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美文 情感文章 散文随笔 生活随笔 心情日记 现代诗歌 古词风韵 爱情故事 语录名句 微小说 影评 杂文 佳句
×取消主题

《追梦交换生》第四章

发表时间:2019-07-24用户:陌路人阅读:231
  -周之后,夏梦总算完成了那份“恐怖”的 日礼物。看着少女刚走出书房时一脸被悉魔维身的阴暗表情,卢斌简直不忍直视。管家在她用餐完毕后逞上了一封信件。
  “夏小姐,卢先生,这是马特先生送送来的生日宴会”管家恭敬地道说,并且称如果确定参加会给他们量身定制宴会的礼服。
  卢斌好心提议,猜测对方肯定是醉翁之直不在酒,认为礼貌回绝是最要当的处理方式。可惜马特虽然也预料到会是这个局面,加上多少了解夏梦的性格便在邀请函的背面附加了一句话一敢接受是挑战吗,勇敢的中国女孩?旁边画了一张邪恶的笑脸。
  夏梦看到这句话,猛地一拍桌子:“去,必须去!”
  当穿上天蓝色小碎花长裙,梳着《冰雪奇缘》中姐姐的发型,夏梦认为就算是要去上刀山下火海也值了。
  卢斌认为夏梦难得有如此令人赏心说目的一面,不去参加聚会确实太可惜了,便也打起精神决定扮演一次护花使者。
  马特家的别墅位于巴黎富人区的一处贵族花园里 ,那里风景宜人,车子开进一片玫瑰花墙后,沿着铺满红砖的车道,两旁有圆形的喷泉绿色的草坪、精致的亭廊...这一 切除了令夏梦感叹富豪人家优越的生活之外,更为欣赏这里的人与生俱来的浪漫气质。
  只可惜按照爱因斯坦的相对论来看,浪漫或绅土终归需要粗鲁无赖之人来做对比村托。
  才刚被请进宴会现场,马特便在夏梦和卢斌刚进门的瞬间用气罐可乐喷酒了他们满身水渍,卢斌虽然第一时间挡在夏梦面前,但也仅能保证少女的脸蛋完好无损。
  夏梦气愤地想,就算是鸿门宴,好歹也要按礼仪招待-番,如此恶劣的行迹,她究竟是有多招人讨厌。
  卢斌抽出手帕,细心地擦干夏梦头发上的可乐汁,他这番绅士的举动,以及他陌生的帅气面孔引起了宴会上女孩子们的关注。偶尔能听到有些人在兴奋地询问这个突然出现的东方美少年的名字。
  “小梦,还好吗?”卢斌关心地问道。
  夏梦睁着大大的眼睛,眼看就要哭了,但在下一秒变得狠辣无比。
  众目睽膜之下,少女用那皮靴狠狠踩了宴会主人一脚,凶道:“洗手间在儿?”
  马特对上夏梦一副要宰人的表情,在现场那些因为被夏梦的霸气急速转粉的“叛徒”们的叫好声下,只能先让一让对方。
  在洗手间看着自己的惨状,夏梦悔不当初,心想若是听了卢斌的建议该多好。真那么想融人那个群体吗?她失落地问自已,浓浓的挫败感令她深深自明起来。
  “其实马特以前从不捉弄女孩。”
  镜子里面,出现了一个金发碧眼的少女,梳着俏皮的短发。夏梦忍回眼泪,急忙打了声招呼。
  “夏梦对吧?我叫莫妮卡。”莫妮卡热情道,很快从她背后又站出两个跟她模样很像装扮也很像的女孩.留着齐肩长发的叫瑞秋,另一个长发及腰的叫菲比。她们分别给了夏梦一个拥抱。
  “我们是隔壁班的三胞胎,第一天 我们就认识你了。”齐肩长发的瑞秋道,“我们一直希望能跟你成为朋友,你愿意吗?”
  夏梦瞬间有点儿受宠若惊了,好半天才开心地回答“愿意"。
  “刚刚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我从小就认识马特,他以前虽然很暴躁,但是很多情况下对女孩是非常绅土的。”莫妮卡回答。
  夏梦立即摆出一脸“你在逗我”的表情。
  “所以我们猜测,会不会是因为玛丽的原因?”
  玛丽是夏梦现今所住豪宅的继承人,亦即豪宅主人汤姆森教授的孙女,也是作为交换生去了艺林的法国女孩。
  夏梦当然知道她,虽然没有见过面,不过她人住豪宅后接到过玛丽的电话,对方显然对她很熟悉,主动要她的QQ号码,在网上互加了好友,随后两个人经常聊起彼此的生活,已经成为无话不谈的朋友。
  夏梦得知玛丽马上要过生目,还精心准备了一份特殊的生日礼物寄给对一方。
  “我问过玛丽,她说不可能。”夏梦肯定道,她之前不是没有怀疑过一马特是不是因为对玛丽有好感,所以才会讨厌跟玛需交换身份的自己?但是玛丽否定了这-点。
  听了夏梦的话,三姐妹的脸上都阴沉起来,好像隐藏着什么不能说出口的秘密样。
  最终菲比警惕地看了下四周,确定没有其他人后,方才开口道:“夏梦,我们来是为了告诉你马特为你设计了很多机关...你记下它们,但于万不要让他知道是我们告诉你的!”
  宴会上,少年们三五成群在一起聊天玩游戏跳舞,而卢斌却被一堆女
  生包围。当然夏梦已看出来声斌此刻向她发出了求救信号,三姐妹这个时候自告奋勇。
  “夏梦,保护他的工作就交给我们吧!” 三姐妹异口同声。
  夏梦看着她们周身散发出的对那帮女生的愤怒值,多多少少也明白地们帮助自己的真实原因之一了。 无奈她此刻真的无法顾及卢斌,因为一个经常跟在马特身边的小矮个男生正在靠近她。
  那少年拿着 一个蛋糕递到她手中,夏梦微笑接过,找准了马特的方位,三两步来到他面前并将蛋糕递到对方手中-“砰” ,蛋糕瞬间糊了马特满脸。
  “谢谢招待。”夏梦甜甜地说。
  接下来原本设计在夏梦身上的计谋全降临在马特身上:被夏梦拖拽着淋了一身冰块;被推向涂满强力胶的墙上;被评选为当晚最佳倒霉鬼并现场表演一曲鬼哭狼嚎。
  最后,在接过一杯由马特安插的一个女孩递过来的橙汁后,夏梦神不知鬼不觉地跟马特那杯对换。大约分钟后,因为喝了那杯加了大量泻药的饮料,马特再也没在下半场宴会出现了。
  那个时候,宴会上多半的女孩因为三姐妹开始靠近夏梦,连马特的那帮兄弟也在尽情享乐。欢笑中,夏梦想起了莫妮卡的话.虽然不知道原因,但是这毕竟是马特的家,还是他的生日,于是她请求卢斌用电子琴弹奏曲《欢乐颂》,以表示对马特的祝福。
  卧室内,马特听到那首曲子,甚至经过改编跟生日歌融合在了一起。他听到所有人都在唱“祝马特生日快乐”,他甚至知道定是那个中国 女孩的意思,当然演奏之人肯定是那个中国少年了。马特在没有点灯的房中捂住了自己的脸,狠狠摔碎手上一幅和爸妈站在一起的画像。
  “什么生日快乐,都见鬼去吧!”
分享到:
发表评论(文明上网,友善发言,匿名评论无需登录)
还可以输入:400 个字符
评论列表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网站首页|关于本站|网站地图
文字站感谢每一位喜欢本站的人,欢迎将本站分享给你的朋友!最温暖的文字记录站 ─ 文字站!文学交流群: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若无意侵犯您的权利,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蜀ICP备14019085号 Copyright © 2015 文字站 www.wenzizhan.com 版权所有
分享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