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美文 情感文章 散文随笔 生活随笔 心情日记 现代诗歌 古词风韵 爱情故事 语录名句 微小说 影评 杂文 佳句
×取消主题

春天的绯闻

发表时间:2019-06-19用户:白筱荣阅读:247
春天的绯闻


           第一章


     一月三十一日(农历腊月二十八)   星期一     天气:晴


   昨天夜里我又梦到下雪了。我仿佛是从校园的荒径上出来的,那座大铁门挡住了去路,但其实是虚掩着的,推开后立马看到道路上的盛况,迥异于废园里的清净无为。那来来往往的行人车辆络绎不绝,像菜市街,道路两旁更是排满了卖货的车辆,尤其以卖年画的最多。稍作思考,我关闭大铁门,发现细雪开始飘落了,像鹅毛,像花针,像游丝,姿态万千。我行走在其间,好好品味着细雪落在肩上的刺痒的感觉,犹如风平浪静的湖面起了几丝糓纹。越是品味这飞雪,就愈发感觉神清气爽,不露一丝疲态。但早晨的号角­­———闹钟响起来了,我的梦境就碎了,再也拼凑不出完整了。


   七点的闹钟铃声一声声叫唤,慵懒的睡梦到头了,我赶紧起床,打算去老学校寻找一场烟云幻梦,多么美妙的事情。一冬无雪,生活里再多的甜蜜也会变得寡淡。刷牙洗脸后,匆忙吃过早饭,我就去老学校了。


   老学校已经荒废得许久了,十年的时间改变了它的原始模样。我仍旧记得挥别老学校时的情景,那是我上二年级的时候,下半学期五月的一天,咱们的启蒙老师陆颖君突然宣布要迁校址了,我们要到新学校上学,那座新学校目前已经装修得差不多了,而且还有附近村的学校的学生共同来学习,也就是周围五个村的学生将齐聚一堂。这就意味着我们可以有许多新同学了,我们将有许多新玩伴了。这真让人值得高兴。那年放暑假前那一天,我们最后一次在这座老学校升国旗仪式,等到降国旗时,作为升旗手的我突然感到一阵忧伤,那是兴奋中夹带着某种淡淡的忧伤,那忧伤我至今才得以真正品味,得以真正通晓。这时候,我突然有种羞愧的感受,阔别十年,也该一睹它的风采了。


推开那扇被雨水露水侵蚀的大铁门,可以看见岁月剥落的黄色铁锈随地便是,摇晃几下就会出现“新居民”的铁锈,它们散落一地,广漠而凌乱,别样装饰着这两块小小的扇形的土地。穿过那细密的红砖铺就的地面,两旁的松树夹道欢迎,像三军仪仗队招待来宾一样招待着我,这真让我受宠若惊。继续往前走,是一座圆形的花坛,花坛里早已看不见花的影子,只看到安绣笛你从未想到的青松,那时候它也就半米高,你说像秀气的文竹,根本不是松树,还直呼它“小不点儿”。可现在呢,人家长得又高又大,已经四米多高了,虽然青藤缠住了树身,但依旧挺拔,依旧常青。转过花坛,就是第一排教室了,后面还有一排教室。十年前的教室已经有些荒寂了,但此刻却像缺失魂灵的傀儡,不见丝毫生机勃发。前几年看护它的徐大爷来信说:“随着时光的流逝,老学校里那两排教室也已经变模变样了,怕是再有几年就要轰然倒塌。”我深知此言不虚。在一片苍茫中,顾影自怜的我,感到一阵迷惘,在太阳照耀的绿荫下,徘徊了大半日,方才归去。


安绣笛,你还记得我们初次相识的场景吗?那时候,我们就坐在老学校的教室里,咱们的老师说:“可以自由选择同桌。”当时腼腆的我犹豫不决,心里总想着要和谁坐同桌,谁会同意,但就是开不了口。等到他们选完同桌落座后,教室里就剩我孤零零的一个人了。这时候你转学来报到了,经过一番自抱姓名后,你热情洋溢乐观开朗的性格,就感染着我,你的温柔话语就围绕着我,我就想着和你坐同桌该有多好。说句实在话,我不喜欢那时候我的性格,太过忧郁,太过内向,也许是很少接触人的缘故吧。那时候我所接触的人,除了我父母,我爷爷奶奶,就没别人了。我用了几年培养了这样的孤僻性格,因为刚好遇见你,就变得开朗了活泼了。想到这里,此刻孤单的我,不禁一阵伤感。我又孤零零的一个人了。我的忧郁性格又回来了,只是没有你来治愈罢了。


夜已深了,就记到这里了。
分享到:
发表评论(文明上网,友善发言,匿名评论无需登录)
还可以输入:400 个字符
评论列表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本文用户信息
用户昵称:白筱荣
文章总计:22
个性签名:白筱荣
本栏近期热门
本栏最新文章
网站首页|关于本站|网站地图
文字站感谢每一位喜欢本站的人,欢迎将本站分享给你的朋友!最温暖的文字记录站 ─ 文字站!文学交流群: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若无意侵犯您的权利,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蜀ICP备14019085号 Copyright © 2015 文字站 www.wenzizhan.com 版权所有
分享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