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美文 情感文章 散文随笔 生活随笔 心情日记 现代诗歌 古词风韵 爱情故事 语录名句 微小说 影评 杂文 佳句
×取消主题

《偷心》第十九章

发表时间:2020-10-10用户:白荣阅读:102
  是砚幺!
  天呐!宁夫人赶忙跑到砚幺面前蹲下又担忧又紧张地疯狂抚摸着她,但砚幺被面前的场景吓坏了,一直保持着用钥匙开门的姿势不敢动,想来她应该是以为可以偷偷回家但没想到门会这么巧地被打开了。砚茴脱下外套搭在胳膊上,面露愠色地把钥匙从砚幺手中拿了下来。
  “幺儿,你去哪里了?怎么偷偷跑出去?”砚茴也俯下身子轻摸着砚幺的脸问,用最温柔的动作,最严肃的语气。
  “……”
  “砚幺,听姐姐说,你已经是15岁的大女孩了—对,过了生日你才是,但现在也一样,以后再这么跑出去,尤其是一个人在大清早的时候是绝对不可以,今早……”砚茴的话突然惊醒了砚茹,砚幺如今已经快15岁了!想想也对,三年了,自己回来这么久还没有意识到呢。所以砚茹不禁又用另一种眼神打量着门口的那位女孩儿,果然啊,这三年,砚幺可是没有白费,砚茴颇有兴致地想着,以致于姐姐说的什么“安全”“危险”“原因”等等全部都置若罔闻了。
  “行啦你们,幺儿,来,咱们先去吃饭,你的咖啡凉了吧,周妈,给三小姐再煮一杯咖啡。”宁老爷拉着砚幺的手走进了屋子,透过手的温度,砚幺的冰凉抽搐直击他的每一根神经,“她不想说你们这么逼问做甚?小小姑娘家连饭都没吃你们这样逼她!”
  一阵过堂风穿过客厅,蹲在门口的宁夫人打了一个寒战,缓缓站起来,似乎那个躯体有千万斤重量,要很费力才可以站稳,转过身去,面容疲惫地看着坐在椅子上低着头的女儿,蹙了一下眉头走开了。
  砚茹到厨房把那杯温热的咖啡端给了砚幺,替她将鸡蛋剥好,面包涂上果酱,便走到她身后,拢起了砚幺披散在肩上的头发。
  “啊,疼啊~”砚幺刚咬了一口面包就感受到了头发根处拉扯的痛感,痛苦地娇嗔了一句,砚茹也没有回答,只是把手上的力气放小了些。
  一旁砚茴靠在桌子前架着胳膊眯着眼看着砚幺,想来她已经被宠溺到如此程度,为什么父亲还如此呵护她。
  砚幺似乎犯什么错父亲都会无偿原谅她,她不想说的父亲也从未逼迫她,所以她有很大的小姐脾气。小时候砚茴还算明白,但如今砚幺这么大了,却还这样宠溺,以后更会助长她威风跋扈的性子。这个社会,并不会都像父亲那样宠她的,这个世界是绝对不会纵容她这样的,说好听些,是张扬任性天真,难听些,便是狂妄傲慢自大。
  砚幺这时抬起头,朝着砚茴的方向看去,歪头露出了深深的笑容,砚茴放下架着的胳膊,看着砚幺笑起来时露出的小虎牙,也朝着她皱了一下鼻子笑了一下。
  待吃好饭,砚茴便去了报社,两位长辈也各自出门了,因为砚茹不常出门,砚幺今天也不用去学堂,他们便把门锁死了。
  “他们为什么锁我们?”
  “你说呢,又不是小屁孩了,明知故问。”
  “你要想出去你刚刚就该出去,哼,留在家里做什么,这下好了,和我一起锁着吧。”说完,砚幺便灰溜溜地跑上了楼。
  最近,爸妈总是一起出门,以前很少见他俩一起出去,而且这次还从来不对她们说缘由。砚茹看着被关的紧紧的大门,叹了口气也上了楼,只剩周妈在寂静的空屋里默默地擦着花瓶。
  好想念学校啊,想念傻傻的海伦妮,暴躁的菲利克斯,还有中德混血的约瑟菲妮,一想到家里的朋友,总觉得家里朋友有些玩不来了,即使是齐木子。很久没与她联系了,在德国也会写信打电话,回了国倒不那么频繁联系了。可能两个人身处异处时,总能将那些以往的美好事物串联起来,又因为路遥马累,所以又显得格外珍贵,而当几年后见面时,却连一个拥抱都略显尴尬了。还有一个原因,似乎…自己与文子的思想越来越不同了。自己可以和德国朋友们畅谈自己做过奇异的梦境,还有未来人类的处境以及各类形形色色奇奇怪怪的知识,但将这些讲给文子听时,她却是瞠目结舌地看着自己:“天呐,我正在为家里的事情烦死了,你却跟我讲这些没用的东西?”从那之后,自己就没有与她谈过这些事情了。
  似乎在有些人眼中,知识,才德,家庭是最重要的,将这些都处理好才有权想别的无趣的东西,他们对恒星归于何处,梦境为什么恍惚,咖啡豆怎么种才算优异这类事情归于浪费时间浪费生命,闲暇时可以去瞎想,但用正经时间去考虑这些事情,就是不务正业。可是在德国上学时,老师同学从来不会对这种问题表示反对,他们会和你一起讨论。
  一束阳光照进来,照在砚茹的床上,在刺眼的光束里,砚茹看着漂浮在光束中的微尘,一直在里面飞舞着,离开光束,便又消失于眼前,直到捕捉到下一束光,周而复始。不一会儿,一朵乌云盖住了阳光,光束也倏地消失了,房间随之暗了下来,一会儿,阳光又将照进来,周而复始。这个世界也一样,一直都在周而复始着。
  她下了楼,看着周妈还是在一直不停地擦着地板,擦着任何一处地方。便让她擦去吧,趁早把这个家不干净不舒服的地方都擦去了才好呢。砚茹这样想着来到门前,试着开开门,不出所料,果真是出不去的。
  “小姐,等着夫人老爷回来了吧,咱们现在谁也出不去。您出去有什么着急的事情吗?”周妈见状问道。
  “我知道就是徒劳的。”砚茹并没有回答周妈,只是叹了一口气自言自语的一句。
  嗬!奇了怪了,以前家门没有锁的时候,自己不出门也不觉得怎么样,如今家门一锁,怎么就觉得惆怅了呢。
  经过砚幺的门口时,砚茹停了下来,本想敲门进去,但举在半空中的手还是垂了下来。算了吧,进去自己一定又情不自禁地问起早上的事情,她一定不会回答,如果再被爸爸知道了,那定又是一顿数落,何苦找不开心呢。
  闻着楼下炒栗子的香气,听着小贩的吆喝声,暖暖的阳光温柔的拂过砚茹的脸,照的她有些许倦意,拄着头闭着眼,总能想好多好多事情。对了,今天早上莫伯琼好像就回上海了,现在不知道他们到了没有。砚茹揉揉倦怠的双眼,将头枕在胳膊上,另一只手拨弄着桌上的书本,她什么也不想做,但仍有很多事情等着她做,她想写文章,想学歌,想去沙滩上躺着,现在却在桌前萎靡不振。
  慢慢地,她屏住呼吸,轻轻地从椅子上站起来,趴在床前,低下头去,看到被藏在床下的烟盒和火柴,她想去够,烟盒近在咫尺,但她不敢。门外静的可怕,周妈也没有动静,就好像她和砚幺都趴在门外听着砚茹在房内的一举一动。
  她警惕地把手慢慢伸到床下去,眼看已经要够到烟盒了,近点…再近点……可以了!够到的那一瞬间,砚茹迅速把它拨了过来,还有火柴…火柴还在里面,她又再次把手伸了进去,但在碰到火柴的那一刻,一阵缓缓的敲门声响了起来。
  “姐,你干什么呢?”
分享到:
发表评论(文明上网,友善发言,匿名评论无需登录)
还可以输入:400 个字符
评论列表1 条评论
温婉晴天2020-10-10 17:13回复
👍好文,赞!
本文用户信息
用户昵称:白荣
文章总计:37
个性签名:蝴蝶死在路上,云边藏着念想
本文所属文集

来源:原创
标签:爱情青岛
文章数量:19 篇查看目录
本栏近期热门
本栏最新文章
网站首页|关于本站|网站地图
文字站感谢每一位喜欢本站的人,欢迎将本站分享给你的朋友!最温暖的文字记录站 ─ 文字站!文学交流群: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若无意侵犯您的权利,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蜀ICP备14019085号 Copyright © 2015 文字站 www.wenzizhan.com 版权所有
分享
导航