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美文 情感文章 散文随笔 生活随笔 心情日记 现代诗歌 古词风韵 爱情故事 语录名句 微小说 影评 杂文 佳句
×取消主题

同途偶遇在这星球上,燃亮飘渺人生

发表时间:2020-09-16用户:白荣阅读:86
  今天黎耀辉从酒吧下班回家路过一家商店,买了一瓶杀虫剂,更有意思的是,他好像遇到了一个中国人。
  在等店员去拿杀虫剂的时候,黎耀辉听到不远处有人在电话亭那里打电话,他的话音有种熟悉感,似乎是中国人,但不是香港人,可以听清他讲的几个词,但不能完全听懂他讲的话,偶尔说出来的国语也有些生硬,是台湾人还是别的地方的人?黎耀辉踮起脚尖看了看,只能看到电话亭那里有一个戴着帽子的男人,背对着自己,那身影,倒让自己仿佛看见当年何宝荣蹲在街边那单薄的样子,隐隐约约有些像他。电话线的影子和他的影子交织了在一起,在他脚旁,还有一个方形盒子模样的物品。
  “先生,你的杀虫剂。”
  “奥奥,好,多谢。”
  付过钱后,黎耀辉赶忙跑到电话亭,但那人已经走了。本想确认一下,打声招呼,毕竟两个人可能都来自一个国家,虽说见一面对自己没有什么太大用处,自己在阿根廷不需要别人的帮助也可以好好地生活下去,但是与他会有一层莫名的亲切感,遗憾的是那人已经走了。赶快回家吧,何宝荣还在公寓里等着自己,也只好摇摇头回公寓了。
  “喷下那边啊。”何宝荣坐在凳子上漫不经心地看着电视,无聊了就指挥黎耀辉把药喷来喷去,想起什么便随口说一句,那双亮晶晶的眼睛飘忽不定地在狭窄的屋子里闪来闪去。
  “自己睡那边,也喷喷呀。”黎耀辉是心甘情愿听着何宝荣的话,被指挥着做一些家务活,这情形,在外人看来,确实像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黎耀辉当真是宠何宝荣的,从小宠到大,有时候好像何宝荣不是他的恋人,倒是他的儿子,何宝荣只要要求想要,除非是力不可及的事情,不然黎耀辉一定会满足他。这段一次次被浇败的感情,又开始在何宝荣的依赖与黎耀辉的溺爱中慢慢地滋长。虽有时会感到力不从心,但何宝荣现在的听话与甜蜜已经让自己足够了,如果这是代价的话,那黎耀辉宁愿一直这样下去:工作稳定,爱人安定,生活平淡,起伏不大。
  深夜,何宝荣趴在床上看着电视上放映的电影,因为很吵,黎耀辉用毯子把自己捂得死死地睡觉。兴致一起,何宝荣拿起面前凳子上的烟包准备抽一根,结果是瘪瘪的,看向黎耀辉那里,也有一袋!立刻趿拉着鞋挪过去,拿起一看,还是空的,又看看旁边裹在毯子里的黎耀辉,怔怔地看了手中空烟包一下,便摇醒了黎耀辉。
  “干什么?”黎耀辉掀开毯子看到了何宝荣那张失落的脸。
  “没有烟了。”何宝荣小孩子气地说道。
  “那边不是还有?”
  “妈的抽完啦!”何宝荣极不满意地将烟包扔回了桌子上,气嘟嘟地看着黎耀辉。
  “我下去给你买啊?”
  “不用了……睡觉吧。”何宝荣示意让黎耀辉躺下,自己又趿拉着回到床上趴下,拿起了一根极短的烟,点着火,凑合着抽上了。
  黎耀辉是不会让何宝荣受委屈的,一丁点儿也不行。听着何宝荣在床上的不满叹息还有打火机“啪嗒”的一声响,更让自己觉得不好受,只能起床穿好衣服下楼去买了。何宝荣没有问,只是翻了个身仰头看着天花板发呆。
  哇!布宜诺斯艾利斯博卡的夜晚好冷!黎耀辉缩着身子裹紧外套想着。虽然自己经常上夜班,但是这么晚出来还是第一次,街上还有几栋彩色建筑亮着灯,路上偶尔会过来一辆车,夜风冷飕飕地吹着,吹得黎耀辉的脸也变僵了,他揉了揉眼,前面有一家商店在营业。
  “买东西,”原来店门已经关了,店主还在里面看报纸,黎耀辉敲敲门叫来了店主,“香烟。”
  “好。”
  “谢谢。”
  “慢走。”
  放心了,这回何宝荣有烟抽了,迎着夜色,黎耀辉裹紧衣服小步跑着回家了。
  此刻,何宝荣正叼着一支烟得意地趴在床上,脸上是藏不住的嘚瑟,看着电影,是心满意足的幸福。他转过头去看看黎耀辉,上下打量着他,脑子里又想出了一个好主意。
  “喂,你怎么有床不睡?到这儿来啊?”何宝荣掀开黎耀辉的毯子钻了进去,毫不迟疑地就贴在他身上,左手搭在沙发上,黎耀辉见何宝荣撒娇地将头枕在自己的头上,与自己贴得还如此紧,只能慌张地去挣开,但何宝荣整个身体都压在自己背后,想动都不能动。
  “我中意啊~”何宝荣轻轻回答着。
  “你觉不觉得两个人睡一张沙发很挤的啊?”因为沙发太小,黎耀辉的鼻子只能贴在沙发内壁上,仿佛要被嵌进去了,沙发是老旧的,一股劣质泡沫味道扑鼻而来,这让自己鼻子很痒很难受,仿佛下一秒,就要被这种味道折磨的呕吐了。
  “不觉得!多舒服啊~”何宝荣蹭了蹭脸撒娇地说。黎耀辉只能由着何宝荣。如果到此为止的话,那黎耀辉便乖乖接受何宝荣这样的求爱方式,但只限这样的就可以了。
  说完,何宝荣把头埋在黎耀辉肩膀上,开始从肩膀向下游走,轻啃着,用嘴唇感受着黎耀辉肩膀的炙热温度。
  “你怎么咬我呢?”黎耀辉扭过头看着何宝荣。
  “我饿~”
  “…你是不是要睡沙发啊!”
  “干嘛呀?”
  “那我睡床了呐!”
  “别讲那么多话…睡觉啦~”何宝荣见状,只好再次安分地把头枕在了黎耀辉颈上。
  “要么你睡床,我睡沙发了。”
  “啧,怎么那么八婆啊你!”何宝荣轻拱了一下黎耀辉好让他也听话。
  “喂!”
  “OK,我睡床。”黎耀辉从何宝荣的环抱里面挣脱出来,躺到了床上,何宝荣在沙发边上无奈地看着他。接着,随着黎耀辉躺下的动作,何宝荣从沙发上转移到床边坐了下来。
  “嘶——”见何宝荣又把脸埋在自己胸口蹭起来,黎耀辉下意识地抗拒了。
  “你不是那么没人情味吧?”何宝荣似有抱怨又有点不耐烦地盯着黎耀辉。
  “都说了挤。”
  “哪里挤?!”何宝荣想了想,从床边爬到了黎耀辉身上,压住了他,“哦,那我睡上边,那大家就不挤了。这样子一起睡。”
  黎耀辉既拒绝不了何宝荣的热情,也接受不了他的撒赖,只好一边顺从一边抗拒:“你要么睡床好啦?”
  “真这样子对我?”何宝荣看着黎耀辉那张硬朗的脸,心有不快地说着。
  接着,黎耀辉没有做任何解释与回应,只是把压在身上的何宝荣推开了,把他挤到了床里面去。
  “干什么嘛?”何宝荣被黎耀辉弄得热情顿消了一半,“说这样子睡啦,好不好?”
  “好…你睡…”见今晚挣脱不开何宝荣了,黎耀辉只能服从,至少把他弄到了里面,他不乱来就好。
  “好好好别动,大家这么睡。”黎耀辉还想把何宝荣搭在自己身上的手臂弄开时,何宝荣制止了。
  “你别搞我啊!”
  “我怎么搞你呢?你别搞我啊!吻一下!睡觉!”说着,何宝荣对着黎耀辉的侧脸亲了一口便躺下了,手环住了黎耀辉的脖颈。
  “别搞我的手啊,痛啊!”黎耀辉一次次地把何宝荣的手拿下去,何宝荣一次次地把手环上来,直到黎耀辉拗不过何宝荣为止。
  一张破旧到似乎马上就要塌的破旧床上,一张黄绿色不知道多少人用过的柜子前,以及一只盛放着未尽残烟的已经褪色的烟灰缸旁。一盏有着微弱光亮的挂灯下,有两个人。其中一个安静地蜷缩着,那条棕白相间的毯子覆盖着他拘谨而又有少少兴奋的身体,另外一个,他将那因受伤而缠上绷带的手幸福地放在恋人的肩背上,将鼻子靠近,小心而又依恋地闻着恋人的气味。
  布宜诺斯艾利斯的夜晚月朗星稀,在漆黑的世界里,黎耀辉轻轻抬眼看向窗外,是星月映在窗帘上的影子,彼时,何宝荣无意识地又贴紧了些自己,手依然搭在自己肩上没有动分毫。
分享到:
发表评论(文明上网,友善发言,匿名评论无需登录)
还可以输入:400 个字符
评论列表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本文用户信息
用户昵称:白荣
文章总计:36
个性签名:蝴蝶死在路上,云边藏着念想
本文所属文集

来源:原创
文章数量:9 篇查看目录
本栏近期热门
本栏最新文章
网站首页|关于本站|网站地图
文字站感谢每一位喜欢本站的人,欢迎将本站分享给你的朋友!最温暖的文字记录站 ─ 文字站!文学交流群: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若无意侵犯您的权利,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蜀ICP备14019085号 Copyright © 2015 文字站 www.wenzizhan.com 版权所有
分享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