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美文 情感文章 散文随笔 生活随笔 心情日记 现代诗歌 古词风韵 爱情故事 语录名句 微小说 影评 杂文 佳句
×取消主题

我在咸阳读大学的那段时间(大一下学期)

发表时间:2019-10-15用户:景山小爷阅读:110
寒假过去以后,我返回学校,当时的天气还没有消退掉寒气。我和鲍彩琴约定好见面,约见的地点鲍彩琴说图书馆。当一切说好之后我们就开始见面了。
鲍彩琴是陕北延安安塞县人,同样属羊,跟我一样年龄。她在文传学院汉语言文学专业就读,她的班级名是汉本一班。一零年的时候,我们商贸学院汉语言文学本科专业的班级只有两个,她就在汉本一班。
记得开始见面的时候,我从班级下到圆心广场南边靠门那里,只见到一个身着粉红色毛绒衣服的女生。卷发,脚踩一双粉红色高跟鞋,腿上穿着打底裤。当时我就感觉,这个女生好像就是要跟我见面的那个鲍彩琴。我还记得她回头看了我一下。
之后,我快速的走到了她的前面,然后在学术报告厅的东面停了下来,我发觉我的心怎么这么激动。
约莫四五分钟左右的样子,我才缓过激动的心情,然后来到图书馆的三楼,到了图书馆三楼以后,我从旋转楼梯的底下看到有一个穿着粉红色毛衣的女生在向下张望,当她看到我走过来的时候便甚觉害羞的跑到门口的柱子后面躲了起来,她竟然躲着我,竟然躲着我。她看来也知道我就是那个要和她见面的男生了,她在怕什么呢?
上到楼梯上面以后我假装没看到她,我在qq里发消息问她在哪,她回复我说她就在三楼,后来我低头发消息的时候发现她从门后面的柱子边跑到电梯那里,之后我就不知道她到哪里了。
两分钟以后她给我发消息问我在哪,我说我在三楼我又问她在哪,她说她在七楼,于是我就接着上去七楼了。
上到七楼以后,我看到她坐在靠窗边的那个座位上,于是内心一阵激动,我假装淡定的走到她的旁边坐下,但我的内心已然刮起一阵狂风暴雨。我的身体反应的厉害,两腿直chan抖,也不知道是温度冷也不知是坐在她旁边的缘故。
她看到我坐下以后便矜持般的说你来了啊。我假装淡定的说是啊。然后我们就开始谈笑风生。
在谈笑风生的时候鲍彩琴不时的用手拍拍我的肩膀,我则毛shou毛jio的不时的碰一下她的腰,她表现的面红hong耳赤。她看我有点duo嗦就问我是不是冷,我回答是于是她就把我拉到靠近暖气的那个桌子边坐了下来。
大一下学期初的时候,我还和母亲住在学校西边阳光十字的服装城里面,一次的周末,我叫鲍彩琴到我住的房间里来写作业,那天母亲不在家,去市里买菜去了。因此,我就叫鲍彩琴到房间里写作业。
三月份快到底的时候,服装城就规划着要拆了,那时每一个服装城内的门面都开始大规模的扩建,因此,母亲就又把我带到离咸阳秦都职教中心不远处属华容园林的苗圃住下,母亲在这里从事照看花木的工作。
那时,我们所暂住的门前的田内长满石兰树的树苗,分布在所住周围的有不计其数的花卉。这里俨然是一座世外桃源。
春天紧接着就到来了,咸阳的春景几多迷人,无论是我们的学校、咸阳湖,还是我和母亲暂住的这里,都弥漫着不可胜数的风景,有不计其数的樱花、垂柳以及郁金香。
鲍彩琴在这段时间时常的来苗圃这里与我见面,母亲每次在她来找我的时候总是要张罗着好吃的饭菜招待她。
当到了四月份,咸阳的天气明显就热了起来,大多数的女生都已穿起了丝袜以及超短裤,鲍彩琴也穿起丝袜以及超短裤。
不久之后,学校开始开春季运动会,运动会开始的时候学校放几天假,鲍彩琴就决定着和我一起步行去咸阳湖游玩。鲍彩琴那天穿着黑色丝袜,黑色高跟鞋。
记得我和鲍彩琴从学校出发,然后在到达阳光十字那里一路向北的走去,当走到大鼎那边鲍彩琴迷失了方向,她不能确定去咸阳湖应该走哪边,于是就建议着我朝东面走去。后来,一路的,我就搂着鲍彩琴的腰走去,因为鲍彩琴说走累了,所以,我就这样了,说实话,我也不想搂着她的腰走路,因为这样走起路来很不自在。
说来也好笑,鲍彩琴一边走一边郁闷着,她奇怪的说,咦,怎么还没到,她说,她记得之前没多远就到了。
之后,我们一路的走到28路公交车转弯的路口处就往南面转过去了。我们从西宝高架桥下穿行而过,经过银杏养老院,在银杏养老院的门口处看到一只孔雀在开屏。鲍彩琴有一次在日记中写着说(大致的意思):“今天学校开运动会的时候,我和我的男朋友出去游玩,在经过银杏养老院门口的时候看到一只孔雀正在开屏,孔雀开屏的瞬间震撼了我,仿佛我跟这只开屏的孔雀一样绚烂美丽。”后来在我看到她写的以后我就颇感多识的给她指出一个常识(大致的意思):“开屏的孔雀是雄性而不是雌性,雄孔雀为了求得配偶而在雌孔雀面前展翅开屏,因此说你像这只开屏的孔雀一样绚烂美丽的比喻并不恰当。”
其后,我们便沿着镐京学院的西面向南走去,路的更西面是陕西服装职业艺术学院,当然,如今的陕西服装职业艺术学院早已不叫陕西服装职业艺术学院,而是叫,陕西服装工程学院,但是再怎么听起来好听的名字,也一样改不了,它叫陕服。
之后我们来到到十字路口,随后向西转去,经过沣西中学、钓台司法警务室,如此,我们便转了一圈回到了商贸学院。
与鲍彩琴谈恋爱的这一两年时间里,我总共和她闹了不下有十多次的矛盾,但归根结底算起来,其实都是一些无关痛痒的小事。
那年农历二月初三,鲍彩琴给我买来礼物庆祝我的生日,三月十几号的时候我没有买礼物给她庆祝生日,于是便此产生分手的话题;五月份的时候我欲用她的那款蓝色版的诺基亚手机听音乐但她对此拒绝,于是分手的话题再次被提及。
四月十几号,我和母亲从咸阳暂住的花卉那里回去了一趟家乡,家里有一块农田被征用办厂,我家得到两万四千多块钱的征地补贴。因此,我和母亲回去家里把这笔款存到了家里镇上的农村信用社里,分别存了一个一年定期,一个两年定期。这两万块钱后来被用作我接下去两年的大学学费,也就是我念大二和大三时的学费。
在家停留了一个星期左右的时间,我就和母亲返回咸阳了。
记得那时,早上的时候,我从花园那边起来去学校的时候,附近秦都职教中心那边就会传过来校园广播歌曲,像许嵩唱的那些诸如断桥残雪、清明雨上、庐州月、素颜等时下正在流行的歌曲,总是伴随着我出发而去往学校的脚步。那时有一首维塔斯星星,以及,杨幂唱的,爱的供养。手机里的qq空间时常看到有爱的供养学生版,爱的供养上班版,等。徐良阿悄的红妆、犯贱,六哲的,被伤过的心还可以爱谁,被伤过的心还可以爱谁,没人来陪的滋味。还有,套马杆!
那时,在一个周末的午后,我在花园西边靠近高架桥那里用qq调,戏一个叫做马丽的女生,就好像我在qq里对别的女生所说的那些xia流的话一样,结果被马丽痛骂。我就和马丽对骂,像这种在qq里用xia流话tiaoxi女生后被女生骂然后我跟女生对骂是我在大学时常做的的事情。
后来我才知道那个叫马丽的是鲍彩琴宿舍舍友,结果马丽把我在qq里tiaoxi她的事情告诉给鲍彩琴,结果,鲍彩琴似乎生气的有一阵子。
我记得还有一次是尚在服装城的时候,她用另一个qq号码加我为好友,以此试探我。当我在这个陌生的qq号码里说xia流的话的时候,并约定好要见面,才知道这陌生号码正是鲍彩琴的另一个qq号码。
这样在第二天这件事戳穿以后她就和我闹着要分手,恐怕这是接着生日礼物之后又一次分手的事情。
在五月份的一个时间里,学校这边开始给我们学生办理助学贷款事宜,那天导员不在我便在导员的办公室外面等候导员,与我一道站在那里的有一个长得较为黑黑的男生,小眼睛,手里拿着一个蓝壳文件夹。他跟我握了手并以此做出自我介绍,我便得知他叫朱丹,是人力资源管理本科二班的,他也过来找导员办理助学贷款事宜。自此,我便认识了朱丹了。
还有一个贾福亮,我倒觉得有一说,他是一个和当时的我一样好se的人,但不因此而抹点了他在我回忆录里的身影整个大学如果缺少了贾福亮这个角色,那我的大学生活还有什么意思。
那么,我,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熟悉贾福亮的呢,算起来是在一次下午上体育课的时候,记得那天,我们早早的来到操场等候在那里准备上课,只见贾福亮一个人静静的站在操场的旁边,同学们大多都在学着贾福亮的站姿以调侃贾福亮。贾福亮当时站在那里的时候是这样的:一条腿向前脚尖点地,另一条腿向后自然蹬地,两条臂膀向下垂摆并使肩膀看似佝偻。我们一群同学模仿的不亦乐乎。
记得,当张志龙和杨宇状模仿的时候贾福亮并没有说什么,但当我模仿贾福亮站姿的时候因为模仿的太过夸张以至于惹得大家一阵哄堂大笑。贾福亮也跟着笑了起来,他一脸哈哈的样子对我说:“景山哥啊,我是这样站的吗?”
在那次模仿贾福亮之前,我只记得他这个人在大学第一学期的期末考试中高数考了八分,每当谈及贾福亮的时候他的高数八分就会被拿出来说事。并且在接下来的春学期里他的高数考了十六分。
记得那时,我时常的到贾福亮所在的宿舍串门,朱丹也和贾福亮在同一个宿舍,并且他的那个宿舍的舍友多是人资二班的。还有一个舍友是大四的,并且有一个叫付凯的是财管专业。
贾福亮所在的宿舍当时是正对着小吃城北门那栋宿舍的二楼,因为时常的过去串门因此我跟着熟识了他的宿舍的舍友。人资二班的男生大多比较帅气,即使像朱丹那样较黑的男生也不是那么的丑。
贾福亮他们那个宿舍的舍友分别有:程裕、李焕政、熊小齐、王安政、董懿,自然还有朱丹、付凯,以及那个大四不常在宿舍的舍友。
程裕的个子非常高,李焕政的前额染有一撮黄毛,王安政是河南商丘人,两腮边长有胡须,董懿军训的时候和我是一个连里的。
那时候的朱丹,总是在一心一意寻求做买卖的事宜,他和他们班的班长马玉龙在我们学校北区那边的那个爱迪尔珠宝专卖店里做过投资,并且他又进购了一批戒指类的小玩意拿来学校宿舍边在卖。我正是在这时买过朱丹所卖戒指里的一枚黑色旋转戒指戴在左手的食指上面,直到大四的时候才将这枚黑色戒指从食指上给取了下来。
与此同时,我们班的李庆东也进购过两百块钱的戒指拿来我们班级来卖。并且又进购一些香珠、念珠等小玩意,后来大多全摆在宿舍里作摆设了。朱丹所进行的也同样如此。
在那段时候,朱丹买了几本较为励志的书籍放在宿舍里面时常翻阅阅读,他同时又下载了那些诸如梁凯恩、徐鹤宁以及陈安之的音频、视频于手机上面时常的去看去听。朱丹对成功十分渴望以至于我跟他聊天的时候他都会跟我说这些来自站着说话不腰疼的成功学观点。就是一系列关于这些稀奇古怪的融合拜金、理想,以及各种不切实际泛泛之谈,然而到底有没有用,在我以为的话,不过就是一些骗人的洗脑把戏罢了。
六月份的时候大概也和鲍彩琴闹过几次矛盾,其中有一次,我因为和她闹了矛盾,所以就一个人独自到学校东处游玩散心,那时,我沿着我们学校的统一西路一路向东走过去,记得那是我第一次从学校往东面步行游历。一切的景象都显得十分陌生,初次见到一个地方总是记忆太过深刻。此后的很多时间经过原点都不再有当初心动的感觉。
我沿着统一西路途径到沣西中学,在沣西中学东面那处宽阔的十字路口边我看到了广袤而遥远的景象。
我继续向着前边行走途径到镐京学院,镐京学院的周边甚显荒落。在镐京学院东面照着南边望去便可看到一大片良田。时值小麦金黄,将近收割。
在通往东西方向的统一路上,车辆看似冷冷清清,因为地段着实偏僻,所以,行人车辆并不十分聚集。
不觉间来到一条小河边上,这条小河叫做白马河,在小河白马的前面就是咸阳职业学院了。当我途径到咸阳职业学院的时候,发觉这里还稍显几分热闹。
经过咸阳职业学院继续向东便是沣河大桥,沣河大桥着实的宽阔。沣河的水上绿树成荫,当走到此的时候,便觉得身心疲累了。
鲍彩琴发来消息问我在哪里,我说我在沣河这里,她听完我说的后便催促着我赶快回来,她告知我她在情侣坡那边等我过来。
我因此一路快步的返回,但即便如此也花费了我似乎一个小时左右的时辰。
鲍彩琴见到我过来以后就哭了,我也不知不觉的触景生情跟着落泪。但那天之后我和鲍彩琴又不言自好的在一起了。
以后就迎来了大一下学期的期末考试以及暑假了,大学时的暑假总是比较漫长的,就像寒假时我所做的那样,在那个暑假里,我和鲍彩琴因为不好见面就只有在qq里谈着情,说着爱。

(大一下学期完)

更多交流,可以添加我的微信1327835231
分享到:
发表评论(文明上网,友善发言,匿名评论无需登录)
还可以输入:400 个字符
评论列表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网站首页|关于本站|网站地图
文字站感谢每一位喜欢本站的人,欢迎将本站分享给你的朋友!最温暖的文字记录站 ─ 文字站!文学交流群: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若无意侵犯您的权利,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蜀ICP备14019085号 Copyright © 2015 文字站 www.wenzizhan.com 版权所有
分享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