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美文 情感文章 散文随笔 生活随笔 心情日记 现代诗歌 古词风韵 爱情故事 语录名句 微小说 影评 杂文 佳句
×取消主题

防不胜防

发表时间:2020-09-26用户:罹龙乾阅读:252
   今年7月中旬,我们班来了一位复读生,也就是所谓的高四。他身高一米七左右,瓜子脸,鹰钩鼻,他就是韦皓源。听说今年我们学校考得还不错,上本科的人数创历史新高,不过复读生也不少。鉴于没奶奶都有复习生,学校预先空下几间宿舍给他们,但是仍然不够用,于是学校又另外腾出几间来,这才解决了复读生的住宿问题。
   但是这刚腾出来的宿舍何处来呢?我们学校分为新、旧两个校区,新校区建有一栋学生食堂、一栋教学楼、两栋学生公寓楼,男生女生各一栋,每一栋都是四层楼以上,最低的是食堂,只有四层而已。旧校区活动范围就广了,有操场,有实验楼、教学楼、科技楼,同时还有五六栋学生公寓楼和两栋教职工宿舍楼,大约是新校区的两倍。这也自然,新校区主要是高三学子,此外零散的分布一些高一年级的几个未来课堂班级。而旧校区则不一样了,聚集了高一、高二两个年级的莘莘学子。新、旧校区之间隔一条河流,似一把刀一般将一个人狠狠劈成两半,但这两半仍血肉相连,这河流上便有一座桥。
   虽然两个校区同属于一所学校,但是又似乎是两个兄弟学校,却又有些不像。此话怎讲呢?首先,两个校区的铃声都是同一个;其次,作息时间有所差异,节假日也不同,甚至是有什么集体活动了都与新校区的高三学子无关。前次周六早上,新校区的教学楼除了一楼外,光亮耀眼的教室里都坐满了人,而河对岸的旧校区却仿佛被泼了一瓢墨水,黑乎乎的,又像是一座大煤山一样坐落在那儿。于是有人说道:“天呐!我们的‘兄弟学校’放假了!”
   这一生尖叫,打破了被唰唰书写声侵袭的教室。这时,一部分人都转头望向河对岸,大家又开始议论了起来,片刻后,书写声再次笼罩着偌大的教室。高三的学习生活是艰苦的!不仅白天要上课,复习基础知识,每天晚上还有相应的学校统考,除此之外,每个学都会有一次和其他学校的联考,而且节假日放假的时间也比高一、高二年级的缩水了不少。国庆七天长假的时候,我们高三学子就只放了三天。原来这就是高三!
这节课是英语课,不过讲课的并非英语老师,而是一位学生!是的,是一位学生,此学生者非你我耳,正是我们班的复读生韦皓源。今年高考,韦皓源拿下了400多分,这已经超出本科线许多了,然而对于作为文科生的他而言,选择一个好的专业和一个自己理想的学校,依旧是难如登天,无可奈何,他只好选择复读一年。除了韦皓源以外,选择复读的文科生还有很多很多,但是仍然无法组成一个新的班级,而选择复读的理科生则比文科生多得许多,所以组成了一个新的班级,而那些选择复读的文科生自然是被分配到了各个文科班级里去学习。我们班除了韦皓源外还有三四个。
   当初韦皓源刚来的时候,大家也都不是很在意,也没有谁在意他究竟考了多少分,依然是埋头看书,不过心里却多了几分焦虑,但凡是一个高三学生,对此等现象皆会有这种焦虑。令我印象最深的便是坐在他旁边的同学对他的评价:“他就是只麻雀,总是叽叽喳喳个不停。”尽管如此,仍旧消除不了大家的焦虑,不过有些人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会笑一笑,具体在笑什么,咱也不知道。
   9月下旬,也就是29日和30日这两天,我们学校和全国二十四所高中联考。当成绩出来时,有些人又开始焦虑了。昨晚收假回到学校,大家在教室展开了激烈地议论,讨论的内容就是他的成绩。在大家看来,真正又真才实干的人是比较沉默寡言的,因为多说一句话就会浪费一分钟,在这种争分夺秒的环境下,这样的人更是沉默寡言而埋头苦干,如此怎么会有时间来与人闲谈呢?我有一位女同学就是如此,然而他就不一样。或许这正是大家所焦虑的。
   听27班的学生说他们的班主任拿韦皓源的答题卡去给他们班的学生传阅,他们班还说他们的班主任说本来是打算给韦皓源打24分的,但是又怕他“飘”了。“飘”乃是口语,说一个人“飘了”其实是说他洋洋得意,这民间的口语可真是花样繁多。原来这次联考,韦皓源的英语拿了全校第一。今天上午他便被英语老师委以重任——去27班上了一节课,现在他在我们本班里讲课,讲的正是上一次联考的试卷。这节英语课是下午第二节课,讲完这节课,下节课是自习课。本来英语老师打算占用自习课的,但是仔细想想,还是交由我们处理吧!自习课对于高三学子而言,如冬天的火炭、沙漠里的一眼绿洲、饥肠辘辘时的一块烧饼。
   晚上有三节课,都被上峰分配好了,哪个晚上做什么事,告示上说得清清楚楚。纵是别利科夫也无可担忧之处。同时还外加一节课,其实说是课也不算是。晚上的三节自习课是从七点半持续到九点五十分,中途有课间十分钟,共两节课间。而第三节课下课后,我们还要延长到十点半,所以晚上我们真正回到宿舍休息的时间是十点半,而不是九点五十分。
   昨天我们全体高三学生才刚收假回到学校,还来不及喘口气,又一张试卷发了下来,今晚按照上峰的“指令”,我们文科班测的乃是历史单科模拟试卷。试卷发下来了,我潜意识地拿起了笔,写上名字,坐在我旁边的他碎了一句:“怎么又测啊?”
   他那瓜子长脸耷拉了下来,似一块冰幕。看到他这般模样,我暗自吃了一惊,对于他而言,此等生活不应该早就习以为常了吗?可是从他的行为举止以及表情上来看,对于这种事情似乎有些反感。于是我问道:“怎么了?”
   “去年我们一轮复习的时候,测验都没有这么频繁,每天晚上照常复习基础知识,进行测试那是偶尔的事,如此频繁的测试还是第二个学期呢。”
   “照你这么说,我们的测试的确是有些频繁了,而且这已经是从七月二十七日持续至今了,现在至少也有两个月半了。”
   “是啊!每天能够用来温习旧知识的世间只有那么几个小时,一到了夜里全体进入测试模式,如此下去,看到的不是希望,而是绝望。为什么广厦不动安如山?就是因为地基打得好,倘若当初你只是胡乱将石头丢入基坑中,而不是和好混凝土扎扎实实搞上来,这楼房能安如山吗?”
   “确是这个理,可是这上峰之令,谁敢‘触龙须’。”
   “如此防不胜防的测试,别说是我在这儿发牢骚,在我看来,那些科任教师也在心里骂了个遍,一轮复习出差池,此‘战’不战而败。”
   他又说:“这交上去的答题卡,科任老师还没来得及批改,又一份交了上去,堆积成山,他们也只好发了下来,这可真谓徒劳无功。”

               2019年11月7日
分享到:
发表评论(文明上网,友善发言,匿名评论无需登录)
还可以输入:400 个字符
评论列表1 条评论
毒酒2020-10-01 23:48回复
♥喜欢本文!
本文用户信息
用户昵称:罹龙乾
文章总计:84
个性签名:发挥想象力,写好每一个故事,别脱离现实生活……
本文所属文集

来源:原创
标签:散文
文章数量:12 篇查看目录
本栏近期热门
本栏最新文章
网站首页|关于本站|网站地图
文字站感谢每一位喜欢本站的人,欢迎将本站分享给你的朋友!最温暖的文字记录站 ─ 文字站!文学交流群: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若无意侵犯您的权利,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蜀ICP备14019085号 Copyright © 2015 文字站 www.wenzizhan.com 版权所有
分享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