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美文 情感文章 散文随笔 生活随笔 心情日记 现代诗歌 古词风韵 爱情故事 语录名句 微小说 影评 杂文 佳句
×取消主题

虚惊一场

发表时间:2024-06-19用户:文献阅读:238
  老张坐在自家门槛上,右手拎一把菜刀,见穿着制服的叶晗走近,他挥舞起菜刀,将菜刀碰触地面,发出锵锵炸响。老张怒气冲天地说:
  “ 谁敢拆我家砖头,我就拆了谁骨头。”
  小叶被这突然的恐吓感到吃惊,她平静了一下心情,想到我倒要见识见识,老张到底有多胡搅蛮缠,让身经百战的同事都铩羽而归。
  “ 张叔,我又不是豺狼虎豹,您干吗拿把菜刀迎接我呢?”小叶嬉皮笑脸地搬来一张矮凳,在离老张两米左右的位置坐下。
  老张再蛮横,也懂得伸手不打笑脸人,何况叶晗是个长相乖巧的女孩子。
  “ 张叔,您好!我是市拆迁办的叶晗,今天来就是想跟您谈谈房屋拆迁的事情。”
  “ 没什么好谈得,我就是不搬!”
  小叶开始切入正题: " 张叔,你谈个价吧,只要在政策允许范围内,我们一定会尽量满足您的要求,绝不让您吃亏。”
  “ 给一亿我也不搬!” 老张脖子一拧说道。
  叶晗心想,狮子大开口不怕,证明他有想谈判的念头,可老张的态度,完全没回旋余地。难怪同事们都一脸看好戏的神情,唉,是我大意了。
  小叶表情夸张地说:“啊,我懂了,您的屋子是金砖银瓦盖的,地底下还藏着古董文物!”
  “ 没有你说得那些宝贝,就是普通的破砖烂瓦!”老张不屑一顾地说。
  “ 如果是我呀,巴不得把破砖烂瓦换成五千一平方的大别墅。张叔,改善生活质量的机会,为什么不抓住呢?”小叶循循善诱。
  “ 房子大了,人压不住!”老张抬腕看表,不客气地说:“ 我要做午饭了,你走吧,不送!” 第一天就这么吃了闭门羹。
  叶晗不死心,琢磨第二天的切入话题。是人,就有弱点。老张的弱点是什么呢?他对钱没有任何兴趣。
  对了!小叶灵光一闪,老张和我爸岁数差不多大,我爸那种人,总爱苦口婆心教育我,要努力工作,多替老百姓着想。老百姓?莫非不在意小利的老张心中装着大义?
  第二天,老张依旧在门槛上坐着,手提菜刀,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架势。
  “ 别再跟我提赔偿,什么赔偿我都不要,再说我拆掉你的骨头!”老张又拿菜刀指着小叶的鼻子,显然他有些不耐烦。
  经过昨天一场交锋,小叶看出老张惯会装腔作势,纸老虎一个。于是拎着小板凳,她坐到离老张一米的位置,开始耐心讲解。
  “ 张叔,咱们这里好不容易才争取到这个水利项目,还是由国家重点投资的呢!经过专家组考察,您居住的这方土地,是施工的最佳地点。项目竣工后,我市将迎来巨大发展,不管是灌溉、发电、航运、旅游,老百姓们都能得到实惠……”叶晗将项目介绍了一遍又一遍。
  眼睛不时观察老张的反应。看见他菜刀夹在双手中,抱着双膝,听得很投入。
  打蛇打七寸。小叶盯住老张的脸,单刀直入:“ 张叔,您自己看看,周围的人家都搬走了,只剩您一家,孤家寡人不说,还拖大伙儿后腿。”
  老张的面皮唰一下涨红了,他手里的菜刀再一次扬起来。
  小叶紧盯菜刀,硬起发麻的头皮激动地说:“您老人家要多替全市老百姓考虑……”
  “ 别拿大道理压我,说啥也不搬!”老张说着,站起身,走进屋内,猛拍上了大门。叶晗尴尬的被晾在那里,这老头,到底想要什么呀?
  回家的路上,她唉声叹气,上级部门已经打电话催促了好几遍了,项目进度耽误不得。主任也不断提醒叶晗想办法突破瓶颈,不辜负领导的器重和信任。
  叶晗是一年前由政法大学毕业的高材生,听说家乡正在大力加快城市化建设,各行各业正紧锣密鼓的搜罗建设方面的技术人才,也特别需要像她这样懂法律法规的人才,为国家建设保驾护航。于是叶晗毫不犹豫的回到了德阳市,经考核顺利进入城建局。本可以安排在局机关工作,但她毅然决然地向领导提出申请到基层拆迁办工作。
  刚从外地出差回来的叶晗,本打算回家度假,陪父母度过一个团圆的中秋节,然而没想到的是,马上就接到了拆迁办曹主任的电话,请她务必在3天内,拔除唯一的钉子户,给国家重点工程顺利开工创造条件。
  责任重于泰山,叶晗爽快地接受了任务。没有来得及深入了解此项工作的具体情况,只是从曹主任那里听到,这位户主老张平时寡言少语、脾气暴躁,前几次派人过去,都被他撵了出来。很难沟通,让她注意安全,讲究方式方法,并随时提出要求及反馈结果。
  通过这两天的接触和较量,感受到了张叔的厉害。小叶想:现在只好使出最后一张亲情牌了。老张岁数大了,他或许不在乎钱,不在乎房,也不在乎身后的指责。但老张的子女还年轻,他们定会在乎,这叫做挟子女以令老张。
  亲情是人类最大的软肋。她向同事打听老张家的家庭成员情况。
  同事苦笑着说,我们早就打听过了,老张没有老伴,没有子女,他是个孤老。孤老?愕然。
  老张有个独生子,生前是消防员,在一场救火事故中牺牲了。为此国家给了他适当的抚恤金。他的老伴体弱多病,再加上伤心过度,没过几年就去世了。
  “ 老张的儿子牺牲时多少岁?”叶晗问同事。
  “ 二十三。”
  啊,和我一般大。
  难怪老张一直都不肯搬家,他仅仅剩下那处老房子了,老房子里,还残存着儿子和老伴的气息吧!想到这叶晗顿时有了主张。
  第三天中秋节,日头升得老高,小叶在城里超市买了一盒月饼和水果,磨磨蹭蹭地往老张家走去。
  老叶正拿着菜刀,站在门口,伸长脖子四处张望。
  见小叶走向他,他感到惊奇,忙迎出来,比划着菜刀瞎嚷嚷:
  “ 你还敢来?不怕我拆了你的骨头。”话虽狠,但语气显得羸弱了不少,手中的菜刀也似乎举得有气无力。
  可怜的老人,小叶轻轻接过他的菜刀,将月饼塞到老张怀里,诚恳地说:
  “ 张叔,今天咱们不讲拆迁的事儿了,中秋了,我就想来陪您过个节。”
  “ 陪我过节?”眼圈发红的老张毫不客气地窸窸窣窣拆开盒子,慢悠悠拿出一块月饼,咬了一口说:
  “ 姑娘啊,不瞒你说,从一开始我就盘算好了,过完中秋,我就搬家。我也不想拖大伙儿后腿。
  “ 那您唱的哪出戏?”小叶把手里菜刀掂了掂不解地问。
  老张吃着月饼,语重心长地向叶晗说出来原委。
  “ 我儿子出事那天,答应陪我回来过中秋,我怕搬了家,他找不到回家的路!我就想跟我儿子在这里过最后一个中秋。”
  敢情,揳入老张心头的钉子,是儿子对他的那句无法实现的承诺。

  2024年6月19日于上海










  小叶被这突然的恐吓感到吃惊,她平静了一下心情,想到我倒要见识见识,老张到底有多胡搅蛮缠,让身经百战的同事都铩羽而归。
  “ 张叔,我又不是豺狼虎豹,您干吗拿把菜刀迎接我呢?”小叶嬉皮笑脸地搬来一张矮凳,在离老叶两米左右的位置坐下。
  老张再蛮横,也懂得伸手不打笑脸人,何况叶晗是个长相乖巧的女孩子。
  “ 张叔,您好!我是市拆迁办的叶晗,今天来就是想跟您谈谈房屋拆迁的事情。”
  “ 没什么好谈得,我就是不搬!”
  “ 小叶开始切入正题,张叔,你谈个价吧,只要在政策允许范围内,我们一定会尽量满足您的要求,绝不让您吃亏。”
  “ 给一亿我也不搬!” 老张脖子一拧说道。
  叶晗心想,狮子大开口不怕,证明他有想谈判的念头,可老张的态度,完全没回旋余地。难怪同事们都一脸看好戏的神情,唉,是我大意了。
  小叶表情夸张地说:“啊,我懂了,您的屋子是金砖银瓦盖的,地底下还藏着古董文物!”
  “ 没有你说得那些宝贝,就是普通的破砖烂瓦!”老张不屑一顾地说。
  “ 如果是我呀,巴不得把破砖烂瓦换成五千一平方的大别墅。张叔,改善生活质量的机会,为什么不抓住呢?”小叶循循善诱。
  “ 房子大了,人压不住!”老张抬腕看表,不客气地说:“ 我要做午饭了,你走吧,不送!” 第一天就这么吃了闭门羹。
  我不死心,琢磨第二天的切入话题。是人,就有弱点。老张的弱点是什么呢?他对钱没有任何兴趣。
  对了!我灵光一闪,老张和我爸岁数差不多大,我爸那种人,总爱苦口婆心教育我,要努力工作,多替老百姓着想。老百姓?莫非不在意小利的老张心中装着大义?
  第二天,老张依旧在门槛上坐着,手提菜刀,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架势。
  “ 别再跟我提赔偿,什么赔偿我都不要,再说我拆掉你的骨头!”老张又拿菜刀指我鼻子,显然他有些不耐烦。
  经过昨天一场交锋,小叶看出老张惯会装腔作势,纸老虎一个。于是拎着小板凳,她坐到离老张一米的位置,开始耐心讲解。
  “ 张叔,咱们这里好不容易才争取到这个水利项目,还是由国家重点投资的呢!经过专家组考察,您居住的这方圆土地,是施工的最佳地点。项目竣工后,我市将迎来巨大发展,不管是灌溉、发电、航运、旅游,老百姓们都能得到实惠……”叶晗将项目介绍了一遍又一遍。
  眼睛不时观察老张的反应。看见他菜刀夹在双手中,抱着双膝,听得很投入。
  打蛇打七寸。小叶盯住老张的脸,单刀直入,张叔,您自己看看,周围的人家都搬走了,只剩您一家,孤家寡人不说,还拖大伙儿后腿。
  老张的面皮唰一下涨红了,他手里的菜刀再一次扬起来。
  小叶紧盯菜刀,硬起发麻的头皮激动地说:“您老人家要多替全市老百姓考虑……”

  “ 别拿大道理压我,说啥也不搬!”老张说着,站起身,走进屋内,猛拍上了大门。叶晗尴尬的被晾在那里,这老头,到底想要什么呀?

  回家的路上,她唉声叹气,上级部门已经打电话催促了好几遍了,项目进度耽误不得。主任也不断提醒叶晗想办法突破瓶颈,不辜负领导的器重和信任。

  叶晗是一年前由政法大学毕业的高材生,听说家乡正在大力加快城市化建设,各行各业正紧锣密鼓的搜罗建设方面的技术人才,也特别需要像她这样懂法律法规的人才,为国家建设保驾护航。于是叶晗毫不犹豫的回到了德阳市,经考核顺利进入城建局。本可以安排在局机关工作,但她毅然决然地向领导提出申请到基层拆迁办工作。

  刚从外地出差回来的叶晗,本打算回家度假,陪父母度过一个团圆的中秋节,然而没想到的是,马上就接到了拆迁办曹主任的电话,请她务必在3天内,拔除唯一的钉子户,给国家重点工程顺利开工创造条件。

  责任重于泰山,叶晗爽快地接受了任务。没有来得及深入了解此项工作的具体情况,只是从曹主任那里听到,这位户主老张平时寡言少语、脾气暴躁,前几次派人过去,都被他撵了出来。很难沟通,让她注意安全,讲究方式方法,并随时提出要求及反馈结果。

  通过这两天的接触和较量,感受到了张叔的厉害。小叶想:现在只好使出最后一张亲情牌了。老张岁数大了,他或许不在乎钱,不在乎房,也不在乎身后的指责。但老张的子女还年轻,他们定会在乎,这叫做挟子女以令老张。
  亲情是人类最大的软肋。她向同事打听老张家的家庭成员情况。

  同事苦笑着说,我们早就打听过了,老张没有老伴,没有子女,他是个孤老。孤老?愕然。

  老张有个独生子,生前是消防员,在一场救火事故中牺牲了。为此国家给了他适当的抚恤金。他的老伴体弱多病,再加上伤心过度,没过几年就去世了。

  “ 老张的儿子牺牲时多少岁?”叶晗问同事。

  “ 二十三。”

  啊,和我一般大。

  难怪老张一直都不肯搬家,他仅仅剩下那处老房子了,老房子里,还残存着儿子和老伴的气息吧!想到这叶晗顿时有了主张。

  第三天中秋节,日头升得老高,小叶在城里超市买了一盒月饼和水果,磨磨蹭蹭地往老张家走去。

  老叶正拿着菜刀,站在门口,伸长脖子四处张望。

  见小叶走向他,他感到惊奇,忙迎出来,比划着菜刀瞎嚷嚷:

  “ 你还敢来?不怕我拆了你的骨头。”话虽狠,但语气显得羸弱了不少,手中的菜刀也似乎举得有气无力。

  可怜的老人,小叶轻轻接过他的菜刀,将月饼塞到老张怀里,诚恳地说:
  “ 张叔,今天咱们不讲拆迁的事儿了,中秋了,我就想来陪您过个节。”
  “ 陪我过节?”眼圈发红的老张毫不客气地窸窸窣窣拆开盒子,慢悠悠拿出一块月饼,咬了一口说:
  “ 姑娘啊,不瞒你说,从一开始我就盘算好了,过完中秋,我就搬家。我也不想拖大伙儿后腿。
  “ 那您唱的哪出戏?”小叶把手里菜刀掂了掂不解地问。
  老张吃着月饼,语重心长地向叶晗说出来原委。
  “ 我儿子出事那天,答应陪我回来过中秋,我怕搬了家,他找不到回家的路!我就想跟我儿子在这里过最后一个中秋。”
  敢情,揳入老张心头的钉子,是儿子对他的那句无法实现的承诺。

  2024年6月19日于上海
分享到:
发表评论(文明上网,友善发言,匿名评论无需登录)
还可以输入:400 个字符
评论列表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网站首页|关于本站|网站地图
文字站感谢每一位喜欢本站的人,欢迎将本站分享给你的朋友!最温暖的文字记录站 ─ 文字站!文学交流群: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若无意侵犯您的权利,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蜀ICP备14019085号 Copyright © 2015 文字站 www.wenzizhan.com 版权所有
分享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