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美文 情感文章 散文随笔 生活随笔 心情日记 现代诗歌 古词风韵 爱情故事 语录名句 微小说 影评 杂文 佳句
×取消主题

月英(二)

发表时间:2019-01-29用户:茶园飘香阅读:219
  程父在后山的地里干完活,带着桃儿和杏儿回家了。
  见程父收工回来了,程母就让暖儿把小五放在她身边,去厨房给程父盛饭。
  程父个子高高大大的,长着四方脸,为人很和气。他在门口放好锄头,摘下头上的白羊肚子手巾,笑呵呵地进到窑洞里,到拐窑看了看程母和小五,然后坐在八仙桌旁边,边吃饭边翻看一本小册子。这本小册子是用绳子装订的,薄而柔软的宣纸上,是一行行排列整齐的蝇头小楷。这是程父用狼毫写成的算命书,里边记载了不同生辰的各种命运。程家的几个孩子,程父都给他们算过命。虽然不是大富大贵,但也没有大的凶险。
  程母见程父在翻看算命册子,知道程父在给小五算命。她看了一眼熟睡的小五,问程父:“苍虎他爹,咱家小五是啥命?”
  程父笑了笑,冲着拐窑里的程母说:“啥命?井泉水命。这闺女的命不错,以后有福着呢。”
  “有福?就咱家现在这个样子?吃没吃的,穿没穿的?”程母在拐窑里叹了口气。
  “你不知道,闺女家的命,不在娘家,在出嫁以后。”程父笑呵呵地合上了小册子,端着碗走了出去。
  程家的日子并不算太难熬。因为老日兵投降,已经过了兵荒马乱的日子。现在,最起码不用担心老日兵来烧杀抢劫了。何况,程父还是保长,程氏家族里的人对程父还是颇为敬重的。
  “在家族里不受外人欺负,这也是不容易。”程母看着程父的背影,思忖,“除了这个,苍虎他爹识文断字,能掐会算,为人又很厚道,也是个原因。”程母这样想着,稍微舒展了眉头。
  其实,程母也知道,她家在大家族里很有地位,除了程父自身的资质外,最主要的原因还有一个,那就是:程父是程氏家族的长子长孙。
  “可惜,家里只有苍虎子一个男孩儿。这几个闺女家家的,也不顶用,都是只知道张嘴讨吃的臭丫头片子。唉,已经五个闺女了,如果看不到小子,还得再生。”程母忧心忡忡地看着小五,深深地叹了口气,“如果算上那俩夭折的闺女?啊?莫非犯了‘七仙女’?小五,难道你是来讨债的?”程母半躺在产床上,看着小五,满脸愁容。
  犯了“七仙女”,这是老辈子人的说法。据说,如果犯了“七仙女”,得连着生七个闺女,才能看见男孩子的影子。程母很闹心,也很无奈,她把一腔怨气都发在了小五身上,不由得使劲捏了捏小五的屁股。
  小五正在熟睡,忽然被捏了一下,疼得“哇”地一声哭了起来。
  “暖儿,快把小五抱走,吵死了。”程母见小五哭,很不耐烦,在拐窑里喊。
  “哎!”暖儿正在厨房忙,听见程母喊,就急忙到拐窑里把小五抱了出来。
  “暖儿,把小五抱到我这里吧。”隔壁正窑里的程家奶奶听见小五在哭,就把暖儿喊了过去,“你妈心情不好,把小五放在我这里,我看着小五,你去给小五热些糖水喝,她估计也是饿了。”
  “嗯。”暖儿答应着,急忙去厨房给小五沏糖水了。因为心情抑郁,程母的奶水很不好,几乎没有。
  “小五,你别哭,一会大姐去给你找些羊奶给你喝。”暖儿把热好的糖水放在了小五嘴边,一勺一勺地喂着。小五踢腾着小腿儿,很惬意地喝着糖水。
  “这孩子,咱们得想办法把她养大,千万不能像你那俩丫头那么小就殁了。”程家奶奶对暖儿说。
  “嗯,奶奶,我知道了。”
  豫西的山区,冬天十分寒冷。外边的风呼呼地刮着,刮得老楝树上的豆豆直杨下掉。
  暖儿忙完了厨房里的事,就急忙到院子里劈柴。家里姊妹虽多,但能干活的人不多。大哥苍虎子在兰洼村的小学里教学,还没到放学时间。桃儿和杏儿在旁边帮着捡柴火,正捡着,忽然听见大门响了。杏儿急忙跑过去把大门打开,却见紫玉浑身湿漉漉的端着一大盆尿布回来了。
  “大嫂,你身上怎么湿成这样?”杏儿好奇地问。
  “哼,这还用说?肯定是到村头的河沟里去玩了。”暖儿不高兴地看了紫玉一眼,“快把尿布凉在绳子上,去把碾子套上,磨面去。”
  “哎!”紫玉一边答应着,一边往绳子上晾尿布。
  “暖儿,紫玉是你嫂子,你怎么能用这样的口气和她说话?”程家奶奶在正屋听见了,大声训斥暖儿。
  “奶奶,您看看她,都出去了一上午,才洗那几块尿布。”
  “奶奶,尿布太脏,我把井台弄污了不好,就到村头的河沟里洗尿布了。”紫玉并不介意暖儿的话,柔声对奶奶解释。
  “玉儿,不用跑那么远,你可以把木桶里的水倒进洗衣盆里洗的,小心一些就可以了。来,先到屋子里把身上的湿衣服换下来。这大冷天的,冻着了可咋办?”
  紫玉是苍虎子的童养媳,比苍虎子大差不多十岁。不知怎的,这么多年来,一直怀不上孩子。程家奶奶很疼爱紫玉,她见紫玉被暖儿欺负,很不高兴。
  紫玉十五六岁来到程家,在程家也有十几年了。公婆和奶奶对她都很好。可是,小她十岁的丈夫苍虎子对她却并不感兴趣,但她不计较,一直把苍虎子当小弟弟。奶奶常常对她说:“苍虎子还小,等长大了就好了。”’小时候,他不懂男女之情。可是,长大后,却不愿意和紫玉住在一起。为此,程母和程家奶奶私下里开导过他多次,但没用。这些日子,也不知怎么,苍虎子干脆躲在学校里不肯回来了。
  紫玉从小父母双亡,孤苦无依。但她长得秀秀气气的,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里总是带着笑意。后来,她被买进程家做了苍虎子的童养媳,婆婆公公对她都很好。苍虎子当时年龄小不懂事,也不和她亲近。现在,苍虎子个子长起来了,但还是小孩子脾气,在她这里依然很任性。
  “别和暖儿计较,她下个月就要出嫁了。咱家穷,给她的嫁妆少。她婆家条件也不好,送的彩礼也不多。因为这个,她不高兴。”程家奶奶对紫玉解释。
  “奶奶,没事。暖儿年龄小,我不计较的。”紫玉说着,进屋换了衣服,从厢房里端出了一大簸萁麦子,到石磨前磨面了。
分享到:
发表评论(文明上网,友善发言,匿名评论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还可以输入:400 个字符
评论列表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本文用户信息
用户昵称:茶园飘香
文章总计:18
个性签名:暂无
本文所属文集

来源:原创
标签:茶园飘香
文章数量:18 篇查看目录
本栏近期热门
本栏最新文章
网站首页|关于本站|联系我们|网站地图|常见问题|手机客户端
文字站感谢每一位喜欢本站的人,欢迎将本站分享给你的朋友!最温暖的文字记录站 ─ 文字站!文学交流群: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若无意侵犯您的权利,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蜀ICP备14019085号 Copyright © 2015 文字站 www.wenzizhan.com 版权所有
投稿
分享
导航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