 版权所有
分享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