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美文 情感文章 散文随笔 生活随笔 心情日记 现代诗歌 古词风韵 爱情故事 语录名句 微小说 影评 杂文 佳句
×取消主题

公开课

发表时间:2020-09-25用户:罹龙乾阅读:142
   距离高考还有41天的时候,我们仍然被要求上一节公开课。这是全年级统一的,每个科目都要上一节,语文、数学、英语可能上两节(文理各一节),也可能只上一节。
   作为文科班的我们接到的通知是上一届地理公开课,听到这个消息时,哀嚎声四起,或是不想上公开课,或是认为延误复习进度,到这都不算什么了,延误复习进度的这个只能算是其中之一。而且,这已经是木板钉钉的事了!上公开课的时间定在星期三那天上午,也就是五月二十七日上午。部分同学问韦佳老师为什么不选择六班,那可是文科拔尖的班级,课程与成都七中同步,听成都直播课,吹的是空调,过道更是可以赛马。听说去年学校之所以对作息时间进行调整为与成都七中同步,是出于这个考虑,于是全校师生沾上了福气,一同与他们“享福”了。当然,也不只是六班与成都七中同步,七、八、九班以及高一高二部分班级亦是如此。
   对于他们提出的问题,韦佳老师给出的答案简洁干练:我们磨合的时间久一些!也确实如此吧!毕竟自高一开始,她便一直上我们的地理课了,虽然有些同学是在进行文理分班后才与她接触,但是如今大家都已到了高三最后一个学期,少说也有一年多了吧!而六班,她是上个学期才接手的,只算得上是个后妈!尽管如此,对于她而言,这还是比较有成就感的!为什么不选择别的老师而偏偏选择了她?这是领导的重用无疑!同时,也是对她努力工作的认可!于是她撇下了带了一年多将近两年的二十二班。或许他们是幸运的,或许是不幸的,得与失或许是共存的!
   我有几个同学在六班,有一次考试的时候,我恰巧与她在同一个考场里,又是前后桌,因此便有了几句闲谈。她问我韦佳老师怎么样?我憋了半天也憋不出个合适的词语来形容,最后从齿缝间跑出了个“还行”来,她微微点头,或是认可,或是示意我她知道了。紧接着,她又说:“其实我们班的人并不喜欢她,每次她来上课的时候,地理成绩好的同学都两耳不闻周边事,一心只看手中书。”然而韦佳老师却不这么认为,她是这样对我们说的:“大家认真点吧!我在六班上课的时候,他们都是认认真真地在台下听讲、做笔记,学习氛围可比我们好多了。”
在上公开课的前一天,我们班有一节地理课,准确地说,这应该算是一堂彩排课。而在课前,韦佳老师便已经让我们提前去“预习”了。公开课上要讲的内容是地域农业可持续发展,这是紧密承接上一节“地域农业区位因素”的。韦佳老师通过幻灯片将主要内容呈现出来,以地域农业可持续发展为中心,通过几道题目对其进行讲解,这些题目都是韦佳老师精心挑选的,但是用她的话说,这些题目含金量较低,体现不出她的教学水平。不过做出这样的选择,她显然是经过了一番深思熟虑。自然地理含金量高,可是老师讲得不亦乐乎,学生却是听得一头雾水,终是无用之功。
   在彩排课上,韦佳老师突然问我们是属于“场依赖型”的还是属于“场独立型”的,只言片语四起,叽叽喳喳,有些喧嚣,有些令人烦躁!于是我大喊一声“不知道”,韦佳老师嘴角微微翘起,露出那洁白的牙齿,她倒是笑了,笑得如此的意味深长!于是解释了一番“场依赖型”和“场独立型”,她说:“所谓的‘场依赖型’就是台下人越多,做得越好,而‘场独立型’则是与之相反的一个概念。”
   又说:“我就是场依赖型的,不知道大家是属于什么类型的。其实一个人参加的比赛多了,你也就成了场依赖型的人了。”
   我们顺着韦佳老师制作的幻灯片,从头到尾把这个流程走了一遍。到了尾声,40分钟的一节课才刚过半,于是韦佳老师便斟酌着插入新题目。当然,在走这个流程的过程中,我们省去了思考问题的环节。在斟酌是否插入新题目的同时,韦佳老师还特地点了几块区域,她说明天真正开课的时候,这几个区域都可以积极回答问题,踊跃参加课堂互动。
   这些事情已然布置妥当,现在便是静候明日的到来了。尽管如此,韦佳老师仍旧不放心,她还特地将幻灯片的内容打印出来,并且发到我们每个人手中。她三令五申:必须提前“预习”!但!不可以在上面直接答题!
   吃过早餐去到教室,我们进行了位置调整。要来听课的地理老师有25位,我们必须腾出点空间来。我们班不仅人多,书也多,勉强留出一条瘦子侧身过的过道,却都被一堆堆书挤满了,过路的蚂蚁宁可走陡峭的墙壁,也不愿迷失在“书海”中,坐在靠墙处的我就时常看到一条条红线从墙壁上、窗台上走过。
   直到腹中初来乍到的早餐消化殆尽,位置才勉强调整完毕。单人单桌的第一组和第五组分别与第二组和第四组合并,同时又进行了移项,把最后那排移到中间来,让双人桌的第三组变成三人桌。并且把过道里的书箱拖到门外进行合并。又一片书的海洋!按照课程表的安排,上午是有一节地理课的,韦佳老师也没有交代清楚,因此我们都以为上公开课是在那节地理课上,结果第一节课下课,夹在中间的我们便被一阵喧闹声笼罩起来了。隔壁班也在上公开课,是政治课,班主任正拿着笔和纸到隔壁班去听课。
   班主任前脚刚离开,韦佳老师便驾到了,于是我们下意识地取出韦佳老师发下来的那张关于公开课内容的资料。走廊上站着三四个新人,我没有戴眼镜,视线模糊不清,所以把那几个人错当成班上同学,险些一巴掌下去,幸好中途止住了。上了课后,我才发现他们是到班上来听课的地理老师,男男女女,高矮不齐。他们都是本校年轻教师,从他们的脸上,我更是无法看出他们与我们的差异!
   我们班是文科班,七十多个人,而男生仅有十四个。在本校发展史上,按男生人数最少排名,我们班可以挤到第三名。位列榜首的那个班级,男生人数是个位数;排行第二的那个班级男生人数是两位数,但要稍微比我们班少一点。在来听课的这些年轻教师中,有两位年轻男老师眉清目秀,生得百般俊俏,惹得班上五十多位女生一阵尖叫,于是公开课在五十多位女生的尖叫中按计划进行。
分享到:
发表评论(文明上网,友善发言,匿名评论无需登录)
还可以输入:400 个字符
评论列表1 条评论
温婉晴天2020-09-26 07:25回复
👍好文,赞!
本文用户信息
用户昵称:罹龙乾
文章总计:84
个性签名:发挥想象力,写好每一个故事,别脱离现实生活……
本文所属文集

来源:原创
标签:散文
文章数量:12 篇查看目录
本栏近期热门
本栏最新文章
网站首页|关于本站|网站地图
文字站感谢每一位喜欢本站的人,欢迎将本站分享给你的朋友!最温暖的文字记录站 ─ 文字站!文学交流群: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若无意侵犯您的权利,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蜀ICP备14019085号 Copyright © 2015 文字站 www.wenzizhan.com 版权所有
分享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