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美文 情感文章 散文随笔 生活随笔 心情日记 现代诗歌 古词风韵 爱情故事 语录名句 微小说 影评 杂文 佳句
×取消主题

跨过千年来爱你之二

发表时间:2018-12-27用户:温婉晴天阅读:259
  【代妹出阁:淡然】
  (1)
  慕容王府为慕容枫早已经准备了丰厚的嫁妆,一则是为了面子,二则也是因为对这个女儿多少有些愧疚之意,三则也是不得不如此大张旗鼓。一直没有人知道慕容王府三小姐因为不愿嫁给四太子而长跪拒婚的事,城中百姓都只知道慕容王府又有一位姑娘出嫁,且同样嫁给了一位太子,虽然这位太子名声不好,但对于平常百姓来说,能够嫁给皇亲国戚是做梦也不敢想的事。
  任由喜娘为自己打扮,白敏两眼不睁,面色平静如水,看不出喜悲,耳边只听得喜乐声声,锣鼓震天,人声鼎沸。慕容夫人让春柳、春桃随她一同进宫,至于留或不留由她自己决定。
  花轿坐的让她昏昏欲睡,摇啊摇,很有节奏和规律,想不出从慕容王府到皇宫竟然有如此远的距离,白敏心中估计,应该差不多得有两个多小时的时间才到。一路上她懒得看,喜帕遮着她被脂粉修饰过的脸,她靠在花轿内的坐椅背上打盹。喜服红的让她眼晕,凤冠压得她两个太阳穴隐隐做痛。
  终于到了,晕晕糊糊的被人搀下轿,按着冗长的仪式一步一步进行着,她形同木偶,任人摆布,只想着马上找个地休息,喝口水,吃点东西,她实在是又累又乏又渴又饿,早知如此,上轿的时候真应该让春柳为她准备点吃的藏在身上。新郎伸过了手,白净修长,指甲也干干净净。但白敏却感到一种不加掩饰的冷漠和拒绝,连红艳艳的喜服也压不住这种排斥。她机械的将手搭在对方的手上,感觉就象放在了冰块上一般,那一刻她竟然突然间有些清醒,仿佛从头顶凉到脚尖一般。
  不用问,白敏也知道,这位四太子对慕容枫的嫁入根本就不欢迎,这样也好,你无情,我无意,刚刚好可以落得个各安本份。
  (2)
  好不容易完成所有的仪式,白敏被人搀进新房,坐在床边,她长出一口气,刚要掀起喜帕,听得春柳在一边着急的提醒:“小姐,您不可以自己取下喜帕,要等新郎官为您取下才成。您要是破了规矩,四太子一定会大怒。奴婢看他不是个和气的人,和大太子一点也不同。”白敏叹了口气,只得忍了,已经这样了,如果真出什么差错,害得慕容王府几百口子人为自己殉葬,说不介意归说不介意,她还真是不忍。这位四太子对慕容枫全无情意,如果真是个无情无意的家伙,以他贵为当朝四太子的身份,难免不做出让她为难的事来。
  这一等就等到天黑,四太子才醉醺醺的归来,一身的酒气,脚步踉跄。一进门,他就完全无视白敏的存在,嘻皮笑脸的与春桃调起情来,听他言语间,好象曾经去过慕容府,见过春桃。
  白敏初时尚且忍着,可她实在是又渴又饿,又累又乏,耳听得四太子言语轻佻,喜帕下方可见他们二人好象还搂搂抱抱,白敏觉得火气就呛在嗓子眼那,着急欲出。
  “四太子是吧?”
  白敏觉得自己说话的声音都些隐约的嘶哑之意,幸好还压得住火,没必要和一古人生气,就全当是后人不记前人过。
  “能不能麻烦你先帮我把喜帕取下来,再和春桃姑娘卿卿我我呀?”
  司马锐吓了一跳,白敏的声音出现的非常突然,他进来的时候确实是没把坐在那的白敏当成一回事,他原本要娶的是慕容雪,却没想到慕容青良那个家伙竟然从中做梗给他换成了慕容枫,那个慕容家的木头疙瘩,而且还让他兄长司马哲亲自出面斡旋,说服了祖母和母后。其实他原意也并没有真的就打算结婚,只不过是随兄长去慕容王府玩的时候见了慕容雪一面,一见之下惊为天人,母后一直逼他成亲,他说行,那我就娶慕容雪吧,没成想,最后给他送来了一个慕容枫,那日也在府中见过慕容枫,和慕容雪一比,简直丑小鸭一个,木木的,全无趣味。
  司马锐一笑,阴恻恻的说:“臭丫头,我司马锐生平最讨厌被人摆布,你家那个老家伙竟然给我偷梁换柱,把个美人换成木头,我不找他麻烦已是极大恩典,你竟然敢出口吩咐我为你揭喜帕,信不信,我这就以一个以下犯上的罪名治了你全家!”
  “我信。”白敏懒洋洋的说,治了慕容全家与她何干,况且也不是她想嫁,看来这位四太子也许是想娶慕容雪,没想到最后骑虎难下娶了慕容枫:“这样更好,你喜欢慕容雪,也非我白,慕容枫想嫁你为妻,不过是父母之命,我违拗不得。既然你无情,我无意,大家还是井水不犯河水的好。我只是想请你以万金之躯动一下尊贵的手帮我把喜帕取下来,你自可以拥春桃于怀,如何逍遥随您。我只想取下喜帕摘下凤冠,好让我脑袋轻松一下,能够喝口水吃点东西,你可是酒足饭饱,有力气和我发火,我却是又累又饿,如果再这样下去,怕是不用您定我罪名,我也已经名垂史册啦。”
  春柳眼睛瞪到大的不能再大,春桃也吓得手脚发软,心中害怕,如若被慕容老爷知道她与四太子调情的事,怕是杀了她都是轻的。这个要命的三小姐,这一病怎么病得脾气如此大,竟然敢和四太子讨价还价。
  司马锐又是一愣,那日所见的慕容枫几乎没说过一句话,今日怎么如此灵牙利齿?!
  “如果我就是不答应呢?”
  白敏叹了口气,“我现在脑袋疼,能不能不问问题?”
  司马锐轻轻一抿嘴,转身出去,走到门口,顿了一下,右手一挥,白敏只觉得眼前一亮,喜帕已经飘落在自己膝上。
  “春柳,快点端杯水给我喝,渴死我了。”
  白敏看也没看消失在门口的四太子:“算啦,春桃,你去给我端杯水,春柳,你快点帮我把头上的凤冠取下来,它怎么这么沉,压得我头疼。”
  春桃大气没敢喘,急急忙忙端了杯水来,白敏一口气喝下:“再去倒一杯,看看有没有可以吃的东西,我想应该还有点心吧。多拿些过来,想必你们也饿了渴了,不必拘束,吃喝随便。”
  说着,坐到桌前让春柳帮她取下凤冠,镜中看得见额头已压出一道隐约的血痕和青色的淤痕。摘下沉沉的凤冠,散了一肩的长发,白敏一连喝下五、六杯水,又吃了点点心,就一头倒在床上睡着了,连身上的喜服都没脱。
  临睡前,白敏迷迷糊糊的想:这个大兴王朝,好象挺繁荣发达,衣饰精美,食物也挺可口,之前在慕容王府住的时候吃过几顿饭,口感既新鲜又营养,今晚的点心也不错。
  司马锐一夜未归。
  “小姐,您醒醒,起来梳洗完后,您还得去给太后娘娘和皇后娘娘奉茶请安。”春柳的声音响起时,白敏睡的正香甜。
  “嗯。”白敏懒懒的应声。
  没脱喜服,这一夜睡得真是累,头也隐隐做痛,昨日的勒痕仍清晰可见,镜中那张脸脂粉未卸,看起来有点奇怪,假假的,满布迷茫之色。脱掉衣服,白敏把自己整个泡进温热的水中,眼皮仍在打架,迷迷糊糊任由春柳帮她梳洗。
  “小姐,穿这件,好吗?”春柳拿了件红色的衣裙,问。
  白敏眉头一皱,“去挑件颜色浅淡些的,昨天真真被这颜色晃晕了眼,就要那件水红色的吧,既喜庆又不让我眼晕。——不,把那些劳什子拿一边去,我现在头还痛,看有没有玉制的簪子,束住头发就成。嗯,这个不错,简单又不失高贵,就它吧。”
  推开那些耀人眼目的各色金制钗凤,白敏选了一根玉制簪子,通体翠绿,式样简单但很别致,冷冷的,淡泊宁静,隐隐透出一股王者之气,愈发衬出发之黑,肤之洁。
  (3)
  “是不是太简单了?小姐!”
  春柳有些担忧的说,她觉得白敏打扮的似乎还不如她一个丫头华丽。
  “很好。”白敏微微一笑,看了一眼春柳,发觉她脸上的担忧之意,接着说:“春柳,这样真的已经很好。我如何打扮都不可能讨太后和皇后以及四太子的欢心,毕竟他们属意的是慕容王府的四小姐慕容雪,而非我白,慕容枫,到不如求一个我自在。”
  白敏心里想:第二次差点说出自己的名字了,其实名字不过一个代号,白敏也罢,慕容枫也好,都可以,既是如此,从此刻起,白敏就是慕容枫了,好在,这个名字也很好听。春柳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对镜而视,白敏,不,确切的讲,是一个新的慕容枫,觉得挺满意。镜中的女子,清丽、典雅,极是素净的一张脸,表情淡淡的。
  “我们走吧。”慕容枫拂了一下肩头几缕尚带湿意的长发,抬步向室外走去。“小姐。”春柳迟疑的说,“您要不要等四太子回来一同去?”
  “为何要等他。”慕容枫微微一笑,走到室外的她,阳光下那笑容纯净如水,看得春柳一脸讶然,自从小姐病好后,就如同换了一个人,整个人神清气爽,清丽脱俗。
  由四太子府的丫头烟玉带着,软轿左拐右拐,足足一盏茶的功夫,停在了祥福宫外。由烟玉领着进去,跪下。太后和皇后正在闲聊,大太子司马哲和大太子妃慕容芊陪在一边。除了慕容芊用眼角扫了一眼跪在地上的慕容枫外,其他人好象就没有看见她一般。
  慕容枫垂首跪在地上,安静的就好象并不存在。进来的时候这儿的一位小太监已经轻声宣过:太后娘娘,皇后娘娘,四太子妃来祥福宫请安了。
  所以她乐得不吭不声,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见招拆招。
  太后早已经听到小太监的话,但她故做未闻,和皇后有一句没一句的闲扯,烟玉那丫头原本就是她手底下的丫头,特意送去了司马锐那儿,为的就是了解司马锐和慕容枫的情况。今日一早烟玉就让人捎来了话,司马锐,也就是她的那个最最令她头痛却又最最喜爱的孙子,果然一夜未归。
  但慕容枫并未有任何哭闹言行,竟然一夜安稳睡到天亮?!难道这个慕容枫真是愚笨到如此迟钝?她知道孙儿原本想要娶的是慕容雪,她曾经见过慕容家的四个姑娘,尤其以慕容雪容貌最为出色,而这个慕容枫最是不起眼。可,有司马哲和慕容芊前来游说,再加上慕容青良恳求,一再言说,慕容雪年纪尚小,不能婚配,最后就定下了慕容枫,毕竟是慕容王府的小姐,如果没有那三个比着,慕容枫也是个容颜出众的姑娘,只是可惜太木讷。
  太后心中暗自思忖:如果这个慕容枫真是如此不济,怕是只能再等一年后,为孙儿再将慕容雪娶进门,让她们姐妹二人同伺一夫。
  这局面一直持续了有一顿饭的功夫,司马哲看了一眼妻子,见慕容芊面上已有几分不忍之色,毕竟地上跪的是她一母同胞的亲妹妹,但她又不便出言相助,只得忍着,她也自知,父亲用三妹替换小妹,确有欺君之嫌,父亲疼爱小妹,不惜牺牲三妹的幸福,但以四太子的行事,三妹定是不会有好日子可过,而且只怕小妹终是脱不了要嫁给四太子的,牺牲三妹也只是一时权宜之计罢啦。
  马马哲低头看了一眼跪在地上安静无语的慕容枫,沉吟一下,轻声咳了一声:“祖母、母后。”
  太后抬眼看了一眼长孙,司马哲用眼神示意了一下地上跪着的慕容枫,又扫了一眼身边坐着的慕容芊,以提醒祖母不要太过,好歹也得给慕容芊一个面子,不要令她太伤心。
  “是枫儿吧。”太后立刻慈祥的一笑,好象突然看到了地上跪着的慕容枫,然后假意斥责小太监:“小德子,枫儿来了,你为何不通报?”
  小太监一脸惶恐,明知太后是故意,一时之间竟不知如何回答。地上的慕容枫这才抬起头来,淡淡的笑意,看不出任何不快,声音清柔和缓:“祖母,定是小德子公公怕出声惊扰了您和母后的攀谈,所以才小声小语,到是细心。祖母,您可莫怪他,只叫他下一次声音稍稍大些就好。”
  太后一愣,不仅她觉得意外,房内其他三人也是一愣。慕容芊眼睛睁大,这,这,这哪是素来木讷的三妹的言行?
  司马哲轻轻挑了一下眉,平日见到的慕容枫从不曾如此坦然。
  而太后和皇后二人注意到的却是慕容枫的笑容,她们二人以前也见过慕容枫,但因她沉默不起眼,所以还真没注意过她。但今日一看,到真是眼前一亮,水红色的裙,唯一的修饰就是头上一根玉簪,却飘逸出尘,真真恰到好处,尤其是那笑容,通透明净,清爽不俗。
  太后一时有些语塞:“噢,好。”
  “祖母能允枫儿起来吗,怕是盘中茶水已有些凉意,饮之不妥,可否容枫儿去换两杯热茶?”
  慕容枫看一眼烟玉手中的托盘,心想,怕是那茶早已经冰凉。
  “快起来吧,你瞧,我只和你母后聊天啦,枫儿不会怪祖母吧。”
  太后这才恢复常态,面带慈爱笑容的说。
  慕容枫一笑,唇红齿白,眉清目秀,透着一股可人的清爽感。她站起来,膝头有几分酸痛,但她忽略不计。
  烟玉立刻去换了两杯新茶,递于她,她盈盈一笑,说:“枫儿特意为祖母和母后奉茶,愿祖母和母后日日开心,容颜常驻。”
  太后抿了口茶,似是不经心的问:“枫儿,你的病好了没?”
  慕容芊原本还在诧异三妹的变化,耳听得太后如此一问,立刻吓出一身冷汗,她也知请曹太医前去为三妹诊治的事瞒不过太后和皇后,虽说曹太医是大太子府中的,但毕竟是宫中御医,出宫诊治怎么可能瞒得过太后和皇后呢?只是她们不会知道三妹是因为拒婚才生得病吧?
  “谢谢祖母关心。”
  慕容枫依然面无异色,此地无银三百两,她才不信之前‘自己’拒婚的事能瞒得住宫中的人,尤其是后宫中最有权势的太后和皇后。
  “多亏大姐让宫中曹太医前去替枫儿诊治,真正是妙手回春,现在已经康复如常。”
  太后心中一愣,难道是把事情想得太复杂了,可那曹太医怎敢用假话欺瞒她?虽然他是长孙府中的人,可也只是皇上指给大太子府的一名御医,借他个胆他也不敢欺瞒自己和皇后。
  “是不是有些心病呀?”
  太后放下茶杯,看着慕容枫,声音微有些严厉,纵然孙儿再不济,也轮不到一个小小的慕容枫拒婚。
  慕容枫面色沉静,声音却依然平和:“祖母果真心细,枫儿原以为可瞒得过祖母。枫儿生病确实是枫儿任性,枫儿以前听闻得一些四太子不好的传闻,心中很是害怕,怕一生被辜负,所以去父母跟前请求父母退掉婚事,但父亲大人说枫儿听信谣传,罚枫儿长跪自省。枫儿心中委曲,又感风寒,所以生了病,父母疼惜枫儿,求大姐派宫中御医到慕容王府为枫儿诊治。请祖母莫责备枫儿的父母和姐姐,他们也只是担心枫儿,并无欺瞒祖母之意。”
  太后真真是一愣,看了一眼皇后,皇后也正看向她,两人交换了一下目光,这当真是她们以前见过的慕容枫吗?
  “那你为何又答应了呢?”
  太后稍微温和些问。
  慕容枫眼中似有泪意,但声音中却不大听得出来,“父母之命,做儿女的岂可违拗,而且生养十几年,怎舍得让枫儿受苦,枫儿想定是枫儿耳根软,听了些世间谣传。”
  “锐儿好象昨夜又出去胡闹了,你不怪祖母要你嫁他吗?”太后看着慕容枫,目光中有着研究的意味。
  “四太子并非寻常人,他有他的行事方式,既然嫁给四太子,枫儿就不能妄议枫儿的夫婿。”慕容枫未置可否:“到是昨夜四太子一夜未归,在枫儿看,却是四太子仁心宅厚,不愿强迫枫儿,枫儿心中真是万分感激的。”
  太后半天无语,她想不出下面要怎么说才成。
  “那你可知锐儿如此,是因为他原本想娶的是你的妹妹慕容雪而非你吗?”
  太后盯着慕容枫,突然问。
  “枫儿知道。”慕容枫抬眼同样看着太后,一双眼深邃如海,望之欲醉:“昨夜四太子就已经告诉枫儿。对此,枫儿当真无能为力。所以枫儿想求祖母帮帮枫儿。”
  “我,帮你?”太后愕然一愣:“如何帮你?我总不能强迫锐儿把你当成慕容雪吧。”
  慕容枫一笑,灿烂如春花:“那到不必,祖母真会开玩笑。枫儿只是知道四太子对祖母极是孝顺,所以枫儿想请求祖母下道懿旨,请四太子在未真心喜欢枫儿之前不要勉强枫儿,至于枫儿自然也不会勉强四太子一定喜欢枫儿。枫儿原是想求母后帮忙,但枫儿又觉得祖母在四太子心目中更具威严,所以枫儿求祖母帮帮枫儿。”
  话说至此,太后竟然想不出拒绝的理由,眼看着面前的女子一脸温柔娇柔之色,心存不忍,一口应诺,命小德子取来笔墨,写下一道懿旨交给慕容枫。慕容枫嘴角含笑,这才是她想要的。
  司马哲静静的看着慕容枫,这和他在慕容王府里见到的慕容枫有很大的不同,或者说,根本就是两个人。但事实上就是一个人,或许是他以前根本没注意过这个被大家都忽略的慕容王府的三小姐。那明净中透着天真的笑容竟然让他心中一动。
  (4)
  离开祥福宫,慕容枫回到四太子府,看着手里太后的懿旨,脸上露着笑意,一副开心的模样。昨晚司马锐一夜未归,但不能保证他日日不归,她现在既然已经嫁给他为妻,唯一可以做的就是将同房的时间向后拖,有太后这道懿旨,一时之间还是可以让司马锐暂时不为难她。
  “春柳。”
  慕容枫静静的开口,让她烦心的一个问题得以解决,她现在可以过一段舒服的日子啦。
  “这四太子府好是好,就是床板太硬,睡着不舒服,挺累的,你找几床被子合成一床褥子铺在上面可以舒服一些。”
  春柳有些愕然。
  “噢,就是将被子拆了,棉花重新铺成一床厚一些的褥子,再用棉布包好,我是说的棉布,千万不要用什么丝绸,然后铺到床上。那样省得睡在硬硬的床板上,累得筋骨疼。”慕容枫坐在院内的石凳上,看着秋风轻轻的吹动着树上的叶、枝上的花。古代的风景真是好,干净,没有一丝一毫的污染,空气都清新的很。
  春柳点了点头,转身去忙。在大太子司马哲的府内,司马哲与慕容芊正在谈论刚才发生的事,慕容枫带给他们太多的震撼。而在祥福宫,太后和皇后也正在说着慕容枫,这个原本在她们的记忆里极度平常的一个女孩子,今日竟然让她们大开眼界。而当事人慕容枫正坐在四太子府,悠闲的晒着阳光。看过很多宫廷悲欢的影视和书籍,到了这个地方,已经这个样子,也许说消失就会消失,也许只是一场梦,突然睁开眼,窗外还是她熟悉的一切,就当是在梦中吧,就由着性子自由自在地活一次吧。
  虽然身体是十六岁的慕容枫,可心智毕竟已是二十七岁的白敏,两者合在一起,如果没有奇迹,真是浪费这场梦的出现。
  小姐,大小姐来看您啦。”
  春柳对正在看书的慕容枫轻声说。
  下午的秋阳正冷冷清清的照在庭院里,睡过午觉后,慕容枫就一直坐在院中小亭内的石凳上看一本古诗词,线装的,字,看来有些陌生。在石凳上放着一块厚厚的垫,阻开石头的寒意,一杯热茶在一旁的石桌上冒着淡淡的水汽,偶尔的传来一两声虫鸣之声。
  她懒得起身,侧转头,看到慕容芊静静的站在不远处,一袭锦服包裹着玲珑的身躯,容颜端庄,气质高贵,不愧是慕容王府的大小姐,未来的皇后人选。
  “抱歉,我身体刚好,不便活动,姐姐,随便坐。”
  慕容枫指了指对面的石凳,上面也铺了厚的垫子。慕容芊在对面坐下,示意身边的人走开。
  “是不是在记恨大姐?”
  慕容芊看着神情慵懒的慕容枫。
  慕容枫淡淡一笑,“事已至此,莫提。”
  “你和以前完全不一样了。”
  慕容芊没有任何的掩饰,在她心目中,这个三妹也还只是以前的三妹,虽然今早慕容枫的表现让她大吃一惊,可她还是在下意识里把慕容枫当成以前她认识的那个不善言就谈,性格软弱,遇事谨慎,成不了大事的慕容枫。
  “我知道你是怪的。但,有些事,我们却不得不牺牲一些自己的利益,计较不得。你所嫁的四太子,是个任性妄为、恣意行事的人,受太后和皇后宠爱,形成了这种性格。他最初在慕容王府看到小妹的时候就惊为天人,但是小妹那样的人中凤怎可嫁给他这样的人?可,他毕竟是皇上的儿子,不是慕容王府可以得罪的,在这种情况下,也只能牺牲你嫁进来。他虽然有些不济,但却可以让你继续过你以前过的舒适的生活,比起嫁给其他人,还是多份荣华富贵,况且有我在宫中照应,再加上你二姐关照,纵然四太子再怎么不济,也不会对你太过苛刻。你最好是安守本份,不要把心中的怨恨表现出来,给家人带来灾难。比如,今早,你竟然敢要求太后为你下懿旨,不允许四太子接近你,你以为这点个小聪明就可以对付得了四太子吗?只怕是……”
  慕容芊摇了摇头:“如果这么简单就可以对付得了他,慕容王府还用得着你代替小妹出嫁吗?你还是认命吧!”
  慕容枫喝了口茶,其实这样的日子也不错,喝着顶尖的茶,欣赏着优美的风景,读着地道的古籍,和古人玩玩心眼,比起以前的日子到另有一番趣味。等了半天,不见慕容枫回答,慕容芊轻轻咳嗽了一声:“姐姐说得话,你有没有听进耳中,记进心里?”
  慕容枫淡淡一笑:“姐姐何必如此顾虑,枫儿要如何做是枫儿的事,当时决定让枫儿替小妹进这火坑般的地方,就已没有姐妹情意,我现在还是顾念着慕容王府的,否则谁也别想安生,所以劳烦姐姐安心做你的大太子妃,未来的皇后娘娘,别再好心照应枫儿。”
  “你——”慕容芊一愣。
  “我很好,”慕容枫微微一笑:“姐姐宽心,枫儿很好,只是枫儿初进四太子府,人生地不熟,就不留姐姐啦!春柳——”
  慕容枫轻唤一声,看着春柳走进来,和和气气的声音说:“春柳,代我送大太子妃。”
  慕容芊眼睛睁大,刚要说话。
  “姐姐,此时可不只是我们姐妹二人,还是莫多言吧。”慕容枫轻声笑言,然后微扬声,依然盈盈笑意在唇,看着慕容芊,言道:“烦姐姐代我问大太子好,谢谢他好心‘斡旋’,使得枫儿得享这荣华富贵,今日枫儿身体不适,改日定亲自前去拜谢。”
  慕容芊一语不发,但脸上努力维持着关切的笑容,转身离开。
  春柳转回来时,慕容枫刚刚喝完手中的茶水,她轻声说:“小姐,大小姐来的时候送来许多赏赐,您要不要看看?”
  “罢啦。”慕容枫懒洋洋地说,“如此美景当前,我心正悦,那些个东西你收起来就成了。”
  (5)
  这一夜睡得可真是好,慕容枫清晨起来,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昨晚司马锐仍是一夜未归,慕容枫乐得如此,真是巴不得他天天在外眠花宿柳,只要不来招惹自己就成,虽然有太后的懿旨在手,可总要费些口舌,而且万一他致意用强,倒霉的依然是自己。
  懿旨归懿旨,太后娘娘也不能真的不允许自己的孙儿不近他自己的明媒正娶的妻。况且,司马锐似乎并不是个按理出牌的家伙。
  刚吃过早饭,太后那边的小太监小德子就赶来了,站在慕容枫的面前,脸上带着讨好的笑,轻声细语的说:“奴才见过四太子妃,奴才先要谢谢昨日四太子妃帮奴才的大忙,让奴才避了一场皮肉之痛。”
  慕容枫一笑:“春柳,德公公初来四太子府,去挑件物件,替我赠于德公公,做为初次见面的小小礼物。”
  “哎哟,四太子妃可真要折煞奴才啦。”小德子满面堆笑。
  “德公公见笑了,德公公在这宫中呆着,什么样的物件没见过,只怕是我送的物件德公公不放在眼里吧。”慕容枫微微一笑:“德公公还是不要推辞的好,初次到四太子府来,也算相识,这见面礼只不过是锦上添花而已。”
  “那奴才就不谦让了,多谢四太子妃赏赐。”小德子满面堆笑接下春柳递过来的东西,一件小巧的玉制香炉摆设,款式精巧,质地纯正。
  昨晚慕容枫收拾出一些物件放在一边用来应酬,这只是其中一件罢啦,慕容王府的嫁妆满满几十大箱,再加上前日婚礼上各处送来的物品,看得慕容枫眼晕,就随意打开一箱,收拾了一些放在了一边,今早刚好用上。
  小德子再笑着轻声说:“奴才是来传太后娘娘懿旨的。今早用早膳的时候,太后娘娘对奴才说,‘我瞧着那个枫儿真是个可人的人儿,到还怪想她的,小德子呀,你去给我把她请到我这儿来。’这不,奴才就一溜烟的跑来了,来请四太子妃跟奴才去一趟祥福宫。不是奴才自夸替四太子妃高兴,这宫里有多少的嫔妃呀,能够让太后娘娘放在心上的,就奴才从伺候太后娘娘开始,也真只得见四太子妃您一个,不知道有多少娘娘嫔妃们要羡慕呢。”
  慕容枫一笑,“多谢德公公,我这里收拾一下,就随德公公去。”
  回到房内,慕容枫换了件浅水蓝的裙,头发用一根水蓝的绸束好,插一根蓝色的簪,簪尖垂细细如水珠的小链,微一晃动就如雨意缥缈。
  (6)
  坐在太后的面前,慕容枫的表情淡淡的,温柔平和,和身上的衣服浑然一体,不见奢华,却自有气质出尘。
  太后仔细瞧了半天,笑着说:“这么瞧着,你这枫儿,竟不输慕容雪半分,真是养在深闺人不知,锐儿真是福气不浅,遇到你这么个可人儿。”
  “祖母夸奖。”
  慕容枫微微一笑。
  “锐儿是不是昨夜又没回府?”
  太后明知故问的说。
  慕容枫心想:我还巴不得他永远不要回府呢。
  但嘴上却说:“劳烦祖母操心啦。枫儿小时和外婆同住,外婆就常常对枫儿说,凡事不可强求,不得莫悲得之莫喜,一切皆为天意。四太子他本意是枫儿的小妹,祖母喜欢枫儿,自然看得枫儿诸般都好,想那四太子也是同念,他心中属意慕容雪,却娶了枫儿,也怪不得他心中不快,就由他去吧。如果枫儿与四太子有缘,他自然会回来,如果无缘,也怨不得他,祖母莫要责怪他。”
  太后微叹了口气:“唉,也是我自小宠他太过,养成他如今不堪。”
  “祖母莫自责,这等小事也看不出人之本性,况且四太子也只是较之常人更率性些,也没做出什么大逆不道的事来,到不必如此感伤。”
  慕容枫轻声细语娓娓而言。
  听慕容枫如此说,太后心中甚是宽慰,虽然嘴上说司马锐这不好那不好,可却听不得别人埋怨。这慕容枫字字句句之间明显的对司马锐有偏护之意,让太后对慕容枫又生出几分好感。
  “枫儿,你真是一个讨人喜欢的姑娘。祖母定会为你作主,不准锐儿他辜负你。”
  太后忍不住说,慕容枫听后轻轻一笑。
  “祖母,您可真愿意操心,枫儿自己还不着急呢。我们不谈这些让人烦心的事啦,祖母,您一直生活在皇宫之中,可愿听听宫外的趣事?枫儿自幼随外婆居住,听到见到过不少有趣的事,如果祖母您不烦,就听枫儿说来与您解解闷。”
  “好啊。”
  太后高兴的点着头,在这皇宫里呆了这么多年,哪有人敢如此与她说话,平时见到的自己的儿孙或者同辈、儿孙辈的嫔妃们,哪一个不是恭恭敬敬,小心谨慎,莫说说话了,连大气也不敢喘的,就更不要提那些个奴才们了。
  如果说,唯一敢在她面前放肆而为的,怕也只有司马锐一个,也因此,对这个行为异常的孙儿,她反而多份忍让与迁就,以及疼惜。
  那日在慕容王府,司马锐看到了慕容雪,一见之下惊为天人,回来后说他要娶慕容雪,她可真是高兴。
  司马锐年纪已经不小了,虽然日日游戏于花丛间,可他却是适婚的太子中唯一没有娶妻纳妾的。她听说过、也见过慕容雪,这个以容貌名闻天下,且通琴棋书画的女子,第一次让一向不论婚嫁的司马锐动了娶亲的念头,但,慕容青良却以慕容雪年纪尚幼,不宜婚嫁的理由,用慕容枫代替了慕容雪,再加上司马哲和慕容芊从中斡旋,皇上竟然下旨让慕容枫嫁为四太子妃。
  太后知道司马锐一定不合作,虽然为了皇家的颜面他履行了婚礼,可他在婚礼当晚就去了醉花楼,却是事实,这又怎么能怪锐儿呢,太后自己也见过慕容雪和慕容枫,换她自己选她也会选前者,当真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她不忍心怪孙儿不是,所以对慕容枫也全无好感,谁让慕容枫生得那般平凡。
  可,昨日见慕容枫,只一眼就傻了,那般灵秀的一个小姑娘,清丽绝俗四个字足以,绝不输慕容雪半分,甚至尚胜慕容雪几分,尤其是那平和的气韵,端的是,怎么看怎么舒服。
  难道是以前自己看走眼了吗?还是因为慕容雪自幼名声在外,大家都忽略了安静的慕容枫呢?
  一个美在精致,几近完美!
  一个胜在灵动,自然可亲!
  ……
  【未完待续】
分享到:
发表评论(文明上网,友善发言,匿名评论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还可以输入:400 个字符
评论列表3 条评论
温婉晴天2018-12-28 08:53回复
[//@暗黑☆使者]感谢你的评论,这部小说也是我喜欢的一部小说。正因为如此,所以我才会决定发布到文字站上。同时,我也想替作者感谢你的喜欢。
暗黑☆使者2018-12-28 07:56回复
好期待下一章,嘻嘻
暗黑☆使者2018-12-28 07:55回复
写的真好
本文用户信息
用户昵称:温婉晴天
文章总计:549
个性签名:温婉一笑,晴天自来。
本文所属文集

来源:转载/原作者:秋夜雨寒
文章数量:11 篇查看目录
本栏近期热门
本栏最新文章
网站首页|关于本站|联系我们|网站地图|常见问题|手机客户端
文字站感谢每一位喜欢本站的人,欢迎将本站分享给你的朋友!最温暖的文字记录站 ─ 文字站!文学交流群: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若无意侵犯您的权利,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蜀ICP备14019085号 Copyright © 2015 文字站 www.wenzizhan.com 版权所有
投稿
分享
导航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