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美文 情感文章 散文随笔 生活随笔 心情日记 现代诗歌 古词风韵 爱情故事 语录名句 微小说 影评 杂文 佳句
×取消主题

黄大仙

发表时间:2018-03-18用户:文字君阅读:396
  一九三八年一天,处于日伪统治下的哈尔滨街头突然热闹起来,有几百人正围着一个汉子齐声喝彩。那汉子不是别人,正是名闻关东的黄大仙。黄大仙名字的由来,正因为他姓黄,又养了许多黄鼠狼,至此,黄大仙的名字就叫开了。
  只见黄大仙的面前的那只黄鼠狼足有一尺多长,毛发金黄,红若血。这时,只听黄大仙口中振振有词,那金毛黄鼠狼便翩翩起舞;边舞边吱吱地叫着。时间不长,在众人的脚边竟聚了几十只老鼠。众人正在惊讶,黄大仙自腰间取出一条麻绳,依八卦打结,掷于地上,只听一声断喝:吓得老鼠马上各就各位。那老鼠仿佛久经训练,十只一级,各掘八卦方位,那只黄鼠狼独占卦心,如同统帅一般。只听黄大仙又一声断喝:“走八卦,串五行。”卦内诸鼠在黄鼠狼的带动下徐徐贯行,绕八卦转圈,众人齐声喝彩。
  这时,圈外突然有人高喊:“好!”随着喊声,他便挤进圈内,冲黄大仙一抱拳:“在下李歪嘴儿有礼啦!”黄大仙见有人施礼,便喝住群鼠问:“何人施礼:“家父久仰大仙的道行,无奈疾病缠身,能否请大仙到寒舍一展绝技, 以了家父心愿?”那李歪嘴子见黄大仙正在犹豫,便冲人群中一挥手,一个随从立即递上一只沉甸甸的包裹。李歪嘴子接过包裹又冲黄大仙施礼:“光洋百元,敬请笑纳。”黄大仙接过包裹哈哈大笑:“我黄大仙街头卖艺,无非是养家糊口。这位贵客礼下于人,必有所求,请便!”说着,便怀抱那只黄鼠狼,在众人的注视下,登上了李歪嘴子的吉普车。吉晋车飞快地驶出哈尔滨。几个小时过去了,仍没有停的迹象。道路却越发崎岖起来,望着眼前绵延起伏的山林,黄大仙不禁警觉起采,凭直觉他感到吉普车正驶向神秘莫测的亚布力山区,而山区里除了土匪就是抗联。这个李歪嘴子到底是什么人?黄大仙越想却觉得不对头,便大声喊:“停车!”可那吉普车不但不停,反而加大了油门,黄大仙仿佛意识到什么,用肩膀猛地撞开了车门,正准备跳下车,便觉得一支乌黑的枪口正抵在自己的脑袋上。回头一瞧,又禁不住大吃一惊,拿枪的不是别人,正是那个李歪嘴子。只听李歪嘴子恶狠狠地说:“想活你就好好地待着,想死你就往下跳!”黄大仙听罢,只好者老实实地关上车门,缩回了车里。也不知驶了多久,吉普车停了下来。只见几个持枪的日本关东军跑了上来,没容分说,把黄大仙的双眼蒙个严严实实。
  黄大仙被带进客厅时,才把他的跟罩摘下。映入他眼帘的是面日本关东军的膏药旗,黄大仙的心里便明白了八九。这时,屏风后传出一声大笑:“哈哈!大仙先生,久违啦!”话音刚落,从屏风后闪出一个蓄着八字胡的矮胖子。黄大仙冷冷地躲过八字胡递过来的手,他不明白日本关东军为什么把他自己骗到亚布力。八字胡也看出黄大仙的犹豫,用手指着李歪嘴子说:“你的,跟他说明白了。”“哈依!”李歪嘴子一个立正,接着,阴阳怪气地向黄大仙道出了一个骇人听闻的阴谋。原来,这正是日本关东军731部队的一个秘密生化试验场,专门研究细菌疫苗的。那个蓄八字胡子就是细菌试验场的最高指挥官,名字叫鸠山。为了对付赵一曼的珠河抗日游击队,鸠山接到关东军司令部的命令,要抓紧研制鼠疫疫苗。但亚布力的老鼠仿佛通了神似的;任凭鸠山撒开人马去抓,除了用鼠药药死的几只外,连只活鼠的影子也见不到。而死鼠是没有试验价值的。正在鸠山一筹莫展的时候,那个李歪嘴子翻译向鸠山献上一计:“只要找到黄大仙,何愁抓不到老鼠?黄大仙清楚,如果不答应合作,日本鬼子不会让他活着走出这里的。于是应道:,“合作可以,但有个条件!”鸠山听了喜上眉梢:“说,你的快说!”黄大仙接着说:“我家世代已戏鼠为生,但从来没伤过一只鼠的性命。我黄大仙别无所求,一只鼠一块光洋,容我日后为鼠辈们赎罪用。”“一只鼠一块光洋?你他妈的耍皇军哪?”李歪嘴子顿时大怒。“发怒的不要,统统的给!难得大仙如此义气,统统的给!”送出黄大仙后,李歪嘴子立即凑过来点头哈腰地问鸠山:“太君,这买鼠钱太贵啦!”鸠山把眼一瞪:“你的,中国人的不是!钱的再多,他的能带出去?”李歪嘴听罢心领神会,连连点头:“太君高明!太君高明!”至此黄大仙每天早晨都被日本关东军带到化验室的门前振振有辞地指挥着怀中的黄鼠狼翩翩起舞。说也奇怪,那黄鼠狼一跳舞,一只接一只的老鼠便毫无顾忌地钻入早已准备好的鼠笼,又一笼一笼地被抬进鸠山的生化试验室……
  有了黄大仙的帮助,鸠山的鼠疫提取异常顺利。只要将这些带鼠疫的老鼠放进珠河游击区,珠河县的抗日游击队就会不攻自亡。这一天,鸠山突然接到上级的情报,珠河抗日游击队准备袭击生化部队。鸠山心中暗喜,派飞机将鼠疫弹投到了珠河抗日游击区。鸠山这几天的心情特好,估计不出十几天,珠河抗日游击队就会横尸遍野。半个月过去了,珠河抗日游击队正在攻打阿城县城。鸠山听了情报后大吃—惊。按照时间推算,珠河抗日游击队早就该暴发鼠疫了,可现在?难道他们有抵抗鼠疫的特效药?不可能!
  就在鸠山连连摇头,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这时门突然被推开了,李歪嘴子跌跌撞撞地闯了进来:“报告长官……鼠…鼠疫……”,鸠山听罢顿时傻了眼,急忙赶到病房,见几十个日本兵面红耳赤,这分明是鼠疫的特征啊!“八格!为什么不注射鼠清?”鸠山怒不可遏地问。“鼠清……鼠清……全不见了!”鸠山气急败坏,突然起了黄大仙:“八格,大仙的干活!”急忙派人去找黄大仙;可黄大仙却早日不见踪影,那满满的一大堆大洋也分文不见啦!鸠山气得眼睛都红了。猛地拔出指挥刀,疯狂地咆哮着:“追,冰天雪地,量他跑不出山林!”
  且说黄大仙正在密林中深一脚浅一脚地跋涉着。见追兵赶来,便将黄鼠狼抱在胸前,低低地说着什么。此时跟在黄大仙身后的鼠群像突然得到了无声的命令,都停下脚步静静地望着黄大仙。突然,黄大仙将黄鼠狼放在雪地上,又轻轻地说着些什么。只听那黄鼠狼一声尖叫,带着鼠群一溜烟似的向前跑。黄大仙却毅然转身向来路往回跑。鸠山望着向他跑来的黄大仙顿时来了精神,嘶哑着嗓子叫喊:“八格!抓活的干活l”
  黄大仙又被五花大绑地带回鸠山的老巢。鸠山顾不得休息,恶狠狠地问道;“八格!疫鼠的干活?”黄大仙哈哈大笑:“小鬼子,那些疫鼠弹里没有一只疫鼠,我能让它们进来,就能让它们出去。我是特意还你疫鼠的!”说着,黄大仙微闭双眼,嘟嘟嚷嚷地念起了咒语。顷刻间,一只只老鼠从四面八方赶来,个个眼红如火,神情亢奋。“疫鼠的干活!”鸠山一个侧翻,连人带椅地向墙上撞去。只见墙上瞬间出现了一个暗道,鸠山连滚带爬地钻了进去。只可怜了那李歪嘴子,转眼间就被成千上万只老鼠包围了。几天下来,身染鼠疫的的小鬼子相继死去,再得不到鼠清,那些被感染的小鬼子只有死路一条。鸠山孤注一掷,决定连夜提审黄大仙。只见黄大仙若无其事地看着鸠山,一言不发。李歪嘴子慌慌张张地闯进采报告:“鼠清……鼠清全不见了:“什么?”鸠山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这时黄大仙发话了: “不信吗?我告诉你在什么地方!”“在什么地方?在东北抗日联军珠河游击队!”“珠河游击队?”鸠山像被马峰蜇了似地跳起来,脸上的肌肉哆嗦着。他猛然想起了那一群首尾相连的老鼠,又绝望地问:“那些大洋也在珠河游击队?”“一点也不错!”黄大仙昂然地答道;“你……你……什么的干活?”“我是赵一曼政委的通讯员!”黄大仙一字一顿地回答。 “八格!”鸠山猛地拔出战刀,向黄大仙劈去。 说时迟,那时快,突然千道闪光从天而降。只听哎哟一声惨叫,鸠山的洋刀走偏,当郎一声掉在地上;鸠山定眼一看,是一只黄鼠狼咬掉自己的耳朵半边脸已是鲜血淋漓。鸠山怪叫着拾起洋刀,疯狂地向黄鼠狼追去。只见那黄鼠狼腾挪闪跳,口中吱吱有声。随着它的叫声,一只又一只老鼠不知从哪里钻了出来,向鸠山扑去。很快,鸠山的周身爬满了疫鼠,咬得他喊爹叫娘。借此机会;那黄鼠狼飞快地咬断了黄大仙身上的绳索,他抱着黄鼠狼一个旱地拔葱,冲出屋顶,瞬间就消失在茫茫雪海中。突然,外面传来密集的枪声,鸠山想到他的弹药库可能有什么事儿,提着洋刀向弹药库奔去。在惨白的汽灯下,他见弹药箱整整齐齐地码在地上,里面竟空空如也。他望着遍布库房的一个又一个鼠洞,他一下子啥都明白了,“哇呀”一声怪叫,面对东方跪了下去,缓缓地将洋刀对准自己的腹部,猛地刺了进去。瞬间,他脚下一片血红。
  自那以后,731的鼠疫部队在亚布力消失了。人们在当年的细菌加工厂的废墟上发现了一个木牌子,上面写着“鼠军”二字。珠河游击队的新任政委赵尚志说,那是他的特务连长黄大仙的手迹。
分享到:
发表评论(文明上网,友善发言,匿名评论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还可以输入:400 个字符
评论列表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本文用户信息
用户昵称:文字君
文章总计:9574
个性签名:文字站官方账号,收录经典美文!
本文所属文集

来源:原创
文章数量:31 篇查看目录
本栏近期热门
本栏最新文章
网站首页|关于本站|联系我们|网站地图|常见问题|手机客户端
文字站感谢每一位喜欢本站的人,欢迎将本站分享给你的朋友!最温暖的文字记录站 ─ 文字站!文学交流群: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若无意侵犯您的权利,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蜀ICP备14019085号 Copyright © 2015 文字站 www.wenzizhan.com 版权所有
投稿
分享
导航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